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乱我心者多烦忧

唐朝诗人李白写的诗,万古称绝,1千200年後再鉴赏,依然教人千愁万绪,感触良深。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扰,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寻扁舟。


细读李白,遙想当年在官场怀才不遇,落魄飘荡,直教人怨叹,政治这回事,经历千百年後也不变,多少满怀壮志之士,终究敌不过权贵的张牙舞爪,不是被排挤就是被施计陷害,郁郁而终。

李白被喻为诗仙,又称酒仙,未曾被称为政治人物, 只因政治生涯没有显眼之处,诗文风采淹盖了政治成就,也因为他的政治理念,在霸权当道的年代,始终无处施展,於是一生飘荡,闲来饮酒吟诗。

李白官场不得志,豪情逸致的诗文却流传千古,1千200年之後,今人看月亮还会遙想李白,反而当年盛气凌人的皇帝唐玄宗,鲜有人再提起,即使提起,也仅仅是杨贵妃的陪衬品而已,可见落魄未必就是泯灭,权贵未必就是真理。

李白于天宝元年(742),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召至长安,抱着“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政治理想来到长安,任职于翰林院。初时,其文章风采,名动一时,颇为玄宗所赏识。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被谗毁而离开朝廷,在京仅三年,就弃官而去,内心十分愤慨地继续他那飘荡四方的流浪生活。

安禄山起乱的第二年,他感愤时艰,曾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幸,永王与肃宗发生了争夺 帝位的斗争,兵败之后,李白受牵累,流放夜郎(今贵州境内),途中遇赦。晚年漂泊东南一带,依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即病卒。

浊世烦恼何曾消除?剪不断理还乱。理想与现实,往往黑暗矛盾。官场失意的人多的是,迷惑其中,何曾能够明白,背叛你而去的人和事,在昨天就不应该再对它留恋,扰乱你心绪的人,今天也正面对着心灵困扰的惩罚,何必抽刀断水,举杯消愁?

14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只要不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心里的正义会引导你的。

UNCLE BOO said...

启聪,但愿如此!

thepplway said...

有才华横溢的李白做我们的导师,肯定了政治永远需要清流!

弃绝他的不是才气而是酒肉气~~~

试想没有清流我们单靠滤水器能够把污浊的河流海洋过滤清洁吗?

至少我们在波德申海滩没有看到过滤器真能过滤干净海水。

同时我们也没有看到贪得无厌的国阵党阀被308政治大海啸吹醒,没有!

愚公移山 said...

来来来,咱门不举杯消愁,咱门举杯同庆,互相勉励,为政治保留一点点的清流。

吴启聪 said...

最为心痛的,莫过于昨日的清流,当选过后变成今天的大鳄.........悲哀之极........

UNCLE BOO said...

求真:308真的没有吹醒甚麽梦,斗臭斗奸的权利斗争还是比较被注重。

如果你期待权势追求者真正为人民而改变,我觉得一定是空等。不论甚麽时候,就算在面临人民抉择之前,他们也不会放弃斗臭,最重要的是保住党內巩固的职位。

我不一定只说马华,我觉得那一个政党都一样。

愚公,经过这几个月的交流,我确定你是我心目中的清流,下届大选你如果还是候选人,我尽全力,免费帮你助选。

启聪:昨日的清流,变成今日养大鳄的污水潭,的确悲哀,唯有期待大家联成一线,清理污水。

Chris Huong said...

阿武叔,新年快乐。

各位,新年进步。

UNCLE BOO said...

chris,好久不见!

也祝你和家人平安健康进步!

愚公移山 said...

Uncle Boo,
我真的是不敢当。
同时,我感激不尽。

Chris Huong said...

嗬嗬,好久不见,其实我一直都在潜水,没有浮上来罢了。

希望今年马来西亚政经比去年好。

希望大家都在自己的立场和岗位上努力,加油!

thepplway said...

Chris,

潜水太久会很辛苦的,还是浮上水面看看这花花世界,再给这社会留下你的只言片语吧。

欢迎归队,我的联盟哪里都没有看到你的新作了。

nike shoes said...

lol,so nice

intelligence said...

It seems my language skills need to be strengthened, because I totally can not read your information, but I think this is a good BLOG
jordan shoes

Anonymous said...

Vibram Five Fingers Men's Style
Vibram Five Fingers
Five Fingers
Vibram FiveFing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