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8, 2008

张庆信,就建议开除他,不用怕他!

尊敬的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

对您近日的表现,感到无比骄傲!

看到报纸写您和纳兹里撕破脸了,马上想要告诉您:不用怕他,就向伯拉建议开除他,看这家伙能对您怎麽样?

纳兹里是伯拉的超级捧友急先锋,肯定不会被开除,但非常肯定的,您一定也不会被开除,那家伙,比您还怕呢!

就告诉伯拉,这个笨鸟蛋只是国阵的寄生虫,除了智商低,天真幼稚,做错事了还要脑羞成怒。

告诉伯拉,这种笨蛋留在国阵只会害惨国阵,让他继续当部长,只会使国阵下一届输到更加答答(按:答答是福建话,伯拉听得懂,就是输到脱裤子的意思)。

您是对的,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职位是“有权无实”的不管部长,即使国会的食堂和厕所都轮不到他管,摆到明,这个职位纯粹只是要让他乖一点,在国会睡觉不要出声,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认为他那里大,就算有,也只是中间三根指头大,捧大脚的能力大而已。

您就不同了,堂堂国阵後座议员俱乐部主席,连我们马华的总会长黄家定在国会都会听您的,以前做过更重要部门的部长如拉菲达大姐、冯镇安、今天在国会都要叫您一声主席,有人叫过纳兹里做主席吗?有的话我切掉!

如果禁止媒体在国会走廊采访的措施是议长的决定,後座议员俱乐部拆除区隔条关纳兹里甚麽事?为甚麽他要那麽大声那麽凶?议长都没有出声,他算老几?

国阵後座议员俱乐部成立至少都有20年了,纳兹里没有做过会员吗?他不知道这个是甚麽组织吗?证明他这麽多年来,在国会只会睡觉和乱吠,难道不应该解释为何不应被开除?

我真的不认为纳兹里看起来像国阵的部长,他比较像反对党的卧底,您看他的嘴脸,不弄到人民对国阵更加反感他好像不高兴似的。

张庆信,您比纳兹里有种!我保证他没有胆到东马跟您较量,这种人只敢躲在安全区。

如果伯拉不信您的话,叫他通过网站作民意调查,纳兹里应不应该被开除?我保证至少调动全家,24小时不眠不休,在电脑上按到民意调查结束为止。

支持您!

我是蒲种马华宣传局主任郑典武

Wednesday, June 25, 2008

杯葛国会

刚刚读夜报,基於保安理由,国会走廊变成记者禁地,记者变成防碍国会安全的恐怖分子,引起国內各媒体杯葛国会报道。

记者拿笔不带枪,摄影机內装的不是子弹,却让做出这个谋杀新闻自由决定者,在神圣庄严的国会大厦內也显得无比恐慌,到底国会走廊有甚麽见不得光的勾当,怕记者看到?

国会如果不向全国人民道歉,我促请全体有尊严的新闻从业员卑葛到底!

做出禁止记者国会走廊采访决策者,若不被革职示儆,我也促请全体新闻从业员从此禁足国会大厦范围,直到国会換主人为止

Tuesday, June 24, 2008

陆铿精神:不畏强权,忠於理念


一代報人陸鏗病逝 「下輩子還要當記者」
2008年6月24日
 






陸鏗是中國新聞史的代表性人物,一生堅守新聞原則,值得當今新聞界懷念和追憶。

中國近代新聞史上的傳奇人物陸鏗,美國時間周六在三藩市病逝,終年89歲。這位堪稱中國新聞界「祖父級元老」的老記者、老報人,不但以「不畏強權、忠于理 念」的傳奇一生,為中國新聞業豎立了一個職業典範,還以他先后坐過國共兩黨20多年監獄的經歷,成為兩岸三地絕無僅有的人物。

他臨終前一句「下輩子,我還是要當記者!」足以令無數新聞從業者肅然起敬。

這位閱盡歷史滄桑的一代報人,因肺栓塞于6月初入住三藩市醫院,在醫院昏迷10天后,于當地時間晚上7時05分去世。他的紅顏伴侶崔蓉芝女士一直守護在旁,他的弟弟和3三個孩子,也在他去世前到醫院與他道別。

遵照遺囑,陸鏗的遺體將送回老家雲南安葬。

陸鏗一生以新聞自由為志向,與國民黨政權和共產黨政權皆發生衝突。1940年在重慶中央政治學校新聞專修班畢業后,任職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是當時中國第一代廣播記者。

同時列兩岸黑名單

他曾任駐歐洲戰地記者,採訪過二戰,后轉國民黨《中央日報》,因揭發高層貪污案得罪國民黨。1949年他自辦《天地新聞》,因報道內幕被國民黨疑為共諜,一度逮捕入獄。

1949年中共在大陸建政后,陸鏗于1950年和1957年兩度入獄,在監牢度過22年,1975年才獲釋。

77歲還採訪李登輝

隨后,陸鏗赴香港定居。重返新聞第一線時,他已年近花甲,但仍能跟上時代。

重獲自由的陸鏗本性不改。1982年他發表文章,指蔣經國「身體不好」,建議他「不要連任總統」,結果被台灣列入黑名單不得入境,直至1990年才解禁。

1985年,陸鏗又因採訪時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引發軒然大波。

1996年,時任台灣總統的李登輝回母校美國康乃爾大學,年逾古稀的陸鏗,竟也出現在搶新聞的記者群中,爭著提問,令李登輝吃了一驚。

台灣媒體人司馬文武形容陸鏗是個「熱情、講義氣的人。」可以為了求證新聞中一個地名、時間點,電話打遍全世界。

司馬文武說,陸鏗80大壽那天,還在跑新聞、寫文章;陸鏗最令人佩服的就是,採訪對象都能在他面前卸下心防,太神奇了。「這不是他的採訪技巧,而是人格特質」。

陸鏗曾調侃道: 「千古奇觀!一個人上一邊黑名單已不容易,我還上了兩邊的黑名單!」並稱「我用8年抗戰精神,抗下了國民黨的黑名單,再用8年,相信能抗下共產黨的黑名單!」

直到2007年3月,已患老年癡呆症的他,才獲中共准以探親名義,回雲南老家。

陸鏗在臨終前曾說:「下輩子,我還是要當記者!」

-------------------------------------------------------------------------------------------------

我不认识陆铿,但这篇文章令我感触良深,於是帖上这里,和大家分享。

读完陆铿病逝的消息,想到死党AK前天在博客的留言问我:“铁脚、马眼、神仙肚”的日子,是否更令我怀念?让我想起1987年到1997年在华文报当记者的一些点滴。

从书架上搜出藏了22年,已经发黄的剪贴簿,找出一篇文章,那是19岁那年,到槟城韩江中学读新闻班时,林景汉老师的功课,题目是:我。後来,我把这篇文章投稿到新明日报,编辑陈强华给我登了出来。

“爸爸要我,妈妈要我,因而生我养我育我,也许是个错误,也许冥冥中早已注定,然而,我就是搞不清楚,是我欠了父母,还是父母欠了我。妈妈最希望我做一个清高的教书匠,爸爸最希望我大富大贵,做大老板。而我偏偏想做记者。。。。。。。”

22年沧海已桑田,当年对新闻事业的雄心壮志早已磨得灰飞湮灭,甚麽叫着无怨无悔?无言愧对陆铿。

陆铿的“不畏强权,忠於理念”,22年前也曾脑中浮现,甚麽“理想头顶天,现实脚踏地”,而今已经好远好远!能一生守候的有几人?

韩江新闻班的不少同窗还在新闻界,很多当年出生入死的战友,今天还在为新闻事业打拼,很想把陆铿的“不畏强权,忠於理念”这八个字送给他们,却不敢。逃兵穷寇,何以言勇?

而且,大马国情,容得下陆铿吗?

Sunday, June 8, 2008

原来波德申的日落也很美


到过波德申无数次,却第一次发觉,原来波德申也可以看到这麽美丽的日落。

人生不也一样,许多事,平时不多加留意,你根本就不会发觉,原来有许多美好的人和事,已被我们平白错过,平白溜走了。

照片摄于2008年6月6日,波德申ANCASA公寓。

原本灿烂耀目的太阳,逐渐坠落海面,把天空染成火红色,然後很果断的没入海中,毫不迟疑缓慢。




































































































































Thursday, June 5, 2008

汽油起价那一天

200864日,汽油价格宣布暴起78仙,柴油起价一令吉,引发全国大塞车,秩序大乱。如果首相这个职位给我来做,阿叔我绝不骗你,肯定会援引內安法令把那些宣布和做出汽油起价的决策者,送进甘文丁扣留营两年,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引发民心恐慌。

当天下午4点半,我从报馆的朋友处获悉汽油起价的消息,当天很忙,吉隆坡下着大雨,也赶去白沙罗会见客户,客户听闻汽油调幅离谱,叫我陪同到油站打油,顺道观察群众反应,当时的感觉,让我猜想中国四川地震发生时,其周边环境的慌张程度,应该也不过如此。

首先体会的,是油站业者趁火打劫的心态表露无遗,一个朋友说怡保路某些油站竟然关门大吉,等待午夜十二时後多捞一笔,而PJ的大部份油站,趁机关闭信用卡付账系统,只收现金。

我们前往打油的国油油站,值勤的外劳显然无法应付突变,结果演变黑羊白羊过桥,互不相让的局面,油站里里外外挤满了动弹不得的车辆,汽笛声和妈妈声不绝於耳。

740分,我在PJ美嘉园和客户道別(受油价的影响,生意谈不成),沿着白蒲大道返回蒲种,大约十几公里的路程,用了四个小时,回到家时已是午夜1145分。

这四个小时,肚子又饿、尿又急、手提电话又因接太多电话、发太多短讯,没电了,困在车龙里与世隔绝。当晚原本必须主持一个每周会议,结果让同事们望穿秋水又干着急了整晚;当晚原本要在开会之後赶回家看法国网球公开赛直播,结果只看到一肚子鸟气。

从美嘉园到双威镇,短短十几公里的路程,至少有50辆车在白蒲大道抛描,每经过一处油站,必看到大排长龙,引发整条大道大塞车,不禁想:为了省几十块,耗费那麽多时间和精神,值得吗?

这四个小时,看着汽车油针滑落了一格,在车上没事干就做一做算术,发觉这麽一塞就莫明其妙亏了几十块,而那些赶着去排队打油的,到底是省了?还是更亏了?

汽油起价後,大胆跟你预测,那些无能的高官,肯定会再发表一番言论,禁止其他行业趁机调高物价,以免引发通货膨胀,然後百物照样腾涨,这些无能高官也就不了了之。

接着会发生的事,肯定是每碗咖哩面起价1令吉、德士起价5令吉、 巴士起价2令吉、学生车费起价30令吉、建筑材料再起15%、超级市场里的每一件物品,你说会起多少钱?等到71日电费再起价时,这些价格又再增涨一倍,然後那些无能高官,必然又再发表一番言论:不准老百姓趁机要求调高薪水!

但睬你都傻,阿叔我从事的是保险业,我已经做了打算,各种服务都要征收30令吉服务费,要不然,要我饿死咩?我上有年迈母亲,下有两个幼子,老婆又还年轻漂亮,可舍不得她“走佬”哩!

我开始怀念,已故歌星苏迪曼的那首歌:BASIKAL T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