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神七太空漫步回来,我们还在梦游

 9月27日,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出舱活动任务的航天员翟志刚出舱后挥动中国国旗


中国的神舟七号太空船,9月27日完成太空出舱行走壮举,在巍巍苍穹舞动中国国旗,漫步了15分钟。

神舟七号太空漫步回来了,我们呢?

我们还在生气流动电话在厨房後面接收不到线路。

我们还在催促网络速度要快一点。

我们还在投诉,ASTRO 的节目在下雨天就收不到。

我们还无法确定,数理要用英文教还是用母语教比较好。

我们还在千辛万苦的想着办法,怎样把橡胶园坵里的一间学校,搬到城市去。

我们还在示威,玛拉工艺大学不可以开放给外族人。

我们还在担心天会不会变。

我们还在怀疑是谁寄居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我们还在学习敢怒敢言。

我们还在想着如何安顿小州的马青领袖。

我们还在想着4年後的奧运,会不会有多几个人拿银牌受封拿督,最好有人能够拿到金牌受封丹斯里。

我们还在发着2020年要成为先进国的春秋大梦。

那一天,地球不适合居住了,全球人类都搬到太空去,我们也将隐没在苍穹里。

不一样的是,我们是根据各自的宗教信仰,去了各自的天堂或极乐世界。

只有拿炸药炸死人的,鸡奸人家的屁股的,必须留在这个世界,因为,地狱好像是在地球的地底。

听说,从太空看地球,只是一个小圈圈而已,就算地球爆炸,在太空里也只不过是一丁点小流星,瞬间静寂消失。

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祥才攻老二,志在总秘书?

马华副总会长林祥才宣布将竞选马华老二职位後,发表了竞选宣言:“摒棄派系斗爭舊格局,開啟宏觀愿景新視野”。他認為,馬華需摒棄舊有的派系斗爭,真正實現選賢與能。

虽然林祥才表示要看过两个总会长候选人的竞选宣言才决定和谁合作,但明眼人都相信此乃剧情所须的对白,林祥才早已靠向翁诗杰这一边,因为他的竞选宣言,正是翁诗杰从头到尾坚持的路线。

蔡细历未放弃竞选总会长念头前,林祥才向来强调团队胜过独行侠,摒弃旧有的派系斗争格局,应是新出炉的应景新招。

坊间传言,蔡细历不争老大争老二,导致林祥才和蔡细历撕破脸,你不仁,我不义,琵琶別抱或许可以闯出另一个春天。

也是江湖传言,林祥才在老二战场插上一脚,可以拉低蔡细历的票源,主要的任务是为黄家泉护航,立功除掉蔡细历後,将被委任总秘书。

阿武叔不信这些一派胡言,因为人人都说林祥才很有钱,要委任也应该是委任总财政才对。

从小我妈妈就教我,不要尽信江湖传言。

我真的不信,我只是担心,要是江湖传言最後变成真,全体中央代表会不会感到很“揾笨”?

Saturday, September 27, 2008

林祥才倒戈,蔡细历有难!

探子回报,蔡细历阵营军情告急!原属蔡细历左右手的林祥才已经倒戈相向,靠向保皇派阵营。

据了解,已宣布不寻求蝉联副总会长的林祥才,目标依然瞄准老二,预料明天将会作出宣布,使马华署理总会长职位的战场,形成三人逐鹿的局面。

至目前为止,除了原任总秘书黄家泉已宣布问鼎老二,原本志在总会长宝座的蔡细历,在衡量政治局势以及胜算之後,已改变念头转換跑道,宣布只染指署理总会长。

消息指出,原本和蔡细历同为改革派左右脑的林祥才,由於票源来自蔡细历同一阵营,此役志不在赢,而是为了保送黄家泉稳坐钓鱼台。

在308政治海啸之後,林祥才是第一个要求黄家定为史上最差战绩负责的重量级领袖,并与蔡细历暗中组成改革阵营,全国跑动宣扬革命运动,孰料目前又投下一颗令蔡细历阵营阵脚大乱的炸弹,为黄家泉护航,印证政治没有永远朋友,也没有永远敌人的现实。

在这之前,林祥才虽然没有正式宣布,但几乎全世界都认定他的目标在老二,随後蔡细历抢在林祥才之前宣布争夺老二,使林祥才一时失去方向,因而耿耿於怀埋下伏笔,随之引发改革派阵营自乱阵脚。

改革派阵营皆众口一致,指林祥才原先已答应只捍卫副总会长,对他突然改变主意倒戈相向,感到极度愤懣,并相信林祥才已接受保皇派献议安排。

九命猫再战江湖


为何说“猫有九命”?

俗话讲“猫有九命”,是指说猫有跌不死的能耐,不论多高被抛下,也总摔不死它。

科学家发现,猫科动物有一个完美的平衡能力。当猫发现自己失去平衡的时候,它的耳朵平衡器官马上会通知到它的大脑,大脑接到这个信号之后,猫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开始扭转自己的身体,因为它的身体柔韧性特别好,在扭转身体的时候,首先是把它的前肢伸出来,这是要保证它扭转过来的位置不再发生偏离。

前肢转过来后,后肢还在转的过程中,尾巴已经甩开,这就保证了落地的平衡跟方向。

而且,在触地一刹那,猫科动物有结实的前肢,加上它深陷的锁骨,加上肉垫般的掌,使它能经受住很高的冲击力。除此而外,猫科动物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它们会让自己浑身的肌肉马上放松,在触地的一刹那,避免它的关节跟肌肉的扭伤。


曾经担任马华公会三届副总会长的拿督叶炳汉,从1987年林良实担任马华总会长开始,就不断受到党內外的排挤和逼害,却一直坚靭不倒,90年代开始,被报界安上“九命猫”称号,实是贴切当之无愧。


叶炳汉在1982年以马青兼马华中委的身份,受委出任2届雪兰莪州行政议员。

1987年叶炳汉出任马青总团长时,仍然是州行政议员,当年是政治多事之秋,草木皆兵的茅草行动,叶炳汉在內安法令下被扣留50天,是人生里最黑暗的一段。

1990党选,卸下总团长位子,顺利中选为副总会长後,叶炳汉开始被当时的总会长林良实排挤,同年的全国大选,虽仍然中选州议员,却不再受委任何官职,成为马华党史里第一个仅担任州议会后座议员的副总会长。

1993年,叶炳汉在没有任何官位的倚靠下,再度蝉联副总会长,当时的林良实坚持当他透明,始终没有委与一官半职。

1995年全国大选,叶炳汉弃州攻国,攻破民主行动党控制多届的沙登区国会议席,在林良实坚持排挤之下,仍然坐冷凳,继续做一个高党职的国会后座议员。

1996年马华党选,是叶炳汉政治生涯最艰苦的一役,在林良实强调大团结的菜单里,坚持挤掉叶炳汉,然而,全国中央代表当年为叶炳汉打出“浩然正气直贯日月,不平之声响彻云霄!”的口号,却让当时受林良实器重,担任财政部副部长的黄思华,成了代罪羔羊挤出局。

叶炳汉打下生平最漂亮一战後,并没有因此改变林良实对他的排挤,叶炳汉担任马青总团长时的後辈,一个个都受委官职了,包括黄家定、陆垠佑、韩春锦、陈财和、等等等,连向来和林良实唱反调的翁诗杰,都受委出任下议院副议长了,唯独叶炳汉还要独守空闺,高唱寂寞难耐,望官场兴叹。

马华欠叶炳汉一个官位,党史应当记载。

1999年,因为双林党争引起的政治变故,叶炳汉最终被牺牲,使到陈广才得以最低票过关。

2002年,因为AB队的和平协议,所有高职保持原位不重选,叶炳汉错失卷土重来的机会。

2003年,林良实退位,黄陈组合掀起新旋风之际,并没有为叶炳汉带来新希望,黄家定做为林良实的爱将,也继承了林良实对叶炳汉的排挤,始终排除在外。

2005年,叶炳汉在区会改选时,徒弟廖润强临阵叛变,连沙登区会主席职也不保的情况下,副总会长一役自是寸步难行,终於饮恨,人人都说九命猫此番没命了。

直到2008年308全国大选,叶炳汉正式被割爱无缘再代表马华出战,人人更认为是政坛九命猫政治生命的终结。

偏偏碰到政治大海啸,沙登区一国三州全部没顶,雪州更只剩下翁诗杰独撐班旦国会议席,以及乌雪和双溪比力2个州议席。

黄家定为史上最大的惨败负责,不担任部长也不在党选寻求蝉联总会长,陈广才大选没有上阵,预料之中和黄家定一起退隐,为马华政局激起相当大的变数,在官位都好像缺人填补的情况之下,马华领导层将面对史上最大的人事更迭。

而在蔡细历宣布无意争夺总会长之後,天之骄子看来只剩翁诗杰独领风骚,翁诗杰和叶炳汉一样,过去都是林良实时代欲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钉,曾经同是天涯沦落人,今朝会不会把酒对饮,笑傲江湖,实是难料。

偏偏当红炸子鸡翁诗杰,竟然选择在叶炳汉安排的场合,宣布竞选总会长,也引人遐想,向来以独行侠见称的翁诗杰,会不会运劲暗助九命猫一臂之力,以便日後组织一支老中青配合的新队伍。

叶炳汉昨天宣布卷土重来竞选副总会长,还把本身的部落格改名为九命猫,不由你不信,这政坛老猫永不放弃的战斗力,实在顽强。

当今大马专访

当今大马报导

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萧告放屁,可以收回!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昨天已接受关志庭的解释,证明林吉祥指责蒲种马华报警导致郭素沁被扣留事件,纯属不经大脑乱放屁、“萧告”乱吠。

林吉祥还要不要马华放马过来?

有4种无法挽回的事情:

1。射出的箭;
2。流逝的光阴;
3。失去的生命;
4。讲出口的话。

我们仍然给予林吉祥机会,收回讲出口的话。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林吉祥不是”萧告“



林吉祥是我敬重的人物之一,敬重他很执着於自己的理想,要建立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为了实现理想,他奋斗超过大半生,决心从不动搖,几十年来,尽管一再受挫,却从不绝望,不跳槽。

如果他想坐拥荣华富贵,只要他想,我100%肯定,他可以拥有,可是他选择了理想。

他想做槟州首席部长,天下都知道,以前还曾经流传一则漫画,林吉祥流着口水,梦见他已经当上槟州首长,但那一次大选的结果,被塑造成半人铁警(ROBOCOP)的林吉祥,一脸苍白失望的说:“GOODBYE PENANG!I SHALL NOT RETURN!”

林吉祥万万没想到,直到今年的308大选,一场没有警报的海啸,竟然无端端成全了他的公子林冠英,坐上槟首长位子,虽然他本身终归与首长梦缘悭一面,由儿子来圆梦也算光宗耀祖。

虽然我是马华党员,与民主行动党是政敌,但大选成绩陆陆续续传来的那一晚,我为林吉祥感到高兴。国阵受重挫已是事实,但眼见追梦追了几乎半个世纪,终於捱到这一天,总该为他们高兴高兴一下。

无论如何,我虽然敬重林吉祥,却不喜欢他讲话的方式,是,他在国会內很敢讲话,但不明白为甚麽每次听他讲话,我总会把他和“萧告”连想在一起。

当然,林吉祥肯定不是“萧告”,只是不明白,为甚麽总让人以为他模仿“萧告”。

关於郭素沁被警方扣留,林吉祥没有经过大脑,便直指蒲种马华报警害郭素沁,蒲种马华蒙冤辩解,林吉祥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收到不齐全的资料,反而像流氓一样的挑衅:“有种你就放马过来!”

这个拒绝道歉的表情,比升旗山的阿末依斯迈拒绝为‘寄居论“道歉还要令人讨厌。

我从事新闻工作十年,采访过林吉祥无数次,对他骂人不用本的习惯,已经习惯,见怪不怪。

感到有点伤心的是,自从郭素沁被扣留那一天,多少蒲种马华党员声援郭素沁,林吉祥听不见,潘俭伟负责收集的签名运动当中,有多少签名来自蒲种马华党员,林吉祥也没有去查查,我不但签了名,还第一时间把吁请释放郭素沁的照片贴上了部落,在郭素沁被释放之前,我们几个同志还在讨论,要以马青的名誉,公开呼吁政府释放郭素沁。

这一切一切,林吉祥看不见,但两个不是马华党员去报案,就给林吉祥看见,看了报案书,原来不是投诉郭素沁,而是投诉前锋报,报案书都贴在网上给他看了,林吉祥还是不道歉。

你们说,他跟阿末依斯迈是不是很像?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卢诚国,3年前3年後


昨晚巧遇卢诚国,我主动站起来,驱前跟他握手。

卢诚国在宴会厅走了一圈,跟全部人握了手之後,跑回我这边跟我窃窃私语:“我有看你的部落格,有2篇被你抽掉的文章,刚好在抽掉之前被我描到两眼。”

我拍拍卢诚国的肩膀:“你要多多关照啊!”

卢诚国点点头,继续拜票去。

上一次见到卢诚国,是在3年前,也是党选。

3年前,在我的家乡双溪大年,卢诚国的手都伸出来了,我挥手赶他走,不要跟他握手。

3年前,卢诚国竞选马青署理总团长,阿武叔虽然年近40,仍然气盛,捉紧机会告诉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仗着身为总团代表之威,阿武叔得势不饶人!事因多年前的一场小误会,当时,卢诚国是总会长林良实的政治秘书,阿武叔是一个慈善花艺展览会的筹委会秘书,授命将一封邀请林良实夫人担任开幕嘉宾的信,交给卢诚国。

在交通部,保安员指着一道门叫我推进去,虽觉得很唐突,经保安员一再说不要紧,硬着头皮推进去,办公室內又有另一道门,我敲了两声把门推开,卢诚国正在里面对着一个马来婆发脾气,抬头见我进来,二话不说,挥手赶我走。

我说:“Mr Loh!只是交一封信给你!”

卢诚国当时气在心头:“我没空,走走走!”

当时阿武叔好难受,悻悻然夹着尾巴走,最後碰到翁文志,才完成了交信这麽小的任务。

3年前,3年後,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3年前,阿武叔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3年後,阿武叔说:“反正已报回一箭之仇,那就君子不记前仇!”

3年前,阿武叔不跟卢诚国握手。

3年後,阿武叔主动驱前跟他握手!(还好卢诚国没有报3年前不握手之仇!)

3年前,阿武叔不跟卢诚国握手,所以他竞选马青署理总团长输掉了。

3年後,阿武叔主动跟卢诚国握手,看来他福星高照,竞选中委赢定了。(中央代表们帮帮忙,別让阿武叔漏气!)

中国报今天刊登卢诚国的专访!提到他的竞选宣言:“以诚以理以义,为国为党为民!”文中让我感受到,卢诚国因为性格缘故,过去几年处处碰壁,郁郁不得志,却始终坚持信念,默默耕耘。

308全国大选前的格拉那再也国会候选人争夺战,卢诚国摆在白蒲大道旁的海报被人抹黑脸,阿武叔当时已心生怜悯,早就想跟他握手打一打气。

经历这许多不如意,卢诚国依然卖力,不抹黑、不报复、不退党。

对阿武叔3年前的不握手,不提,也不介意,仍然伸出手。

阿武叔自认性格比卢诚国更鸟,最近在部落格打抱不平,写了一些让某些人不大高兴的事。冤家路窄,昨晚在宴会上也遇到某些人,对阿武叔脸黑黑,不理也不睬,阿武叔明明伸出手了,某些人却掉头就走。

因果循环,就是这样,阿武叔尝到果报的滋味了。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要知道三年前你做了甚麽,看看今天的你变成了甚麽;
要知道三年後你会变成甚麽,也看看今天的你做了些甚麽。

混饭吃、听宣言、学竞选

当政棍真好,党选期间跑场混饭吃,真的吃不完,吃不了。

刚刚又混进梳邦的雪兰莪高尔夫球俱乐部,吃了林祥才一餐,食物不是很好吃也吃得不够饱(哇!免费餐还嫌!)但是脑袋被党选宣言装得满满,不用吃也饱。

不是党选年就很懒得跑场的阿武叔,还是第一次看到,十几二十个平时好不威水的大人物们,好像选美会的佳丽一样,站到台前搔首弄姿排长龙,搏2分钟的广告时间。(阴功啰!为了3年,这麽委屈!)

今天听说有36个区会的领导人有在场,出场拉票的包括冯镇安、姚再添、陈财和、黄冠文、郑敬保、王钟璇、余金福、廖润强、林春景、许振南、叶理国、汤华 昌、何远平、陈永生、卢诚国、、、、(对不起,阿武叔没当记者11年,顾着喝酒忘了做记录,相机又坏了没有候选人赞助,只凭印象写那些阿武叔记得的,印象深刻的, 还有阿武叔不讨厌的,如有遗漏,请多多原谅。)

过去3年被边缘化的冯镇安,原来竞选总会长之说只是虚张声势,在会上宣布:“以我的经验,我相信我还能够服务,我决定竞选。。。只是蝉联副总会长吧了!”

林祥才却还在故弄玄虚,不透露到底是要竞选总会长、署理总会长、或是学冯镇安蝉联副总会长。

候选佳丽们实在不简单,拉票手法都很高招,让政棍如我大开眼界,获益不少。

沙登区会的廖润强用好大好大的声量,表明支持林祥才竞选任何职位,先赢得全场如雷的掌声,才来讲自己要竞选中委,声势上果然占先机,好像如雷掌声支持他竞选中委。

雪州议会內极珍贵的反对党议员黄冠文也很厉害,他说:在雪州做反对党议员很不容易,如果我不能中选中委,郭素沁一定会唱我,讲马华都不要我,争取东西就没有力(福建话)了。

在格拉那再也区会扳倒李华民,却在雪州妇女组大姐战输给周美芬的双料主席王钟璇说:“我很细心,男人们,一定要投我!让我做中委。”

来自吉兰丹的陈永生说:“我来自丹州,丹州很少华人,上一届我荣幸代表丹州少数的华人出来竞选,成绩不用讲你们也知道,我没有赢啦!所以,请你们这次不要再让我输。”

森美兰的叶理国讲了很多话,但阿武叔想到这个马青仔不但做了区会主席,內定做了马青副总团长,还有多馀的精力竞选马华中委,佩服到没有听到他讲甚麽。

布城的许振南更好笑,他说马华中委会里面很少律师,所以一定要让担任律师的他中选中委。

卢诚国则说:我46岁,不能竞选马青的任何职位了,请你让我中选中委。

对不起,还有其他没有介绍到的竞选宣言,是因为阿武喝了2杯,实在想不起来了,改次若有机会,阿武叔再详细记录。

明晚,江作汉要来蒲种请客哦!

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15樣平常你不知道的事!



今天收到碧爱传来的一则电邮,觉得很有趣,这里帖上跟大家分享:

1。蝦米的心臟长在頭部。


2。豬無法看到天空。


3。老鼠和馬不能嘔吐。


4。據說貓的尿液是夜光的。


5。世界人口有50%的人從來都沒有接過電話。


6。人的心臟可以產生把血液噴出三十尺高的壓力。


7。你永遠不可能用你的舌頭舔到你的手肘。


8。Sixth Sick Sheik`s Sixth Sheep`s Sick 是英文中最難以發言的一個句子。


9。打噴嚏若過於強勁,會導致胸腔破裂?


10。如果你打電話超過一個小時,那麼你耳朵裡的耳屎會增加大概7倍左右。


11。打火機是比火柴更早發明出來的。


12。據說,在你睡覺的時候,在你不知不覺中,你會吃入70多種虫 子。














13。據 說,90%的看過這個文章的人,都會試圖用自己的舌頭舔自己的手肘..

(你剛才也試著舔過了吧?)


哈哈哈!我真的舔了,真的舔不到!

不过,标题说15样,我数来数去只有13样,就在这里自己加上2样啦!这2样是没有潜过水的人不会知道的事!

14。在海底放屁,声音比较大。但幸好没有人会知道放屁声从那里传来。

15。在海底小便,原来是那麽的温暖的事。

马青总团代表不是猪

这是乳猪。菜单內的菜色!

这是猪!猪没有思考的能力,没有选择自己的领袖的能力!
猪的命运,通常都是变成桌上的菜单!


刚从柔佛州的噢岛潜水回来,急急恶补前两天与世隔绝错失的报章,看到刘振国宣布竞选马青副总秘书的新闻,虽然有点疲累的身心还牵系在噢岛海底,却还是赶忙打开电脑着此文章,以示对刘振国的支持。

感谢老天!振国没有被列在菜单內,要不然,反菜单运动可能就会连累到他。

在振国的部落看到以魏家祥为主的新届马青总团领导层菜单如下:

总团长: 魏家祥(柔佛)
署理总团长:马汉顺(霹雳)
副总团长: 姚伟豪(雪州)、叶理国(森州)、杨振良(沙巴)、陈栋梁(吉打)
总秘书: 蔡金星(直辖区)
副总秘书: 保留槟城代表或彭亨州代表
总财政: 李丽友(雪州)
副总财政: 许金汉(马六甲)
稽查: 郑有文(雪州)
组织秘书: 颜丰守 (柔佛)

开始时,这菜单让我感到无比愤怒,错以为总团以此菜单为准,全部不劳而获,那我这个总团代表岂非变成一只猪,连投票的权利都没有了。

所幸後来又看到振国的解释,以上菜单只供参考,心头大石才放下,幸好,还有机会投票。

所以,除非无对手不劳而获,否则,本届列在马青总团菜单內的人选,不表示一定会中选,至於未被列入菜单的,只要是有才干有诚意的,破单机会比列在菜单內更高。

好像刘振国,单单针对升旗山那个废材的那个事件,反应比魏家祥更快更坚决,比廖中莱先知先觉,比任何一州的马青分团团长更显示关心,就值得全体总团代表敌忾同仇帮他拉票,确保真正有心有能力贡献马青者,破单而出。

阿武叔在这里诚恳吁请全体总团代表,全力支持反菜单运动,不要接受任何不尊重总团代表,把马青总团职位当做私人财产协商分配的安排,因为,马青总团代表不是猪!

马青总团新领导层,应由总团代表选出来,而不是如猪般智障的被安排出来。

Friday, September 19, 2008

明天,找海龟谈天去


这两天,很多疑问,搞到阿武叔连用餐的时间都不固定,大便的时间也不固定,莉娥姐和振国老弟相约干杯的兴致也没了。部落文章没有时间写了,粉丝的评论也没时间回覆了,別人的部落也没时间去拜访了。

连姚伟豪也好像不习惯了,传了个简讯过来:“两天没有发表新文章,为你感到担心。”

以前手提电话每两天充电一次,这两天竟然一天要充电两次。

粉丝都在问,会变天吗?蔡细历医生打署理总会长会赢吗?首相不管钞票管炸药,要不要储存粮食?

客户都在问,AIA会倒吗?应不应该退保?

知己好友都在问,阿武叔会失业吗?

谢谢关心!谢谢关心!

会不会变天?我想会吧!昨天是星期三,今天星期四,明天星期五,每天都在变天啊!

蔡细历会赢吗?我知道的话我就竞选总会长了啦!

AIA会不会倒?我看天变了AIA都还不会变!160亿令吉的资产还留在马来西亚,对财政部长没有信心也要对国家银行有信心嘛!

会不会失业?奇怪!这两天生意特別好哦!那个有拿督銜头的律师,今天还介绍来了一个三百万保单哩!超级赞!

感恩之极!感恩之极!

忙录之极!忙录之极!忽略了网友粉丝们,一千个对不起!

但这两天,接电话接到没有力,赶路赶到没有力,该休息一下了。

明天,要找海龟谈天去,到那个用手说话,没有噪音的地方,到那个用嘴巴呼吸,不能说是非的世界,海底应该不会担心变天,不会担心龙宫倒闭,海龟应该没有退出海洋党的意愿,小丑鱼应该也不用储存粮食等待气候改变。

明天不要为手提电话充电,只要为自己的身心灵充电。

教练说,明天会潜到超过一百尺深处,给听得太多谣言的耳膜大一点的压力,让已开始摸不清是非的脑袋,冷一冷静!

後天,还要在午夜时分跳入海底,看一看黑茫茫的海底,鱼群怎样搞政治。

这将是我生平第一次午夜潜水,坦白说,昨天就开始战战兢兢了,怕在黑压压的海底会吓死鱼,怕黑夜里会被美人鱼非礼。

海底不知道有没有內安法令?

不管了,不管了,明天起一连三天,没有网际网络,不想看勾心斗角的政治,只想学习大鱼如何吃小鱼!

星期一再见!

Tuesday, September 16, 2008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马华部长担心的问题

当再益依布拉欣昨天表示不惜辞去部长职位的言论时,民间的感觉就像在黑夜中突然看到一个蝙蝠标志,划过夜空,观众们兴奋极了,英雄要出场了。

今天再益毫不留恋的呈上辞职信,拍拍屁股走人,民间哗然,脑中都不禁为再益的裤子外面划上一件红色的底裤,披上一件红色的披风,超人飞天啰!

再益飞天的英姿,引起华社激情欢腾,掌声如雷,再益飞天的飕飕声,却引发马华四个部长的偏头痛发作。因为,再益飞天的飕飕声竟然夹着人们的疑问,在天空绕了几十圈:"巫统的部长都穿红底裤出场了,马华的部长还套着睡裤干嘛?"

引发乱局的是巫统的废材,却牵累马华的高品质栋梁要承受灾难,不知道谁是这场闹剧的导演,还讽刺性的安排巫统部长扮演穿红底裤的角色,狠狠刮巫统的废材和无赖一巴掌,来平息华社的怒火,这场戏,真叫背着天秤标志的华人部长感到无柰呀!

阿武叔一早就表明身份,我只不过是一个在马华党內混口饭吃,三年等一次跟部长握手的小小政棍,可是左邻右舍的三伯六公都在蓠芭门外守候,一看到阿武叔就跑过来问:"有没有搞错,巫统的部长都辞职了,马华的部长还坐到爽爽?"

阿武叔无言以对,幸好这几年学到两招政棍心法,第一招:装傻扮可怜!我们的部长也是受害人吶!第二招:赶快请吃饭!最好能把他们灌醉,忘记这些问题。

谁知道,这两招真的有效,三伯六公一有免费餐吃,就帮马华的部长说起话来。

"也难怪啦!巫统有这麽多个部长,马华只有四个,以前四个,现在也四个,要是其中一个辞职,不是剩下三个?不可以!"

"別说部长啦!你看那个叶炳汉,做了三届副总会长,连政务次长都没做过,证明马华的部长很难才有机会做,就这样辞职,太可惜了,要忍!忍!忍!"

"嗳!你知道吗?马华现在的四个部长都是凑到半死才凑出来咧!就算辞职了,巫统还肯给回你,要叫谁来顶?难道叫黄家定脸皮厚厚又做回咩?不好看啦!不可以不可以!"

"魏家祥可以顶一顶吗?"

"不可以!酱谁来顶副教育部长的位?"

"冯镇安以前有做过副教育部长嚒!"

"那里有降级的?冯镇安做过这麽多年部长,那里会要!"

"酱叫冯镇安做回部长啰!"

"酱又要叫谁牺牲呢?"

餐厅捧菜的小二插咀道:"要是蔡细历的光碟事件现在才爆发就好啦!可以叫他趁势做英雄!"

三伯六公不约而同臭骂:"活该你一生当捧菜的!"

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两个女人被扣留

报道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寄居论的《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左图),今晚被警方援引内安法令扣留,民主行动党的金銮区州议员郭素沁(右图),也已被扣留。

会不会再来一轮的大逮捕行动?无语问苍天。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冯镇安被边缘化,叶炳汉被透明化

现任马华副总会长之一的冯镇安博士,於9月7日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他过去3年在马华大家庭內受到边缘化,基於这种感觉,冯博士要在10月18日的马华党选中,认真考虑更上一层楼,竞选总会长。

冯博士一度也是马华众天之骄子之一,无须有甚麽惊天动地的大表现,只须默默扮演林良实背後的男人,也能在马华中央权力中心呼风喚雨了将近20年,而今也饱尝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凄凉处境,怎不叫人感叹,一朝天子一朝臣。

阿武叔一直都对生得一副许冠文模样,可爱的冯博士印象不错,今年8月1日还特地在部落写了一篇冯镇安可爱的一面,那是阿武叔过去当记者时,对冯博士残存的一点点记忆。不过,比我资深的前同事李荣白,也於8月4日,在他的《言之有李》部落,写了一篇愚忠愚孝的冯镇安,道出他对冯博士当年不顾华社及党內群起反对的声音,坚持收购南洋报业是“GOOD BUY”的不满,当时,冯博士身任人力资源部长,又做为前马华总会长林良实身边的经济大脑,甚受宠爱。

阿白也道出冯博士的一句名言:“马华百万党员当中,无人可以取代林良实。”

日月迁逝,物換星移,想林良实时代的冯博士,也算万千宠爱在一身,而今潮起潮落,落难到被边缘化,不禁令阿武叔脑中,泛起苏东坡的“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为冯博士感叹之馀,阿武叔也不禁想起马华党內另一个比冯博士更悲壮的人物,几乎大半生都被边缘化,甚至一直被当透明的政坛九命猫--叶炳汉是也!

跟叶炳汉比较起来,冯镇安其实应算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1990年,冯镇安还不是副总会长,便受推荐出任教育部副部长,一直到1999年起升正人力资源部部长至2008年3月,反观叶炳汉从1990年起,虽然曾经担任三届副总会长高职,任內却未曾受委一官半职,未曾受到重用,从未能如中央代表的愿,进入党最高权力核心,何只边缘化这麽简单,简至就是摆明当你透明,不把你放在眼內,看你能“吹我涨”?

过去3年被边缘化的冯镇安,尚且受到党的器重,继续在阿罗牙也国会选区披甲上阵,叶炳汉却连沙登的老巢也保不住,几乎被连根拔起,今年区会改选甚至被逼退到蒲种寻求旧干部的护航,获取一席中央代表资格,你说几惨?

7月6日,阿武叔眼看阿炳哥落得被赶出沙登区会的下场,还在政棍记事簿里写了一篇叶炳汉逃离沙登,廖润强成功赶走师父,道出阿炳哥的狼狈相。(就是这篇文章让阿武叔和冠凯,从开始发表不同意见,到现在的神交!)

所以,我说老冯啊!千万別学周星驰那样斗看谁比较惨,也別为小小挫折就自怜自叹,应学九命猫奋斗到老,永不言弃。
那天经过沙登新村一望,叶炳汉虽然不再是国会议员,不再是沙登区会主席,还逃到蒲种才有得做中央代表,沙登支会的办事处还在开,一切如旧,单单这一点,马华党內有多少个人办得到?

阿武叔心想,如果冯镇安基於受到边缘化的感受太深刻,而有意竞选总会长,那麽,做过三届副总会长都被“透明化”的叶炳汉,如果这次捲土重来,再竞选副总会长,寻求政治生涯的第十条命,会不会更加理所当然?

冠凯,对不起!阿武叔看政治就像看Wrestling,总希望被欺负的那个,能够来个翻身大逆转。我希望全体中央代表,也跟我一样!

哇喜几架嘟!

因为发表华人寄居论,引起民愤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已被巫统最高理事会裁决冻结党籍3年,暂时缓和民间怒火。

然而,这个冥顽不灵的废材,仍坚持本身没有错及不愿道歉。

再这样玩下去,不论阿末後面的主子是谁,肯定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冻结党籍3年,能不能消除华社对极端种族主义的怒气?阿末3年後有没有可能东山再起?

阿武叔最近在网络上学了一道咒语,有种超能力,可以改变华社对阿末的看法,只要阿末在未来3年,每逢初一十五,便到槟城最多华人聚居的地方,大声念诵千百遍,3年後肯定会被华人重新接受。

为了息事宁人,阿武叔毫不自私的把这咒语送给阿末,希望他好好珍惜。

这个咒语是:娃喜几架嘟!如果別人想要做好事,协助阿末早日解除业障,也可以助念咒语,不过阿末本身念的是:娃喜几架嘟!別人助念的话,则应念成:鹭喜几架嘟!

一定要对着阿末面前助念,咒语才能发挥神奇的力量,不过,如果阿末不能经常出现在大家面前,对着他的照片念,也会有效!

在马来西亚,权位愈高的人士助念,效果会更加显著!

反正不会有副作用,估且试一试吧!

为甚麽这个咒语这麽有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网络上传言,槟城的华人都有能力解读这句咒语的意思!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抽个空,杯葛全民公敌

阿武叔这几天忙得团团转,部落文章被逼放一旁。

除了业务,探病居然也占了生活的一大部份。

国家时局不好,好像很多人都病倒了,其中最让阿武叔心情起伏的,是我的前上司钟启章,因为眼疾问题进了吉隆坡中央医院,医生说必须在中央医院躺两个月,除了大小便,別想爬起来;另一个更加悸动的,却是我的学姐,星洲日报的法庭记者林秀美,也身体欠恙,最近一个星期瘦了一公斤。

前天波力拔克打电话来,也在州马青选举过後,病倒了两天,振国好像也有少少的不舒服,而阿武叔安排送別冠凯的那一天,胃涨涨的,头晕晕的,还好,一轮酒逢知己的畅饮之後,隔天一觉醒来,精神煥然。

车上赶路,心里一直念诵药师佛菩薩圣号,祝福每一个人都身体健康!已两天没想过要给部落增加甚麽料。

一直到今天,阿武叔部落收到糊塗侠客的留言,要求借用阿武叔的部落,号召杯葛全民公敌,那个死猪样的阿末依斯迈。

二话不说,阿武叔即刻抽个空著此文章给糊塗侠客打打气,口中念念有词,期望十方佛菩萨加持庇佑,早日把那废材镇服,到时天必降甘露,阿武叔的朋友全部龙马精神,生病的朋友全部不药而愈。

这个糊塗侠客神龙见首不见尾,那天阿武叔帮贺世平导演宣传了108国产英雄传之後,糊塗侠客即在阿武叔部落现身,刻盛意拳拳要帮忙发扬中文舞台剧,才说说而已,贺导演说侠客已联络上,拿了应拿资料。

阿武叔深信糊塗侠客古道热肠,必是像蜘蛛侠或蝙蝠侠一般的侠义人物,但这个侠客自称糊塗,看来也不是盖的,因为阿武叔访问他的部落之後,发现他正发动第一炮行动,要在槟城青草巷(Greenlane),Gembira Complex 旁的Shell 油站,举行第一轮杯葛行动。可是,糊塗侠客竟然忘记提到日期和时间,还有那是甚麽样的行动?

侠客,总不成叫我们也糊里糊塗,在青草巷望穿秋水,痴痴的等吧?

无论如何,为了让国內的新鲜空气和消灭病毒,敬请大家留意糊塗侠客的攻势,到时大家必得抽个空,杯葛全民公敌。


后记:经过波力拔克的提醒,原来糊塗的不是侠客,而是阿武叔.现在阿武叔知道了,槟城青草巷(Greenlane),Gembira Complex 旁的Shell 油站,至少要被杯葛3年,等阿末的党籍解冻时,看他的表现才决定是否展延.

Tuesday, September 9, 2008

一个20岁年轻人对马青的期许


9月6日马青州分团选举尘埃落定之後,阿武叔的部落格,收到一个叫着陈志忠的年轻小伙子的以下评论:

这也许是迈向健康政治文化的开始。。。

不错,
马青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了。。。

改革的开始,
但还是希望马青知道未来的工作,
甚至活动性质,应该以政治为主轴。。

多办一些律师公会办的,
让青年更了解什么是内安法令,
也让青年知道为何你们坚持不废除的立场,
(如果你们坚持不废除)
让青年更了解这就是马青的政治理念。。

同时也可以举办什么是两线制?
让青年知道何为两线制?

你不要告诉我,这些是反对党的活动,
政治活动尤其政治教育是没有分执政党或反对党的。。。

这些都是民权问题,
甚至是青年要了解的。。。

马青一再强调要坚持敢怒敢言,
但最主要的还是那一句,
自己的政治团队不要偏离政治,
那么讲起话来就理直气壮!!
不用再来敢怒敢言敢为的那一套了也可以!!

如果真的不小心触怒uncle
对不起。。。

September 6, 2008 11:17 PM

阿武叔给予他的回应:

感谢陈志忠的年轻人的心声以及超乎年轻人所能给的意见。

老天,你相信志忠今年才20岁吗?

真的希望每一个马青团员,都听得见这个未来主人翁的意见。

September 6, 2008 11:40 PM

志忠之後又留下一个评论:

uncle,
你夸张了,
20岁的青年还有很多比我更有看法。。。

我是希望看到任何政党都能在政治上扮演自己的角色,
马青求变的心,都在许多代表身上看到了。。

若要将这些意见传达到每一位马青的团员,
那么应该劳烦uncle了。。。

再加上uncle本身的看法,
相信他们更获益不浅。。。。

毕竟我还是一个局外人。。。

September 8, 2008 7:50 AM

阿武叔今天业务繁忙,无暇写文章,仅以志忠的一番良言,与全体马青团员共勉。

Monday, September 8, 2008

一场因为部落格而促成的聚会


尤冠凯9月18日要去英国念法律,今晚我们在蒲种为他饯行。

出席的有尤冠凯、柯年甡、刘振国夫妇、ENG PAK、春天、还有令人惊喜的黄莉娥大姐。

蒲种区团团长李韶彬及财政黄毅贤之後也出席喝两杯。

吃吃喝喝之间谈起,原来大家都是因为部落格而变得更加亲近。

尤其是尤冠凯,初期是来阿武叔这里唱反调的,结果越唱越亲近,只因大家的评论,都以理为先。

吃吃喝喝之间也提起,这次马青州分团选举,输掉的都是没有部落格的,咦!真的那麽玄?

祝福冠凯,学成为国奉献!

Saturday, September 6, 2008

高祥威中选雪州分团团长传达的讯息


最新成绩出炉,高祥威博士以441票对383票,中选为新任马青雪兰莪州分团团长。

在雪州22个区团中,号称获得21个区团支持的当权派候选人谢国华,战果意料之外的以58票之差滑了一跤。

副团长方面,属当权派排名第一的李宥兴,虽然过关,却仅以630票排名榜末,比其他中选者少了百多票。梳邦区团的陈治宣虽然仅得票272不能破单而出,却为州分团做出了贡献,让新的领导层,听到基层的声音。

给陈治宣鼓掌。

雪州分团的成绩,传达了3个讯息:

一、区团团长已经无法再控制整个区团的代表,为已经懂得自主,让雪州马青引以为傲的全体州分团代表鼓掌;

二、把党职当做私人财产来分配,协商职位这一套已经过时了,要赢得州代表的票,必须展现能力与诚意;

三、马青总团方面听说所有职位已协商好了,有能力,肯奉献,却没有被安排职位的,可以放胆的去提名,破单的机会是有的。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2008年度大马政治电影颁奖礼

本地八卦圈最近举办2008年度大马政治电影奖,经过一轮较劲,总算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颁奖礼终於在网络空气中举办,主办当局把成绩SMS给阿武叔,叫阿武叔独家宣布.

以下是得奖名单,评判团的决定乃最後决定,不得上诉,记得捧场!

本地最佳年度影片: <我的屁股>


最受欢迎外语片: <蒙古碎尸>

最佳导演: “许”安华<916之梦>

最佳男主角: 鸭都拉<无脑铁金刚>

最佳女主角: 陈“玉”莲花<火上加油>

最佳男配角: 凯狸<他是我女婿>

最佳女配角: 黄圆圆<我爱大男人>

最有前途新人奖: 赛福<我的屁股>

最佳原创音乐奖: <后庭花>,词曲:赛福,唱:暗花

Wednesday, September 3, 2008

谁是英雄?

为了捞选票,发表"华人寄居论"的那个废材,不是英雄!

常常标榜敢怒敢言,对那个废材讲的废话却噤若寒蝉,粒声不出的,不是英雄!

认为废材发表"华人寄居论"是为了保护马来人主权的,不是英雄!

代表废材道歉的,不是英雄!

认同冻结废材的巫统党籍,却不认同引用煽动法令对付废材的,不是英雄!

那麽谁是英雄?

等等等!!有一群劫匪,竟然是大英雄,而且还是国家的大英雄!

奇怪了!劫匪怎麽可能成国家大英雄?

欲知答案,请支持大马徐克,贺世平导演的作品《108国产英雄传》,2008年11月29日及30日晚上7点,在新纪元学院黑箱剧场,隆重呈献。


看一群不专业的劫匪如何成为国家英雄。。。

搞笑情节,点出大马民生文化和官僚主义。

票价未定,听说很便宜,不论多少钱,都请支持大马华语舞台剧。

官爷们,欢迎赞助,打倒官僚主义!

除了州团长,其他都是废票

蒲种区的州代表,到提名中心高喊LOOKCOW,期高博士翻身有望!


昨天阿武叔去马华雪州联委会办事处一趟,除了给蒲种区的团长候选人高祥威博士鼓励之外,也亲身体验一下州分团提名的热闹情况。

提名结果如意料之內的由高博士对垒八打灵再也南区的谢国华,现场所见,出席的蒲种代表人数,应是各区团最众多的区团,一看就知道,蒲种区团在做最後努力和冲刺,期望扭转乾坤,翻身有术,而谢国华全场穿梭,神情淡定,支持者连搖旗吶喊都觉得懒,显见号称在雪州22区团获得21区团力捧的谢国华,简至就定过山,做定州团长。

雪州共有1千380名代表,蒲种只有不到60名,战果会不会是1320票比60票?我们拭目以待!

不过,看了提名结果後,阿武叔有一点烦恼,怎麽大部份有意为州分团奉献的领导们,阿武叔认识得这麽少?副团长的5个提名,只听过本来以为做定州秘书的李宥兴,到时只投他一票又会变成废票;来自同一个区团又同时竞选财政的,一个很陌生,一个没有来;两个竞选稽查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来,因为没有人介绍;13个竞选委员的,只有一个黄国龙有跟阿武叔吃过几次饭;8个竞选总团代表的,只有一个来自蒲种的邓志康熟口熟脸,其他,真的是听都没有听过。

唯一的署理团长候选人郑有文在协商阶段就很出名,再加上在现场很会做人,跟阿武叔讲了很多话,握了很多次手,怪不得不劳而获。至於秘书和副秘书,阿武叔这个区团秘书讲的是真心话,没听过,幸好两人也不劳而获,为阿武叔省下2点烦恼。

提名结果让阿武叔又羞又愧,所以,提名一截止,赶快溜。

看来,9月6日当天,除了州团长要选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是废票。

Monday, September 1, 2008

我们还需要敢怒敢言的领袖吗?

敢怒敢言这回事,自从李金狮担任马青总团长的时代听到现在,有点偷工减料的变质了,只是,今人彷佛仍然推崇,准备竞选马青高职的政客,更几乎把敢怒敢言视为唯一必备的口号。

好笑的是,除了马青仔,现在准备竞选马华总会长的中央领袖,看起来也急着为自己挂上敢怒敢言的标签。

甚麽叫着敢怒敢言?人家举剑,我们举关刀,或者射飞镖放暗器,或者一拳打爆他的头算不算敢怒?人家讲我们寄居,我们讲回他是败类,算不算敢言?

这种行为,留给政棍之流去做好了,反正惹怒我们的也是政棍,引我们作出恶言的也正是政棍之流而已,堂堂中央领导人也抢用政棍喽啰吶喊叫嚣的方式,无厘头的敢怒敢言,只能让政棍喽啰听得爽快,却自降身份,有官不做,做棍!

要嘛!把这个败类铲除,赶出国门,政棍才相信你真的敢生气!要不然竞选总会长的跟政棍一起乱吠,人家丢粒石头来就大家一起夹起尾巴悻悻然逃 跑,丢根骨头过来就大家一起伸长舌头狗咬狗骨,有狗屁用咩?

华文教育课题被我们敢怒敢言了几十年,华社到底在华教课题上,还要继续敢怒敢言多少年?

可笑的是,今天文冬竞智华小传出即将搬迁蒲种,作为副教育部长的魏家祥当着宝来宣传,蒲种的政棍也当着宝来抢宣传,看!我们又成功搬来一间华小。

之後,搬迁工作再花三年八个月搞搬迁手续,之後再寻找校地,寻找像李深静这样的有钱佬,包办整个建校工程,顺利建成的话就找个好日子,请来首相亲自主持开幕仪式,然後在记者会上强调,政府很重视华文教育。

我的孩子还小,不明白为何搬一间华小要这麽麻烦,但我们这些中年人难道就明白了?迁校手续麻麻烦烦,搞不好分分钟胎死腹中,以前力行华小的搬迁过程,还引发了一场马华与董教总的纷争。

劳师动众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兜了八千哩路的大圈子,还不是一样的砖瓦,一样的校舍,一样的风声雨声读书声,使当地孩子多了受华文教育的机会,既然如此,直接在有需要的地方建立新华小,有甚麽不一样?

搬迁华小的工作,给年轻人感觉到今天的政府好像太得空,容易的工作不做,却捉虫进屁股洞,自找麻烦,福建话缩写来讲叫着LPPL

既然搬迁跟增建是LPPL,年轻人心里只会想,在需要的地方就增建华小,对国家有甚麽损失?分明是有意习难。

年轻的一代不知道教育法令对华小的限制,年轻人只知道要把孩子送进华小很不容易,要找一间像样的中学很不容易,这样的问题,扰扰嚷嚷了很多年,我们还要再听到我们的领袖敢发同样的怒,敢发同样的言?

直接一点的说,我们要修改教育法令,直接允许有需要的地方,就增建新华小,而不是等那些园丘的人都走光了,才来麻麻烦烦的搬迁。

蒲种的哈古乐华小建得堂皇又漂亮,成功把孩子送进去的家长都赞不绝口,感激首相,感激黄家定,感激林敬益,感激李深静,感激卢永平和高祥威,不过对不起,308全国大选不但不能把票投给你,还要你输到脫裤子,几乎光光。

各位争高位的领袖,你们是听不到这选票的声音,还是假装听不懂?

吉隆坡的尊孔国中很多年前就说要搬到蒲种,我从孩子一出世等到现在,明年读中学了,听说尊孔国中新校舍不建了,因为之前答应负责承建的发展商,自身都已是泥菩薩过江,那还管得着我的孩子就读中学的问题。

针对教育课题,我们不要再听到我们的领袖敢怒敢言,我们要的是效率,公平和诚意。

建筑工程基金被干捞事件,当官的都知道是很普遍的事情,对这个事件敢怒敢言有个屁用,我们要的是杜绝干捞这回事,干下干捞的,就把他送进监狱。

城市交通问题乱七八糟谁不知道?还需要谁去敢怒敢言?我们要的是解决问题。

大道过路费是在吸老百姓的血,谁不知道?我们也不需要谁再去为这件事发怒讲鸟话,我们要的是废除收费站,造桥补路,不是政府应该做的吗?以前登嘉楼被回教党拿下执政权,不是马上把收费站铲平吗?为甚麽今天雪兰莪、吡叻、吉打和槟州,不能把收费站铲平?其他被国阵保住政权的州属为何不能废除收费站?

今天还有谁不知道陆路交通局有很多贪官?谁去过PUSPAKOM没有受气?那些安装了黑一点的车镜隔热纸抵挡炎热天气的,却被逼拆掉镜纸,还了传票还要去PUSPAKOM受气的车主,会不会把票投给你?谁不知道我们的所有政府部门都官僚妖气冲天?

拜托,不要再讲了,越讲会越气!对不起,阿武叔今天的火气实在是大了点。

敢怒敢言不是不可以,却必须怒得有威严,言之有理和效率,像我今天这样乱吠,只是一个成不了事的政棍在发牢骚,不是敢怒敢言。

敢怒敢言如果要在竞选高职时用,必须是一种政绩,而不是三年喊一次的口号,三年讲一次的理想,越讲就越丢票!


后记:期待一个不用生气,无须敢怒敢言,天天都是好心情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