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卢诚国,3年前3年後


昨晚巧遇卢诚国,我主动站起来,驱前跟他握手。

卢诚国在宴会厅走了一圈,跟全部人握了手之後,跑回我这边跟我窃窃私语:“我有看你的部落格,有2篇被你抽掉的文章,刚好在抽掉之前被我描到两眼。”

我拍拍卢诚国的肩膀:“你要多多关照啊!”

卢诚国点点头,继续拜票去。

上一次见到卢诚国,是在3年前,也是党选。

3年前,在我的家乡双溪大年,卢诚国的手都伸出来了,我挥手赶他走,不要跟他握手。

3年前,卢诚国竞选马青署理总团长,阿武叔虽然年近40,仍然气盛,捉紧机会告诉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仗着身为总团代表之威,阿武叔得势不饶人!事因多年前的一场小误会,当时,卢诚国是总会长林良实的政治秘书,阿武叔是一个慈善花艺展览会的筹委会秘书,授命将一封邀请林良实夫人担任开幕嘉宾的信,交给卢诚国。

在交通部,保安员指着一道门叫我推进去,虽觉得很唐突,经保安员一再说不要紧,硬着头皮推进去,办公室內又有另一道门,我敲了两声把门推开,卢诚国正在里面对着一个马来婆发脾气,抬头见我进来,二话不说,挥手赶我走。

我说:“Mr Loh!只是交一封信给你!”

卢诚国当时气在心头:“我没空,走走走!”

当时阿武叔好难受,悻悻然夹着尾巴走,最後碰到翁文志,才完成了交信这麽小的任务。

3年前,3年後,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3年前,阿武叔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3年後,阿武叔说:“反正已报回一箭之仇,那就君子不记前仇!”

3年前,阿武叔不跟卢诚国握手。

3年後,阿武叔主动驱前跟他握手!(还好卢诚国没有报3年前不握手之仇!)

3年前,阿武叔不跟卢诚国握手,所以他竞选马青署理总团长输掉了。

3年後,阿武叔主动跟卢诚国握手,看来他福星高照,竞选中委赢定了。(中央代表们帮帮忙,別让阿武叔漏气!)

中国报今天刊登卢诚国的专访!提到他的竞选宣言:“以诚以理以义,为国为党为民!”文中让我感受到,卢诚国因为性格缘故,过去几年处处碰壁,郁郁不得志,却始终坚持信念,默默耕耘。

308全国大选前的格拉那再也国会候选人争夺战,卢诚国摆在白蒲大道旁的海报被人抹黑脸,阿武叔当时已心生怜悯,早就想跟他握手打一打气。

经历这许多不如意,卢诚国依然卖力,不抹黑、不报复、不退党。

对阿武叔3年前的不握手,不提,也不介意,仍然伸出手。

阿武叔自认性格比卢诚国更鸟,最近在部落格打抱不平,写了一些让某些人不大高兴的事。冤家路窄,昨晚在宴会上也遇到某些人,对阿武叔脸黑黑,不理也不睬,阿武叔明明伸出手了,某些人却掉头就走。

因果循环,就是这样,阿武叔尝到果报的滋味了。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要知道三年前你做了甚麽,看看今天的你变成了甚麽;
要知道三年後你会变成甚麽,也看看今天的你做了些甚麽。

18 comments:

cheah said...

阿武叔啊。阿武叔,

做人就是这样啊,要学做人啊!
成国确也是不样了,好多了。

AK said...

不嬲不相識.

3年前已報十年仇,賺到啦.

多花點心去認識誠國吧.這個朋友值得交的.

冠凯 said...

三年前我入行时听人家说SENGKOK的架子很大,以前TUN在的时候真的是呼风又唤雨,

现在看到他比较落魄,可能受到阿武叔影响,多了一点人情味,已经会开始同情弱势,只要已经改过,就去好好去竞选吧。

UNCLE BOO said...

冠凯,你怎麽还在马来西亚?还以为我错过送机了呢!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波力从两三年前的非回教徒理事会事件开始注意到卢诚国,上个月看他宣布竞选时原本想特別为他写一篇的,可惜时间冲突,饭碗还得先照顾的...

马华敢说"敢怒敢言"的人很多,能做到"敢怒敢言"的人可就不多了,希望"改良版"的卢诚国不要将Gut也改良掉了,46岁没关系,即便踏入马华,也还请留着马青的状态!可惜我没票,否则一定要让那些敢说的人知道我为什么把票投给卢诚国!

teohchew said...

其实阿武叔并非心胸狭隘之人,也听他说过有关他和诚国的旧事,语气上是遗憾多于生气。

到头来,我总算没有看错阿武叔,心怀仁恕总比有仇必报强多了。

不要握手便算了,哪有挥手赶人家走的道理?阿武叔肯把自己当初的“牛客”行径写出来,那是真正的坦荡荡、看破红尘、大澈大悟、勘破生死、打通任督、通行无阻、人山人海、冠盖云集、任劳任怨、博学多才、任重道远、Sayonara、Kiss Me Goodbye!

UNCLE BOO said...

佛家说:相由心生!
现在看诚国很顺眼,相信除了他心境改变使然,也是我的心境改变使然吧!

阿CHEAH和TEOHCHEW是神秘人物,我在明处,你们在暗处,看不到你们的相,看不到你们的心,但是看你们的文字,感应到热血澎湃,尤其TEOHCHEW,真的有潮州怒汉直心直肠但心胸寛广的风范。
而且,无厘头的结尾跟阿武叔的性格很像,一定是知己。
別神气,我的狗仔鼻还有一点灵的,迟早把你们揪出来。
AK如果碰到诚国,把波力拔克的评论转达一下。
至於冠凯,我不知道会不会害到你,同情弱势的人,政治楼梯都爬不高,你前途无量,可要想好好来!

捉鸟人 said...

上届大选,我接到阿武叔的短讯,叫我不要支持“鸟人”。本届大选,我看到卢诚国被丑化、狼狈落马的样子,心里很同情。现在好了,两个“鸟人”都足够成熟,也化解了恩怨,好事!好事!卢诚国有机会回到格那拉再也披甲上阵的话,我会支持他,因为连印度人都为他说话——“鸟”!

平凡人 said...

诚国可能不是一个可以和人交际的人,但他待人是很用心的。部长秘书做工做到发飚畅游。我记得我有一次很失落时,每人敢接近我,唯独诚国走来问:还好吗?很普通的问候,但感动非常。。加油

Ah Kam said...

两年前YB诚国(当时还是YB)叫我一起去Kelana Jaya的巫统区部,因为那时候他在国会讲了一些巫统极端分子听了不爽的话,当地巫统喊打喊杀要他上门解释,所以他找了一些同志去“壮胆”。

我们8个华人就在那个富丽堂皇的区部大厦里面对超过50人的当地巫统区部鸟人的狂轰滥炸,说他侮辱回教、侮辱马来人、逼他道歉啦什么的,更加极端的话都有,而且那些样子长得像mamak或白白华人样的,讲得比看起来纯正的马来人更极端,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马来人+回教徒的捍卫者。还有更多详情在这里不能写出来,不然是我中ISA,不是他们中ISA。

我亲眼看到诚国据理力争,以流畅的马来话向他们辩论、解释他的确没有反回教和反马来人,在强大的恶势力面前他也坚持地住原则,没有向那些家伙道歉,展现了一定程度的民族骨气+读书人傲气。

那些家伙骂完之后,还是他们的老大Taib(就是现在的总秘书,前雪州州务大臣)出来打圆场、安抚他的基层的怒火(应该是做戏办白脸),我们8个华人才能毫发无损走出区部大厦。那时外面已经有很多记者要诚国爆料,但他基于内部闭门会面+敏感议题+息事宁人等理由不便对外讲更多话。

他和当地巫统区部关系闹僵,相信也是他在2008年大选被除名的原因之一。只是现在这个区已经沦陷了,还是被一个偷拍lingun讲话的罗够本以5000多张多数票拿下来的。回想往事,感慨不已。

我当时还对此事写了一篇评论,但也是点到即止,都是讲回一些大原则什么的,毕竟和那些不讲理的巫统鸟人讲道理,都是对牛弹琴,他们在闭门会议室都是亮拳头讲实力的,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

Ah Kam said...

我在两年前写的一篇评论

超越宗教种族争论,携手共创国家未来
(写于2006年4月20日)

马华格拉娜再也区国会议员卢诚国日前在国会发言,引发了一场风波。事件的起因就是卢诚国的言论触及所谓“敏感”的回教课题。纵观卢诚国在国会的讲词全文,其言论涵盖范围广,政经文教皆有涉及,文中提出的课题如加强国民团结、促进民族交融、提升国民生产力、强化公共交通系统、开发替代能源、改善公共服务效率、解决水供问题等,宏观及客观的论点兼具。真正有谈及“回教”字眼的,则只是在讲词的其中两章而已,即平衡历史教科书内容、祈祷场所拨款以及设立宗教发展局。

以笔者作为一个非回教徒的身份,把卢诚国的言论横看竖看,都看不出哪里有不尊重回教的地方,更加没有质疑回教作为国教的意味。但其选区的巫青团指责其设立宗教发展局(JAKAM)的言论贬低了回教的地位,伤害了回教徒的感情,还进一步纠集了50余人夜访服务中心,要求卢诚国出席对话解释。巫青团的激烈动作,令到信仰其他宗教的人百思不解,为何在非回教徒看来合情合理的中肯言论,竟然也会触及回教徒敏感的神经线,冒犯了他们。

认知差距导致族群对抗

卢诚国在出席对话会后,向传媒表示,对话是在平和、坦诚及秉持着国阵协商精神的大原则下顺利进行,并强调事情已经落幕。卢诚国为顾全大局而选择低调处理的作法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我们需要深思的是,此事件的发生暴露出我国各族群之间,仍然存有相当程度的误解和不信任,对宗教的看法的不同衍生出的认知差距,导致了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的对抗。若不再进一步进行深入探讨,大家都以敏感为由,不再触及宗教的课题,恐怕此类事件还会一再发生,再度陷入恶性循环之中,种族关系恶化,对国家整体的利益没有好处。

联邦宪法第63条的“国会特权”,清楚阐明了议员在国会里发表的言论不会面对任何形式的法律控诉。人民代议士在神圣庄严的国会作为突破敏感问题瓶颈的平台,是我国民主机制稳健发展的重大里程碑,若还有人刻意绕开法律途径,直接在外头以非理性、狭隘的种族主义诉求来炒作、弹劾议员在国会的言论,就说明我国部分人民的民主意识还没提升到理性成熟的阶段。

另外笔者也认为,格拉娜再也区巫青团的诉求论点虽然是以宗教为主轴,但宗教始终与我国微妙的种族关系脱离不了关系,同样地都是我国政治环境中不可触及的禁忌和敏感之处。

在外国学者眼里的马来西亚族群政治

从Ted Robert Gurr和Barbara Harff合著的“国际政治中的族群冲突”一书就有提出有关马来西亚族群管理机制的评语:“...就积极面来说,尽管仍有经济和政治上的不平等,马来西亚仍然享有持续地繁荣成长,在这个准民主(quasidemocracy)的政治体制中亦享有相当的自由权力。就一个多元种族的第三世界国家而言,马来西亚是一项少有的成就...”(页89)

该书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国族群关系的一些隐忧:“...自从独立以来,马来西亚一直致力于创设多党制的议会政府体制,华人与其他少数民族皆有代表的民主政体。尽管如此,华人和马来人在台面下的抗争与冲突,一直主导所有政治对话的进行...”(页77)

“...受到全球族群暴力越演越烈和日益高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影响下,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关系仍是相当脆弱的...”(页79)

“...马来西亚达成完全种族和谐的障碍依然存在,而这类障碍对所有的政治体制而言,都是一项艰巨的抗战...”(页90)

从外国人的观点来看,与世界其他各国的种族管理机制来比较,马来西亚算是一个罕见的好例子,虽然不可能有尽善尽美的情况出现,但大家必须珍惜目前享有的和平、和谐、容忍的环境。通过目前的内部管道谈论种族和宗教课题虽然会被人非议为不透明,但这是别无更好选择下,唯一不引起族群关系紧张的最佳解决方案。

多元文化社会需要非凡的政治智慧

在我国的政治环境里,动不动就诉诸于非理性诉求、公开高声呐喊、逞英雄、捞取政治资本的行径固然不可取;但长久积累的问题,因害怕敏感而一再被扫入地毯下,也不是长远之计。依笔者浅见,随着我国的经济状况好转,人民的教育程度提高,民智越趋成熟和开明,种族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也就会减缓,越来越多过去被视为禁忌的敏感课题是可以一点一点地摊开出来沟通研究的。

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在其语录说:“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清楚知道这里没有激烈扰人的纷争,虽然有人想营造这样的假象;这里没有和谁不共戴天的假想敌,只有不断的谅解、容忍和适应”。总之,在我国这个独一无二的多元文化社会,从政者需要发挥非凡的政治智慧,在国家整体利益和民族权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但也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笔者衷心期望国家在努力达致2020年宏愿的过程中,我国各族能超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零和游戏内的思维框架,越来越多的人能运用适当的策略,在顾全各民族感受的前提下,勇于提出过去被视为禁忌的敏感课题,让大家能心平气和地认真检讨及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携手共创双赢局面。

UNCLE BOO said...

谢谢阿甘提供这些历史文献,对马华很有用,尤其对於那些强调为了贡献马华而竞选的,更应该参考了这个事件,才决定能为马华做甚麽贡献。

Vincent C K said...

政途有起有落,须用平常心看待。希望卢诚国参考我国前首相TUN马和现任首相PAKLAH的政途。 祝卢诚国好运!
NOTE:与卢诚国不是很熟,偶尔在保龄球场遇见他。

cheah said...

阿武叔不必多疑,先让小弟从容进城;
然,小弟也素有大志,想广交天下豪杰,
来日倘武叔大人不相弃,愿敬您三五杯,如
何?

看过您的文章,敢说武叔您深明韬略,善晓
军机,文台勇烈。。。乃当下豪杰。

愿与武叔大人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
家,下安黎庶,实鉴此心。

UNCLE BOO said...

CHEAH,你太过奖了,咱只不过是直肠直肚,有话直说,有屁直放而已。
兄台不嫌弃,愿敬三五杯,阿叔何等荣幸,必当一乾而净。
把你的电话电邮给我,自当上门谢酒。

cheah said...

武叔果然名不虚传,乃真将才也。

武将军既不相弃,愿与将军结为兄弟,
虽然异姓,皇天后土,背义忘恩,天人共


请受小弟一拜。 但愿来日有一叙。

我的电由 :cheah.ts@gmail.com

UNCLE BOO said...

vincent,你好!

Vincent C K said...

UNCLE BOO, 很欣赏你的文笔. 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