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 2008

螃蟹真的能让鱼儿戒备吗?

今年10月5日,阿武叔心血来潮写了一篇博文《如果马青高职无战事,阿武叔要提名》,引来褒贬参半。

文中阿武叔用一个螃蟹的故事,引出安逸是马青的安眠药,提醒马青若不提高警戒,可能在昏昏欲睡中缺氧导致死亡。

故事引述螃蟹是鱼只的敌人,在每个鱼箱之中放入一只螃蟹,可使鱼只时时保持戒备不让螃蟹靠近,从而免於在过度的舒适安逸之中昏死,当时,其实阿武叔也怀疑,螃蟹真的是鱼只的敌人吗?螃蟹吃鱼的吗?

直到最近,正巧来到故事中提到的日本螃蟹的故乡,阿武叔才吓了一跳,恍然大悟这个螃蟹的故事绝不是编造。

看看在北海道拍摄到的螃蟹的威武面貌,游在周遭,鱼儿岂敢打呼噜?岂敢睡得着?


注:此人并非阿武叔,而是帮阿武叔拍螃蟹照片的黄顺发。
毛蟹Erimacrus isenbeckii ,是繁衍生息在西北太平洋沿岸海域的大型海蟹,主要作为食用品捕捞。
かに鍋 毛ガニが大好きな孫
毛蟹分布在日本海的沿岸,从日本茨城县以北的太平洋到阿拉斯加沿岸、太平洋西北部和其周边沿海。生息在水深30-200m左右的浅海泥沙内。是肉食生物,捕食多毛类、贝类、其他的甲壳类、小鱼等。毛蟹的天敌是“狼鱼Bering wolffish”和“大章鱼Paroctopus dofleini”。 毛蟹的繁殖期在春季,也有少数在冬季就开始进入繁殖期。雌性在交尾后产卵,产的卵和其他种类的螃蟹一样将卵抱在腹部的腿上加以保护。但是,毛蟹的孵 化期大约需要1年的时间,所以雌性基本上是隔年产卵。此外,雌性只有隔年才蜕皮一次,所以雌性比雄性生长的要慢。 毛蟹是繁殖力比较低的生物,如果乱捕乱捞的话,将会造成生物平衡的失调,捕捞量无法恢复,严重的将会造成物种的绝灭。

8 comments: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马青是不是已经醒觉,
又如何带出一个敢怒敢言的信息,

这是一个好时候,
《你怎么说》的节目被停播,
原因不明朗。。。

一个充满教育公民意识性质的节目
竟然被停播,
马青如何处理呢?

坦白说,
站在马青自己的立场。。

若是标榜敢怒敢言,
就是希望成为人民的喉舌,
所以类似这样的节目,
他们应该支持。。。

一个节目被停播,
这是正常的,
但至于是否“应该”被停播。。。
我真的不明白。。。

我只是开始感觉,
这好像白色恐怖的无形压力。。。

所以我在期待《你们在怎么说》

愚公移山 said...

基本上我认为螃蟹真的能让鱼儿戒备。
研究和观察发觉,适度的压力能推动人类去克服它并完成更伟大、更有意义的事业。
基于这个原理,若没有危机感,便是步向死亡的开始。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哈哈哈。。

我喜欢叫毛蟹。

朱刚明 said...

我国的每一人都有危机意识,祗是都走极端吧了.
大家都在怕对方.

UNCLE BOO said...

朱刚明你说对了,尤其在政坛,很多人都怕被超越,为国为民之前先为己。

所以,铲除异己的事,无时无刻都在重演。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你怎么说》
节目被停播可以有100个理由,
甚至是1000个理由,
但有多少个理由是人民接纳的?
人民也有判断的能力。。。

也许太多的巧合,
让我感觉到了白色恐怖,
我们也不能断然就决定这是一种打压,

这种白色恐怖的感觉,
也许是反对党制造的,
也许是一些有心人制造的,
但它已经存在了,
这是一个事实。。。

作为执政党的,
他们要如何处理这个感觉?
如何?尤其马华?
若他们觉得这是小问题,
我们也只好一笑置之啦。。。。

uncle,你还有什么看法吗?
我们需要你的意见

UNCLE BOO said...

志忠,我们经过茅草行动的星洲日报被令停刊事件,经过《包青天》古装片事件,经过哗FM的事件,经过很多很多冲着华社而来的事件,每一个事件,几乎都和巫统党选有关。

巫统党选要到了,所以,有人必须要当民族英雄,才能出位。

要怎样当民族英雄?

历史告诉我们,唯有欺凌华社,才能显示出保护马来人主义的巫统英雄。拿督哈仑,苏海米,马哈迪,安华,纳吉,莫哈末拉末,都曾经是马来人的英雄。

最近几天我对政治有点麻木,所以我没有回应你。因为我也很灰心。308的教训,依然无法让巫统清醒,也没有让马华变得更精,因为愚蠢和极端,是政治权利斗争常常必须用到的手法。

我们常常是无助的,唯一能做的,只是在大选时,团结一致再狠狠的把巫统或无能的国阵领袖狠狠教训。我坦白告诉你,308大选时,我也投了哥宾星。

我觉得在这个事件上,我们不妨向马来人学习,马来人的公司常常做不起欠了一屁股烂账之後,关门大吉,转个头換个身份,新的一间公司又成立了。

《你怎麽说》停播既然没有理由,转个头換个形式,再设立《你如何唱》,《你怎麽哭了》,《我怎麽说》,应该也不需要给任何理由吧?

只要是马来人还掌权的一天,这样的情形,肯定会生生不息,随着巫统改选至少每三年发生一次,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能耐,每三年为他们陪葬一次。

我是很灰心的,但我能怎麽办?

如果这是巫统的圈套,如果这是马来政治无法摆脫的低能手法,在这个无助的时刻,我只能借寒山与拾得与你共勉:

寒山問拾得:
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置乎?

拾得云:只须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寒山云:還有甚訣可以躲得?

拾得云:且聽我念彌勒菩薩偈:

老拙穿衲襖,淡飯腹中飽,
補破郝遮寒,萬事隨緣了。
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隨他自乾了,
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
這樣波羅蜜,便是妙中寶。
若知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貧道不貧,
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辦,
世人愛榮華,我卻不待見,
名利總成空,我心無足厭,
堆金積如山,難買無常限。
子貢他能言,周公有神算,
孔明大智謀,樊噲救主難,
韓信功勞大,臨死只一劍,
古今多少人,那個活幾千。
這個逞英雄,那個做好漢,
看看兩鬢白,年年容顏變,
日月穿梭織,光陰如射箭,
不久病來侵,低頭暗嗟嘆,
自想年少時,不把修行辦,
得病想回頭,閻王無轉限,
三寸氣斷了,拿只那個辦。
也不論是非,也不把家辦,
也不爭人我,也不做好漢,
罵著也不言,問著如啞漢,
打著也不理,推著渾身轉,
也不怕人笑,也不做臉面,
兒女哭啼啼,再也不得見,
好個爭名利,須把荒郊伴。
我看世上人,都是精扯談,
勸君即回頭,單把修行幹,
做個大丈夫,一刀截兩斷,
跳出紅火坑,做個清涼漢,
悟得長生理,日月為鄰伴。

northborneo said...

uncle,看到排列整齐綑绑的熟螃蠏,我只联想到近日的股市....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