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冯镇安被边缘化,叶炳汉被透明化

现任马华副总会长之一的冯镇安博士,於9月7日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他过去3年在马华大家庭內受到边缘化,基於这种感觉,冯博士要在10月18日的马华党选中,认真考虑更上一层楼,竞选总会长。

冯博士一度也是马华众天之骄子之一,无须有甚麽惊天动地的大表现,只须默默扮演林良实背後的男人,也能在马华中央权力中心呼风喚雨了将近20年,而今也饱尝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凄凉处境,怎不叫人感叹,一朝天子一朝臣。

阿武叔一直都对生得一副许冠文模样,可爱的冯博士印象不错,今年8月1日还特地在部落写了一篇冯镇安可爱的一面,那是阿武叔过去当记者时,对冯博士残存的一点点记忆。不过,比我资深的前同事李荣白,也於8月4日,在他的《言之有李》部落,写了一篇愚忠愚孝的冯镇安,道出他对冯博士当年不顾华社及党內群起反对的声音,坚持收购南洋报业是“GOOD BUY”的不满,当时,冯博士身任人力资源部长,又做为前马华总会长林良实身边的经济大脑,甚受宠爱。

阿白也道出冯博士的一句名言:“马华百万党员当中,无人可以取代林良实。”

日月迁逝,物換星移,想林良实时代的冯博士,也算万千宠爱在一身,而今潮起潮落,落难到被边缘化,不禁令阿武叔脑中,泛起苏东坡的“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为冯博士感叹之馀,阿武叔也不禁想起马华党內另一个比冯博士更悲壮的人物,几乎大半生都被边缘化,甚至一直被当透明的政坛九命猫--叶炳汉是也!

跟叶炳汉比较起来,冯镇安其实应算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1990年,冯镇安还不是副总会长,便受推荐出任教育部副部长,一直到1999年起升正人力资源部部长至2008年3月,反观叶炳汉从1990年起,虽然曾经担任三届副总会长高职,任內却未曾受委一官半职,未曾受到重用,从未能如中央代表的愿,进入党最高权力核心,何只边缘化这麽简单,简至就是摆明当你透明,不把你放在眼內,看你能“吹我涨”?

过去3年被边缘化的冯镇安,尚且受到党的器重,继续在阿罗牙也国会选区披甲上阵,叶炳汉却连沙登的老巢也保不住,几乎被连根拔起,今年区会改选甚至被逼退到蒲种寻求旧干部的护航,获取一席中央代表资格,你说几惨?

7月6日,阿武叔眼看阿炳哥落得被赶出沙登区会的下场,还在政棍记事簿里写了一篇叶炳汉逃离沙登,廖润强成功赶走师父,道出阿炳哥的狼狈相。(就是这篇文章让阿武叔和冠凯,从开始发表不同意见,到现在的神交!)

所以,我说老冯啊!千万別学周星驰那样斗看谁比较惨,也別为小小挫折就自怜自叹,应学九命猫奋斗到老,永不言弃。
那天经过沙登新村一望,叶炳汉虽然不再是国会议员,不再是沙登区会主席,还逃到蒲种才有得做中央代表,沙登支会的办事处还在开,一切如旧,单单这一点,马华党內有多少个人办得到?

阿武叔心想,如果冯镇安基於受到边缘化的感受太深刻,而有意竞选总会长,那麽,做过三届副总会长都被“透明化”的叶炳汉,如果这次捲土重来,再竞选副总会长,寻求政治生涯的第十条命,会不会更加理所当然?

冠凯,对不起!阿武叔看政治就像看Wrestling,总希望被欺负的那个,能够来个翻身大逆转。我希望全体中央代表,也跟我一样!

6 comments: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也希望马华的代表们记得
甚至不要忘了,

赢得党选又如何?
如果你输了民心所向?
输了人民对你的支持。。。。

国家、政党都是以人为本。。。。

所以对候选人一定要很严格!!

每一个候选人都在大喊改革,
改革马华、马青的一切。。。

若真的需要改革,
候选人应该站出来告诉我们,
他们改革马华后,会如何在国阵里头扮演改革的角色?

他们又能不能向我们保证,
以后的华裔不要再以争取权益为主要?
而是维护原本就应该属于公民应有的。。。

巫统现在冻结了种族主义者的党籍,
你们能不能保证以后没有第二个阿末呢?
有没有一个政策来避免以后种族政治的出现?
有没有一个协议来保证以后没有种族政治问题出现呢?

如果党选只是在谈自家的事,
这有点不够味,
也应该让人民看到马华求变的心态。。。
民心才是重要。。。

代表们,
小弟只是一个过路的,
更不是马华的党员。。。

只是希望你们能利用自己的票去影响一个政党,甚至是去改革一个政党。。。
一切由你们开始。。。

选一个能为华社负上政治责任的领袖!

Yu Kuan Khai 尤冠凯 said...

弱势者媒体都会比较同情,大家笔锋都会情不自禁想帮助他,就好像当初高祥威竞选州分团团长一样,各媒体都出手相助,悲天悯人是人类天性,阿武叔出身媒体,看遍朝野高潮起伏不免更懂得社会良心,大家就让九命猫不要人生留下遗憾,最后一击出手吧!

凌国文 said...

身为沙登子弟,对于我们阿炳仔的服务精神,我认为是所有从政者的典范。

本届大选张念群可以攻下沙登,还得借助沙登人的阿炳仔情意结。

竞选期的政治演说,每一晚主讲人在台上亮出杀手锏:“炳汉在马华受的气,我们行动党今晚帮你挣回来!”,台下必会掌声如雷,斥骂“反骨仔”之声四起!

在沙登父老眼中,沙登 = 阿炳仔,阿炳仔 = 沙登!

阿炳仔,确实无愧于沙登。

leesaubin said...

人云亦云,大家都在喊改革,人人正在喊同一个口号似的,看来非常团结,马华马青等也应该有希望了,看了有点安慰。

可是,左顾右盼,有多少人能真正提出从何改革,如何改革的全套计划?此乃百年难得一盼的奇才,马华目前须要的是非一般的领袖。所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百万大军应该会有一两个这样的人吧。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白色恐怖已经来临了,
星洲日报的记者今天被内安法令拘捕了!!

大家一定要对抗强权,
抗议白色恐怖!!

讲错的人没有事,
写对的人竟然被捉!!

马华、马青如何办??

啊山哥 said...

肇事者无罪,揭发者变成煽动者!
若这种歪理能成立,我们,马画,民政...也难逃同样的罪名.不对,应该那些有份发表谴责言论和上警局报警的人也应该被捕.不对,对这样的说法,很多人都要负起责任,....总之天理何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