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5, 2008

混到蔡细历一餐


上个星期六晚上,阿武叔显露狗仔队本色,查探到蔡细历会在SS2大同酒家出现,向几个区会的中央代表闭门拜票,於是混水摸鱼,果然顺利白吃一餐,又得以亲耳听闻老蔡如何拜票。

本来以为佯装中央代表驱前握手,也可得到老蔡一拜,谁知老蔡握手即道:“Uncle Boo!久仰!”吓得阿武叔屁滾尿流。

这老蔡,还真识货嘛!

双脚因为行机败露还在抖动,老蔡突然递过名片,再跟阿武叔讨手提电话号码,弄到阿武叔受宠若惊,傻呆呆的登大双眼。虽然明知道像老蔡这种风云大人物,怎麽可能会打电话叫我喝茶醤得空,却还是威风澟澟的把名片递过去,坐在旁边的林祥才,看到阿武叔的名片很美,也要了一张。

说不定,有天老蔡或林祥才拿错名片,打错阿武叔的电话,也可以向同志们炫耀,看!老蔡跟林祥才都打电话给我!到时,我这个政棍的声望,可能又会提升一点点。

那天分明是闭门会议,禁止记者采访,原来却对部落客开只眼闭只眼。

那一夜,阿武叔的後悔又加深一点,往胸口猛地暗槌,怎麽弄不到个中央代表来做做。

阿武叔最近有看报纸,知道关於老蔡的影评近日来如潮水汹涌,可老蔡倒是厉害,带了老婆原谅他的文章和照片,每人分一份做纪念。呵呵!里面还夹着光明日报转载自张木钦前辈最近的部落文章“怎样打蔡细历?”中央代表里面看来有不少人也是张前辈的粉丝,一边读一边讲:“是呀!是呀!”

令阿武叔更服了老蔡的是,“是呀是呀”声中掺杂了不少女声。

最近救党很落力,挺老蔡很大声的汤木,是当晚的司仪,一直主持到最後一句,阿武叔才茅塞顿开,明白汤大律师做麽醤有心情做司仪,那最後一句是:“小弟是汤木,10月18日要竞选中委,请各位中央代表支持!”

现场听到有人一直讲支持林祥才竞选署理总会长,偏偏林祥才讲了一大堆,还是没有答应,他说因为当晚的主角是老蔡。

轮到老蔡讲话时,阿武叔有点受到惊吓,因为老蔡讲的每件事,都会引来如雷贯耳的回应,阿武叔开始以为他们在赶部落客,後来才知道是老蔡的演讲,让他们太激动了。

老蔡这个二毛子,用华语讲故事还比阿武叔的中学华文老师精彩,道德这麽正经严肃的话题,他竟然可以讲到全部人哈哈大笑。

谈到国家民族课题,这个蔡医生可让阿武叔听出了耳油,听进了心坎里,如何应对308後的大马政局、未来要如何应付巫统的霸权主义、马华要如何结合老中青转型、年轻化的马华会带来怎样的局面、州联委会应该票选还是受委、候选人应由区会推选或由总会长决定,等等等,阿武叔原本是斜着身体侧耳听,到最後再不理白撞混饭吃的顾虑,直着身子跟老蔡四目相投,也跟其他中央代表一起呼喝鼓掌。

详细的內容,阿武叔就不告诉你了,免得老蔡在未来一个多月的饭局,同样的话题起不了同样的效果。

而老蔡讨阿武叔欢喜的,是在兴意正浓时,懂得拿起红酒叫大家干杯,搞到气氛恰恰好。

下一次,阿武叔一定要想办法混进翁诗杰的饭局,看看老翁又是怎样的一番功力。

站在政棍的角度看,以老蔡如此能力,却被偷拍到糗事,难免惋惜。

曲终人散归途中,阿武叔想起了两个朋友:

甲君逢场作戏,在外风流泡妞,东窗事发後,其太座把家里一切东西砸得稀巴烂,几乎血流成河,甲君此後有家归不得,顺理成章娶了小老婆,至今和大老婆分开两头住,却夜夜担惊大老婆会带着3个小瓜去跳楼。

乙君是阿武叔的球友,50馀岁,每每打完球吃宵夜时,任谁谈起风流韵事,乙君总是咪咪笑,很喜欢听,不喜欢讲。但终於有一次在众球友逼供之下,道出年轻时的一段往事。乙君强调绝不是假正经不爱风花雪月,就是那一次,这一生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想撩风拨月,钮扣才脫了一粒,门就被踢开,被带去了警局。乙君当晚找不到朋友,硬着头皮叫老婆来担保,老婆来到警局,甚麽也没说,只问要多少钱,签名缴保後,顺便把乙君载回家,一路无语。回到家,乙君在床上翻来覆去,瞪眼心慌到天明,老婆却睡得甚甜。昱日,老婆照常泡制早餐给乙君,再对乙君的公司事嘘寒问暖一番,对於那件事,直到今天30多年,当着没发生过,提也没有提起。乙君说:“如果她大吵大闹,情况可能不一样,但她一句也不提,我反而心中有愧,不敢再胡来!”

甲太和乙太的反应,都是合理的选择,结局却不一样。

人生许多事,原本就只是一种选择。

7 comments:

Yu Kuan Khai 尤冠凯 said...

人生许多事,原本就只是一种选择。

可这总会长真的很难选啊!

公羽君与草祭君两人:只能要一个,选择吧!

UNCLE BOO said...

冠凯,是这样的啦!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northborneo said...

uncle, 看你讲到这样爽,我都想去听,顺便混饭吃,最重要是不要叫我做工。

就不知蔡细历几时来沙巴?

Victor Chan said...

官 做 大 了, 声 音 就 会 变 小 了, 能 否 坚 持 始 终 如 一, 这 才 是 重 点。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uncle boo,乙君的老婆是名高人,那么有智慧的太太,今日难找了。。

非常时期,当行非常手段。
若在平时,我们实在不应该选老蔡,然而,在马华江山岌岌可危的今天(不想又民政党的下场)我们应该选一位有魄力,敢办事,尤其敢对巫统say no的领袖。
在这个前提下,私人道德可先放一旁。

Vincent said...

不只难选,未来的路还很难走呢。。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看蔡细历,最爽的是在他骂人的时候,他很少骂人,骂的都是一些人家不敢骂但都很想骂的角色;如山梅微乳那种人神共愤又老树盘根的家伙,还有一些像零进一那种,被教训了还在外面和人讲说蔡细历已经向他道欠了,结果第二天头版登出来,蔡细历说那是民族事业的大事,根本不需要向他道欠,大有”你再讲?还想找被骂吗?”... 丢死人了... 呵呵呵~ 想了真是爽歪歪,帮波力出了一口鸟气....

唉~ 现在他没得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