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6, 2008

有一个总会长越来越像斗鸡

九十年代看过艾迪墨菲主演的一部电影,叫着Coming to America。

戏中艾迪墨菲饰演的非洲王子,不满被安排的婚姻而离家出走,来到纽约时恋上一个在快餐店打杂的女孩。

国王初时极力反对,千方百计把王子带回,几经波折之後,国王终於也被王子的真爱感动。

但在关键的时刻,国王犹豫的是,在他的国度里,没有王子娶平民的传统。

皇后瞪大眼睛看着国王,不可置信的说:“I thought you are the KING!”

国王愣了一阵,镜头一转,就是王子迎娶快餐店女郎的盛大场面,全民沸腾欢呼,深以拥有一个平民出身的王子妃而傲。

国王恩准这段婚姻,并没有向人民解释为什么,而人民也没问,因为,这段婚姻对人民是一种激励,对人民是一种接受和肯定,既然是对人民有利的决定,就算反传统,也只须默默进行,不必费唇舌讲解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虽然只是一个剧情故事,但用这个故事来做逻辑推测,我不认为这个国王会说:“这里只有一个国王,这里我最大,我要做什么反传统的决定,不需要你们人民来多嘴。”

国王在一个王国里身份最大,就好像生我的妈妈是女的那么理所当然,一个国王如果贫嘴滑舌,似乎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且有失国王威严。

有一个总会长,已经升级做总会长了,却似乎还常常忘记自己已经身居高位,讲话还好像喽啰光棍,不激到人发怒心就是不甘。

如果是对人民有利的事情,做了就算,何必喋喋不休好像斗鸡一样,非要挑衅到人们肚懒不可?那可有失总会长威严。

有一个总会长,认为别人不应该计较官位得失,自己却极尽政治手段之能事,确保自己的官位和地位不会被取代。

其实耍政治手段不是不可以,那本来就是政治人物的把戏,可是,耍了政治把戏,却给人无赖地痞的感觉,那就有失总会长威严。

我反而欣赏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的高招,架空李金狮时,排挤林亚礼时,死都不委任官职给中选副总会长的叶炳汉时,总是话到唇边留半句,总是跟记者说:“我和李金狮是好朋友,我和林亚礼情同兄弟。”

林良实领导史上最辉煌时期的马华,虽有强敌无数,却稳如泰山掌权十八年,总该有一点理由的。要架空就架空,要排挤就排挤,被架空被排挤的只能暗谷,不能怎样,那才显示出高手风范。

有一个总会长,在竞选前,连他的政敌都对他有一点期望,可是在中选後,连他的一些亲信都对他没有了期望。

我又再想起于丹《庄子》心得的其中一篇文章,再一次抄给大家看:

《庄子.达生》篇里讲了一个斗鸡的故事:纪渻子为大王培养斗鸡。大王显然很喜欢斗鸡,希望纪渻子能养出一只雄霸四方的斗鸡,能够尽快出战。

十天过去了,大王问:我那只鸡能斗了吗?

纪渻子回答:还不行,因为这只鸡“方虚憍而恃气”,盛气凌人,羽毛张开,目光炯炯,非常的骄傲,胸中有一股气。

一般人都以为,这个时候斗鸡不是更好吗?但真正懂得训练鸡的人说,这个时候是根本不行的。

又过了十天,大王又问。纪渻子回答说:还是不行。尽管它的气开始收敛了,但別的鸡一有响动,它马上还有反应,还想去争斗,这还不行。

又过了十天,大王第三次去问。纪渻子说:还是不行。它现在虽然对外在的反应已经淡了很多,但是它的目光中还有怒气,不行,再等等。

又过了十天,大王来问。纪渻子终于说:这回差不多可以了。別的鸡有一些响动鸣叫,它已经不应答了。现在它像个什么样子呢?现在的它呆若木鸡。

纪渻子说:这只鸡现在已经训练得看起来像个木头鸡一样,“其德全矣”,就是精神內聚,它的德性已经內化了,內敛了。所以,这只鸡往那儿一站,任何鸡一看见它,马上会落荒而逃,可以去参加斗鸡了。

在《庄子》里面,有很多寓言是发人深省的,因为它提供了与我们常人大相径庭的判断系统。

我们认为,一只鸡如果去争斗的时候,就像一个将士上阵三通鼓一样,需要趾高气扬,需要踌躇满志,需要有必胜之心张扬显露。

而庄子给我们的境界是,当它一层一层把外在的锋芒全都消除了,把一切的锐气纳于內心。这并不是说,它没有真正的斗志了,而是斗志內敛。这种时候,才可以叫着全德。

真正的争斗,取得胜利,不在于勇猛,不在于技巧,而在于德性。

22 comments:

朱刚明 said...

有时我感到不解的是: 为什么文质彬彬,饱读诗书,文学气习高的政治人物竟然表現出一介屠夫的行為舉止?是惧怕失去权力造成的呢?还是追逐权力引发潛意识的"好鬥挑釁"的心理作祟?难道人的最高成就或境界就是: "走火入魔"?

UNCLE BOO said...

刚明:
权力,可使一个人变得伟大,也会让他变得疯狂,迷失,甚至变态。善用则是神,滥用便是魔!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哈哈。。。我喜欢你的文章。。。

我最近看到一些,
在台湾,
当你要批评一个领袖的时候,
他们会说“他很陈水扁”

在大马,
他们会讲“他很翁诗杰”

(备注:谢谢郑丁贤大哥的文章)

冠凯 said...

哇!阿武叔不怕被请去喝咖啡吗?哈哈!

UNCLE BOO said...

志忠,冠凯,你们以为我在说谁了?请不要对号入座,我并没有指名道姓。哈哈哈,这个年头学了好多东西。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哈哈哈!好一句「你们以为我在说谁了?请不要对号入座。」

这句经典,好文章再加分!不过也得小心,有掌大权者说我们这些人终日只懂得嘻笑怒骂,得个嘴不死,干不了什么又正又大的事...

只不过我倒奇怪了,我们这些小人物如果连嘻笑怒骂都不允,又还能做些什么呢?

jyuno_zen said...

这个人太孤傲了!

庄 said...

他的代称就是“有一个总会长”

哈哈

Lexus said...

对这个总会长已改观。

凌国文 said...

一个领袖的威信沦落至需要靠“党章赋权”来维系,最悲哀之事莫过于此。

我行我素 said...

想不到翁诗杰被排挤了这么多年,居然学不到林良实的10%布阵功力!只学到斗鸡大法!哈哈!真够牛!但是马华怎么可以让牛来领导呢!!

northborneo said...

典武,

http://www.promenade.com.my/properties_marina.cfm

Negara Kita said...

这个蕹菜课题,还真的没完没了:P。老翁要就镇压,然后有自己的团队走他要走的路(看来很多人不相信他是要改革);二就是妥协,没了面子,接下来三年,要推行什么都难了。我算是局外人吧!让我说个胡乱虚构的故事,全部quote and unquote,别sue我哦!我没钱的。
话说虎国三月大选过了,国民党(不是台湾的国民党)好不容易以简单多数票的国会议员人数得到了执政,于是国民党的老大,拉哥登高一呼,我是人民选出来的首相,今后只有虎国只有一个团队,不是我的团队,是虎国的团队,希望各反对党尽早归队,继续为国家努力,未来还有很多经济,国际的课题去面对。主要反对党,人民党(不是我们那个人民党)的大姐望姐就摇个电话给拉哥,我可是主要反对党,40%人民支持我,我要做副首相。可是后来拉哥宣布的副首相,是娜哥,望姐得了个反对党领袖。于是有人问,望姐会不高兴吗?于是拉哥说,
1)我可是根据宪法,运用我的权利去选的。
2)难道反对党领袖这职位,不重要吗?
等等。。。
等得不耐烦了,几时说人民的事情啊?英语教数理科、白小、华小拥挤、师资不够。。。

德立客 said...

小弟刚好路过
进来看看
哈!阿武叔果然好料!

那一天
在中国报
看到一张照片:

一个刚胜选的总会长
正踌躇满志
看着自己挂在墙上的照片。

哈哈!真好笑!

Ng said...

阿武叔;
你把我在若干年前接觸過的有一個總會長的印象寫得淋漓盡致……。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连uncle也要用这招,
可见的“敢怒敢言”只有让一些有权利的人士或领袖才可以用得上。。。

路見要鳴 said...

不是斗鸡啦,应该说是打架鱼,变了打架鱼所从只会“內斗內行“,管他外面風大雨大,反正自說自爽,大家唯有自求多福。

mda7lim@yahoo.com said...

不是斗鸡,是纯种打架鱼。

柔佛女 said...

要怪就怪當初為何'菜'不敢去選那個總會長嘛。留下一堆人在這兒自哀自怨。

開始對外斗了, 矛頭由內轉出了啦。

內斗內行, 唉。

柔佛女 said...

要怪就怪當初為何'菜'不敢競選總會長嘛。
留下一堆人在這兒自哀自怨干嘛。

是時候矛頭要向外轉了。

內斗內行, 唉。

柔佛男 said...

你們是吃飽了沒事做。

thepplway said...

当他走向JOhor。。戏底都露出来了。。


我喜欢boo的权利,我再说一遍:
权利容易使人腐化
绝对的权利使人绝对的腐败。

我还记得翁说的:民主制度里头只有一个,你怎么说。。

这头是否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