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阿武叔遇见林祥才

今天中午,阿武叔带保险客户江医生到八打灵再也南区的DAHLIWAL诊所做体检,竟然这麽巧,林祥才也因为一点点小伤风,在诊所内给达里华医生检查兼聊天。

结果,林员外被阿武叔捉住在诊所大厅,访问了半个小时。

若是当年做报社记者,问题或许不会这麽尖锐,但想到部落客不用看内政部的脸色更新出版准证,所以,阿武叔不客气,单刀直入问了好多道热辣辣的问题。

为了公平起见,本文采用访谈的方式撰写,不加插阿武叔的意见。

马华中央党选前,林祥才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的前夕,江湖传言,林员外吃了黄家定300万令吉,为黄家泉护航,确保黄家泉中选署理总会长,传言还指出,这项交易的中间人是陈广才。

林员外劈头就说: 讲这句话的人都是白痴!

“我为甚麽要帮黄家泉护航?之前我为了308大选惨败一直批评黄家定与黄家泉,我为甚麽会突然要为他护航?”

林祥才说:“如果我真的了拿了300万要让黄家泉胜,为何我不叫我自己的支持者投给黄家泉?我得到的209票如果都投给黄家泉,黄家泉已经赢了。”

林祥才叫讲这些话的人,应该动一动大脑筋。

林员外到现在还认为,如果按照原本的计划,署理总会长职位是由他和黄家泉一对一竞选,他是赢家。

提起蔡细历,林员外说:“他真的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原本就说好是他竞选老大,我竞选老二,可是翁诗杰一宣布打总会长,他就不敢打了。”

阿武叔问林员外,蔡细历在宣布竞选老二职位之前,不是已和你谈好了吗?

林员外表示,蔡细历的确有提起,但当时我只说了一句话:“这不是捣乱了我的计划吗?”然後,他隔天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时,还自作主张宣布我会竞选副总会长,可以这样的吗?你怎麽可以帮我宣布的,who are you?

问及为甚麽最後不寻求蝉联副总会长时,林员外说,当别人帮你宣布後,你又真的去跟,不是表示你是他的马仔?

“我怎麽可以让人感觉到我是人的马仔?我原本还有可能是竞选总会长的人选呢!”

林祥才说,他原本有想过既然原本属意竞选的署理总会长职位已经被蔡细历捷足先登,倒不如直接竞选总会长,可是盘算之後,还是看死蔡细历不会支持他。

“你说,翁诗杰做他老大比较好,还是我做他老大比较好?他当然不会让我做他的老大。”

在进退两难之後,林祥才决定硬碰硬,与蔡细历竞选同样的职位。

提到他才得到209票时,林员外说,他得到了一个教训,因为他迟迟没有作出宣布。

林员外说,如果抢先在蔡细历之前宣布,他深信他会是赢家。

而在蔡细历抢先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又帮他宣布寻求蝉联副总会长之後,他的智囊团成员就告诉他:“现在,蔡细历是你的敌人了。”

提到在南洋商报举行的辩论会,林祥才说,如果以语言和技巧来比,我承认我输,可是讲到facts and figure,我赢。

当阿武叔要求林员外分析,如果当初他只决定寻求蝉联副总会长的胜算时,林员外表示,他非常肯定江作汉仍会拿到第一高票,曹智雄和陈国煌会有机会,廖中莱和黄燕燕就会不妙,因为最后一个位子,会在廖中莱,黄燕燕和林祥才三人之间产生。

问起输了党选後有甚麽打算,林祥才表示要等到明年的农历新年後再做打算。

“我还要看一看,如果马华已经没有我发挥的地方,那我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到时才看啦!”

提起翁诗杰赢了总会长之後的人事步局,林祥才也说:“也许他对,也许他错,现在不能看得出来,你也不可以现在就讲他错,总要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去证明他对。如果一年半载之後证明他不对,我们到时才看要怎样做。”

这段原本是聊天变成访谈的谈话,林员外也谈起了他的爱将谢国华,竞选雪州马青团长输给高祥威的事件。

他认为,谢国华并没有尽全力去竞选,他输是输在没有尽力,机会已经给了他,是他自己不会珍惜。

林员外虽然人有点不舒服,可是跟阿武叔谈起党选却精神奕奕,谈了很多,谈到汤木,谈到他叫高祥威搞一个干训营的事件,谈到廖中莱,黄燕燕,谈到红极一时的“三人小组”事件。

林员外说,他还没有拿出一本108页的报告,因为他竞选的职位是署理总会长,不是副总会长,所以没有用到。

阿武叔告别报界11年,已没有随身带录音机和笔记簿的习惯,这次访谈,有太多东西记得不太清楚,遗漏的还请林员外多多原谅。

5 comments:

啊利 said...

沒想到阿武叔曾經也當過記者,還以爲只是當報章的評論家。

我要是林員外,看到這裡恐怕有撞豆腐自殺的衝動。

愚公移山 said...

希望uncle boo 也能巧遇蔡細歷,然后問他有關林員外和他之間那“剪不斷,理還亂”的“乍暖還寒”的關系。

吾説八道:林伯芳 said...

谢国华并没有尽全力去竞选????Only wrong strac.

谢国华来加埔拉票時把我们当白痴来看,废话连篇。請要他用学術性一点的論術来同我们対話。

听信林员外的话,請三思。

UNCLE BOO said...

啊利,听说你也和新闻界有点关系?

涂医生,下次见到蔡细历,必定也会捉住不放。

林伯芳,我同意你说的,谢国华的策略不对。他还有去加埔讲废话,但他根本没有来蒲种拉票。听说他有请蒲种的一些代表吃饭,可是,竟然笨到连区团团长和区团秘书都没有不会打个电话通知一声。结果是,花了钱,却令到蒲种的代表很肚懒。

林员外的话,我只是记录下,要不要信,看大家的智慧。

糊涂侠客 said...

看来是时候搞个,部落记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