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6, 2008

学不学陆庭谕?

华教斗士陆庭谕的性骚扰风波至今仍馀韵绕樑,网络上搜寻陆老最新文章者仍然络绎不绝。

紧追陆老最新消息者当中,除了解除个人的八卦求知欲之外,也不乏一些尝试通过陆老事件,达致个人目的,这些目的尤以政治目的为甚。

比较令人意外跌破眼镜的是,陆庭谕事件发展才没有几天,人们的注意力已经不投注在陆老身上,陆庭谕沦为配角靠边站,反而不久前被偷拍房事的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沸腾腾的登上陆庭谕风波第一主角。

陆庭谕事件引起的震荡,本来是令许多人思考以後要紧记自我克制,避免犯上和陆老同样的错误,但目前却演变成掀起另一股“向陆庭谕学习”的热潮,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星报》网页的一篇报导指出,有一个自称为马华廉正监督小组(简称IWG)的组织,要求马华署理总会长向涉及性骚扰风波的陆庭谕学习。

刚刚读到星报以下第一段报导时,我是有点诧异不可置信的:

“A group of MCA members has called on party deputy president Datuk Seri Dr Chua Soi Lek to follow the example set by Chinese educationist Loot Ting Yee..........”

初时以为这个组织叫蔡细历学习陆老的“过度热情”,後来才知道是叫蔡细历学习陆老辞去所有职位,令我有点搞乱了,原来follow the example set by Loot Ting Yee,只是这个组织的一半意思,用新加坡导演梁智强的方式来阐释,叫着follow this not follow that!

今天学到新东西,学陆庭谕,又不要学陆庭谕。

这个组织乃何方神圣?其权利竟然大过马华总会长,会长理事会,中委会,甚至纪律委员会?

陆庭谕风波爆发以来,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不曾对陆老行为做出任何批评,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也不曾以陆庭谕事件与蔡细历做出比较,不曾要求蔡细历学习陆老辞职,为何反而要劳烦仅在网络中存在的组织来指点马华该怎麽做?

进入这个简称IWG的部落走走,发现这个俨然以替马华行道姿态出现的组织,成员包含了学术界人士,还有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不是一般市井阿斗或靠党吃饭的政棍,也不是一般没事找事做的好事之徒,令我对这个组织肃然起敬。

无论如何,这个替马华行道的组织,理想虽然崇高,却对马华不敬,因为这个组织的成员并不是经过民主程序选出,也不是由马华所创立,根本没有合法的地位,却对马华党务指指点点,身为马华永久党员之一,我有一点受辱的感觉。

受辱并不是不允许这个没有合法地位的组织针对性的对马华领袖做出批评,而是此风长下去,几个部落客联合起来,就可以组织类似的监督组织,诸如“总会长表现监督组织”、“党职官职分配监督组织”、“党领袖个人行为监督组织”、“监督翁诗杰组织”、“监督蔡细历组织”,整天揭党务疮疤或监督领袖行为和私生活,那成何体统?

感觉受辱的是,这个组织宣称其任务,除了监查党內贪污、金钱政治、党产管理,也包括确保党领袖与党员的廉洁与高道德价值,监查党领导层具诚实和高品德,我真的有被光明正大偷窥的感觉,因为我也是马华永久党员,已成为被监视的目标之一,不知道我喝酒时,上云顶博几手时,会不会也被监视着?

IWG部落指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对这个监督组织表示欢迎,如果属实,那是令人遗憾的,堂堂总会长不把监督党务的权利交给会长理事会,不交给中央代表,却交给一个由几个专业人士集结就组成的组织来监督,我觉得很便宜。

更何况,将来若又有几个与马华高层理念相左的部落客,也集结成立“监督总会长表现组织”时,翁诗杰可以双重标准的表示不欢迎吗?

翁诗杰堂堂总会长之威严,肯屈就的任何决策都任由这个组织指指点点,跟这个不是马华党內组织的组织报告或交代,证明自己廉洁高品德吗?

37 comments:

keykok said...

其中一个是贵区团的马青团员。

小叮當十八点 said...

哎喲!慘咯!下午我還上網搜索飯島愛的遺作。。。不懂會不會也和老二和陸佬扯上關係?

吾説八道 (芳伯林) said...

未来的部落战就是要这样玩的。报社将会是部落战终结篇。

UNCLE BOO said...

小叮当,你被监视了!人死了还找她的A片看,不道德,应向陆老学习,学他辞职。

小叮當十八点 said...

幸好那些網站需要給錢才可進入,慶幸沒有下載到自己的電腦。。。沒看到。。。不算數!所以應該不用學陸佬呱。。。

吾説八道 (芳伯林) said...

未来的部落战就是要这样玩的。报社将是部落战的终结篇。

UNCLE BOO said...

小叮当,想都不可以想,也算不道德。
(糟糕,好像有跟你讨过饭岛爱遗作!千万不要跟IWG的人讲,OK!)

小叮當十八点 said...

Oh Shit! better delete the comment you post at my blog.

This IWG acting far more effective than previous president's Snoop Squad (claim to be).

吾説八道 (芳伯林) said...

对不起,我已COPY了你们的对话paste在IWG的部落了。保重!保重!

UNCLE BOO said...

OH MY GOD,这次我名声扫地了,要辞职了。芳伯林,你好嘢!

UNCLE BOO said...

哇老喂!小叮当你的消息准不准,连鄭安泉都输给他们?

小叮當十八点 said...

Huh!?
吾說八道別醬嘛。。。
高抬貴手啦。。。小叮當上有高堂,下有妻女兒子大大話話也有幾十件。。。難道想一想女優也要學日本仔切腹自殺嗎?

嗚嗚。。。

小叮當十八点 said...

你看,人家IWG可是粒粒巨星咧!有博士、醫生、工程師、黨齡都是超過20年以上(又是倚老賣老呼?)

Snoop Squad有沒有象人家這種排場?人家口操“英格列滋”,單靠腦想嘴巴講,就要你老二人頭落地。鄭安泉還要身體力行,自己走走叠叠呢。

吾説八道 (芳伯林) said...

看饭岛爱遗作IWG一定会监视,但看宮沢理恵的应该没问题。日本東海大学芸術学部指定宮沢理恵写真集是必修。其他的如有机会见面再传料。

UNCLE BOO said...

厉害!厉害!我要去盖被单睡觉了,IWG 的人来找我,讲我不在!

UNCLE BOO said...

芳伯林,把这些料传到我梦里去吧!里面安全的,IWG 进不去的。

吴启聪 said...

马华东厂高手云集,剑不轻易出鞘,一出鞘就要饮血。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为皇上铲除奸党,此乃天经地义之举。

唯一错的是,这个皇上哪里还需要用民主投票选出来的啊?

干脆废除党选制度,择日登基,千秋万世吧!

凌国文 said...

武叔若要成立“监督总会长表现”组织,记得预我一份,虽然我不是马华党员,但勉强算得上半个专业人士。

吴启聪 said...

算埋我一份,我是马华党员,也是专业人士,监督总会长,义不容辞!嘻嘻!

吴启聪 said...

算埋我一份,我是马华党员,也是专业人士,监督总会长表现,义不容辞。

糊涂侠客 said...

好好,让我这个“专门搞怪的无业人士”也加入可以吗?

UNCLE BOO said...

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祝福,令阿武叔这个超级大政棍感到无限光荣,矢志要当一个更高级的专业政棍。

否则,“监督总会长组织”若由普通政棍来领导,总会长可能不会欢迎。

专业政棍也算是专业人士嘛!

leerock said...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对IWG这个监督组织表示欢迎,那马华那些所谓的什么"纪律委员会"跟其它的局还要来干吗?IWG的设立根本是脱裤子放屁.公羽看来是有轻微的老人XX症了.

大米 said...

你们的总会长,走路越来越“有风”了!!
怎么那么多左右护法,非得置他人于死地不可?即使是要置某人于死地,这样的招数很小家呢!

可可剑 said...

陆薏如博士吃的是Clement Hii的饭,Clement Hii吃的是翁诗杰的饭,陆博士怎么会和翁诗杰有瓜葛呢?

Simon Lee 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标准的翁派Hardcore Fans,但是据说他做人很有原则,说和翁诗杰没有勾结,那就一定没有勾结了,大家可以不用乱猜!

还有那个黎广才.... 哎呀!算了,反正他们都是玉洁冰清的正人君子,你们这些小人就别再乱度了!

UNCLE BOO said...

可可剑,你可真有两下子。

帮我打听一下,谁跟SEGi COLLEGE有甚麽关系?

春天 said...

阿武叔,他们英文有料到叻,用很多Bom-bas-tic字,我很多时候要查字典叻。

对了,有那么多Anonymous留言,他们都允许,是不是应该Advice一下他们要好好管理那Blog以免被有心之人烂用来攻击领袖呢?

春天 said...

阿武叔,他们英文有料到叻,用很多Bom-bas-tic字,我很多时候要查字典叻。

对了,有那么多Anonymous留言,他们都允许,是不是应该Advice一下他们要好好管理那Blog以免被有心之人烂用来攻击领袖呢?

UNCLE BOO said...

春天啊!有很多部落故意允许匿名留言,就是为了方便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匿名留言,爽爽开炮,无的放矢,成就自己一番暗中骂人不用本让自己爽的缩头乌龟心态。

真的,只有缩头乌龟,鼠辈,才会匿名骂人。

小叮當十八点 said...

哦呵。。。阿武叔,逮到你了!又在『逆風說話』處借飯島愛的遺作!

小心讓Watchdog Group之首的博士看到!

到時整批的“專業”人士經過“專業”的調查,“專業”的開會,將你和《丘老師的ABC時間》貫連在一起,得出結論你比丘老師還要“鹹濕”,有損馬華的招牌,要你人頭落地!

小心!小心!

UNCLE BOO said...

小叮当你不要酱大声讲,担心IWG到我家装针孔摄影机,那可不妙。

高老饕 said...

阿武老弟,老饕初登贵部落,拜读篇篇精彩博文,精彩!特在此留言打个招呼!
老饕算是你多年老友,虽不算深交,但来自仝一家乡!以前更是仝行!
加油加油!

UNCLE BOO said...

高老饕,我的同乡又做前同行的,又叫我老弟的,除了梁永乐,还有谁?想破了头脑也想不出!

别卖关子了,赶快把真实身份EMAIL过来。
abadi.aia@gmail.com,过年回乡才可以和你喝两杯。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我的客人是上市公司,他告诉我segi college是老翁有份的,消息应该可靠。

明天他会向我再爆料。

UNCLE BOO said...

哎呀!卖博士,翁诗杰和陆薏茹都跟SEGi College有关系,把我搞昏了!这样看来,所谓监督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runescape gold said...

cool blog

alerts said...

balenciaga handbag
balenciaga handbags
balenciaga
balenciaga b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