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父亲的潮汕字典

无意间翻箱倒柜时,看到书架上那本残旧的潮汕字典,经过风霜的洗礼,已经褪成褐黄色,沾满了岁月的痕迹。

那是父亲留下的遗物,父亲过世时,我选择收藏这个古董,做为思念父亲的唯一物件。

依稀记得2003年的某一天,家乡门外,我发动了汽车引擎,准备回返都门,父亲穿着沙龙,双手托在篱芭门边,食指微微恍动,头缓缓的点了一下,含蓄的向我挥别。

望着父亲霜雪般的脸,斑白的鬓发,迷茫的目光,我也泛起一阵茫然,疑惑着会否是最後一次直视父亲的眼神。

两个月後,在都门的办事处理,电话那端大姐激动的叫我回去,父亲走了,那个迷茫的眼神,真的成了最后的告別仪式。

潮汕字典见证了父亲凄苦的一生,那是他一生最爱惜的珍藏之一。追忆前尘往事,我们一家大小,都曾经使用这本字典查生字,却现在才发现,原来潮汕字典都是根据潮州语音导读,对於我这个已经越来越少讲潮州话的潮州人来说,着实有他乡遇故知的喜悅,情怀说不出的浓烈。

望着被沧桑岁月逐渐蚕食的痕迹,追缅当年父亲在兵荒马乱的动荡时代,以稚嫰之齡即得天涯漂泊,从中国渡船南来谋生的苦楚与辛酸,不胜唏嘘!

那个年代,少不更事即得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困顿窘迫,相比之下,今人何其生在福中不知福?

我的父亲名叫郑金平,后来自取别号锦謄,於1930年出生於中国,祖籍广东省潮阳县,7岁那年(1937)孤身飘洋过海来到南洋,原本要去泰国南部与我未曾见面的祖父会合,却因时局动荡,进不了泰国,困留在马来亚的吉打州。

后来祖父与祖母到来吉打州与父亲会合,分別在莪仑、美农居住过,成家后才移居双溪大年,一直到终年73岁为止。

时局动荡的悲歌,怎么唱也唱不完,祖父在父亲9岁那年便去世,致使做为长子的父亲,从小便得担当家庭重责,更加没有受教育的机会。

清明扫墓时,曾从小叔口中获知,祖父当年在劳作时割破了脚,流血不止,当时莪仑只是小农村,没有任何的医药设备,双溪大年也未有医院,求医必须老远跑到亚罗士打,但交通极不方便,祖父从莪仑步行到亚罗士打医院的过程中,失血过多,结果破伤风而死。

父亲只在中国潮州受过9个月的私塾教育,都是用潮州话教学的,所以,父亲读报看书,都用潮州话发音,讲的华语都是潮州腔极重,我受到遗传,也是潮州腔。

7岁那年乘船来到马来亚时,父亲身上就只带着两本潮汕字典,一直到他73岁去世,这两本潮汕字典始终紧紧的锁在箱柜,不舍丢弃。屈指一算,这本潮汕字典应该至少有70年的历史价值了。

尽管没有机会受教育,父亲却依赖这本潮汕字典,自修苦学,最佩服的是,他手抄了无数本中医书籍。

潮汕字典内,还残留着父亲手抄的中医药方,看着那熟悉的字迹,不禁又迷濛了双眼。

11 comments:

高猪 said...

柏杨先生说过,华族几千年来,经过无数战争及外族占领,但文化还得以保存下来,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字”!

不管你说的是北方话、潮州话、广东话、或其他方言,用的,都是同一个文字,因此也就可以统一在一个文化里。

因此,华文,是华族最大宝藏。华文教育,就是延续华人文化的最重要事业!

共勉之!

糊涂侠客 said...

阿武叔,我怎么都不觉得你有潮州腔呢?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教人潮州话的字典。有机会一定要看看。

asiapuchong said...

Articles looks interestin, when are you giving lecture

啊利 said...

阿武叔是潮州人哦。。。
這可是全家之寳啊,阿武叔得好好保管。馬來西亞潮濕,可能得密封、書架上還要放防蟲免得被蛀蝕,字體模糊了。
有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

David Lee said...

不懂政治管理,整天专搞社会福利,一堆肥肠猪脑的猪头参政心态只为求财升官,

在朝的卖华要像在野党一样争取那争取这简直是世界上天大的笑话,当家不当权,立场为何不是用捍卫反而用争取,华人利益节节败退!

除了整天空喊口号还能做些什么?结论:MCA=贪污污桶以华制华的工具,小心报应!

愚公移山 said...

讀了你的這篇文章,真是百感交集。
前輩在社會動蕩、兵慌馬亂的時候離鄉背井,竟然還隨身帶著字典。對于他們,文字便是知識的鑰匙,知識便是改善生活素質的關鍵。
因為他們這樣的認知,我們才在”再窮也不能窮教育“的精神下,在知識和學術的領域里一代一代的提升、進步。
回頭看看我的雙親,窮著自己的生活,為的是讓所有兄弟姐妹受良好的教育,我也幾乎熱淚滿盈。

UNCLE BOO said...

涂医生:看了你的留言,竟然也增潻我写这篇博文时的感触。

我本来也没有想到那麽远,而今尝试想像前辈当年为生活奋斗的情景,真的鼻酸。

costume jewelry said...

can you email me: mcbratz-girl@hotmail.co.uk, i have some question wanna ask you.thanks

technology said...

miu miu bag
miu miu bags
miu miu handbag
miu miu purse
miu miu wallet

Anonymous said...

最后两幅图中,左边是《潮语同音字汇》,或称《潮语十五音》,常见版本有 1926 年及 1937 年两版;右边是《潮汕字典》,1935 年初版。

Anonymous said...

图细雾雾,看仔细些两本似乎都是《潮汕字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