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9, 2008

谢谢关心

昨晚区团新团长约我喝咖啡,竟有老朋友带着红酒来,把阿武叔灌醉。

今晨酒醒,看到许多关心的留言,吓走阿武叔的宿醉。

多谢大家的关心,阿武叔一点事都没。

醉意之中自己删除了两篇文章,有点心痛,酒醒之後发现很多未发布的草稿也不见了,才是比较遗憾的,跟大家道歉,尤其是那些常常与阿武叔把酒言欢,让阿武叔增广见闻的沙场老手。

以後会尽量少喝醉。

我在新闻界担任高职的死党告诉我,新闻事业不易为,读者的批判,读者的关心,甚至读者的体谅,都是一种圧力,可是我原以为,部落格可以允许我乱吠,没想到,你们的关心,也让我感受了些许圧力。

阿武叔敢做敢为,这就是为何我一直以真实的面目示人,同时把匿名者排除在外。可是阿武叔就是学不到刘备,容易心软,容易心碎。

有人劝我,过去的事不要再谈,可是,有那一部历史不是在谈过去?

三国时代的事情,到现在电影还在演,我相信还有很多匿名的部落客,将会继续把酒论三国,只不过,匿名的部落看起来会安全一点。

我常常提醒我自己,举头三尺有神明!

12 comments:

Marcus Tan 键汉 said...

的确许多时候都可以说是身不由己。
其实我也很赞成阿武叔的反匿名计划。。
更何况我们身为为民服务。出心出力的一份子,匿名有时侯是要不得。
但是,凡是都一体两面。匿名有时候反而会帮了我们。
还有,敢怒敢言,没办法。。
有时候想敢怒敢言但是却受限制。
我了解新闻从业员的苦心。

keykok said...

在政治上有一些匿名信可能是自己所写,来破坏自己不然没有办法宣传,直选制就只要宣传嘛!宣传策略万岁!

Ah Kam said...

那么精彩的爆大料,你想趁喝醉酒收回就收回啊?我已经把你的大作Save起来了,我看不只是我,其他的党内肚懒人肯定也会这么做,火箭和眼睛那边的人也会那么做,甚至《号外》也会这么做。你等着他们来访问你吧!哈哈。

UNCLE BOO said...

以上3人,虽然2个见过一次面,1个没有见过面,留言却让我温暖无限。
AH KAM存起来,等我老年,向你索取来怀念,不要跟我弄不见。
《号外》前主编胡锦昌已经离职了,新主编我还不知道是谁,要是真来访问我,叫他找阿甘!哈哈!

好心人 said...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郑杰雄 Tee Kiat Siong said...

好一句举头3尺有神明。

虽然你这篇文章是轻描淡写,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些蹊跷。在此不愿点破,留给大家自己揣测。

写出事实不是痛苦的事,但若对方有权有势,或是有道德洁癖,更可能的确是身有屎,这就比较麻烦一点。

无论如何,希望你的笔继续写,加油!

UNCLE BOO said...

谢谢杰雄!

憋疯[BearFoong] said...

哈,我也有把该篇文章存档。。阿武叔也可以向我拿。。娃哈哈

UNCLE BOO said...

江湖传言,最近国內有人要出价买文章,我们的国家,怎麽突然变得这麽有文化?

憋疯[BearFoong] said...

阿武叔我把你那边文章修改一下然后转载可以吗?要受版权费吗?呵呵,循众要求把他重见天日。。我没有赚钱的呀

UNCLE BOO said...

憋疯,去吧!别把自己憋疯!只是江湖险恶,你要保重!

憋疯[BearFoong] said...

希望我不会好像私家侦探般突然失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