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1, 2008

马华的选战策略


刚刚看到我的前同事李荣白在言之有李部落格写了一篇《陈昌暗渡无间道,猪在助选》,开始还错以为他要介绍跟我的日产座驾有关的文章,心里暗想,阿白怎麽把陈唱写成陈昌,仔细一看,原来是峇东埔的助选文宣同志,误把冯京当马凉,把“陈仓暗渡”写成“陈昌暗渡”。

阿白做了几十年的记者,文字造诣自无话可说,跟我一样职业病使然,总看不惯高挂在上献丑的错字。

提出《陈仓暗渡无间道》这个口号的智囊,被阿白说成用猪脑助选,我无话可说。但我要感谢阿白,让我可以借题发挥,也来谈一谈马华的选战策略。

首先要跟大家介绍我的偶象,马华七楼中央宣传局的小侠甘德政。

认识甘德政,是在去年尾,蒲种马华为了备战大选,特別举办大选战略工作营,小弟还特別为这个工作营想了一个很堂皇的口号,叫着《厉兵秣马,蓄势待发》,当时邀请到当时的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庄祷融行政议员,为工作营主持开幕。

甘德政是工作营的主讲者之一,讲题是“选战宣传策略”,我接到指示,担任这场讲座会的主持人,有幸一睹中央宣传局落力栽培的小将风采,別看甘德政年齡三十不到,讲起宣传策略却滔滔不绝,头头是道,从巩固基本票到争取游离票,再到转化反对票,从课题分析到民意调查,从海报策略到电子战策略,从形象塑造到宣传品设计,以及如何善用媒体公关,从危机处理到政治广告,从1969谈到台湾总统选举,內容丰富到令人拍案。

可惜的是,有多少人学到?至少峇东埔助选的那一批人,肯定不是阿甘的学生。

工作营在早上10点就开始进行开幕仪式,庄祷融还特別针对工作营主题《厉兵秣马,蓄势待发》,苦口婆心做了一番解释,而且似乎预感政治海啸的警报,庄祷融训示这场战不易打,要打醒万二分精神,做好万全的准备,真正的磨好兵器,喂饱战马,只待战鼓一响,即冲锋陷阵。

开幕仪式结束,用过茶点,庄祷融一离开,原先搖旗吶喊,蓄势待发的前锋帅将,突然失踪了大半,原先爆满的会场,可以说只剩下老人与小孩。

轮到小弟出场,甘德政主讲,是在午餐之後,小孩也零星散去,剩下几个闲着没事干的老人家,以及几个政坛新兵,一副孜孜好学的模样。这些好学的老人与小孩,都不是区会的重要人物,308大选当然就没有派上用场。

厉兵秣马?当时我的感觉是,擦鞋捧大脚才是。

蓄势待发?真的好笑!比较多人关心的,是水龙头还没有开。水喉开了,却为配水问题争个不停。

308大选後,大家都说马华不转型,只有死路一条,只希望转型路上,这一点点意见,能够被参考!

6 comments:

高玄慧 Mandy Kaw said...

“可惜的是,有多少人学到?”
有多少位领袖会栽培后辈?有多少年轻人值得领袖们去栽培?又有多少年轻人迷惘,走错了政路,蹉跎岁月?

“厉兵秣马?当时我的感觉是,擦鞋捧大脚的味道比较浓。”
现实的人比比皆是,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我们只能改变我们看东西的角度……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武叔叔谈到选战工作营的往事,不禁勾起波力的一点回忆,想到去年九月底和柔州大批的马青弟兄一同北上波德申参加那档子工作营的事,工作营叫啥名字?别问我,我刚刚用了宝贵的三分钟努力搜索过,原来早已排泄掉了,不过忘了也没什么关系啦,反正没武叔叔杜撰的那么惊天动地就是了,记得可能更不好,对波力的人生实在没什么助益。

说回正题,那个营会设在波德申的确明智,至少大部出席的人都得 xiao~xiao 听完整出戏码,想逃?除非骑劫巴士。两天的工作坊,整三、四百人,真正吸引波力的,只得两位,一位是当时森州万茂区的州议员YB拿督尤绰韬州行政议员,尤三姐声线真的不是挺美,但是听她将自己的心路历程一一道来,直教波力热血澎湃,差点就立志要为马华捐躯而后快!当初她说蔡细历是她崇拜的偶像,今日人事已非,只能扼腕...

另一位令波力觉得相逢恨晚的是马华的元老级前辈--甲州联委会顾问拿督何仁德同志,拿督何仁德的滔滔"马"经,是波力自参与马华活动以来最为欣赏之一人!波力在会后斗胆向他要了电邮,至今尚没有勇气滋扰他老人家,真希望有一天,他也能加入博客的行列,将他丰富的政坛历练与小辈们分享。

Ah Kam said...

出来跑动跑动之后,才知道我党的令伯(lin beh)心态的人很多,也在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叫“人微言轻”。无奈,既然改变不了大局,还是现实一点去吃喝玩乐。来看看我在那里吃喝玩乐的照片:http://kamphotobase.blogspot.com/

Victor Chan said...

大 选 没 我 份, 党 选 方 记 起 我 这 等 小 人 物 的 一 票。 听 着YB 陈 的 陈 腔 烂 调, 与 RTM 记 者 的 访 问,( 还 好 背 对 镜 头〕, 激 起 我 写 搏 客 的 决 心。

keykok said...

阿甘是我的偶像,他过目不忘,还有他外刚内柔,他很可爱的,遇到感情,多数碰壁。哈哈!他有点内向......

Ah Kam said...

刚从巴东埔回到吉隆坡,回家的感觉真好。如果继续留在那里,看到巫统的文宣,脚都会软掉,无力感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