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2008

蔡细历的光碟事件,可以在党选中重提吗?

今天的南洋商报报道,蔡细历接受NTV7华语新闻访问时,坚认若他竞选中央高职,肯定会有人用性爱光碟事件攻击他。

好事无人知,坏事传千里,蔡细历被偷拍的事件,不管如何去诠释,都是件羞恥不光彩的事,而且这个事件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就算没有人刻意提起,看过蔡细历光碟的中央代表,投下一票前,脑海中必会浮现光碟中蔡细历的身体,没有看过光碟的中央代表,想必也会在投票前,想像一下蔡细历在光碟中旳英姿。

关键只是在於,大部份的中央代表,在投下一票的前一刻,到底认为蔡细历的被偷拍事件,是淫荡猥琐不能治国的行径,或是认为个人私隐不应与领导能力混为一谈。

个人行为会不会成为中央代表投票的基本准绳,还要看逐鹿者如何化解对自己不利的历史污点。

蔡细历自认肯定会被光碟事件攻击,会不会也发动旗下喽啰,搜集竞争对手的一些不光彩问题,到时互揭疮疤,人人都是伪君子,那倒有趣。

不过,如果大部份的人都认为过去的功过不能再提,则对蔡细历是有利的,毕竟光碟事件虽然羞恥,算不算已经过去?

11 comments:

Ah Kam said...

不管老蔡的政绩多么出色,他再怎样敢怒敢言,说到底他在道德上是站不住脚的,尤其是在这个强调道德的华人社会里,很遗憾的,只能说他的政治生命已经完了。

我们不能拿西方的社会价值观来比较,就如克林顿偷吃过后还可以做总统那样,这一套在保守的东方社会是行不通的。

如果老蔡当总会长,马华同志走在街上会给人家指着来讲:“他就是脱裤党的人”,“他的总会长就是光碟主角”,“他是咸带主角的党员”。。。面子往哪里放?脸都丢光了。他如果做总会长,想象一下会有多少人退党。

northborneo said...

由於我不是党员,我不知道应否重提。

但是,每当想到蔡细历这3个字,我就想到他在光碟的英姿。

正经的:我敢说,他是少数称职的部长。他对部门的了解...无话可说。

不正经的:他个人也是称职的卫长,以他的年龄,再看他在光碟的表现...谁敢说他不健壮和过着健康生活?

我还想请教他。Uncle,有机会代小弟向他请教。

AK said...

看了南洋,再望新海峽時報今早的頭條,再細細回味阿武叔這句話,''蔡细历自认肯定会被光碟事件攻击,会不会也发动旗下喽啰,搜集竞争对手的一些不光彩问题'',我相信眉頭皺得最緊,冷汗直標的,非魏家祥莫屬.

hong chin said...

代表们投票前,想像一下其他马华领袖在干着和蔡细历同样的事,敢说其他领袖没有做偷偷摸摸的勾当吗? 只是他们好彩,蔡细历不好彩,如此而已!

好心人 said...

我看哦!假如我是咸菜我就不参选了,免得家人又承担不必要的压力。告老还乡吧!不辛给他中选,此不是马华的人以后拿什么跟人家谈呢?我是马华党员,我也不会投他。过去,不提也可以啊,那难道全部代表得了失忆症吗?

UNCLE BOO said...

少荣兄,请教到的话,先益我自己,才快递越过南中国海送给你,你会不会介意?

至於阿甘的评论,我同意,领袖不能在身居高位之後才学习知恥,中华民族的忠孝仁义,也不是要竞选高位时才挂在嘴边.

如果我是中央代表,我会投给清清白白的,唉!等到黄家定都下台了,我才体会他的道理!

我今天没有看海峡时报,听说老蔡叫魏家祥辞职,但就算魏家祥真的因为同样问题辞职,下届党选再出来,不知道老蔡认为可不可以!

唉!真如阿甘讲的生逢乱世,怎麽就是看不到一些比较像人的领导呢?

唉!(总共叹了三声!)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冠凯是也 said...

昨天的饭局我听了一个自称爱党的救党委员会主席讲了一个笑话:

随着老总宣布不干了,不到翁一早先声夺人上船了,当年留下来的人马都想找条船搭,偏偏不倒翁不买单,要做单打冠军。

反而告诉他们,我船开咯,你们要就自己划舢板过来,这些人没办法只好照做,划到一半的时候,结果一阵“海南风”吹来,把舢板都吹翻了。结果大家都没有上船,都淹死了。

有时候大家为了活命,都要私下交易找船搭。可偏偏海南人有头风,三不打师父,马华军师出马也搞不定劣徒,傻傻的我真怕10月搞不好大将军大热倒炉,随后我们都爱上了口交。

你爱口交吗?老实说:我又爱又恨。哈哈!

海伦 said...

我只是在想,最不知羞耻的是谁?姓蔡的不知廉耻不要紧,但如果百万党员也不知廉耻,那就只好让五百万华人,把这个党送进坟墓算了。

有个更不知廉耻的说,那个领袖没有偷偷摸摸?那我建议他回去对他女儿说:爸爸没什么不良嗜好,只是喜欢叫妓,这是一般男人的嗜好!

UNCLE BOO said...

祝福天下男人都事母至孝,对朋友忠肝义胆,对老婆专一不二,洁身自爱,不赌不嫖.

林国泰是绝对不敢惹我,可是,我怕亚罗街的妓女又去找张天赐,召开记者会说我逼她们上绝路了.

张天赐不怕阿窿不怕姑爷仔,最怕妓女叫他帮忙开记者会,笑到我肚子痛.

northborneo said...

uncle,只要药方或方法就行,可写在blog上,担保你的blog红到不行。

另:我国政府就像是由丑闻、性爱光碟和屁眼来决定。

唉唉唉

春天 said...

蔡澜曾经说过他是很好色的,他又是玩家,所以肯定跟许多美女上过床。这少荣兄不防写封Email向他请教。天下的男人有那个不好色,只是看能否把持的住。性的目的无非为了身理需求与传宗接代。

我大学时有上过一科课外活动科叫“Kesihatan Sexual".那马大医院的教授最幽默,他们都把型型色色的不同性病照片放上映目。有的那活儿黑黑的,有的溃烂了,爱滋最可怕,得了就等死吧!

教授说过,性本身并不可恶但性一定要是健康的。嫖妓不是不可(大马是犯法的)但嫖妓的过程健康吗?教授不鼓励男或女拥有多名姓伴侣,因为这会使性病快速传染。当然,避孕套是唯一教授大力鼓吹的防病措施。它也是唯一可防爱滋的。

在大马,肛交与口交属违反自然性行为可被定罪。但我不知什么罪。

那些政客可要想清楚!

我建议送他们去马大读“Kesihatan Sex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