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08

林吉祥求天不下雨

林吉祥又来发萧告疯了,在淡江土崩发生30个小时後咆哮:“黄家泉去了那里?”

林吉祥说,黄家泉掌管房政部,发生严重土崩,理应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非常的不负责任。

阿武叔不知道林吉祥有没有第一时间到现场,也不知道林吉祥执政雪州的盟友包括大臣卡立,是不是有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救人,不过,看到同一天的南洋商报雪隆版封面,民主行动党的欧阳捍华,李映霞,是第一批到灾场献花的雪州执政党高级领袖。

欧阳捍华与李映霞不但有去,献花之际,还叫一班喽啰站在後面摆甫士拍照,做为他们有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关心的证据。


阿武叔区区政棍一条,对大人物的心思总是猜不透,骚骚头脑想了想,黄家泉人在国外,怎样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然後阿武叔又顽皮的做出联想,林吉祥在家大便的时候,大厅的电视机播出国歌,不知道他会不会第一时间站起来,以示政治领袖对国歌的尊敬?

阿武叔也没有做过人民代议士,所以,骚破了头皮也想不透,欧阳捍华和李映霞,献花关心淡江土崩受害者,为甚麽必须排得整整齐齐的摆甫士让记者拍照?所有的土崩新闻图片,都是周遭居民疏散的狼狈相,或者救灾人员的疲累相,唯独行动党议员摆甫士拍出来的照片,最好看。

莫非,受害者看了他们的照片,就可以治疗创伤?

莫非,摆甫士拍了照,土崩就不会再发生?

更天真好笑的是,民主行动党一行人,包括没有摆甫士照拍片的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在林吉祥的率领下前往灾区时,只能大阵仗的祈求上天勿再下雨,以免影响救灾工程。

阿武叔又摸不着头脑了,古装片里看过,求雨或求不下雨,都要设坛拜祭的嘛,没有祭品没有道士持木剑作法急急如律令,那麽没有诚意的怎麽行?

莫非,林吉祥认为只有佛法修为高强的黄家泉,懂得如何开坛作法念咒,驱使雨神违反自然,在雨季不下雨?

应该是了,要不然林吉祥这麽着急的要黄家泉从国外赶回来干嘛?

阿武叔在1993年采访过高峰塔倒塌的灾难事件,知道不关事的人,不能做甚麽的人,挤到现场只会阻手碍脚,太多的指挥也会使救灾人员更手忙脚乱,所以,阿武叔不赶往现场做拍照博宣传的政棍。

利用死难者和灾民来博政治宣传,阿武叔虽是政棍,却知道会有损阴德,绝不干。

阿武叔也不想天真的求天不下雨,只是在家里默默的给灾区人民祝福,并在家里祈求世界各地人民,不受土崩灾害,不受地震灾害,不受海啸灾害,不受一切灾害。

林吉祥在现场发疯咆哮,以及欧阳捍华和李映霞在现场摆甫士拍照,能为土崩悲剧带来甚麽成效?

阿武叔不明白,民主行动党向来最厉害的的拿手好戏,怎麽在这个时候使不出来?

他们和民联的盟友,搞抗议搞示威搞游行,可以一下子就发动几千几万人,这时怎麽不发动这些人一起出来救灾?

他们常常在国会提出动议削减某某人的薪水十块,这个时候怎麽不动议削减民联议员薪水一千块,作为救灾基金?

淡江属於民联执政的雪州境地,发生这样的悲剧,林吉祥不责问大臣,反而期待身在国外的黄家泉和他们一起求天不下雨,用这样子的方式来管理雪兰莪州,行吗?

12 comments:

Mountebank said...

淡江属於民联执政的雪州境地,发生这样的悲剧,林吉祥不责问大臣,反而期待身在国外的黄家泉和他们一起求天不下雨,用这样子的方式来管理雪兰莪州,行吗?
---------------------

原来这里坍塌的房子都是三月八号后,雪州大臣Khalid 批准建设的。

房子盖得好快,又一世界奇观。

UNCLE BOO said...

灾难发生了,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不是转移视线指那是谁该负责的时候,而是解决问题的时候。未来的雪州政府,该怎麽做?

呵呵!如果要求未来的雪州政府确保天灾不发生,我认为这有点过份?

林吉祥及民联政府除了仍以反对党自居,萧告一般乱吠和趁机博宣传之外,有提出甚麽对策吗?

我以为民联已经执政雪州,原来还是反对党心态。

兔宝宝 said...

今日新闻说,这些房屋计划都是在10多年前批的,那不是前朝国阵政府吗?还有,基尔也说那不关他的事,是之前雪州大臣批的。

如果说政治人物去抢镜头,这次我们的副首相伉俪就最上镜,为何你们没有看到?

双重标准,为了批评而批评的人是谁?

雪山锺某 said...

武叔啊!林父子从来只有批评人,要扣人薪水,却不接受任何批评,也不让别人扣他们的薪水。

林父子的演绎功夫可是天下无敌,我说过,大马没有人可以比美他们。

武叔啊!你可要小心你的文章流传出去会遭受火箭仔的围攻。

冠英是神,吉祥是太上神,千万别得罪!

UNCLE BOO said...

前朝政府几烂都好,已经得到了教训。现在人民要看的不是指责前朝政府有多烂,而是你如何做得比前朝政府更好。

啊利 said...

Exactly! 兔寶寶說得對,雙重標準!
雙重標準的是那些只會放狗咬人的!他以爲自己還是反對黨,也許他還在實習著如何當個執政黨,還是3個和尚還在實習著如何分工擔水。
第一時間不是救人,而是挖成年舊事。如果說因爲這是308之前建的樓,要等308前執政的人去救人,那麽說大家一起等死吧。我若是黃家泉,我會學民聯政府雪州大臣說一句,這是我上一任的官員种下的禍根,你們找他算賬好了,関我叉事咩!拍拍屁股走人。

UNCLE BOO said...

啊利,你的文采气起来,真有型!

lawrence ng chong wah said...

the people dontknow what is "shame".

princein said...

呵呵,看到林吉祥发飙怒骂黄家泉的新闻时,更提出了一个例子来证明中央政府的漠视而导致这起惨剧的发生:

他说呀,事发前,曾经有居民向安邦市议会投诉说,改地区出现振动和树木倒塌的时间,但投诉不受理。

林爷爷把安邦市议会当作是中央政府管辖的呢?还是自然而然的”以为“,民联不是雪州政府呀?

愚公移山 said...

林吉祥呀林吉祥,雪州是你们执政的州了,别老是摆出那幅令人肚滥的样子。

看看雪州大臣所讲的话,一下子就把林吉祥给比下去了。

runescape account said...

can you email me: mcbratz-girl@hotmail.co.uk, i have some question wanna ask you.thanks

jacker said...

clutch bags
ladies bags
mulberry bag
mulberry handbags
mulberry handb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