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磁铁

前天我们谈起磁铁。

今天我们谈起学校假期,要安排日子回乡。

谈起家乡,想起了母亲,彷彿母亲,是最令人想念家乡的理由。

家乡还有一点童年的痕迹,儿时玩伴却已不知何处去。

家乡还有许多旧同学和死党,好多人见到你还会热情惊喜,好多却是已经联络不上了。

事业不在那边,孩子读书又在这边,幸好还有亲情和昔日友好留下的回忆,令人缅怀,令家乡还有一股磁力,把心牵引。

爸爸去世多年,兄弟姐妹始终坚持在年除夕回乡与妈妈吃团圆饭。

因为妈妈是一块磁铁,把她的孩子紧紧的吸引着,兄弟姐妹不管到那里,都还会记得回来相聚。

漫长的学校假期,是母爱散发最强磁力的季节,回乡看看吧!

4 comments:

愚公移山 said...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感慨感慨!

Lexus said...

回家的感觉真好。

潇洒叔 said...

真羡慕你,“回乡”两个字还可以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哪会像有些人,从早年的“回槟城”,到后来的“去槟城”,再沦落到今天的“去”、“回”难分。

但不管怎样,是回也好、是去也罢,槟城毕竟是我生长的地方,它始终是我理所当然的家乡。

槟城,我还是会再来的;不管我是游子,还是游客。

(猜不到我是谁?你有多少个朋友是槟城仔呢?你又有多少朋友可以潇洒到七老八十呢?)

UNCLE BOO said...

愚公:想起未离乡前,在家乡最热闹的街道逛,不知要打多少个招呼,而今在同样的地点坐了老半天,竟然无一人与我打招呼。
是我遗忘了家乡,还是家乡遗忘了我?

无论如何,LEXUS,回家乡的感觉真的很好,因为情感太深。

潇洒叔:你真的很潇洒啦!槟城对你来说,来去如风,轻轻的来,轻轻的走。我们没在槟城喝过咖啡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