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唯蔡细历不可回头

小学的时候,读了一篇课文,乔治华盛顿用利斧砍掉了父亲心爱的樱桃树,父亲生气极了,华盛顿勇於向父亲认错,不但没有被父亲责罚,反而得到父亲的赞许。

老师说:“所以,做错了事情,只要勇於认错,并决心改过,一样可以被人们原谅和接受,甚至成为美国总统。”

今天,很多人还是这样对孩子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少年的时候,读了一本书,叫着《浪子回头金不換》,故事里的主角本来是个公子哥儿,父母去世後缺少管教,坏事做尽,家财耗尽後落魄流落街头成浪子,被一个员外收留,却又对员外的女儿想入非非,毛手毛脚。

员外眼见浪子无可救药,於是给了浪子二十两银子,假意托他到苏州一孔桥边,送信给员外的表哥,谁知苏州到处都是孔桥,浪子找了半个多月也没找到,打开信一瞧,只见信上写着四句话:"当年路旁一冻丐,今日竟敢戏腊梅;一孔桥边无表兄,花尽银钱不用回!"

浪子羞惭万分,本想自尽,但转念一想,员外救他性命,还保住他的名声,决意改过回报。于是,浪子振作精神,白天干活,晚上挑灯夜读。三年下来,积存了二十两银子,且变成博学才子,进京应试,一举中了 举人,星夜兼程,回去向员外请罪。

一到员外家,浪子跪倒,手捧一封信和二十两银子,对员外连声忏悔。员外接过书信和银子,竟是三年前的那信封,不过,在那四句话后添了四句话:"三年表兄未找成,恩人堂前还白银;浪子回头金不换,衣锦还乡做贤人。"

员外惊喜交加,扶起浪子,之後把女儿许配给他。

当年,被这个故事感动到哭,深觉人间温暖。


佛教会的大雄宝殿,庄严清彻的三宝歌正飘扬着:“人天长夜,宇宙黮闇,谁启以光明?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谁济以安宁?。。。。。”

全世界讲华语的佛教徒,必肃穆庄严唱颂一代宗师弘一大师所作曲的三宝歌。

弘一法师是中国卓越的艺术家、教育家、思想家、革新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是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最杰出的一位高僧,又是国际上声誉甚高的知名人士。

弘一法师出家前原名李叔同,出身名门,李家为天津当地富贾大户,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的李叔同也自然浸染了一身清末世家子弟的生活作风。他闲时养鸟品茗、刻石治印,出入梨园、广交名角,不时还游走于青楼瓦舍,吟风弄月,是当时天津社会备受瞩目的风流公子之一。

李叔同在38岁,正当盛年,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却令人意想不到的突然来到杭州虎跑寺,出家为僧,严守戒律,刻苦精进,长年累月地过起了苦行僧的生活,随後发扬原本已失传几百年的佛教律宗,成为万世受人景仰的一代宗师。

佛教一向来提倡公平中庸,释迦牟尼佛成道时说的第一句话:“一切众生皆有如来佛性,但为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一个曾经出入青楼,吟风弄月的风流才子,一旦抛开妄想执着,也可以成为一代宗师。

“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佛陀耶。昭朗万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三宝歌的庄严肃穆,何曾因为李叔同的风流韵事而沾上污点?


过年过节的时候,政治人物常常受邀到监狱与囚犯共度佳节,听囚犯细数心声,关心囚犯福利监狱环境。政治人物致词时常常说:“社会应该接受已经改过自新的囚犯,让他们重回社会。”

一个犯过罪的囚犯,尚且得到政治人物的鼓励,改过自新重回社会。


马华党选成绩揭晓後,风流韵事被人拍入光碟的蔡细历医生,中选为马华署理总会长,却令许多政治人物不能接受,尤其来自马华党內,清高的,不清高的,出汙泥而不染的,都认为蔡细历是不能被原谅的。


罗大佑的歌曲: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陌生的人们会向你说点甜言蜜语
微笑的面孔隐盖了一层未知的暴风雨
墙上的镜子讥笑我如此幼稚的心理
熟悉的面孔隐藏了最难了解的自己
一阵一阵的飘来是秋天恼人的雨
刷掉多少我青春时期抱紧的真理
如果没有缤纷的色彩只有一片黑白
这样的事情他应该不应该
拿一枝铅笔画一个真理 那是个什么样的字
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13 comments:

keykok said...

看到最后还是觉得最耀眼的是罗大佑,耳边还仿佛浮现阿武叔唱罗大佑的歌.

jyuno_zen said...

若是真心悔过,定当给予机会。浪子回头金不换,最重要是换回一颗贤德的心。

negarakita.com said...

每个人都在攻击别人的缺点,忘了别人的优点。有做事情的人,就被批评哪里做错,哪里做错的。没做事的人,永远不会犯错。
(我不是说阿蔡的话,阿蔡能不能做事我不知道,小钰珊事件他似乎解决的不够诚意。)

朱刚明 said...

我看到的是: "一張大白紙上的一個小污點吧了".
我們必須"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兔宝宝 said...

人家知错能改,自然应给予机会,可是有些人,口说:‘我错了’,可是,手指却一直指着别人害他的,就好像香港戏里的,“是你逼我的”,你觉得是“真心悔改”?
又好像日本人,日本首相,每次都提醒国人,不要重犯二次大战的错,可是,转身又去靖国神社,华人还不是一直指责人家说:“没有诚意的认错”。
这个人,说承认错,现在回来“硬硬要”官职,要党职,说什么要为党服务,为国服务,其实,也不是要名要利,始终放下不!这种叫真心吗?
如果真心忏悔,就应该先放下名利,默默工作,而不是争功名。
拜托!又一个像老马的人,以为马来西亚人不曾出国。马华这个就是以为马华人“笨”,三两句华语就骗得了华人!

UNCLE BOO said...

振国,下次再唱K,我们来比赛从60年代唱到21世纪,我最近练了一首周杰伦的,一首蔡依林的,一首张韶涵的。怕未?


JYUNO,若不知悔改,不換回贤德的心,我觉得撞墙就比较好。


NEGARAKITA.COM,你到底是一个网站还是一个部落客。欢迎你拜访。


朱刚明,虽然还不认识你,但感谢你一直对我的支持。其实空气里有亿万数的尘埃,细小得肉眼看不到,心静才会尘埃落定。如果容不下一粒尘埃,该怎麽活呢?


兔宝宝,谢谢你的意见,欢迎给意见,让我们对问题的看法看得更深入。

叶庆华 said...

我练好了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等回教党执政后去城徨庙唱,要一起么?

大米 said...

我虽然没办法认同男人偷腥,但是作为政治人物, 我不觉得蔡细历是不能被原谅的,如果他是一个具有工作能力的人,更加没有理由阻挡他的东山再。尤其是,那些喊贼做贼的人,更加没有资格发出道德说的缪论。

翁协文CIAM CMFA said...

我觉得这种事情,自己要有先见之明,赖在那里也没有意思吧!浪子回头金不换,不实际用啦,在这时代,很难交待啦。

啊利 said...

瀑布汗~華盛頓小時候跟爸爸道歉叫知錯能改。李叔同38嵗悔悟而出家當僧叫浪子回頭。Then,60嵗大叔包二奶就叫一時糊塗上錯床嗎?

我們不是裁判官,也沒有那麽清高,也許觀衆有資格去批評他對於不對,但是我們沒有資格說原諒與不原諒,因爲除了他老婆和孩子,你我他都不是他老婆更不是他的孩子。但是每個職業每個崗位應該有個bottom line,一個職業的守則和對角色的要求。

我的表達能力有限,不知道怎麽說。就好像社會可以接受一個改過自新的囚犯,可是囚犯始終是有案底的人,社會可以原諒你可以容納你,可是有些工作,有些限制你還是會被局限的。社會應該是屬於大家的一個平臺,而不是讓你一個人東山再起的平臺。

選人擔當個職位,不但是看他的職業操守,也要看他的人格人品,不是嗎?比如,有案底的人不能申請當警察,因爲他的信譽破產了。這裡是同樣的,我們沒有必要去研究原諒不原諒一個囚犯,因爲他已經有案底了,這個是個事實。而是要研究,讓一個有案底的殺人犯當警察,公信力何在?你服嗎?sorry,我不服。

anyway,喜歡看阿武叔你的故事,讓我長見識了。

UNCLE BOO said...

马弓手,月亮代表我的心是回教党现在唱的歌,等回教党执政的时候,他们就不唱这首歌了。
下次来KL,咱们一起唱个够本吧!

大米,协文,啊利,你们三人三种说法,证明这就是人生啦,正常的人生就是,没有人可以100%被认同,有人喜欢你,也有人会不喜欢你。即使上帝,也未必人人喜欢哩!

不要紧啦!心安就好啦,不要害人就好啦,对吗?

Negara Kita said...

negarakita.com 是个网站,站主是个部落读客:p。
坐在上面就要看要留下什么,如果阿蔡有他的理想,所以坚持回来实现,我不反对,只要对人民有益就好了,不然他不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吗?不要像有些人,做了四、五年,什么都没做好,现在给人逼宫了,什么好名声都没留下,留个‘没什么建树的大人物’的名声给自己的后人,有什么好?
好像家定虽然做不多年,但他行的“三届下车”,虽然还没见大成效,但在我们这些小市民眼里,确是马华改变、成长的里程碑,至少长远来说,可以减低‘等退休的老人家’卡位,霸位不做事。好的东西,特别是制度,往往要一段时间才看到效果,不是吗?速成的,往往后遗症一大堆。

thepplway said...

哈哈你的注意太多了。。。

阿蔡是否经过床事件后特别勇敢,既然他改过了就应该给他机会,不要说杀人犯也可以咩。。。


问题是:是否真正的改过了,大家为什么不鼓励人做好事?

就好像我不喜欢马华,去我博客的都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仍然希望她可以改。。她改好了。。是她的好处。。
如果她执迷不悟。。损失的不是我!

因为要说马华的坏处应该比啊蔡多十万八千个真实的实例/实物教材!

如果社会人士都希望阿菜比啊蕹做得更好。。
马华人笑阿菜是否是多少步笑多少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