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5, 2008

如果马青高职无战事,阿武叔要提名

安逸会导致死亡,危机可以提高生命力。

马青总团的协商名单,显现的是一片祥和安逸,正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是好现象吗?

各高职没有竞争,获得协商祝福的人选全部不劳而获,能不能激起马青的醒觉?能不能使马青在海啸噬虐之後,重新健康壮大?

看过一篇文章,但一时不知藏到那里,凭记忆跟大家分享。

日本人很喜欢吃一种鲜鱼,但日本没有这种鱼,必须从外国空运入口。

空运过程,却发现鱼只的死亡率,总是莫名奇妙的高,出口商损失惨重。

商家绞尽脑汁期望提高鱼只的存活率,後来听取一个渔业专家的意见,在空运活鱼的每一个箱柜,放入一只螃蟹,果然把原本近乎50%的鱼只死亡率,减低至大约5%

初闻专家意见时,出口商都目瞪口呆,不解为何把鱼只的敌人螃蟹,和鱼只放在一起,不会加速死亡率,反而会提高存活率。

专家解释,空运鱼只的过程,箱柜装置让鱼只非常的舒适,尤其在飞机进入高空平稳航行的阶段,更会让鱼只陷入极度安逸的状态,昏睡中缺氧导致死亡。

专家强调,是安逸导致鱼只死亡,所以,在每个鱼箱內放入鱼只的敌人——螃蟹,就是为了解除鱼只的安逸状态,时刻提高警惕,避免螃蟹靠近自己。

危机意识和戒备力,提高了鱼只的生命力。

马华中央党选在总会长热门人选翁诗杰的倡导下,进入无菜单无竞选拍挡的新境界,导致有意竞选其他各职位的人选,即使仍有攀附权贵之心,却没有受到庇荫的把握,为了中选,必须脫下旧日的护身符,步步为营,苦心经营。

没有了护身符,各级候选人必须开始靠自己,不能再安逸。

然而,正当马华母体的竞选文化,已经朝向自力更生,提高危机意识之际,做为马华臂膀的马青,却还是跑回旧路,由13州团长协商分配职位,柔佛州分配到总团长、吡叻州分配到署理总团长、直辖区分配到总秘书、雪森沙吉各获分配一个副总团长,槟城和马六甲被称为小州,只分配到副总秘书和副总财政,大州如雪州另获分配总财政和总稽查,柔佛另获分配组织秘书,彭享州不知道为甚麽没有分配到主要职位。

如果总团代表都按照这种协商方式来投票,或者所有职位都在协商之下不劳而获,将使马青领导层陷入极度安逸的状态,因为职位已分配到手,无须努力,没有战绩,也安安稳稳的出任高职,必然也将把整个组织带入昏昏欲睡的境界,最後灵魂出窍,到天堂报到。

虽然看来目前无敌的魏家祥,已公开表明协商的菜单,只是供参考,谁都还可以竞选任何职位,不过,根据我向一些州马青领导人接洽之後,发现许多人仍然心存不满,却碍於协议,不敢接受竞选任何职位的献议,只有副总秘书和副总财政,有刘振国、罗秋俊,尝试让对手不敢轻敌。

目前,全国人民都在看,308饱受摧残的马华和马青,到底会怎样走出阴霾,重挽民心,如果马青总团领导层依然沉醉於过去的舒适和安逸,我真的担心,昏睡後的马青,这一次将会长眠不醒。

唯有马青总团的每一个职位都出现竞选,所有候选人才会懂得提高戒备,去争取总团代表的支持,为了三年後继续受到委托,才会集中火力搞好政绩。即使魏家祥目前看来几乎无敌,为了避免阴沟里翻船,也必须步步为营,展示领导魅力,证明总团长这职位他担当得起。

我衷心的盼望,有能力,有份量的领袖们,不要理会13州马青所达致的职位协议,勇敢的接受提名竞选高职,目的不在输赢,目的不在破坏协议,而是为了让马青更健康的成长,让马青更让人民看得起。

如果提名当天,总团长、署理总团长、副总团长或总秘书,没有出现竞争,我肯定会呈上提名表格。

恳请全体总团代表体谅我的心意,并给予我支持和鼓励。

38 comments:

大米 said...

我希望我不是眼花。
你什么时候成了马华党员?
掉碎一地眼镜片。
P/S:请原谅我离开我以前那个圈子太久了,基本上我看报纸只看标题,旧朋友也全不见了。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恁典武这份爱党心,波力今晚为您撰文一则!

称“您”非客套,乃尊敬!也请别拘泥,坦然收下!

Ah Kam said...

马英九虽然在台湾总统大选大胜拿到700多万张选票,但他仍非常在意那500多万不投给他的选民,所以他战战兢兢地去工作,施政时都有考虑到这500多万不支持他的人。这就是民主的精髓:“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很多对民主观念一知半解的人只知道前面那一句,忘了后面那一句,所以才会形成“多数暴力”,屈于少数的那群人不甘心就常常反抗多数的那群人,结果大家都永无宁日,是双输局面。

我赞成阿武叔的说法,不要让这些高职的竞选者赢得太过轻松,或者不劳而获。因为人会有惰性,太过安逸会让人失去动力,永远不会进步,听不进逆耳忠言,慢慢就远离民意。

要打就直接打总团长,我手上没票,但我会精神上支持你(很官腔一下)。或者Stand-by多几张不同职位的提名表格,在提名当天看情况而定,如果有超过一人提名某某高职,那么就无谓凑热闹分散选票。

我相信不管再多么“众望所归”、“德高望重”的人,都不可能拿到100%的选票。所以阿武叔去参选,就算没人认识,也会拿到一些“肚懒票”和“垃圾票”,输了也不要紧,最重要要让这些当选的人知道有多少人“肚懒”他,所以他以后要老老实实地去干活。

細水長流 said...

良性的竞选确实可以刺激马青的成长,您的文章已经达到此效果,马青确实要求变。
支持您的论调及行动。

需要我的提议&复议吗?
义不容辞。。

UNCLE BOO said...

感谢大家的鼓励!

波力要劳累你了。

阿甘你懂我的心,感动加振奋。

长流,我需要你!马青也需要你。我会联络你。

春天 said...

我当然支持你!马青需要有健康的竞选文化。
至于什么职位,我本人认为打总秘书比较恰当。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长流所说的让波力兴奋不已!动用部落客提议&附议,能产生多少份提名表格呢?何不让我们试一试?

波力不幸,申请马华十六年,半全职服务了六、七年,直到今年头才批准党籍,所以因「他妈的党龄不足」,最高只拿到州代表,但波力的马青好兄弟都是讲道理、有义气、多见识的!为了党的健康文化,要几份总团代表的提议附议,相当容易!

Lexus said...

举双手赞成阿武叔竞选总团职位。

志荣 said...

对新届马华领导层的期望

3月8日可真是国阵的梦魇,此落彼起,却成为了后来据称民联的良辰吉日,五个州政权成为了囊中物。昔日外表锋芒毕露傲气十足的国阵,骤然失去了半岛半壁江山,再来玻璃市州及丁加楼州之州务大臣之职,差点成为笑柄的焦点,再来国阵的各成员党的争锋相对,敞开了昔日所谓的国阵内部协商精神,开始大肆互相指责(诬赖),似乎只是自身是完美的,所有的缺陷及过错,都是出自于他人(友党)。

树倒猢狲散,不少的党要员离家出走,对原已元气大伤的政党,真是雪上加霜。世乱见忠良,试问又有多少人,赖死都不走,能够做到如南宋的岳飞、明朝的于谦或袁崇焕,牺牲自我,为国(党)捐躯呢?反之,自身的领导层,是否有过真正的深思斟酌,来弥补残局呢?费解的是,有者似乎还以以往的做法,沾沾自喜自我矮化身份,转身成为呈交备忘录的代言人,纳闷的是,时常高调有人在朝好做事的马华公会,还不是还好端端,标榜代表大马华人吗?怎么那么沦落至呈交?以往的内部协商精神都抛至十万八千里的云霄了吗?

难道国阵各成员平起平坐的“会员籍”资格,亦要沦落至乞求吗?既然马华不能“制衡”巫统“,毕竟各自的利益纠缠不清,就干脆各自找吃,装聋作哑,以免肥水流入他人的田里,还是保住官职为妙,外表是为民服务,中饱私囊,暗地里还是为自己的腰包效劳。弱势贫困草民购买廉价屋,却要多缴付“手续费”予这些国阵成员的掮客地方官,试问贫富差距如何拉近呢?

既然自身甘于反被巫统制衡,又何必怪罪他人(其他国阵华裔政党)呢?问问心坎处,想在新届领导层的领袖们,有足够的“勇气及胆量”制衡巫统吗?切记,华社不是需要会做秀的外表敢怒敢言领导者,更不是只会挂布条、呐喊呼声作华社后盾的华人政党。

何况,马华是国内唯一纯华人的政党,在国阵内亦有其他的“华基政党”,倘若没自甘被作棋子、相互制衡,他人岂能趁火打劫,受制于他人呢?马华在朝的角色,似乎都是政府委任的华人事务官的角色。

确凿的例子,马华何时敢问津尤其“内阁心脏”的首相署内经济策划组一官半职?这还不是由巫统一手遮天,马华只能靠边站,做永远的内阁配角!民联至少亦敢作出稍微调整,让非巫裔可当任州议会议长职(先别提后不成事的霹雳州务大臣职,马华连问津当第二副首相一职都不敢开口)。虽然如此,这并不代表要求增加华裔的内阁部长职,更不是剥夺或迟疑其他种族的权益,至少也理应向国阵要求合理的“礼遇”吧!大选来临时,才临时抱佛脚,把资源当作政治糖果来安慰大家,50年了,大家都习惯了。

马华表面是被委任当国/州议员,却没什么实权,社会盛传的,的确也是事实的,即华裔州行政议员还要听命于巫统州议员。国会/州/市/县议员的拨款,到底的受益者,到底是国阵的成员党,还是人民?

马华议员亦滥用青年组织、社团团体等名义申请拨款,至今数目多少、下落何处,至今无人知晓,人民百姓更无处可知。上梁不正下梁歪,挂在嘴边的健康政治文化马华公会高层,就是栽培了这些无数的“善用国家资源接班人”。因此,欲想在党内任职的候选人,当过官的,应该公开列出自身以往拨款的来龙去脉!

对于年轻人,马华公会时常向他们强调要感激政府,特别是争取独立的丰功伟业。试问时下的青年,没有历史的包袱及经历,会对这些大肆宣传而改变思维吗?大家不禁异口同声地问,为何同样的大马弟子,为何他人的“权益”那么“大”呢?这里不禁亦要问马华领导,中学课程刻意歌颂某种族某宗教的偏激思维,加上课程纲编排更不是一天两夜的事,难道这些年来,马华领袖是没权利过问,还是装聋作哑?自问那些来自异族占多数的华裔子弟,上课时被那些“优异的种族老师”揶揄:你们应该感激我们给你们公民权,还给予你们学习华文,试问邻国的泰国和印尼(那时这两国还没解禁学习华文)的同化政策,就没那么的幸福……十多岁的小伙子,被那么的极端言论长期熏陶成长,就算政府花更多人民的血汗钱来进行国民服务,结果还是徒然的。斩草不除根,根源(课程纲要)不解除,大马还是有很多”啊末“言论者的。谁要当谁的后盾猴子戏,就可以省下了。华人事务官角色的马华,难道可以成为后盾吗?

利用神权主义恐吓年轻人的宣传手法,根本都是落伍了。马华公会给予年轻人来说,都是可以挣钱,甚至升官获爵的好去处。肯尼迪总统的名言: 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 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这句肯定是句对他们来说是天方夜谭的。

滑稽的是,这些马华领袖倡导华裔终生学习、要感激马华政府,但是其超大本的马华党史却对马华在争取国会三分之一失责(50年代发生,后如何引发第二届总会长辞职……)、争取华文成为国家官方语言的失败例子、争取批准独立大学(70年代)点滴……等,为何不详细记录在党史内?好让后人引以为戒呀,还是里边具有外人不得知的利益挂钩,或是面子的缘故,刻意避谈?难道恐怕后人知道马华先贤的无能为力丑史吗?

建造健康政治文化,请不要只挂在口中的宣传效应,理应要彻底贯彻。众所周知臭名昭彰的议员,利用官职职权挣钱,居民更愤怒把部分文件佐证副本至马华最高领导层,不但没任何音讯回音,还被委任更上一层楼,攻打国席上京城。这些,当然只是冰山一角的真人真事,长期恨在心里的居民,一次又一次的给予机会,结果在千载难逢的机缘,不约而同地把票投向反对党,昔日据称的国阵安全区,过去的超过一万多数票结果在超过五千多数票饮恨沙场,属下的州议席,更超过一万多数票摘在敌对方。

50年了,华社厌倦了协商的口号了,给予的机会也多了。小弟的家人,就是对这样的对马华彻底失望了,在多年前也没继续缴付会员费。小弟本身,虽然已近呈交表格多时,至今却不知是否被接纳,毕竟马华的幽灵党员太多了,掮客条件高者如云,算了吧!

推行终生学习,固然是好事,给予一个党的目标迈进,虽然如此,政党的主要议程-政治工作纲要,不可因此忽略,不然就颟顸误国了。

我只希望马华新领导层能够真正贯彻健康政治文化,挂羊头,却卖着狗肉,人民是知道的。任何事件都是无常的,更有所谓的低潮期,只要发奋图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春天就是在明天!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其实不只是没人竞争才需要出来打,马华有个烂文化,有人放声音良性挑战,待位者便会多安排一个「败票候选人」出来顶位或搅局,到时,选票四散,基层想反应的声音反成了待位者中选后嘲讽的对象,一点都无法达到健康监督的效果,因此,即便是已有人挑战,我们也得看看那人是不是傀儡一只,若然,爱党的同志还是得挺身而出的!

马华KJ said...

阿武叔, 这叫“太公分猪肉”。

我个人非常欢迎你竞选, 可是, 我已收到

风,雪州马青那儿已有人在招兵买马, 准备

背水一战。因此, 无须劳动你呢。

teohchew said...

It's late at night and I'm using my dinosaur computer at home to write this comment. U got it right, this one doesn't have a Chinese key-in system.

I could have waited until tomorrow, but it would be too late for me to show my support in whatever crazy things being contemplated by Uncle Boo.

For those of u who have only known Uncle Boo in recent years, let me tell u this, he has always been this "K-po".

He was very K-po 20 years ago, and he is no less K-po 20 years later.

Man, I know you're a member of MCA, but I never know u love the party that much.

I know u offer yourself for a noble course and MCA is lucky to have members like u. If u were so obliged to challenge the menu culture, go get them, show them what you're made of. Win or loose, I'm proud of u. As I've always said, in any political party, there are always some standup guys.

I'm no MCA President, my blessing is of no use to u, but u'll still have it. ALL THE BEST!

UNCLE BOO said...

春天,帮我准备多几份提名表格,听阿甘的意见,到时才决定竞选那个职位。

LEXUS,到时要麻烦你老远从槟城赶回来投票了。

志荣的文章,对马华是爱之深责之切,我把你链接上啦!

至於马华KJ,就算雪州马青有人竞选总团所有职位,也须观察竞选者的诚意,正如波力拔克说的,有些竞争对手是被安排出来的。

TeohChew, 现在我百分百确定你是谁了。感谢你的鼓励和多年来的信任和友谊。要不要写首歌给我。哈哈!开玩笑,不要浪费你的脑力。黄一飞的歌在《钱不够用2》威尽全场,你也面上有光了。

Eng Pak said...

有竞争才有进步,排排桌、吃果果,小学生咩?

任何一项竞赛都有冷门赛果,不然就是非法操控!

掴醒他们吧!

愚公移山 said...

变相的协商文化是当权派的分猪肉嘉年华会。

我向你推动健康民主政治的精神敬礼。

祝福你。

cheah said...

把你参选的讯息,你的出发点,清清楚楚
的告知各代表;让他们了解你以行动来提
倡一个健康文化,一个可以主导团队进步的“方向盘”。

如果你胜了,记得一定要委任家祥出任要职,让他继续出任副教长,毕竟他也是个人才。也可以考虑“波力”出任相关的职
位。

大胆的去开创吧,支持你。

糊涂侠客 said...

真是的。。早知道我就竞选中央代表了。现在已没票投了。不过精神上支持你。

law said...

uncle boo,go go go!推动健康民主政治!

jyuno_zen said...

i dunwan rely on 分猪肉嘉年华会,what i want is use own hand to success,to contribute!

uncle boo,sorry for cant type chinese,actualy i hv type a comment on my laptop for ur topic,but this stupid pc cant open it n cant type chinese,so sorry ya,later when i get wifi,i wil post to u my comment,exchange opinion...
thanks.

kambate for uncle boo!

蔡丹 said...

我挺你,不过条件是你要打总秘书,我对那个脑满肠肥的蔡金星没有信心,我不想看到他又再搞四轮驱动车到处去吃喝玩乐!

我义务替你包装,免费为你打造全新形象。

别用那老土的敢怒敢言,什么e化马青之类的口号。

就用:敢向巫统说不的阿武!
敢说不要官职的阿武!
敢去甘文丁坐的阿武!

northborneo said...

uncle,你的粉丝真不少。如果博客可以投票,你的胜算就高了。

UNCLE BOO said...

侠客,非常的包歉,小弟没有你的联络电话。下次一定登门造访。把你的联络电话EMAIL给我好吗?

这麽多的反应显示,许多仍然关心马青的同志或非同志,都期待马青改变。

感谢!必当全力以赴。

junzi said...

用口讲过就算,爽爽喊几句“马青精神'当做行走江湖必杀技的伎俩,我已经厌烦透了。

阿武叔,敢敢写,敢敢去,敢敢秀给他们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马青精神。

SHOW POWER, SHOW COLOUR,别让这些人以为爽爽讲几句,就“坐”到爽爽!

朱刚明 said...

絕對贊成党高職有良性競選.

有競爭才是健康政治文化.

現在老的都在打得"你死我活",而年青的卻坐壁上觀,不覺得奇怪嗎?婦女組也是如此,難道這是轉型改革的最高境界?

如果參與競選者有"津貼"鼓厲的話,可能會、開創另一番的党風和文化.

我很欣賞你那螃蟹制魚的"故事",雖然仍是半信半疑,但是寫得扣人心弦,亦是可取的講解教材,也就接受了這個美好的比喻了.

希望到時你不管打什麼位職都能"旗開得勝".

SMALLGHOST said...

看到楼上那么多支持者,真不想把SMS写的重写。

如果真的要好好干,就干咯!

如果真如TC说的,你真的只是K-PO,那就不要让乱过七国的政坛再多一个乱人啦好心!

某怪本人这个政治反感症的见解!

雪山锺某 said...

阿武叔,

竞选是好的,但是钟某却不看好你,原因很简单,因为竞选时不公平的。我相信武叔在政坛多年应该明白这一点,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试一试,至少党员有得选择。

无论如何祝你好运!

钟某的文章:公平的选举?
http://politicchannel.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06.html

关心国家大事的小人物 said...

武叔这一招有"抛砖引玉"的之效,相信很多人突然找到"名堂"出来参战了.

敢怒敢言的中央代表 said...

谁是阿武叔,马不知脸长,有什么资格出来"搞局".
马青来届的候选阵容是13州的团长经过谨慎和认真"协商而得来的,不是个人的意见,这样一来可以让各州的领袖都能参与决策,有何不好?
阿武叔之前未积极参政,对马青毫无根贡献,顶多是个刚冒出来的部落客.
这种喜欢搞事的人,若敢出来挑战,一定要他好看!

Jason said...

阿武叔,加油啊...
在这之前,我很欣赏魏家祥这个人,但这一次他的分猪肉政策让我对他失望...

春天 said...

敢怒敢言的中央代表,你这句:“若敢出来挑战,一定要他好看”,是带有恐吓口吻的。

每个马青代表不是都有资格去竞选任何职位吗?

阿武叔可是在蒲种区团以最高票当选总团代表啊,不是阿猫阿狗之流。

我认识的阿武叔不是你所说的那样,只是个冒出来的部落格。你该去多多认识他吧。

阿武叔,我支持你竞选马青高职,也鼓吹马青的健康竞选文化。不要排排坐吃果果。

郑杰雄 Tee Kiat Siong said...

阿武叔,今天你的新闻出现在星洲日报,哈哈真的是出名了。

阿甘在上面讲的,基本上和我要表达的差不多一样,因此我不赘述。

但是我有些个人意见,想与你分享。

我建议:

1)既然竞选高职,就代表有中选的机会。虽然知道你的胜算不高(其实应该很低,我当你是朋友,不想跟你说客套话),但什么事情都可发生。

所以我觉得,你真的有必要思考一下,一旦中选的话,你可以在马青总团扮演的角色,以及你要推动的政治议程。

至少这可以让人感觉你不是乱乱捣局,也可逼你的对手做出相应的政治议程,提升马青整体论政素质。

2)拜托不要再提什么“敢怒敢言”了,我听到都要吐了。单单敢怒敢言,却没有实质成效,对我来说,也只是福建话的“嘴讲LP爽”(cui kong lam pha song)。

敢怒敢言之余,还要亲力亲为,落力推动政治议程,让人民看到你的认真与毅力,才是重要的。就算改革不成功,人们也会感激你的用心(Zaid Ibrahim就是一个例子)。

既然你的宣布来得迟,就肯定没法去各州拜票。所以,你如果真的提名成功,必然有媒体会注意你的挑战,可能就会找你专访之类的。就趁这个时候打空中战吧,用诚恳的态度讲解你的政治议程,让人们知道马青团员还是有素质的。

--------------------------------
只要三思后觉得是对的,就勇敢去做吧!

jyuno_zen said...

to敢怒敢言的中央代表,

what u mean 积极参政?means follow people go here go there show face =积极参政??
积极参政 should be care for politic,care for party,care for any issues happen surrounding us. not just go function eat n show face
"he he ha ha"=积极参政!

we use blog to express our opinions,comments is also a way 积极参政.our essay,comments show what we really thinking in mind, pls dun use "one side view" to talk.
go know more about uncle boo,know more about our bloggers.

jyuno_zen said...

春天,敢怒敢言的中央代表 really keep his "old people mind",each 马青代表 hv their right to nominate as a candidate.
this call democratic.


雪山锺某,although we know it is very hard to win if we didnt stay in d suggested list.but at least we try.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春天别火啦,有一种人,他的逻辑判断线路是这样的:

1. 出来竞选的一定得先让他个人认识才行,他不认识的人绝不能出来竞选,否则就叫作「搞局」。(记得,是「搞局」,不是「搅局」哦!)

2. 只要是一个人以上的意见都是好的,因为那个不是「个人意见」。

3. 马青是13州团长的私人物品,其他人不应插手「搞局」。

4. 「各州的领袖能够参与决策」比「全国优秀的领袖能够参与决策」还要重要得多。

5. 马青需要的是党龄!党龄越老越珍贵!只要时间长,管他是混混还是政棍都可以!

6. 刚冒出来的部落客之前不可能积极参政,要混很久的政棍才算是对马青有所贡献。

7. 出来竞选就是搞事!敢出来挑战的人都一定不好看,而他有义务得让他「好看」。

8. 综合以上各项思维的人称为:「敢怒敢言」。

波力:呵呵~ 难怪马华落到今天这种下场。

UNCLE BOO said...

这麽多人的鼓励,我感觉到原来我不孤独。

鼓励我的,我会记得,不鼓励的,我也会记得。

对於“敢怒敢言的中央代表”,我也心存感激,因为我一直强调,马青必须听取不同的意见。

冠凯 said...

虽然人在海外,也没有票,但我举手举脚赞成。

汤水 said...

我也是用很多时间才滚出来
点菜时一定要点我啦知道吗?

庄 said...

哈哈。。想不到阿boo终于跨出了那一步!

我相信敢怒敢言说的是反话。 :)

希望阿boo还是多到处跑跑。很多话是见面时才可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