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30, 2008

在纳闽,闷到发慌

今天早上从KLIA乘搭马航班机,首次踏足联邦直辖区隔着南中国海的另一片土地,纳闽。

昨晚,对纳闽相当熟悉的江医生,一听到我会在纳闽住2晚时,提高嗓子说:“你们会被闷死!”

我本来将信将疑,尤其飞机准备登陆纳闵\闽岛时,我在上空看到仙境一般的景色时,就紧紧告诉自己,别被闷死了。

岂料,来了半天,真的就闷死了。

我现在是流着汗,在MANIKAR BEACH RESORT的酒店闷热无比的大厅,向大家介绍纳闽,这酒店大厅有无线宽频服务,真是身处仙境中的惊喜。

听说纳闽海底有四艘著名的沉没轮船,来到酒店大厅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那里有熟悉沉船景点的潜水导游,结果从下午3点打听到傍晚6点半,竟然无声无息,酒店工作人员叫我明早再尝试联络。

看来一睹美国战舰沉没在南中国海底英姿的梦想,这次是不能实现了。

CHECK IN酒店之後,才发现建筑设计还相当美的酒店房间,竟然没有电,催促了一个小时,总算来电,却更气得胀鼓鼓,酒店人员竟然不知羞耻的发来一封文告,明早九点到下午五点,酒店没有电流供应。

真的是没有看过这种不要脸的酒店,没有电流供应都敢把酒店租出去,这是马来西亚的文化吗?

夜晚到市中心转了几圈,却发现所有市中心的酒店都满了,想不明白,怎麽会有这麽多人来这个小岛住酒店。

这里的华人商店,都把我们习惯称呼的纳闽称为纳民,所得税局办事处显眼的设立在最热闹的街道处,我心中推敲着“纳民”这两个字。

纳闽岛其实真的很美,天蓝得很蓝,大自然气息浓厚之极,夜晚织布般的不绝虫鸣声,让人怀想儿时乡下的情景。

只不过,还是觉得这个天堂一般的地方,被糟踏浪费了。

明天,酒店没有电,不知道要怎样过,或许,会乘渡轮过去汶莱,看一看这不抽所得税的国度,会不会有纳闽般的不满。

斗鸡寨山大王爱炸鸡屁股

从南郭先生那边,打听到一个山寨大王,已经不理寨外匈奴叫嚣,枪口只瞄准自家寨内,尤其山寨二当家一呼大气,大王机枪即疯狂扫射,再用手榴弹对准其光屁股大肆轰炸。

南郭先生路经山寨时,情况就像落难曼谷机场的游子,惊慌乱撞,保命为先,连山寨何名也忘了。

南郭先生且先定惊,该山寨称为斗鸡寨,当今大王乃天上斗鸡神降世,一山皆静时,唯斗鸡王日夜引颈昂首、气宇轩扬、红眼怒对,无时无刻不期待血腥厮杀一番,斗鸡叫声常常震动山河,故得其名。

斗鸡王以前一度惹上黑金王,搞到一身都是屎,还被匈奴王亲自怒拔其鸡毛,目前对黑金山寨心服口服,常常赴寨听歌唱戏,对於匈奴兵则已经闻声丧胆,小小匈奴兵经过,斗鸡王大气都不敢呼了。

怪就怪在一场海啸狂噬山寨後,山中已经没有老虎,斗鸡王在乱世当中不小心登上大王位,为了显露大王威严, 於是大显斗鸡精神,施展斗鸡嘴神功,尝试力压山河,让人知道鸡也不是盖的。

斗鸡王最忌鸡屁股,偏偏寨内二当家在镜头前露过八月十五,从此,匈奴大军侵境之仇,已比不上二当家露鸡屁股之耻。

今天斗鸡大王不打匈奴,只炸鸡屁股。

南郭先生路经斗鸡寨,想到当年学校校长被食堂东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直提醒自己不可把人逼上绝路。

但阿武叔的预感是,斗鸡王很快就会将二当家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纪律委员会开会後就会把他开除,除之而後快,乃斗鸡精神。

24年前,有人搞过一个大开除,这个动作已经过时了,但用得着的动作,就算过时,也是好的动作。

而斗鸡王最近频频不按牌理出牌的动作,很多正是已经过时的动作,连过时的人物都可以用来钳制鸡屁股。

阿武叔预言:二当家要成精了,精英的精。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补充陈键汉的《差佬记》

最近比较烦。

部落格的链接太多了,工作又忙,年底又要赶CLOSING,许多的好文章,都MISS掉了。

今天才读到陈键汉差佬记,又烦,这个好孩子的文章,为甚麽会错过呢?

部落客们写得太勤了,许多文章还来不及看,就已经被UPDATE掉了。

有点烦?这里给陈键汉的《差佬记》一点补充,希望为没有MISS掉的你,扫除一点烦恼。

这差佬故事是听来的,讲故事的人说这是发生在雪兰莪州蒲种的真人真事:

一个男人喝到醉薰薰,半夜独自驾车回家途中,遇到差佬截查。

差佬拿了一支测酒精的东西,叫喝醉的男人吹。

吹罢,差佬说:“老兄!你喝太多了,上差馆吧!”

喝醉的男人姣辩:“胡说!我那有喝?”

差佬说:“还想狡辩!。。。。”

突然,对面路传来一声巨响,发生了一宗非常严重的车祸,两辆车撞到烂烂。

差佬放下喝醉的男人,赶紧冲到对面路救人。

喝醉的男人捉紧时机,上车就逃回家,呼呼大睡了。

清晨,一大堆警车包围着喝醉男人的家,差佬敲门把喝醉的男人揪了出来。

“我们现在要把你逮捕!”

喝醉男人还在狡辩:“我犯了甚麽罪?”

差佬说:“你昨晚喝醉了。。。。。。。”

“我那里有喝醉?你有甚麽证据?”不等差佬说完,喝醉的男人就插嘴狡辩。

差佬说:“你的IC还在我这里,还有,你的车还留在现场,你驾回来的是警车!”

醉汉酒醒了,看到手铐又马上晕倒。

(听到这里时,我是笑到翻的!)

另一个差佬的笑话:

一个人驾车闯红灯,被差佬逮个正着。

差佬笑咪咪的问道:“老兄!没有看到红灯吗?”

他说:“看到的!”

差佬说:“看到?那为甚麽还敢闯红灯?”

他说:“因为没看到有警察。”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翁诗杰和蔡细历为甚麽不和?

日前听到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所委任的总财政郑福成,毛遂自荐要充当和事佬,为翁蔡谈和。

然後翁诗杰表示谈和并不重要,蔡细历也认为没有必要调解。

我突然感到迷茫,翁蔡到底为何事不和?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贺世平新作出炉,请大力支持

问世间,钱是何物?

马来西亚搞怪导演贺世平的新作《108国产英雄传》,将於12月5日至7日,以及12月11日至13日,在雪隆中华大会堂隆重上演。

《108国产英雄传》是由贺世平导演,新纪元学院戏剧与影像系疯狂呈献,结合电影+游戏+剧场+巴七的社会讽刺喜剧,马上订票,看一群不专业的劫匪,和你玩一场抢银行的RPG剧场游戏。

订票请联络:016-3304370。

网页:http://108hero.blogspot.com/

全球首创--巴士剧场 bus theatre ,当你搭上巴士的那一刻,戏就开始上演了。

这是一部电影+ 游戏+ 剧场+ 巴士演出的社会讽刺喜剧。你好像在看电影,又像在玩游戏,事实上,这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剧场表演。

Why so serious ?hahahahaha.....

演出地点 VENUE雪隆中华大会堂 ——》免费巴士载送 ——》加影新纪元学院 黑箱剧场演出

时间 DATE

5 Dec 2008 Fri (6.00pm),
6 Dec 2008 Sat (1.00pm / 6.00pm),
7 Dec 2008 Sun(6.00pm),
11 Dec 2008 Thu(6.00pm),
12 Dec 2008 Fri (7.00pm)*Walk In 无巴士载送
13 Dec 2008 Sat(6.00pm)

票价 TICKET

RM 20
RM 15(student,disabled,senior citizens)

订票热线 ENQUIRIES

WEI CHING 016- 345 4512
ANGEL 017- 778 8148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部落格密码揭晓,梦一场

7959874
2565605
2565606
2565607
2565608
2565609
2565610
2565611
2565612
2565613
2565614
2565615
2565616
2565617
2565618
2565619

原以为可为华语部落格界掀开一场惊天动地大改变的密码,终於因为昨天开彩的大彩没有开正,大家突然梦醒,回去踏踏实实工作。

这个密码乃是16张7个数字的大彩奖卷编号,话说於11月12日当天,一群部落客相约在吉隆坡陈秀莲路吃鱼头,谈着如何发扬我国华语部落客风潮时,一个印度人拿着大彩来卖,波力拔克灵机一动,报效了RM48买了16张大彩,扬言若在11月23日开奖,所有奖金扣除见者有份8人出国吃喝玩乐一番之後,所剩的全部用来发扬部落客俱乐部。

当时大家都在发梦,若开正头奖和积宝,总共有800万令吉的奖金,怎不惊天地,泣鬼神?

都是波力拔克搞的好事,偏偏当众叫阿武叔保管这16张大彩彩卷,为了确保不被蒙上卷款而逃的不白之冤,阿武叔只好把所有号码张贴在部落格,大家不妨去对一对。

阿武叔看死这白日梦是不会实现的,所以,没有浪费时间去对。

为何拒绝受委?

马华吉打州联委会新届职委名单出炉後,梁荣光以副组织秘书职位和吉州唯一马华州议员的身份不相称而拒绝,蔡金泉则以未受委中委就受委副秘书,不符合党章,也拒绝受委。

早前,雪兰莪州马青团各局正副主任名单出炉时,阿武叔也以职位太多,没有时间兼顾为由,拒绝受委新闻局副主任。

还有许多州联委会的委任名单未出炉,接着下来,还会不会有拒绝受委的情况出现?

为甚麽拒绝受委的情况会出现?

我认为,这也是马华必须转型的其中一个事项。

一直以来,大部份的政客都乞求受委一官半职,不理会职位高低,不理会职位是否适合自己,不理会职位是否能够发挥。

一直以来,大部份当权者,都以为委任职位是一种分赃,亲信就委任好一点的职位,不听话但不得不委任他职位的,就委任他出任一些不重要的职位。

委任你甚麽职位,你都得接受,否则,如果你这样鸟,下次甚麽职位都不会委任你,是马华长久来的病态之一。

这种情况有点像小时候做作文,老师出一个题目给你,你就必须尽能力去创作,刚好题目是自己擅长的,那就拿高分,题目不是自己擅长的,就表示他的文章写得不好,甚至可能不及格。

如果,各头头们在委任职位时,能够加多一点点的尊重,在事前照会和讨论,拒绝受委的事件怎麽可能发生?

波力拔克拒绝出任马青总团某局副主任的情况不产生,是因为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事前已经照会,并了解波力拔克不能出任,一个简单的尊重,就避免了许多无谓的支节。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阿武叔遇见林祥才

今天中午,阿武叔带保险客户江医生到八打灵再也南区的DAHLIWAL诊所做体检,竟然这麽巧,林祥才也因为一点点小伤风,在诊所内给达里华医生检查兼聊天。

结果,林员外被阿武叔捉住在诊所大厅,访问了半个小时。

若是当年做报社记者,问题或许不会这麽尖锐,但想到部落客不用看内政部的脸色更新出版准证,所以,阿武叔不客气,单刀直入问了好多道热辣辣的问题。

为了公平起见,本文采用访谈的方式撰写,不加插阿武叔的意见。

马华中央党选前,林祥才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的前夕,江湖传言,林员外吃了黄家定300万令吉,为黄家泉护航,确保黄家泉中选署理总会长,传言还指出,这项交易的中间人是陈广才。

林员外劈头就说: 讲这句话的人都是白痴!

“我为甚麽要帮黄家泉护航?之前我为了308大选惨败一直批评黄家定与黄家泉,我为甚麽会突然要为他护航?”

林祥才说:“如果我真的了拿了300万要让黄家泉胜,为何我不叫我自己的支持者投给黄家泉?我得到的209票如果都投给黄家泉,黄家泉已经赢了。”

林祥才叫讲这些话的人,应该动一动大脑筋。

林员外到现在还认为,如果按照原本的计划,署理总会长职位是由他和黄家泉一对一竞选,他是赢家。

提起蔡细历,林员外说:“他真的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原本就说好是他竞选老大,我竞选老二,可是翁诗杰一宣布打总会长,他就不敢打了。”

阿武叔问林员外,蔡细历在宣布竞选老二职位之前,不是已和你谈好了吗?

林员外表示,蔡细历的确有提起,但当时我只说了一句话:“这不是捣乱了我的计划吗?”然後,他隔天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时,还自作主张宣布我会竞选副总会长,可以这样的吗?你怎麽可以帮我宣布的,who are you?

问及为甚麽最後不寻求蝉联副总会长时,林员外说,当别人帮你宣布後,你又真的去跟,不是表示你是他的马仔?

“我怎麽可以让人感觉到我是人的马仔?我原本还有可能是竞选总会长的人选呢!”

林祥才说,他原本有想过既然原本属意竞选的署理总会长职位已经被蔡细历捷足先登,倒不如直接竞选总会长,可是盘算之後,还是看死蔡细历不会支持他。

“你说,翁诗杰做他老大比较好,还是我做他老大比较好?他当然不会让我做他的老大。”

在进退两难之後,林祥才决定硬碰硬,与蔡细历竞选同样的职位。

提到他才得到209票时,林员外说,他得到了一个教训,因为他迟迟没有作出宣布。

林员外说,如果抢先在蔡细历之前宣布,他深信他会是赢家。

而在蔡细历抢先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又帮他宣布寻求蝉联副总会长之後,他的智囊团成员就告诉他:“现在,蔡细历是你的敌人了。”

提到在南洋商报举行的辩论会,林祥才说,如果以语言和技巧来比,我承认我输,可是讲到facts and figure,我赢。

当阿武叔要求林员外分析,如果当初他只决定寻求蝉联副总会长的胜算时,林员外表示,他非常肯定江作汉仍会拿到第一高票,曹智雄和陈国煌会有机会,廖中莱和黄燕燕就会不妙,因为最后一个位子,会在廖中莱,黄燕燕和林祥才三人之间产生。

问起输了党选後有甚麽打算,林祥才表示要等到明年的农历新年後再做打算。

“我还要看一看,如果马华已经没有我发挥的地方,那我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到时才看啦!”

提起翁诗杰赢了总会长之後的人事步局,林祥才也说:“也许他对,也许他错,现在不能看得出来,你也不可以现在就讲他错,总要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去证明他对。如果一年半载之後证明他不对,我们到时才看要怎样做。”

这段原本是聊天变成访谈的谈话,林员外也谈起了他的爱将谢国华,竞选雪州马青团长输给高祥威的事件。

他认为,谢国华并没有尽全力去竞选,他输是输在没有尽力,机会已经给了他,是他自己不会珍惜。

林员外虽然人有点不舒服,可是跟阿武叔谈起党选却精神奕奕,谈了很多,谈到汤木,谈到他叫高祥威搞一个干训营的事件,谈到廖中莱,黄燕燕,谈到红极一时的“三人小组”事件。

林员外说,他还没有拿出一本108页的报告,因为他竞选的职位是署理总会长,不是副总会长,所以没有用到。

阿武叔告别报界11年,已没有随身带录音机和笔记簿的习惯,这次访谈,有太多东西记得不太清楚,遗漏的还请林员外多多原谅。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哥宾星接受收费站了

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昨天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促请政府降低白蒲大道、沙亚南大道及新班底大道3条大道的收费。

正当蒲种人民都希望废除收费站之际,哥宾星希望白蒲大道降低过路费至1令吉。

这个阿星变了,变得已经屈服了,他忘了,308大选时,有许多蒲种区人民是因为不满蒲种有太多的收费站而投票给他。

阿星也忘了,以前民主行动党连蕉赖收费站50仙过路费都反,现在的阿星,已经接受收费站了,他只要求收费不要太高。

蒲种区人民的意愿,是废除收费站。

收费站一日不废除,我全家人的票绝对不会投给当政的蒲种国会议席候选人。

阿星,蒲种现在当政的是谁?你懂吗?

林李再战江湖之二:李金狮大破林家军

看回我在7月25日发布的博文《林李再战江湖》,再看看今天的马华领导层排阵,这一回合,李金狮赢。

林良实与李金狮都已是上上一代的人物,本届党选却都客串演出,角色俨然就是幕後操控,主导生死存亡的master mind,林良实还把一句对白演绎得出神入化,深获观众好评,“男人应该发泄多馀的精力,只要不说出来,就没有问题。”是本届马华党选的最佳男配角。

梁阵党争时期的十四菁英,本来以为仅剩黄木良与黄福安两个末代菁英力撑菁英的牌匾,怎知,黄俊杰在隐匿18年後,突然持着尚方宝剑又重现江湖,受命掌家法大权,剧情高潮迭起,令人始料不及。

(怎麽留下来的菁英都是姓黄的?莫非黄氏皇朝注定辉煌五百年?)

没有人敢再妄下定论,十四菁英会不会王者归位,陆续登场,引发连连尖叫声。

如果在云顶云星剧场搞一个“十四菁英重温旧梦大会”,由李金狮领头,绰头和票房应该都会不错。

翁诗杰当上了武林盟主,黄俊杰突然重现江湖掌尚方宝剑重任,黄福安卧薪尝胆二十多年後,终於受委进入中委会,连李金狮本人,也极大可能掌帅元老理事会,这一战,李金狮派系首次大逆转,大败林良实精兵,收拾旧山河在望。

庆功宴上,唯独当年与李金狮出生入死,患难与共的叶炳汉壮烈牺牲,斯人独憔悴,原来叶炳汉的角色,竟只是悲剧人物,有道是“良实也叶炳汉,金狮也叶炳汉”。

叶炳汉,死心吧!菁英重出江湖的年代,九命猫只能耕田。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纵横家鼻祖,鬼谷子先生,一生收徒无数,许多徒弟如孙膑,庞涓,苏秦,张仪,都曾经掌握大权,红极一时,唯师尊本人,却从来没有机会担当大任。

李金狮不曾做过总会长,手下高徒翁诗杰圆其志,垂帘听政,也有鬼谷先生的遗风。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磁铁

前天我们谈起磁铁。

今天我们谈起学校假期,要安排日子回乡。

谈起家乡,想起了母亲,彷彿母亲,是最令人想念家乡的理由。

家乡还有一点童年的痕迹,儿时玩伴却已不知何处去。

家乡还有许多旧同学和死党,好多人见到你还会热情惊喜,好多却是已经联络不上了。

事业不在那边,孩子读书又在这边,幸好还有亲情和昔日友好留下的回忆,令人缅怀,令家乡还有一股磁力,把心牵引。

爸爸去世多年,兄弟姐妹始终坚持在年除夕回乡与妈妈吃团圆饭。

因为妈妈是一块磁铁,把她的孩子紧紧的吸引着,兄弟姐妹不管到那里,都还会记得回来相聚。

漫长的学校假期,是母爱散发最强磁力的季节,回乡看看吧!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雪州马青新闻局副主任,阿武叔不要

今天下午两点,马六甲的杜博学同志打电话跟我道喜。

我一头雾水,喜从何来?

杜博学是我的支会蒲种山岭镇支会的副财政,到今天还搞不清楚,为什么他的党员籍会在吡叻州,当时支会人不够用,查到他竟是有效党员时,委了他做支会副财政,但因为支会只是做个样子,从来没有搞活动,超过半数的党员没有见过面,没有钱财进账,副财政没有事情做,长期在马六甲开店。

他说:“恭喜你又受委雪州马青新闻局副主任!”

我还懵懵懂懂:“支会副财政可以委任州团职位给我的吗?”

他说:“你没有看中国报咩?”

我今天看了3份华文报,就是独漏中国报,赶紧跑到白沙罗的一个巴士站,买了一份中国报。

果然,我的名字上报,真的受委雪州马青新闻局副主任。

看了报纸,我回电给支会副财政,婉拒了他的好意。

拒绝出任这个职位的理由很多,第一:我无才无德又无能,何德何能?第二:我活跃马青的日子太短,不敢接受;第三:我已经担任太多职位,我一直不能接受一人担任太多职位。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时间,无力担任太多职位。

今年初,支会改选之前,我打了个电话给当时还不甚熟络的刘振国,邀请他到我的支会担任支会主席,被他拒绝了,他对帝帝旺沙的支会忠心耿耿。

区团改选之前,前任的蒲种区团秘书李韶彬约我喝茶,告诉我他要更上一层楼竞选区团团长,叫我和他配合竞选区团秘书,我不等他说完就拒绝了。

刘备只是三顾茅芦,便邀得孔明诸葛亮出山,李韶彬却总共叫了我六次,第六次时他说,还没有人有意思提名区团秘书,我才答应了接受提名。

区团选举过了,才听到有同志告诉我:“我们一看到你提名区团秘书,便决定不跟你争了。”嘴里跟他们说感激,其实心里有一股闷气,因为还有人说我是菜单安排出来的区团秘书。

担任区团秘书是有一个协议的,我只挂名和签名,其他工作一律不做。

现在已经担任蒲种区团团长的李韶彬,讲到做到,目前的一切区团工作,包括召集会议、会议记录,区团对內对外事务,都是由副秘书范维良一手包办。

別人我不知道,但下届区团改选,我肯定要提名范维良竞选区团秘书。

那为什么我会决定竞选马青总秘书呢?

老掉牙的故事,我反对菜单政治文化。

蒲种区团第一次会议,便通过议案,要提名团长李韶彬竞选马青中委,却因为菜单政治文化,李韶彬不获准竞选。

我通过自己的示范,只期望往後大家不要屈服於菜单文化,只要有心就敢敢挑战。

竞选马青总秘书败北後,我接受委任马青总团资讯工艺局副主任,也只想告诉大家,竞选职位不是战争,打输了也可以归队,不要退党。

不过,我没有竞选雪州马青的职位,所以,希望州团长不要浪费一个重要的职位,另选有心的高明。

磁性的雪州马青团长高祥威博士

今天收到雪州马青团长高祥威博士致给州团代表的感谢信,查一查lookow部落,却没有公开,本来想代为公开,又担心犯上公开来往书信的罪名,一番斟酌之後,念头打消。

然而,又实在心痒难熬,罢了,罢了,节录一段就好,反正这一段,高博士也是抄的,还希望高博士海涵,别说我胡闹。

高博士说,著名思想家约翰哈撒拉的名言:“要当一个能给社会带来影响,带来转机的领导者,应时时刻刻把自己想像为一块磁铁,另一块或其他磁铁将被吸引过来,而筑成伟大的事业。”

这句话让我开始胡思乱想。

我想像,高博士是一块高贵磁性极强的磁铁,把我这块烂铜铁紧紧吸住了不放,再也脱身不了。

后来,有一块金矿又被吸引过来,把我这块烂铜铁夹在下面,要呼吸也难。

又再后来,又有几块像我这样的烂铜铁,又被强悍的磁力吸引过来。

很多很多金银铜铁,陆陆续续的被吸引过来,成了一堆渗杂烂铜铁的金银堆。

金银铜烂铁凝集成一座雄伟的建筑,但我被夹在里面,透不过气来。

我开始后悔,早知道,不要这麽快被吸引过来,不会被压得这麽喘。

当我回过神来,哈哈!头顶一亮,下次我知道了,不要第一个被吸引过来。

我又胡思乱想了,幻想磁铁化成一片海洋,那有多好。

我可以在海洋宽阔的胸怀,尽情的畅游,自由自在,不会被压到扁扁。

海洋容纳百川,容纳沙石,容纳鱼虾蟹,容纳珊瑚,容纳沉船,容许邮轮渔船经过,容许大风吹波成浪,容许老天残暴的泪水洒在身上,容许潜水的阿武叔在海底撒尿,海洋浩瀚,原来阿武叔的尿水也有一点功劳。

可是,磁铁吸纳不了阿武叔的尿水啊!

Sunday, November 16, 2008

有一个总会长越来越像斗鸡

九十年代看过艾迪墨菲主演的一部电影,叫着Coming to America。

戏中艾迪墨菲饰演的非洲王子,不满被安排的婚姻而离家出走,来到纽约时恋上一个在快餐店打杂的女孩。

国王初时极力反对,千方百计把王子带回,几经波折之後,国王终於也被王子的真爱感动。

但在关键的时刻,国王犹豫的是,在他的国度里,没有王子娶平民的传统。

皇后瞪大眼睛看着国王,不可置信的说:“I thought you are the KING!”

国王愣了一阵,镜头一转,就是王子迎娶快餐店女郎的盛大场面,全民沸腾欢呼,深以拥有一个平民出身的王子妃而傲。

国王恩准这段婚姻,并没有向人民解释为什么,而人民也没问,因为,这段婚姻对人民是一种激励,对人民是一种接受和肯定,既然是对人民有利的决定,就算反传统,也只须默默进行,不必费唇舌讲解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虽然只是一个剧情故事,但用这个故事来做逻辑推测,我不认为这个国王会说:“这里只有一个国王,这里我最大,我要做什么反传统的决定,不需要你们人民来多嘴。”

国王在一个王国里身份最大,就好像生我的妈妈是女的那么理所当然,一个国王如果贫嘴滑舌,似乎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且有失国王威严。

有一个总会长,已经升级做总会长了,却似乎还常常忘记自己已经身居高位,讲话还好像喽啰光棍,不激到人发怒心就是不甘。

如果是对人民有利的事情,做了就算,何必喋喋不休好像斗鸡一样,非要挑衅到人们肚懒不可?那可有失总会长威严。

有一个总会长,认为别人不应该计较官位得失,自己却极尽政治手段之能事,确保自己的官位和地位不会被取代。

其实耍政治手段不是不可以,那本来就是政治人物的把戏,可是,耍了政治把戏,却给人无赖地痞的感觉,那就有失总会长威严。

我反而欣赏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的高招,架空李金狮时,排挤林亚礼时,死都不委任官职给中选副总会长的叶炳汉时,总是话到唇边留半句,总是跟记者说:“我和李金狮是好朋友,我和林亚礼情同兄弟。”

林良实领导史上最辉煌时期的马华,虽有强敌无数,却稳如泰山掌权十八年,总该有一点理由的。要架空就架空,要排挤就排挤,被架空被排挤的只能暗谷,不能怎样,那才显示出高手风范。

有一个总会长,在竞选前,连他的政敌都对他有一点期望,可是在中选後,连他的一些亲信都对他没有了期望。

我又再想起于丹《庄子》心得的其中一篇文章,再一次抄给大家看:

《庄子.达生》篇里讲了一个斗鸡的故事:纪渻子为大王培养斗鸡。大王显然很喜欢斗鸡,希望纪渻子能养出一只雄霸四方的斗鸡,能够尽快出战。

十天过去了,大王问:我那只鸡能斗了吗?

纪渻子回答:还不行,因为这只鸡“方虚憍而恃气”,盛气凌人,羽毛张开,目光炯炯,非常的骄傲,胸中有一股气。

一般人都以为,这个时候斗鸡不是更好吗?但真正懂得训练鸡的人说,这个时候是根本不行的。

又过了十天,大王又问。纪渻子回答说:还是不行。尽管它的气开始收敛了,但別的鸡一有响动,它马上还有反应,还想去争斗,这还不行。

又过了十天,大王第三次去问。纪渻子说:还是不行。它现在虽然对外在的反应已经淡了很多,但是它的目光中还有怒气,不行,再等等。

又过了十天,大王来问。纪渻子终于说:这回差不多可以了。別的鸡有一些响动鸣叫,它已经不应答了。现在它像个什么样子呢?现在的它呆若木鸡。

纪渻子说:这只鸡现在已经训练得看起来像个木头鸡一样,“其德全矣”,就是精神內聚,它的德性已经內化了,內敛了。所以,这只鸡往那儿一站,任何鸡一看见它,马上会落荒而逃,可以去参加斗鸡了。

在《庄子》里面,有很多寓言是发人深省的,因为它提供了与我们常人大相径庭的判断系统。

我们认为,一只鸡如果去争斗的时候,就像一个将士上阵三通鼓一样,需要趾高气扬,需要踌躇满志,需要有必胜之心张扬显露。

而庄子给我们的境界是,当它一层一层把外在的锋芒全都消除了,把一切的锐气纳于內心。这并不是说,它没有真正的斗志了,而是斗志內敛。这种时候,才可以叫着全德。

真正的争斗,取得胜利,不在于勇猛,不在于技巧,而在于德性。

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阿武叔在噢岛海底















一班人在柔佛州的噢岛海底相遇,你猜得到那一个是阿武叔吗?















这样的角度,你认得出来的吧!认不出的话,点击相片,你一定看得清楚。















阿武叔不会游泳,所以,在水底是用飞的。















有一个医生代表马来西亚上太空,阿武叔代表马来西亚下海,把国旗插在海中,鱼虾蟹海龟要来这里,都必须出示passport,才可以通行。















渡假屋的老板的一艘载客汽艇沉下海底,老板伤心,我们开心,刚巧在海底看到这艘昨夜才沉下的船只,赶紧摆甫士拍照留念。















戴着面罩怕人家说相中人不是我,在海中表演除面罩再戴面罩的本领。




















阿武叔的潜伴张力奇,表演停浮在水中的本事。
















阿武叔的同事黄顺发,连潜水衣都不用穿,只穿着T恤短裤就下海,劲!




















摆个甫士拍照片,就为了给不敢潜水的人看,哪!赶快上瘾!















水中悠游的感觉,很像鱼。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拜访鱼群,促进人鱼交流。















在水中,这个手势不是VERY GOOD的意思,而是大家准备上岸了。
所以,看到好料不可以兴奋到竖姆指,会被带上岸的。




















这个手势就没问题,一看就知道只有拍照时才会比的。

作深潜时,头上足下缓缓的降落,感觉总是兴奋之极,尤其在沿着峭壁下沉时,鱼群在石壁上觅食的情景,实在美丽。















我真的有遇到海龟,尝试跟它谈天,这海龟实在骄傲,理我都不理。















在水中看海龟游水的英姿,英明神武。





























点击照片看一看噢岛海底风光吧!

看上瘾的话,下次,我们一起去。







看一看石洞中的那个头,好大只的鳗鱼。









































































































我们有一个小岛叫噢岛

马来西亚拥有无数沙滩洁白,海水晶蓝,珊瑚烜灿,像世外桃园一般的岛屿,但有许多仍然寂寂无名,不是被忽略就是被遗忘。

在柔佛州,距离丰盛港(
Mersing)东岸外67公里的噢岛(Pulau Aur),岛上旖旎风光绝对可以媲美乌托邦,遗憾的是,没有多少个大马人知道,连不少柔佛人也不知道何处是噢岛。

更令人伤感的是,黄昏退潮的时段,一大片已失去光泽的死珊瑚浮在岸上,凄凉得令海洋爱好者惋惜悲叹。

黄昏赤脚步行走向搁在岸外的小船,准备下海夜潜时,一路上被死珊瑚刺痛了脚心,一个鬼佬潜水教练故做夸张的大喊:“噢!噢!噢!”他打趣的说,这就是为何这小岛被称为
Pulau Aur的原因,以前有鬼佬夜经此岛,正要上岸停歇,看到岛上有人,便询问此岛何名,岛民未答,便被死珊瑚刺痛,噢噢呼痛,鬼佬却以为此岛芳名叫着噢!

噢岛属於原始热带岛屿,岛上没有马路,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数个被开发的渡假屋,也仅仅是木屋建筑,保留了绝对原始的风貌,岛上居民不是靠捕鱼维生,便是经营渡假屋,由於海水温暖又清澈见底,再加上多个潜水景点丰富的海底生物和鱼类,这里成了潜水爱好者的天堂。


Pulau Aur - het resort
The diving resort on Pulau Aur
据说,噢岛曾经在15世纪时,被中国航海家三宝太监郑和所发现,於17世纪被发现的一张航海图,发现郑和以中文把噢岛的两座岛屿,分別称为东竹岛及西竹岛。
 
有点怀疑,郑和发现噢岛的时代,是不是海水比较高,导致两座高耸的山被当成两个小岛,後来海潮退低,才呈现出完整的噢岛。

从退潮时浮出水面的大片死珊瑚,真的怀疑以前的海平线比较高,否则珊瑚不会在这里生长。

Plattegrond
Diving map Pulau Aur

我们於9月19日抵达时,岛上插着马来西亚国旗,然而,岛上渡假屋经营者是新加坡人,而大部份的游客,不是新加坡人,就是通过新加坡前来这里,意思是说,因为渡假屋经营者是新加坡人,才会在新加坡宣传噢岛。

捕鱼的人当然知道噢岛在那里,因为那里的海产非常丰富,可是,有不少柔佛人,也不曾听闻噢岛。
De leeuwenrots

马来西亚曾经有过多次和邻国争夺岛屿主权的经验,西巴丹岛被国际法庭宣判属於马来西亚,白礁岛被宣判属新加坡,像噢岛及周围的组群岛,清清楚楚属於我们的,不必闹到国际法庭去。
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不要等到几乎失去时,才来爱护它。
Kampong op Pulau Aur
Kampong on Pulau Aur
洁白的沙滩,细沙细幼得像面粉,只可惜,渗杂了太多的死珊瑚,整个沙滩浪费了。

噢岛大部份地方都是大石头和椰树。

整座岛都是椰树,受困岛上也不怕口渴。

我们也拥有世外桃园般的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