Friday, July 18, 2008

林礼菲退党,林武灿退党,陈仪乔退党



蚂蚁上树,大难临头各自散


一群蚂蚁合力把一颗糖果搬回家,雨季快来了,家在树上。


这个雨季很漫长,只要糖果搬回家,蚂蚁族群就可以温饱整个雨季。


“同志们,只剩下一半的路程,奋斗啊!加油啊!”


忽然刮起一阵反常的风,树干抖了一抖,蚁群受到惊吓。


“大难临头,走啊!”


“不要走!坚持到底!掉了糖果,整个雨季要挨饿。”


“可是这阵反风吹得很怪,怕糖果未送到,我们全被吹倒了!”


“坚持,只是一阵风!很快会过去!”


“可是,我怕!风很大!我没力,你们顶!”


“不要放弃,少一分力,糖果不会送到!”


“反风太大,没了命,民族温饱有什么意义?”

“大家手牵手,顶着糖果,嘴巴咬紧着树皮,团结就是力量,反风吹不倒!”


树干再抖了一抖。

糖果忽然变得很重,终支撑不住,咚一声滾到树下去,几只蚂蚁死硬咬着糖果,不舍放弃,跟着糖果掉下去,几只蚂蚁双脚还抓紧着树皮,张嘴瞪眼看着糖果掉下去,一脸错愕在想为何糖果会掉下去,才发觉原来蚁群已经四散去,窜进了树缝里,躲在树叶底,各分东西,当然,还有很多被风吹下了树底。


狂风再起,雨开始下,还留在树上的蚂蚁,呆看着滚到树下去的糖果,慢慢的被雨水淹没。

又是一个不得温饱的漫长雨季。。。。。。。

大难临头各自散的理由很多:


“先保住性命,才能成就民族大义!”


“找一个不用做工的安乐窝!”


“那麽用力,还是被他们踢一脚,抢走了位子!”


“风大雨大,我才没有那麽笨!”


“辛苦把糖果送到,还不是一样会被排挤!”


“我最用力,可是那只鸟蚂蚁要分最大块。”


“分到小块的还不要紧,我呀!看来只能够吸一啖!”


“吸一啖都算好了!我呀!嗅都没得嗅,还要帮他们筑窝挡风雨!”


雨过天晴的时候,掉到树下的那粒糖果,在雨水的浸淫下,渐渐消溶,消溶,消溶。。。。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我愿意是急流》,送给蚂蚁。


我愿意是急流
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山路上
在岩石上走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里
快乐的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
勇敢的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
在我稠密的树林间做巢 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岩上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春的长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
亲密的攀缘上升

3 comments:

春天 said...

黄家泉说大家都住在同一间屋子,要离开屋子了,也不要一把火把它烧了。她有一把火烧了那间屋子吗? 那是一间纸屋吗?黄家泉还说只有她一人承上退党表格。听了真得有火。真的要逼她的支持者也退党。妈的,讲话没用脑。教他辞总秘书职,让别人做。为何不反省反省?

快活蚂蚁 said...

在互联网找到一则这样的蚂蚁故事与大家分享:

两只蚂蚁慌张地在玻璃杯底四处触探,想寻找一个缝隙爬出去。

不一会儿,他们便发现,这根本不可能。于是,他们开始沿着杯壁向上攀登。看来,这是通向自由的惟一路径。

然而,玻璃的表面实在太光滑了,他们刚爬了两步,便重重地跌了下去。揉揉摔疼了的身体,爬起来,再次往上攀登。

很快,他们又重重地跌到杯底。三次、四次、五次……有一次,眼看就快爬到杯口了,可惜,最后一步却失败了,而且,这一次比哪次都摔得重,比哪次都摔得疼。

好半天,他们才喘过气来。一只蚂蚁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说:"咱们不能再冒险了。否则,会摔得粉身碎骨的?"

另一只蚂蚁说:“刚才,咱们离胜利不只差一步了吗?”说罢,他又重新开始攀登。一次又一次跌倒,一次又一次攀登,他到底摸到了杯口的边缘,用最后一点力气,翻过了这道透明的围墙。

隔着玻璃,杯子里的蚂蚁既羡慕又忌妒地问:“快告诉我,你获得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杯子外边的蚂蚁回答:“接近成功的时候可能最困难。谁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不丧失信心,谁就可能赢得胜利。”

政铁 said...

假如马华是糖,翁诗杰和黄家泉是两只蚂蚁,遇上了暴风雨他们会怎样?

翁诗杰会独自杠这粒糖,并非他有九牛二虎之力,是因为他宁愿糖送不到树上,让众蚂蚁饿死也不要别人分了他杠糖的功劳。别怪他,独行侠嘛!

黄家泉呢?他会偷偷把糖藏在一个没人发现的地方,然后去避雨,等到天晴后才拿出来自己慢慢享受。

做总秘书不必面对党代表的抉择,做国会议员又选最安全的区去打。
同志,你说他会把糖分给你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