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3, 2008

黄莉娥请我喝黑狗啤

初时,阿武叔玩部落格,全因一时好玩,当着记事本写下自己的心情,心事,心声。

怎样也没想到,在部落写文章,竟也为阿武叔带来许多福报。

突然多了很多网路知交,在网络上的交流,不管是支持的,反对的,都扩大了阿武叔看问题的宽广度,心灵突然比以前充实。

而最大的福报,是让阿武叔昨晚认识了广播界的名人黄莉娥大姐、廖朝骥、林宏祥、盛盟强,这一班VOICE网络台的同人,还有光华日报的廖良辉、陈佐彬律师。

黄莉娥纵横广播界多年,终於一睹卢山真面目,但是真冤枉,她叫我UNCLE!

昨晚夹在我们之间的,还包括因为部落格变得更亲近的刘振国,还有阿武叔的死党,中国报的陈汉光,Uncle Boo这个称号,正是汉光的儿子先叫起的。

昨晚,亲切的莉娥大姐,请我们喝啤酒,还特别教了我,Draft Guiness Stout比较香醇,比较好喝。

阿武叔在网上吹牛,昨晚受到了果报,大家真以为阿武叔是酒鬼,其实阿武叔平时滴酒不沾,偶尔喝两口酒,脸就通红,但昨晚阿武叔还是喝了许多黑狗啤,因为这一批初次相逢的朋友,实在让阿武太开心,走的时候,其实还有点不过瘾,心里暗呼:“叫我留下,我还没醉!”

只是一回到家,酒精发作,倒头便呼呼大睡,这一睡睡足了瘾,一觉到天明。

黄莉娥是少年阿武叔钦仰的名字,称她大姐,因为她实在亲切。

从丽的呼声,到988,到哗FM,以至现在的VOICE网络台,丽娥姐都是广播界的翘楚,令阿武叔感到飘飘然的是,丽娥姐看阿武叔的部落文章。

廖朝骥原本是总会长候选人翁诗杰的前机要秘书,幸会幸会!可是为甚麽竟然在翁诗杰当了交通部长之後转行当节目主持?他说广播好玩,而且为了给家庭更多时间,坐在一旁的廖良辉摆了个款插咀:“富贵之予我,如浮云!”

这是在网络下载的廖朝骥照片,做翁诗杰的秘书时,头发长长,有型有款,換工後的廖朝骥,把面孔也改了,现在的他看起来比较斯文,头发比较短,只是不管面孔怎样換,还是一样帅。

又让阿武叔飘飘然的是,两个姓廖的也有注意阿武叔,朝骥还说阿武叔在嬉笑怒骂之中,传达了许多讯息。

你说,这情况怎能叫阿武叔不喝醉,真个但愿长醉不愿醒。

更加令阿武叔威风十足的是,莉娥大姐和朝骥,通过振国叫阿武叔上电台发表意见。去之前,阿武嫂问道:“上电台有甚麽好?”,阿武叔答得很干脆:“你以为每个人都有资格上电台啊!”结果冒着大雨抵达VOICE网络台,认识了莉娥姐等时,阿武叔就假正经了:“我不行,今天来跟振国学习吧了,我只在一旁看他怎样上录音室?”莉娥姐说:“不行!”

其实,阿武叔真的是第一次要接受录音访问,心里实在是想要又想不要,怕自己会漏尿,还好,莉娥姐跟朝骥为阿武叔制造了不讲不行的下台阶,阿武叔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VOICE网络台,心里感激,这里就要跟VOICE网络台打广告:喂!大家一定要支持VOICE网络台,里面有振国和阿武叔的声音!

原来振国也和阿武叔一样,第一次接受录音访问,真的很幸运,访问过程中,我顺利的把朝骥的很多问题,都丢给振国先回答,让我有多一点时间思考,振国傻傻的,叫他先讲他就先讲。

阿武叔写文章,有时1天写一篇,有时2天写一篇,不是2天动一次笔,而是动笔2天,还可以停下来查资料,文章才出炉,可是电台访问是要录音的,马上要回答,真是大考验!多次讲到一半,脑子突然空空,忘记自己在讲甚麽,多尴尬。所幸,朝骥反应能力出奇的快,看阿武叔瞪大眼睛,赶忙转头叫振国发表意见。

廖朝骥,你可知道那一刻阿武叔是多麽的崇拜你!原来,做过副部长机要秘书的,口齿都如此伶俐,反应都如此之快!

还好振国很讲义气,在阿武叔最需要时,总会帮忙讲下去,他就是有很多话可以讲,真的佩服他,振国如果竞选马青总团职位,各位总团代表一定要支持他,他真的很有料很有诚意!

访问完毕,莉娥姐请我们吃饭又喝酒,跟大家一见如故,酒喝得特別多。

今晨酒醒,发现莉娥姐凌晨时分传了个简讯给我,问我是否安全到家,我当时已睡到死猪一样,没有听到。

回复感谢她的关心时,脑子里记起她昨夜讲的一句话:“部落格也属於一种媒体,搞媒体的,千万要记住积德良心,一句话,一个字,可能关系到一条命!”

莉娥姐在广播界这麽多年,一直把这句话来给自己提醒,因为她曾经接过一个电话:“谢谢莉娥姐,我原本昨夜就应该死了,听了你的一句话,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这句话让阿武叔陷入思索很久,很久。最後决定,今後的部落文章,每一个字,都会格外小心!

感谢莉娥姐,感谢朝骥!

8 comments:

keykok said...

托您的福,我是陪同您去,然后骗酒喝的。哈哈!

春天 said...

阿武叔,当时您驾车时可是清醒或喝醉了?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两个博客死党都上了电台,实在让波力爽毙了!是预录节目吗?几时才会播?期待ing....

莉娥姐那句话值得所有博客深思!

UNCLE BOO said...

春天,驾车时还很兴奋,之後还赶住去BRAVO见韶彬,喝了杯NESCAFE,以为可以止住睡意,谁知还是不能,跟韶彬讲到一半就喊不能顶,回家呼呼睡啰!
波力,这个节目还未出炉,所以预录,叫着“世事难廖”,不是冲着廖中莱而来,而是因为主持人姓廖。
其实如果访问的是你,肯定好料!

AK said...

為甚麼是Uncle Boo,而不是Uncle Wu?

因為潮州怒棍的英文名字發音,是地道的潮州音--Tei Tiang Boo.

如今Uncle Boo越來越出名,道出這小典故,是不想部落客與網友繼續捉破頭皮.

UNCLE BOO said...

我爸爸是在潮州接受启蒙教育,用潮州话教的。来了南洋,没有机会再受教育,所以名字取音,全部用潮州音。

BOO在潮州话是武,跟跳舞的“舞”同音,UNCLE ,BOO,有点像“舞吧!阿叔!”的意思。

但在英文,BOO是嘲笑的意思,创立部落之初,本意也在自嘲,随後看到一些猪头猪脑的猪行为,忍不住也去BOO他一BOO!

尤腔话调 said...

丽娥姐捉人有术,阿武叔也不能幸免.

最重要是被捉的人爽,难怪阿武叔飘飘然。

Anonymous said...

這樣就淪陷了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