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0, 2008

老翁叫阵,斗鸡场开始羽毛纷飞,鲜血淋漓

区会改选都还没提名,马华中央改选却已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独行侠翁诗杰率先表态竞逐总会长后,冯镇安、黄燕燕也宣布不排除参与逐鹿,掀起了政棍界此起彼落的表态文化,纷纷为各自属意的新主或声援,或歌功颂德,点燃了连天烽火。

且不谈和我一样水平的政棍喽啰,连贵为马青总团长和卫生部长的廖中莱,以及原本的职责是确保党选公平进行的总秘书兼党选委员会主席黄家泉,也开始为翁诗杰摇旗呐喊,站台拉票,摆出一副逆我者死,顺我者昌的模样。害到早就传闻有意思竞选总会长的蔡细历,气到一粒大一粒小。

统率千军的总司令,尚且已经如此叫阵叫嚣,摆出放马过来的姿态,不难想像,今天开始,会有多少喽啰政棍,摆起文告擂台。

好像斗鸡场,引颈昂首、气宇轩扬、红眼怒对,血腥厮杀一触即发。

突然想起于丹《庄子》心得的其中一篇文章,抄给大家看:

《庄子.达生》篇里讲了一个斗鸡的故事:纪渻子为大王培养斗鸡。大王显然很喜欢斗鸡,希望纪渻子能养出一只雄霸四方的斗鸡,能够尽快出战。

十天过去了,大王问:我那只鸡能斗了吗?

纪渻子回答:还不行,因为这只鸡“方虚憍而恃气”,盛气凌人,羽毛张开,目光炯炯,非常的骄傲,胸中有一股气。

一般人都以为,这个时候斗鸡不是更好吗?但真正懂得训练鸡的人说,这个时候是根本不行的。

又过了十天,大王又问。纪渻子回答说:还是不行。尽管它的气开始收敛了,但別的鸡一有响动,它马上还有反应,还想去争斗,这还不行。

又过了十天,大王第三次去问。纪渻子说:还是不行。它现在虽然对外在的反应已经淡了很多,但是它的目光中还有怒气,不行,再等等。

又过了十天,大王来问。纪渻子终于说:这回差不多可以了。別的鸡有一些响动鸣叫,它已经不应答了。现在它像个什么样子呢?现在的它呆若木鸡。

纪渻子说:这只鸡现在已经训练得看起来像个木头鸡一样,“其德全矣”,就是精神內聚,它的德性已经內化了,內敛了。所以,这只鸡往那儿一站,任何鸡一看见它,马上会落荒而逃,可以去参加斗鸡了。

在《庄子》里面,有很多寓言是发人深省的,因为它提供了与我们常人大相径庭的判断系统。

我们认为,一只鸡如果去争斗的时候,就像一个将士上阵三通鼓一样,需要趾高气扬,需要踌躇满志,需要有必胜之心张扬显露。

而庄子给我们的境界是,当它一层一层把外在的锋芒全都消除了,把一切的锐气纳于內心。这并不是说,它没有真正的斗志了,而是斗志內敛。这种时候,才可以叫着全德。

真正的争斗,取得胜利,不在于勇猛,不在于技巧,而在于德性。

2 comments:

吴德 said...

世人修德在为忠信孝弟礼仪廉耻则真乐。

家庭修德在为尊老爱幼勤俭持家融融一堂则家和。

为政者修德在为爱民如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则不朽。

国家修德在为尊师重道民风敦厚安居乐业则国治。

欲求己之人生真乐,唯德行天己!欲觅家和唯德行于家!欲济一世于太平,唯德行一世!欲天下大同唯德行天下!

春天 said...

看到我要搬字典。那么文言文。其实要说得不就是从政者应以德服人,以德报怨,以德治国。但阿武叔第一个跳出来问马来西亚有那个从政者那么有德性?得个“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