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08

古孟母三迁,今父母烦恼千万千


阿武叔的儿子明年要读中学。

阿武婶希望她儿子就读的中学,校风好,有纪律,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所以,去年开始便模仿大思想家孟轲的妈,考察了整个蒲种区,鉴定一间比较满意的中学,使用温柔的嗲术,说服阿武叔在学校附近买了一间新房子。

阿武婶以为,这样子就可以让她的儿子顺利进入这间中学,岂料事与愿违,最近收到信,教育局调派她儿子到另一间中学,气到她半死。

现在,阿武婶又吵着要把这间新屋子卖掉,再使出用了12年,屡试不爽的温柔术,逼使阿武叔再到其他有好学校的地方,再买新房子。

古代孟母三迁,栽培出了孟子这个儒家学说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孟母遗风,留芳百世。

能不能让后世人们一谈孟母,也谈起阿武婶,可要看阿武叔的儿子你争不争气啦!

当年孟母三迁,只为了让孟子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最後搬迁到学堂旁,让孟子天天听老师摇头晃脑地领着学生念书读经。

可是,今天阿武叔夫妇,还有许许多多的父母亲,即使都搬到学校附近,依然得为孩子的教育,增添烦恼千万千,因为要读那一间学校,不是由你自己决定,而是由教育局的官爷们决定。

阿武婶跟她儿子的同学的父母亲比较有接触,常常听到大伙儿在投诉,被调派的都不是属意的学校,他们要求阿武婶叫阿武叔帮帮忙,祈求能够通过有头有脸有地位的大人物的关系,转到所属意的学校。

多纳闷的事,受教育都要劳烦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阿武叔不敢找魏家祥帮忙,总觉得那麽一点点小事,何须麻烦到副教育部长,更何况阿武叔心想,我们的官僚文化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副部长,未必处理得好这点小事。教育局官爷们看的不是副教育部长的名字,看的是其他的理由,而阿武婶要求的“校风好,纪律好,校长好”,不是教育局官爷们喜欢听到的理由。

於是阿武叔打了个电话给最近被林吉祥硬指是马华党员,而其实还不是马华党员的巫统州议员助理关志庭,看看这个非马华党员能不能给脸协助一下。

阿关说,他手头上已收到五十多份,要求进入同一间中学的上诉信,加上阿武婶的姐妹的儿女的,哗!若要全部录取,这间学校非多开2班不可。

多麽纳闷的事,争一个华小学额,已经必须争到半死,现在上中学了,还是一样要争个半死,听说我们的华人的优秀子弟,教育文凭考到11个A,要进入本地大学,一样要争位子,而且,常常还争不过一些没有多少个A的学生,因为这些学生的学额是保留给他们的。

有时候,我在街道上看到很多黑人学生,中国学生,我总是猜疑,这些学生是用怎样的成绩,来到我们这个梦想成为本区域最佳教育中心的国家的。

谈回中学的问题,阿武婶的儿子还没读小学的时候,阿武叔就跟她讲,吉隆坡的尊孔国民型中学要搬迁到蒲种来,我们真荣幸可以让孩子跟老爸一样,在国民型中学接受中学教育,可是左邻右舍跟阿武叔一样,引颈长盼了好多好多年,尊孔国中还是直挺挺的站在吉隆坡茨厂街附近,听说某个发展商财务陷困,导致尊孔国中迁校计划胎死腹中,没得搬了。

又是一件令人纳闷到几乎窒息的事,我们的孩子要受教育,不是看政府,而是看发展商的财务能力。教育,竟然是这样的一回事?

服了蒲种区的一些家长,绞尽脑汁,借用地址,花钱买份租屋合约,通过各方关系,千方百计让孩子去到八打灵再也的公教国民型中学就读,让孩子每天凌晨五点钟,就得摸黑搭巴士上学去,以免迟到。

只为了让孩子,接受一个比较让人有信心的求学环境。

蒲种区內其实有很多间中学,为甚麽区內这麽多家长不愿接受调派,反而终日劳碌奔波,苦苦哀求转去其他学校,或者不惜千里迢迢跑到吉隆坡或八打灵再也就读呢?

阿武叔不同意官爷们说的,这是推崇名校心态,換着是官爷们,连阿武叔的儿子也不相信他们会同意由教育局自由调派他们的子女,随便进入任何一间中学就读。

有责任感的家长,不会仅仅要求有学校就好,有书读就好,校风、环境、校长的素质,都是家长关注的事项。

阿武叔绝对相信,所有华裔家长都跟阿武婶一样,关心孩子的教育前途,却都对我们建得很多很多的国民中学没有信心。

我不希望我儿的同学,都是依赖性强而懒散的一群。

我不希望我儿,看到他的同学考到比他差的成绩,却比他更有机会进入大学。

我不希望我儿,因为成绩比他差的同学都拿了政府奖学金,他却拿不到,而产生心理不平衡。

我不希望我儿,学到旷课不做功课,却整夜飙车闲荡。

我不想听到我儿子放学回来跟我讲,老师今天又没有来,代课老师叫我们自由活动。

阿关真的很热心,他说明天就要亲自处理我儿的个案,一定优先帮我争取进入那间中学的学额,我反而心中有愧,叫他处理別人的个案就好了。

31 comments:

Jason said...

阿武叔,您好,我叫建伦。看了你这篇文章,想给你一些意见。小弟,我来自郊外的国民中学,也在全国十大流氓学校排行榜内榜上有名。坦白说,每个家长都想自己的孩子好但是这真的是推崇名校心态,我个人认为其实最重要是父母的心态和儿子的观念。家庭教育好的话,环境就不太成为问题。关于旷课、懒散,这全都靠父母的心态,如果能在百忙中抽空,关心下孩子,我想都不会成为问题。至于你的那些的不希望,我坦白说那些就是事实,无论你情不情愿都好,现在马来西亚就是在发生这种情况,所以我们只好冀望老翁会有所改变。坦白说,你如果要孩子成绩好,只需在critical的科目补习就好。我和我女友两人SPM都是10As ,成功进到大马预科班。然而我班上还有10多个人进到预科班,后来全班同学进到大学的有18/34。这只是郊外的名不经传的中学而已。阿武叔,尝试去接纳本地教育。它依然有自己的好处。您如果只把他送去补习中心,他会学少很多东西如与人接触的技巧或一些课外活动。不要因为一张白纸上的一个黑点而断定那张纸是黑色的。
马来西亚政府给友族同胞的特权,这才显示我们华裔子弟的优秀。
如果想为孩子好的话,在他上中学的时候,多关心他,然后再送他出外国名校读大学。而且你有太多忧虑了,小孩子总得要有一些磨练。香港的连续剧(溏心风暴2)有说到,要割禾,先弯腰。我比拿到奖学金的友族同胞的成绩和课外活动还要优秀,但我没有心里不平衡,认命啊!!!是你的就是你的....

Jason said...

既然老关他肯帮你弄的话,你再三考虑吧!!!
希望我的言辞没让你感觉到不舒服!!!

Jason said...

抱歉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国家的教育制度已经让人开始失望了,

但是作为国家的青年,
我们也希望国家能有改革的时候。。。

教育还论政治,甚至与政治脱离不了一个关系,每个人都在为了教育课题而向许多政党求助,这样是可悲的。。。

我还记得,
我们每一年都在帮一些准大学生申请上诉,
把这些上诉表格交给马青马华,
希望通过有关管道能给予一个方便,
让一些优秀生进入大学。。。

日子久了,
我们协助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
我们开始觉得纳闷,
为何属于我们的教育机会却必须向有关单位申请上诉呢?
为何原本就是我们国家的资源却必须向有关单位上诉后才能享用呢?

这个国家还是要我们的吗??

当这个问题来自一些学生的口中,
作为青年组织推动者的我们顿时感触良多。。

他们又再问:
我们很感谢青团运的落力协助,但是你们希望你们继续协助别的同学上诉吗?继续这样吗?没有一个制度化的方式来解决吗?

我们只能回答:能帮多少就多少。。。

当我们与一些马青领袖交流之时,
他们却认为我们提出的这些只是小问题,
试问一个小问题都无法解决,你们如何在大课题上发挥所长呢?

uncle boo 今天的文章让我有太多的苦水。。

留言反而变成了一个故事分享。。。不好意思。。。

UNCLE BOO said...

JASON,非常感激你的意见!

我两公婆确实已被这补息中心吸引.

还有两个月时间让我认真考虑.

以你为傲,再接再励!

KfC~d3LiCiOuS! said...

哈咯,多次拜访,初次留言。

为孩子的教育铺路,确实懊恼,毕竟学习氛围会影响他的成长素质,必须认真斟酌。

我是个独中生,考了大马教育文凭后,就到国中念了大学先修班,考了还可以的成绩,结果兜兜转转才进到国立大学,这种个案应该是十千个独中生中,只有一个人会选择这条路。我的结论是,华人在大马生存,没有最好的成绩,就等同没有本钱和别人去“争取”“竞争”,只能屈服在制度下,无力反抗和挣扎。离开了中学,没有能耐和几把刷子还真的不行。

这里想给另外一个选择-独中。雪隆的独中校风和学风都不错,首选隆中,接着是循人、尊孔和坤成,巴生的话有点远吧。如果最后都计划出国,念政府中学的省钱管道是拿公共服务奖学金;念独中的话,除了我们亲爱的祖国,其他国家都开大门欢迎我们,尤其是新加坡。
若对独中有任何疑问,我可以尽我能力一一解答。

一所好学校,会影响孩子未来的一半,其实好学校都有好师资、好制度、好设备、好纪律。大马各种教育体系下都有好学校,从国中、国民型、独中、国际学校到私立学校。要从特色的差异去抉择,要嘛传承中华文化,要嘛融合多元种族色彩,再不然就是和国际社会接轨。

数理英语化教学、全津和半津学校课题、独中统考文凭的认证、被固打制美化和不透明的绩效制、华文科教师调派国小/寄宿中学、公共服务奖学金分配等,零零种种的棘手课题都扫在地毯下。大马的教育体制还是固步自封的话,我真的不知道马来西亚的大学几时才能再挤入国际200大,感叹。

Jason said...

既然如此,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通常星期二和星期三都在好景也就是IOI MALL那边,小弟也可以跟阿武叔分享一些读书心得。这是小弟的电话:017-6388540。
但如果阿武叔决定要把孩子送去那,那我就衷心的祝福他。因为O水平及A水平毕竟是受到国际承认的。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uncle

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还好,我不是在马来西亚长大。

否则,就算急死我妈,我也上不了好的学校。

B@dman said...

其实,用不着那么绝望。中学教育是一段不可抹煞的教育阶段,我相信只要父母的家庭教育严谨,孩子还不到哪里。。就算是流氓学校也是有品学兼优的学生啊。。。只要父母多一分关心,多一分好榜样就可以了啊。。大马的国立大学真得不用强求了啦。。其实,拉曼大学在马华的努力下,水准蛮高的,只要在师资及文凭问题上下苦功,拉曼大学绝对可以比历史悠久的其他国立大学优秀。。。哈哈。。

UNCLE BOO said...

志忠,我们也只不过吐一吐苦水而已,你的苦水,补充了我的苦水,哈哈!

UNCLE BOO said...

陈劲晖,感谢你多次悄悄到访。
我是北马人,那儿不多人喜欢读独中,但我居住在中马已经超过20年,我认真的考虑过独中,尤其是坤成接受男生之後,我太座已经为我儿报名了。
但我们考虑了几个问题,包括距离,交通,还有最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坤成每班有超过50名学生,我们担心如此拥挤。

UNCLE BOO said...

小思,原来你不在马来西亚长大,那你在那里长大?多交流一下其他地方的教育制度。

UNCLE BOO said...

征信,感谢你意见。

KfC~d3LiCiOuS! said...

嗯,独中的发展有分区域性。以柔佛、雪隆、霹雳和沙巴为首,当地的华社都相当的支持独中。槟城、吉打、森美兰、吉兰丹和砂拉越则是苦苦经营,家长都以选择国民型华文中学为更保险的“投资”。

独中确实有面对师资和空间的问题,所以延伸出班级拥挤的状况。不过我7年的中学教育,从20人到55人的上课人数都经历过,说真的也没很大分别,重点是要让孩子如何融入个别的学习环境,不要担心周遭如何影响他,而是让他知道如何迎刃有余地“生存”。

我建议可以见见校方的教务处职员,了解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方针,或许深入理解后,作个比较,应该可以解决你不少的烦恼。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uncle

我以为您一早就知道。

我在中国长大,在中国及日本学习。

在中国,实行全民9年义务制教育。

当然学校也分好坏,一流的学校,需要很高的分数才能考进。

如我读高中时,总分700分,我以695.5考上了我们市最好的一中。

分数一达到,就会录取的。

没有名额规定,大概在中国,学校还是比较多的,在一般的大城市,都能满足学生的需要。

现在也有很多贵族学校,如在中国的广州,深圳,上海....就是有钱的家长送小孩去上,可以包出国。

日本也是一样的,但去日本留学的话,是需要日语过关,与申请其它国家差不多,只是手续方面复杂些。

因此会觉得马来西亚政府方面有点不平等,因为除了成绩,学费外,还有名额的规定。

那两个国家,相对性就会公平等,因为没有种族之分。只有有钱权人与没钱权人之分。

日本的大学普及率很高,达到80%以上,中国的大学普及率超低,但是一般都会完成9年义务制教育,现在是无需学费的。只交书杂费。

UNCLE BOO said...

感谢陈劲晖和小思的宝贵意见,我感觉到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简单了,他们开始对很多方面,包括教育,有很独到的见解和要求。

我去年到越南的胡志明市,发现到当地大部份的年轻人,都在学习英语和华语,我感受到他们要追上世界的毅力。

不久前我也到过日本,的确如小思说的,日本人读大学的比率是超过80%,下次再跟大家分享在日本的我见我思。

中国方面,虽然我不太清楚其教育制度,但对於中国在许多领域都取得不错的成就,如果我儿愿意到中国读大学,其实我不介意。再谢小思提供的中国教育讯息。

欧美纽澳以及新加坡的教育水平,相信不用讲都已得到大家的认同,而令人感叹的是,印尼及泰国都已开始复办华校之际,马来西亚对华文教育的重视,还只停留在独立後的阶段而已。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uncle

我有亲身到过中国的北大,青华大学考察。

中国这两所大学在中国是一流的。

无论教师素质,校风...都是很好的。


有时间可去中国看看,大家会发现变化太大了。

我以后应会很少去了。

KfC~d3LiCiOuS! said...

阿武叔,叫我全名有点不习惯,劲晖就好,kfc我也不介意,呵。还有就是谢谢你的连接。

我突然想起,班级数量拥挤是否是个“重要考量”。看看大学上课制度,tutorial从10到15人不等;lecture小则60人,大至200人,讲师能记得起20个人的名字都已经很不错了。大学生在“有限”的自制能力和社交能力下基本还可以在“混乱中”生存,浑浑噩噩在大学逍遥,上课人数基本上没发挥多大影响。

把情况放在中学生身上,家长关心的是教师教学的专注性,能否“特别”地把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我是觉得孩子能否成人成才,现今课堂上发挥作用相当有限,尤其现今学生钓鱼技术日益进步,对上课是否能真正获取知识存有很多质疑。

我认为需要建立其他互补关系,包括:老师和学生,老师和家长,家长和孩子。当然,我不大鼓励老师和家长建立“特殊”关系关照自己孩子,问题学生另当别论。还是同样的想法,给孩子空间,让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可以做什么、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青天白月 said...

Uncle, 从下到上的许多官员,吃着皇粮,拿着俸禄,大事不愿做,小事做不来。
人民面对如此苦难的教育问题之际,马华民政该有何作为??

teohchew said...

阿武叔,

孩子去学校读书,不只是“读书”那么简单,他们同时学习如何与同学共处,如何搞组织、办活动,最重要的是结识一群同龄朋友,大家一同跑上跑下、露营野餐派对追女生。

难道你忘了自己念中学时的种种乐趣?没经过校园时代的洗礼,今天哪来鲜蹦活跳、入水能游、出水能跳、能言善道的阿武叔?

潮州人的孩子进了蒲种的臭中学,连他自己都嫌臭,不过,我坚持要他和其他孩子一齐学习,主要是不想他与群体生活脱节。

阿武叔既有打算为孩子另辟蹊径,我认为进补习中心不是唯一的选择。你大可为孩子争取报读你和阿武嫂属意的国民型中学,并在学校附近租一间房,让孩子及早学习独立。

阿武叔两公婆要是舍不得孩子吃苦,三天两头都可以前往探望。何况今天通讯科技这么发达,要和孩子保持联络绝对不难。

jyuno_zen said...

典武兄,不管是读那里的书,只要有心去读,靠自己,总会成功的。我当年没有十个A,我中学五年里所读的学校,都是全州最后几位的。中四到中五那件,外面说校风好,什么都好,最后也不外如是。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得上课,老师也不看重我们。曾经,有老师把我们全赶出教室,只剩下我们的友族同学在班上。虽然受过不公平的对待,也对学校的教育制度很灰心,但我们都没有靠老师,靠学校。我们都是靠自己。中一到中三,我们靠补习,中四到中五靠自己,自己读,然后去面对考试。
记得以前,老师不肯教我中国文学,报考中国文学的全校只有两人,我只好自己读,老师看扁我,没有他指导我一定考不好,而他也对我们中五的华文课不闻不问。可是最后,我两颗中文都得到A1,更得最佳学科奖。

我相信有好老师,读书能事半功倍;但好的老师不一定在什么好学校,一个用心去教学生的老师,就是好老师。
虽然我中学是读的学校里头不好,但我遇到两个好老师。他们欣赏我,鼓励我,深的学生们的喜爱。如果我门能颁个模范老师奖,肯定非他们莫属!

虽然我成绩只有三个A,进不了政府大学,但我可以读私立大学。
无论在那里读都一样,典武兄,你经历过不平等,才会学会以后你做事要公正;经历这些不圆满的教育,更能知道靠自己的重要。
很多人都是这样熬过来的,包括我。
凡事都只是始于心。。。
无论读独中还是国中,都是一样的,只看你有没有心去读而已。

law said...

教育制度的偏差,导致人们对学校感到灰心。
无论在那里就读,英雄莫问出处。

周连琼 太平绅士 Chiew Lian Keng JP said...

不管要报读那里,别放弃教育就好。

水草 said...

“馬哈迪:馬來人應要求收回公民權”
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52657?tid=1

很失望哩。。当中还带着更多的愤怒。。
当我看到我们的前首相敦马这么回应我们对国家的述求。。
没有各个民族,马来西亚会否成立?
没有各个民族,马来西亚会否如此繁荣?
而今,只因为我们提出了废除不平等的社會契約,我们的前首相竟然是以我们族群的教育,公民權来胁迫我们。。
这到底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又或是大部分巫统成员的心声??
我不知道马华这次会如何回应。。
我只知道更多的非土著会很心寒。。。
武叔叔,也许你这里不是让我们讨论政治的论坛,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马华能为我们保着我们的族群教育么?。。。还是我们只能逆来顺受?永远只能够做个二等公民,接受别人的施舍??

大米 said...

国民型中学没有问题,国民中学就很有问题.
我是绝对不会把儿子送进国民中学的.

UNCLE BOO said...

感谢大家所提供的意见和关心,在这几天,真的要好好探讨利弊再做决定。

青天白月和水草的问题很相近,但却不是我所能够回答的。

我也迷惑,马华和民政能为人民做的,就是争取搬迁华小,有11科A的非土著优异生进不到所属意的学系时,帮忙他们出头,帮助多一些非土著学生争取政府奖学金,就这麽多吗?

我觉得这也不单止是马华和民政的无助之处,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国家文化使然。

当你看到玛拉大学生在路旁拿牌子,抗议玛拉大学开放学额,而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却被就范时,你就知道我们的国家文化是多麽的迂腐。

当你看到我们的羽球国手李宗伟拿到奧运银牌就受封拿督时,你就知道我们的国家文化是多麽的没有水准。

玛拉大学的学术水平很高吗?他们排斥开放的原因是甚麽?讲了你都会笑,他们怕自己会落後,所以宁愿自己慢,也不要別人快。

拿一个奧运银牌很威水吗?我们应该叫我们的孩子以争取奧运银牌为目标吗?当很多国家的选手为拿到银牌而心碎时,我们却为一个银牌,大阵仗的在皇宫大罷盛宴,来一场隆重庄严的赐封仪式,我们是在教育我们的国民,没有完成目标,也是很骄傲的事。

就是这种自我矮化,自欺欺人的心态,导致我们停滞不前。

在目前的阶段,我不认为換政府就能够改变一个国家的文化,安华当教育部长时的极端主义,我们又不是没有领教过。

我反而期盼能有多几个像老马一样的国家领导人,继续灌输人民丢弃拐杖的心态。

也许老马也有许多缺点,但我认为他在培养人民自信心方面做了很多,在斥责马来人的不长进心态上也做了很多,问题是老马退下後,没有了这方面的後续跟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个国家民族要强大,文化是很重要的,民族心态是佷重要的。

全世界都说中国是一个睡醒的巨人,马来西亚呢?日正当空了还在赖床,而且只是因为某一个民族要赖床,逼使所有人都不可以早起床。

我不只是盼望国阵能改变国家的文化心态,我也盼望民联能促进国家文化的改变,我更加盼望每一个国民都能够自我改变心态。

黄妙珠得到实力比自己强几倍的周蜜,姚洁陪练後,马上就看到她的进步,没有强手的竞争,我们怎知道天外有天。

好心啦!拿个奧运银牌就受封拿督,在中国会给林丹的球迷笑的。

keykok said...

想不到这里这样热闹,我不是来自名校,家中也没有读书环境,我没有怨任何人,只是还是一句,没有好条件的学校,还是少了一些东西,无论理想学校如何,最理想就是送孩子进入已经有理想条件的学校,记得马华的口号是"好还要更好!"

Jason said...

心情不好,去了波迪申了一天...
回来就发觉这里非常热闹。
其实坦白说无论那里都不重要啦,只要小孩子从小就爱书,其实去到那都一样的啦。
跟阿武叔分享我刚进中学的事情,当年2001年我进中学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流行入学试。我和女友两人UPSR都考5As,但比起别的同学,全都进精英班而我们两人只排进全级最后一班-1A11。小学年年考第一,但进了中学就拿到最后一班,姑且不论同学和以前的老师的话,中学的老师以为我们是垃圾,所以都很少来上课。而我在班上的时间多数是在睡觉。哈哈...然而我&女友都没有放弃自己,回家后就自己温习功课,向精英班的同学借老师准备给他们的练习。
结果年中和年尾的考试,我和女友考全级第一和第二,两人连跳十一班,进了精英班。
在此,送阿武叔一句话,有志者,事竟成。
接下来的那几年,基本上都跟初中一有很大的变化,因为老师都很尽责(P/S:老师也是要面子的,学生成绩好,自己脸上都有光,然后就可以申请Guru Cemerlang,加薪水)
本身是典型的国中生,但我本身会觉得国民型中学的学校会比较多优异生,可能是校风问题,可能大部分是华人吧。独中方面呢?我认为基本上她们的课程纲要不错。但这里我想说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很大的分别就是国中生的华语会相对地弱而独中生的国语就会相对地弱。
所以建议阿武叔可以考虑国民型中学、然后国民中学、然后才考虑独中和补习中心。
印象中也记得有些独中也是有帮学生报考O LEVEL N A LEVEL的。

兔宝宝 said...

你经历过不平等,才会学会以后你做事要公正;经历这些不圆满的教育,更能知道靠自己的重要。
很多人都是这样熬过来的,包括我!
这句话,很有意思,我绝对赞成,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我觉得父母亲如果太过保护小孩,事事为他们安排,他们会失去许多宝贵经验,人生挫折,与命运斗争的毅力。我相信你有今天的成功,并不是因为你父母为你安排的,而是你从生活中吸取的经验和对生活下去的执著,所以,你要你的孩子和你一样坚强吗?还是要他们和我们的友族一样,依靠你所提供的拐杖生活吗?
我有许多同事也正在为孩子教育问题烦恼,可是他们忘记了,自己走过的才是最珍贵的。
如果你为孩子提供免再走你冤枉路的“特权”,那他们和我们的友族有什么分别?

UNCLE BOO said...

谢谢兔宝宝的意见,我想你的看法是对的。做父母的只能够提供一些指点和协助,未来的路还是要孩子自己去走。

啊利 said...

可憐天下父母心,13年前我在kl念書時,母親爲了避開堵車,也是每天早上天還未亮5點半叫我起床洗臉更衣,然後駕車載我到市中心的學校,把車停在校園,讓我在后座蓋著毛毯繼續睡到上課時間。十多年前,6點出門就已經堵車,更何況是現在。我的母親也是爲了讓我進好一點的中學而搬家。教育、交通。。。感覺10年如一日,沒有什麽進步 --0

不過話説回來,好一點的學校,設備、老師素質真的有差,當然壓力也會有,需要平衡咯。相信有像你這樣處處為孩子著想的父母,多關心一下,就沒問題的了。

沒有人可以擔保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不過有機會,讓孩子選擇體會一下留學的經驗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