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 2008

我们还需要敢怒敢言的领袖吗?

敢怒敢言这回事,自从李金狮担任马青总团长的时代听到现在,有点偷工减料的变质了,只是,今人彷佛仍然推崇,准备竞选马青高职的政客,更几乎把敢怒敢言视为唯一必备的口号。

好笑的是,除了马青仔,现在准备竞选马华总会长的中央领袖,看起来也急着为自己挂上敢怒敢言的标签。

甚麽叫着敢怒敢言?人家举剑,我们举关刀,或者射飞镖放暗器,或者一拳打爆他的头算不算敢怒?人家讲我们寄居,我们讲回他是败类,算不算敢言?

这种行为,留给政棍之流去做好了,反正惹怒我们的也是政棍,引我们作出恶言的也正是政棍之流而已,堂堂中央领导人也抢用政棍喽啰吶喊叫嚣的方式,无厘头的敢怒敢言,只能让政棍喽啰听得爽快,却自降身份,有官不做,做棍!

要嘛!把这个败类铲除,赶出国门,政棍才相信你真的敢生气!要不然竞选总会长的跟政棍一起乱吠,人家丢粒石头来就大家一起夹起尾巴悻悻然逃 跑,丢根骨头过来就大家一起伸长舌头狗咬狗骨,有狗屁用咩?

华文教育课题被我们敢怒敢言了几十年,华社到底在华教课题上,还要继续敢怒敢言多少年?

可笑的是,今天文冬竞智华小传出即将搬迁蒲种,作为副教育部长的魏家祥当着宝来宣传,蒲种的政棍也当着宝来抢宣传,看!我们又成功搬来一间华小。

之後,搬迁工作再花三年八个月搞搬迁手续,之後再寻找校地,寻找像李深静这样的有钱佬,包办整个建校工程,顺利建成的话就找个好日子,请来首相亲自主持开幕仪式,然後在记者会上强调,政府很重视华文教育。

我的孩子还小,不明白为何搬一间华小要这麽麻烦,但我们这些中年人难道就明白了?迁校手续麻麻烦烦,搞不好分分钟胎死腹中,以前力行华小的搬迁过程,还引发了一场马华与董教总的纷争。

劳师动众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兜了八千哩路的大圈子,还不是一样的砖瓦,一样的校舍,一样的风声雨声读书声,使当地孩子多了受华文教育的机会,既然如此,直接在有需要的地方建立新华小,有甚麽不一样?

搬迁华小的工作,给年轻人感觉到今天的政府好像太得空,容易的工作不做,却捉虫进屁股洞,自找麻烦,福建话缩写来讲叫着LPPL

既然搬迁跟增建是LPPL,年轻人心里只会想,在需要的地方就增建华小,对国家有甚麽损失?分明是有意习难。

年轻的一代不知道教育法令对华小的限制,年轻人只知道要把孩子送进华小很不容易,要找一间像样的中学很不容易,这样的问题,扰扰嚷嚷了很多年,我们还要再听到我们的领袖敢发同样的怒,敢发同样的言?

直接一点的说,我们要修改教育法令,直接允许有需要的地方,就增建新华小,而不是等那些园丘的人都走光了,才来麻麻烦烦的搬迁。

蒲种的哈古乐华小建得堂皇又漂亮,成功把孩子送进去的家长都赞不绝口,感激首相,感激黄家定,感激林敬益,感激李深静,感激卢永平和高祥威,不过对不起,308全国大选不但不能把票投给你,还要你输到脫裤子,几乎光光。

各位争高位的领袖,你们是听不到这选票的声音,还是假装听不懂?

吉隆坡的尊孔国中很多年前就说要搬到蒲种,我从孩子一出世等到现在,明年读中学了,听说尊孔国中新校舍不建了,因为之前答应负责承建的发展商,自身都已是泥菩薩过江,那还管得着我的孩子就读中学的问题。

针对教育课题,我们不要再听到我们的领袖敢怒敢言,我们要的是效率,公平和诚意。

建筑工程基金被干捞事件,当官的都知道是很普遍的事情,对这个事件敢怒敢言有个屁用,我们要的是杜绝干捞这回事,干下干捞的,就把他送进监狱。

城市交通问题乱七八糟谁不知道?还需要谁去敢怒敢言?我们要的是解决问题。

大道过路费是在吸老百姓的血,谁不知道?我们也不需要谁再去为这件事发怒讲鸟话,我们要的是废除收费站,造桥补路,不是政府应该做的吗?以前登嘉楼被回教党拿下执政权,不是马上把收费站铲平吗?为甚麽今天雪兰莪、吡叻、吉打和槟州,不能把收费站铲平?其他被国阵保住政权的州属为何不能废除收费站?

今天还有谁不知道陆路交通局有很多贪官?谁去过PUSPAKOM没有受气?那些安装了黑一点的车镜隔热纸抵挡炎热天气的,却被逼拆掉镜纸,还了传票还要去PUSPAKOM受气的车主,会不会把票投给你?谁不知道我们的所有政府部门都官僚妖气冲天?

拜托,不要再讲了,越讲会越气!对不起,阿武叔今天的火气实在是大了点。

敢怒敢言不是不可以,却必须怒得有威严,言之有理和效率,像我今天这样乱吠,只是一个成不了事的政棍在发牢骚,不是敢怒敢言。

敢怒敢言如果要在竞选高职时用,必须是一种政绩,而不是三年喊一次的口号,三年讲一次的理想,越讲就越丢票!


后记:期待一个不用生气,无须敢怒敢言,天天都是好心情的明天!

18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阿武棍讲完了,另一条棍要讲话了:

我不打算敢怒敢言,明天马青提名,柔州全面开打,用行动去换回执行权,才能改变这一切,不再需要敢怒敢言,得用行动务实的将理想实现!同志们!是时候杜绝钦点文化了!让马青能真正的在人前抬起头来吧!!

春天 said...

我本身觉得让马青敢怒敢言,马华要100%支持。

e狼 said...

马华的危机是完全不理解和不想去了解年轻一辈的想法。

年轻一辈已经确认自己是完完全全的大马人,想法已经跨越种族!这群人几乎都是公正党行动党的支持者;随着他们的年龄越长,马华的支持率将每年逐渐下降!

我想整个马华都没有谈论这个问题!谈的是职位与官职!

敢怒敢言只是对某些课题的自我体现,而敢做敢当才是年轻人要看的戏呀!

"寄居论",马华领袖在各大报章呛声,行动党在全国各地报警!若我们现在20出头,会对那个政党的表现比较爽?

不好意思,越写越气!写多了!

UNCLE BOO said...

谢谢波力、春天和e狼的敌忾同仇。希望那些争高位的人,听得到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心声。e狼,谢谢指教!

凌国文 said...

马华多几个人看透这一点,就不用走到如斯田地。

初到贵境,多多包涵。

UNCLE BOO said...

谢谢凌国文光临!我有常去贵境。

Chris Huong said...

如果马华的领袖是你们这一班人的话,马华在未来还有希望赢回人民的信心。

路过此地,留下一言。

我虽然是民联的支持者,看到你们几位的留言,我很安慰。马华要靠你们了。

Chris Huong said...

uncle boo, 可否转截你的这篇评论?

UNCLE BOO said...

chris,欢迎转载!不过你要转载去那里呢?

Chris Huong said...

chrishuong.multiply.com
chrishuong.blogspot.com

uncle boo, 谢谢。有空到我家坐坐,对马华的评语如果有不认同的,请留下你的意见。

UNCLE BOO said...

chris,
不论对马华还有甚麽评语,都表示对马华的关心。有些政党,人家提也不提!
多一点人给反对意见,是好事!
感谢你!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敢怒敢言应该是反对党的角色,
身为当家之一的马华一直在喊敢怒敢言,
有点奇怪,

何谓?
你想象,一家人还要在家大喊争取平等,而不是在家庭会议里解决不平等事件,要求一切制度化。。。

敢怒敢言是给那些非政府的青年领袖的,
是给那些在野的领袖的,

在朝的,
应该是,有话直说,不平则鸣,
不求同流合污,但求将心比心,
这样才能显示领袖的高尚领导智慧。。。

言之有理,哪怕有人质疑你的勇气吗??

不必敢怒的。。。

原来uncle才是原文者。。。。
你好。。。

UNCLE BOO said...

呵呵!uncle现在感觉到年轻了许多,像陈志忠这样的年轻人也进来了.
欢迎你,志忠!我可跟你一样是吉打子民哩!
虽然现今的年代,好像有点混乱,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幸福的年代,因为我们拥有很多关心国事,又非常热忱发表意见的年轻人,而且,不论小伙子或uncle,都拥有发表意见的平台.
一起加油!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谢谢你,
那么一来,我看吉打州的子民真的很多在外地发展。。。
在网络世界就能遇到两位是写部落的。。。

来自吉打州的哪个地方??

国家的方向未来,
年轻一代的也需要关心。。。
我们不能再被标榜为“三不”的一群!
不闻不问不讲。。。

UNCLE BOO said...

我的家人现在还住在双溪大年,离乡21年了,每年大概只回去两三次。
是的,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正是今天的年轻人让国家引以为傲的。
加把劲!我们可以改变国家的未来。

Teohyj said...

uncle boo,
我觉得你写得很有意思,
可否转截你的这篇评论在我的部落格?

UNCLE BOO said...

TEOHYJ,
欢迎转载,感谢知音!

蛋餅不加蔥Amber said...

徵信社,徵信,徵信,徵信社,外遇,尋人,徵信公司,徵信,抓姦,徵信,徵信社,徵信,抓姦,抓姦,外遇,尋人,徵信公司,徵信,徵信,徵信社,徵信社,徵信,徵信社,徵信,外遇,尋人,徵信公司,徵信社,抓姦,徵信,外遇,徵信社,,徵信,徵信社,徵信,徵信社,徵信,徵信,徵信社,徵信社,徵信,徵信社,徵信,徵信社,徵信,徵信社,徵信,外遇,尋人,徵信公司,徵信,徵信社,徵信社,徵信,錄音,背叛,商標,商標,GPS,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