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追寻理想中的马青

中国报记者谢玉珊在评论文章中指接到消息,有人说我这次竞选马青总秘书,是为了替蒲种区团及士布爹区会扮演“复仇记”。

我必须在这里澄清,我的竞选完全出自个人意愿,绝对没有替任何人复仇之意。

我一直强调,马青总团代表的选择,必须受到最高的尊重。

总团代表有选择心目中领袖的绝对权利,上一届马青总团改选,蒲种区团团长汤木虽然被列在协商菜单之內,然而,蔡金星成功破单,把汤木挤出局外,这是代表的选择,我认为汤木必须尊重代表的选择,我也相信汤木不至於对此耿耿於怀。

如果汤木不服上届的败选,意味着汤木不尊重代表,汤木与我情同兄弟,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他视上届的败选为仇恨。

在政治上,汤木也一直都尊重我的权利,他领导的救党委员会所发动的任何活动,从来也不会指示我或任何人必须参与。

至於士布爹区会的恩怨,根本与我完全没有关系,我和蔡金星没有个人恩怨,相反的我敬重他在党內的资深地位,以及对马青服务很多年来的服务与付出。蔡金星在士布爹区会的政敌是谁我也一无所知。

我之所以参选,是因为我要行使做为一个总团代表的权利,以及对马华马青必须给予的热情和诚意。

不论输赢,我希望我的声音得以深入的传达给马青中央新领导层。

以下是我决定竞选马青总秘书,所要传达的声音:

我对马青的寄望很大,因为我们的下一代,必须在这片国土上,世世代代光荣的生活下去。我在寻找一个这样的马青,一个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马青,而不是代表国阵的马青,一个讲出全马华人心声的马青,而不是甚麽都要顾忌国阵精神的马青。

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得以公平分享这片国土的每一项权利,我期望马青,能做为指引路在何方的明灯,勇敢的把我们的国土,开拓成全民的乐园。

过去几十年来,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都受到协商菜单分猪肉方式的涂毒,所有职位的分配上至部长国州议席,下至政府部门的九品芝蔴官,一律按照固打制度来分配,我常常想,为什么从独立至今,內阁阵容已经扩大了很多,马华依然只分配到四名部长?为什么有能力为国奉献的印度人、卡达山人,或者达雅族,就最多只能有一人有资格成为部长?

马华长久来受到协商菜单文化的涂毒,就像吸鸦片一样,让我们失去了果敢的战斗力,没有了站起来的意志力,让我们养成了必须依赖菜单而成为领袖的习惯。所以,我们常常听到我们的领袖,以“争取民族权益”做为竞选口号。

我们要争取公平分享经济蛋糕,争取增建华小,争取更多的大学学额,争取拨款,争取轻快铁路线,最後连街灯巴士候车亭,也必须争取才能得到,所以,我们一直在灌输我们的孩子:“听话的孩子有糖吃!”

我不明白,为甚麽我们必须要争取?做为国民,一切权益不是应该共同分享的吗?

就因为我们的领袖常常屈就的去争取,原本就享有的权益变成一种同情,一种施舍,变成与巫统关系良好的战利品,然后自我吹擂成敢怒敢言的战绩。

在经济和教育方面,我们也向来信奉按固打分配的鸦片制度,土著买房子可以享受优惠,马来人可以分配到比较多的大学学额,马来人可以用比较低的学分获取大学学额甚至是奖学金,而华人与印度人因为不是土著,即使学业成绩比较标青,也常常须望大学门槛兴叹,更別说拿到奖学金。

华文小学也已经成为分猪肉制度的祸害许久了,为甚麽我们要增建一间华小必须面对那麽大的困难?必须看那麽多的脸色?

更加不明白的是,为甚麽我们必须大费周章的搬迁华小或国民型中学?没有学生的华小就把他关闭算了,有需要的地方就增建华小或国民型中学,不是更简单吗?

到最後我们这些年轻的家长才很无奈的知道,一切都是固打分猪肉的制度,在处处为难我们,为难我们的下一代,原来华小的数额是有固打的,要增建的话,必须和教育部长保持良好的关系,即使被他举剑指着太阳穴,也不可以哼一声,那我们才有希望争取到多几间华小,从遙远的吡叻州,或者彭亨州的胶园內,搬迁到雪兰莪州来。

我不反对新经济政策的推行,但我认为新经济政策必须概括全民,不分种族的彻底消灭贫穷。

其实,即使马来人,也未必每一个都能够在新经济政策中受惠,举一个例子,一个富有的土著拿督购买一间价值100万令吉的別墅豪宅,如果获得享受的土著折扣优惠是5%,新经济政策为这个富有的土著拿督节省了5万令吉,另一个平时只能在秋杰路摆地摊的小贩,连廉价屋也买不起,他其实并没有从新经济政策中取得任何的惠益。

有很多穷一生努力工作,在路边炸香蕉糕或售卖NASI LEMAK的马来小贩,辛辛苦苦踏踏实实的工作了几十年,想換一辆普腾华佳都没有能力,一些平时不须工作,只须与高官打交道的土著商人,却可以通过优先分配予土著的工程而大富大贵。

我希望新的马青领导层,都能展现出新时代的新思维,今天的年轻人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们要靠文娱活动来吸引年轻人,今天我们必须以理来说服年轻人,让他们感觉到你对他们合理,要不然他们在大选中不会把选票投给你。

马青总团做为一个政治团体,我觉得没有必要搞太多的文娱活动,原谅我做出一个善意的疑问,过去马青总团搞得轰轰烈烈的四轮驱动车活动,实质上为马来西亚华人或马青团员,带来了怎样的贡献?我们更加壮大了吗?我们的政治地位提升了吗?我们的权益得到公平分享了吗?我们更加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了吗?

我期望看到的马青,是以民为本,有骨气敢担当的组织,我期望魏家祥在任內时刻紧记他的竞选口号:要做民意急先锋,不做强权应声虫!我期望当政府实施增加人民负担的不合理政策如大幅度调高大道过路费时,不会只有蒲种马青区团愿意冒着被逮捕的风险到路旁拿牌子和平请愿,马青高层一个人影都不见。我期望诸如阿末依斯迈此类人物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时,第一时间采取应对行动的,不是直辖区州团,而是马青总团。

我承认我是在近期才做出提名竞选的决定,那是因为我不忍心看到马青在308之後,依然处於安逸的昏昏欲睡当中,依然沉醉在鸦片涂毒的协商分猪式的制度当中。

我的疑问是,小州为甚麽必须被特別照顾?小州的领袖就不可以容许有多一点人才为总团服务吗?像玻璃市这样的小州,如果也有许多具备能力和诚意的优秀领袖,而他们也能得到代表的支持,即使同时出任总团长和总秘书,会有甚麽问题呢?

我们时常强调绩效制,可是我们却在自己的团体內奉行固打分猪肉制,大家不觉得很可笑吗?

对於那些曾经尝试把我劝退者,我只能致以歉意。

我坚持提名,是因为我对我追寻着的马青,还充满着信心!

28 comments:

Eng Pak said...

蔡金星要争取的是“马青当自强”???让马青有代表性的领袖出任马华中委。

郑典武要争取的是“共同分享”,全民共享经济蛋糕。

要戒毒或继续当瘾君子,马青众侠客,请慎重抉择!

Victor Chan said...

凡 事 只 求 问 心 愧, 岂 能 尽 如 人 意, 加 油 吧!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阿武,我第一次一面看着政治文章,一面... 掉下眼泪!

我... 该说什么呢?... ... 我们一直都在做些什么荒唐事呢?这些才是我们得去干的实在活儿啊!!马青“同志”!

NEWFIGHTER said...

小弟认为拿督蔡金星应该集中火力,竞选马华中委。就让典武同志负于马青总秘书的重任.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uncle

我支持你,请坚持,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理想。坚持自已的理想是人生最快乐的事情。

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Dr Azman Ching said...

selamat berjuang buat sahabatku!

細水長流 said...

摆事实,讲真话。
忍不住了,无论如何也要站出来挺您。

林季 said...

理念或可能是殊途,但理想可以是同归!

我个人不理解为什么不能有不同的政见,我也不理解为什么因为党内有不同的意见,某些人就说是政敌?

政敌真的是敌人吗?

如果背弃人民意愿,造成人民水深火热,这就是问题所在。

如果迫切希望靠自己胜出才能有所作为,或许是为坚持理想,或者选败的人可要明白政党内需要许多螺丝角色。

更加不明白的是,为甚麽我们必须大费周章的搬迁华小或国民型中学?没有学生的华小就把他关闭算了,有需要的地方就增建华小或国民型中学,不是更简单吗?

你提出的质疑是许多华社及身为国民的所有人应该质疑的!

郑典武,你问对了!

问题出现,疑惑已久为什么就没有第二甚至无数的马青马华人提出,为什么这回是政治孤道?

我看见白小的痛,我看见滨二的痛楚,我虽理解独中要发展,但为什么需要把华小送出巴生市区?

我个人非常不明白,我看见许多家长也不明白,迁校变成发展商的卖点,好笑不好笑?

我真的痛,真的悲哀!

发展商要一间新学校,为什么拿久的来交换?

对于原区的合理吗?

我知道马青内有些人仍有良知,我记得当年韩春锦及黄家定的解释,但是我不满意,很多家长朋友们根本不满意。

你知道吗?就因为抗争及争斗,滨二成了华教的斗争,也成为首家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

我个人不想评议其中的恩恩怨怨,但为什么会导致如此严重的杀伤力?

家长不愿意接受,难道不能两全其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因为微型华小要搬,社区大型学校也必须搬,我看见扩建下的土地窄狭,我也看见随着学校搬迁,社区商机的枯萎。

我不能理解,很多人不能理解!

但是借由你们关心,可不可以让教育回归教育?

这是功德无量。

林季 said...

理念或可能是殊途,但理想可以是同归!

我个人不理解为什么不能有不同的政见,我也不理解为什么因为党内有不同的意见,某些人就说是政敌?

政敌真的是敌人吗?

如果背弃人民意愿,造成人民水深火热,这就是问题所在。

如果迫切希望靠自己胜出才能有所作为,或许是为坚持理想,或者选败的人可要明白政党内需要许多螺丝角色。

更加不明白的是,为甚麽我们必须大费周章的搬迁华小或国民型中学?没有学生的华小就把他关闭算了,有需要的地方就增建华小或国民型中学,不是更简单吗?

你提出的质疑是许多华社及身为国民的所有人应该质疑的!

郑典武,你问对了!

问题出现,疑惑已久为什么就没有第二甚至无数的马青马华人提出,为什么这回是政治孤道?

我看见白小的痛,我看见滨二的痛楚,我虽理解独中要发展,但为什么需要把华小送出巴生市区?

我个人非常不明白,我看见许多家长也不明白,迁校变成发展商的卖点,好笑不好笑?

我真的痛,真的悲哀!

发展商要一间新学校,为什么拿久的来交换?

对于原区的合理吗?

我知道马青内有些人仍有良知,我记得当年韩春锦及黄家定的解释,但是我不满意,很多家长朋友们根本不满意。

你知道吗?就因为抗争及争斗,滨二成了华教的斗争,也成为首家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

我个人不想评议其中的恩恩怨怨,但为什么会导致如此严重的杀伤力?

家长不愿意接受,难道不能两全其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因为微型华小要搬,社区大型学校也必须搬,我看见扩建下的土地窄狭,我也看见随着学校搬迁,社区商机的枯萎。

我不能理解,很多人不能理解!

但是借由你们关心,可不可以让教育回归教育?

这是功德无量。

jyuno_zen said...

典武兄看到目前的困境,咱们的心之痛就如清朝末代火烧圆明园时的切肤之库,揪心之痛!
为何会有鸦片战争?为何有火烧圆明园这种历史悲剧?
我时常都有一个想法:怪不得人!
别人可以布下陷阱,但也要你会踏下去才行。
自己不争气,咎由自取,怪不得人!
你们还像这样继续下去吗?
这只会导致灭亡!
说老实话,现在的老百姓听到马华二字,有的只会使谩骂,要改变,要改革,要有决心,毅力,但一点是我们没有时间!必须快而准!

大家要否给未来一个希望,或是当掘墓人,请自行选择!

糊涂侠客 said...

阿武叔,如当选後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义无返顾,侠客一定拔刀相助。

冠凯 said...

it was a good article..

good luck ..uncle boo..

叶庆华 said...

英雄高歌,千军前!
红日當空,未若君心.
君子革命,胸怀悲壮,
不求战胜成名.
只望江山再复骄艳!

阿武叔,加油!

Jason said...

uncle Boo,
很好的一篇文章,说尽大家的心声。。
马青需要你!

胜败乃兵家常事。。
胜不骄,败不馁。。

你的付出,相信中央代表会看得到的。。

小弟永远支持你!!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糊涂,那当选前或落选后呢?

我们改革的声音可不能因为挫折而压抑哦!

thepplway said...

其实国家不是国阵的是马来西亚人民的!

他们有什么权利分猪肉?

什么叫民主国家?民主国家是人民有权选择政府,政府要乖乖听话!

但是请问马华什么时候对选区划分说过公道话?翁诗杰有吗?蔡锐明有吗?黄家定有吗?

都没有!

既然选举都是在一个不公平的制度产生的,为什么国阵还必须靠哄,恐吓,糖果,麻醉药来继续骗取选票,请告诉大家在极不公平的选举制度都能产生30%-40%的选票是投给在野党的,这意味这如果公平选举,早就已经两线制了!

所以如果要马华强大首先就是公平竞争,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票选人民代议士,而不是靠伪民主手段来强取豪夺。

当HIndraf 被宣布为非法组织的时候,你心里想什么?有没有人感觉其他更多的霸权主义的种族主义政党更应该被判“非法组织”?

再华丽的宣言也不能否定其实人是平等的,没有猪肉可以让谁去分,也没有人可以支配谁。

很简单的:敬人者人恒敬之,那些把政治沦为个人与集团的既得利益者应该被送入历史里。

敢怒敢言不是一个成熟的从政者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敢怒敢言的目的是要改变不平等,改变暴政。如果敢怒敢言只是门面功夫,只是一出闹剧,戏终人散,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改变。

我想问马华声声要改变,是否有和非政府组织学习的谦卑精神,认识他们为什么要消除内安法令,要废黜大专法令,要废黜一切恶法?

不然到底你们反对什么?你们的格局在哪里?

2750s said...

民联的公正党,行动党才刚开始已经腐败,没药救了。 http://2750s.blogspot.com/

马青自相残杀万岁!

cheah said...

你何须为汤木这位“蠢才”操心?此人向
来“指鹿为马”而出名,造成今日马华党内
不安的原因诸多,但是包藏祸心,阻险毒辣
的汤木的破坏算是最关键的一环。

leerock said...

No one can predict to what height you can soar. Even you will not know until you spread your wings.
飞吧!我的朋友!

李锦强 said...

我支持你,Uncle Boo。
加油!!!

thepplway said...

这场在八打灵再也《南洋商报》视听室举办的辩论会,吸引了大约100名观众出席。其中包括早前发起救党委员会的汤木与黄日龙,前甘榜东姑州议员黄世豪、中委候选人汤华昌,以及竞选马青总秘书的郑典武。

好样的加油!

那些闭着眼睛说话的人,不是瞎子是神经病!

你想你敢闭着眼睛驾车吗?

大米 said...

典武, 祝你明天运气满堂红!!
不要未战先打输数,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无法解释的奇迹的.

愚公移山 said...

Uncle Boo,

祝今天竞选顺利。

加油!

高猪 said...

“有很多穷一生努力工作,在路边炸香蕉糕或售卖NASI LEMAK的马来小贩,辛辛苦苦踏踏实实的工作了几十年,想換一辆普腾华佳都没有能力....”

鼓掌!

我们不要一味只争取华人权益的马华!

同样,我们不要一味只争取巫人权益的巫统!

当全体政治人物都像阿武叔这般眼光看待种族关系时,马国的春天就到了!

阿武叔,祝好运!

政治冷感 said...

因为"未富先老"闯进阿武叔的地盘.看了好几个月的文章.严重政治冷感的我,衷心地祝福和希望你能中选,虽然中选后的路更难走,更希望中选后的你,心中的正义之火永不灭.

thepplway said...

答应我阿武叔,

不要离开部落客,继续斗争,
如果在马华无法发挥改革,请你选择更好的政治平台表现你的改革精神吧。

thepplway said...

阿武叔期待你博客文章。。。加油!

如我说的如果马华无法改革,不要害羞的离开去更能发挥自己政治理想的平台。

看了两场马华领袖的辩论,看到我们人民喊了几十年的呼声,马华领袖已经开始认同了,但是不知道黄家定班底是否有所觉悟?

翁诗杰是否仍然成为强力批判非政府组织的炮火?

RakyatMalaysian said...

国民精神,始终还是我们的阵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IdmaORng2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