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08

祝福达祖丁家族受保护一千万年

我最佩服的马来领袖当中,至今还是敦马哈迪医生居首,因为敦马对马来人比较有办法,对极端及智商较低的马来政棍,唯他一人的葫芦可以收服。


马哈迪医生退位之後,照妖镜照斜了,吸妖葫芦穿洞了,邪魔外道又在巫统滋生,牛鬼蛇神个个狞牙舞爪原形毕露,再也没有人能够降服。


像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达祖丁最近发表的“除了马来人,其他种族都是外来移民,不应享有特惠”言论,若还是在马哈迪医生掌权的年代,早就像当年的纳兹里一样,被召见问话後即噤若寒蝉,鞠躬赔不是。


严重的是,今日的巫统妖气冲天,却没有降妖伏魔的大侠,大家都忙着蒙古女郎,肛交,峇拉苏巴马廉这双头蛇,忘了摆正照妖镜。


还记得1996年,我在华文报当记者,负责采访当年的巫统大会,下午的辩论阶段,群妖乱舞到傍晚,都在怒斥很多人分配不到马来保留地,怒斥吉隆坡到处被发展,只剩下甘榜峇鲁一处保留地,被高楼大厦包围,群妖群情沸腾激昂,面红耳赤促请巫统高层施压,拨出更多的马来保留地给土著。


当时我为老马捏汗,不知他要怎样接招,怎料到老马一总结辩论後,群妖突然改口:我们不要马来保留地了,我们要卖掉马来保留地了,马来人不要拿拐杖了!

这次第,怎个服字了得?


老马当时依稀是这样说的,语气缓慢,有点哽咽,眼角还泛着前晚留下的泪光:“在美国,红印地安人才是土著,因为红印地安人没有在繁华都市生存的能力,所以,红印地安人都住在特别为他们保留的部落,也就是红印地安人保留地,经过了几百年,外来移民已经进步自主,红印地安人因为一直受保护,还是停留在以前的状况,没有能力走出保护区保留地,红印地安人不想改变,死守保留地的生活方式,所以至今还须受美国政府援助和保护。在马来西亚,马来人是土著,也被保护了很多年,还不断要求保留地,结果政府发出越多的马来保留地,意味着有越多的地区将不能被发展,就像吉隆坡已经发展成一个繁华都市,唯独甘榜峇鲁保留区,虽位於市中心,还是吉隆坡最落后的地区。我不会介意继续拨出更多的马来保留地,但是各位同胞请仔细的想一想,我们想不想成为红印地安人的翻版,在几百年後,依然依赖别人来喂养,依然依赖拐杖生存,住在落后,不可以被发展的马来保留地?”


语毕,群妖再度沸腾:“不要马来保留地了!”


夹在群妖之中,我目瞪口呆,屏住呼息,服!服!服!


我身为马来西亚华人,从来就没有否认我的祖先当时以外来移民的身份,来到马来西亚定居,但我是有读书的,我确定我的祖先在马来西亚建国过程的贡献,我确定我和马来人、印度人一样,拿着相同的大马卡(除了土著地位),如果达祖丁这个受保护的动物坚持我还是外来移民,我没有用猪的语言和他辩论的能力,就祝福他和他的子子孙孙继续受保护一千万年,一千万年之後还穿着图片中红印地安人的服装。


刚才说马哈迪医生眼角还泛着前晚留下的泪光,是因为那天的前晚,正是巫统中央选举日,阿都拉巴达威卷土重来竞选副主席职,舆论咸认马哈迪医生致词时泣不成声,恳求中央代表摸着良心选出真正诚恳的领袖,为伯拉扭转了劣势,脱颖而出中选。


遗憾的是,伯拉还是学习不到老马降魔的本事!达祖丁这类角色,依然是巫统容许存在的角色。


群妖显现,必有祸害,大家小心为妙!

2 comments:

AK said...

不用为老马当年欲流未滴的泪水而感动。

因为12年后的今天,吉隆坡甘榜巴鲁一切依旧。

当地发展的步伐跟当地人民的头脑一样,数十年如一日,不见寸进。

春天 said...

马青有出来反,但不够凶。如果马华领袖去讲些那种话,那么巫青必然会很凶。其实马来西亚非土著因团结一致,向伯拉施压,严惩说这样言论之人,那么以后领袖说话会用以下大脑,不要像猪。有没有人知道达猪顶有没有部落格或什么网站之类的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