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6, 2009

308後的改革

3月8日一场不经意的意外,几乎把天空的颜色染红了。
後来才组合起来的民联赢了5个州,也把国会的反对颜色,掩盖了超过三分二。
突然要做政府了,还不知道该做些甚麽,还不知道该由谁来做,
所以,吡叻州的州务大臣,让给回教党去做。
做来做去,不是在挖前朝政府的臭底,就是自家争论该不该实行回教刑事法。

3月8日一场不经意的意外,几乎把巫统的颜色染红了。
24个国会议员假借跳槽变天的说词,把老伯拉逼到墙角,终於答应只做到今年6月。
纳吉突然要做首相了,但现在还不能做些甚麽,因为老大还在,不方便做些甚麽。
所以,还没有开始想,308到底是为了甚麽。
做来做去,幸好还有一场瓜登补选可以唱唱戏。

3月8日一场不经意的意外,也把马华的颜色完全染红了。
沙场含恨,黄陈组合联袂退隐,一时後继无人,虽然火候未到,翁诗杰成了最好的选择。
突然坐上总会长的位子,一时还不知道该做些甚麽,该怎麽做些甚麽,
所以,前朝留下来的班底,一个个有杀错没放过。
做来做去,还乐此不疲的谈着蔡细历的道德问题。

10个月过去了,民联还做不出甚麽改革。

10个月过去了,巫统还没空想308到底出了甚麽问题。

3个月过去了,翁诗杰还没有开始改革。

小叮当十八点的歌《说好的改革呢?》,送给民联,送给巫统,也送给翁诗杰。

13 comments:

水兴浪 Gavin Tee said...

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老翁已经开始部署怎么样的改革来让华社看到他还是原来的他。

前一阵子他不老人家是忙着攻击署理才忘了308 的教训,改革要来了,不过不会有我们的分,可能只有少过一半的人会参与。

路見要鳴 said...

楼上的兄弟,
我们要改变,不必改革,
现在谁敢革他的命?

我们只须在纲络搞改变,
改变一些plp跟班的思想,
写出一些事实给广多的党员知晓,
让末来的中央代表评估“政蛇“的表现。

唉,目前马华的情形,
就像山中没老虎,猴子也称王那种地步,
所以猴子皇的威严,
再怎么看,再怎么变,也不似皇。

吴启聪 said...

水兴兄:

华社以及全体马华同志已经看到最原来的老总了。

耀明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时机一到,发挥你水的厉害吧!

朝廷关聊 said...

马华要改革, 就帮帮忙, 吹吹各支会主席尽快交上年报. 年报都搞不好, 别讲改革!

愚公移山 said...

把308过后的政局演变、国阵的政改成绩和进展、国阵成员党内部的改革和转变的落实、国阵政府的朋党舞弊案件的逐一曝光,若把这些事件搬上“profit&lost”的帐簿上计算,坦白说,国阵的lost比308前还多了。

国阵成员党内的马华、民政和国大党,仿佛也看不到所谓的改革成绩。(希望是还太早,但别忘了我们都在跟时间赛跑呀!)该落实的改革事项和环节也想必是鉴定了,只是在落实的时候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人民在等待的是国阵的拨乱反正、“痛改前非”,而国阵还无法摆脱在基层里纳山头主义的纠缠。敢怒敢言不再是选票的万灵药了。人民要的是立竿见影的政绩。

该如何是好?国阵需要的是一位有魄力的领袖来摆脱困境,要不然就只有等待奇迹来救命了!

uncle boo,无奈呀!

Chen said...

党选时高声说改革,党选后静若无声,为了道德想毁了团结,为了根固自己的势力,却捨弃了人才,难道这就是你的改革?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Chen, 若他真是为了道德而就义那还无话可说,但事实上稍具智商的人都看得出他只是个滥用道德当愰子,实行政治谋杀的伪君子,试问如何服众??

王孙文 said...

老兄,回到吉打也不相约喝一杯茶水。有机缘再见!

UNCLE BOO said...

孙文,对不起,当时很赶,只在SP停留一天而已。
新年期间,会联络你。

Chen said...

啊武同乡,好像你已把我遗弃在你的链接my blog list 里,谢谢你假如再次把我链接!

UNCLE BOO said...

CHEN,我以为你的部落可以在《马华博录》里找到就可以了。

索利,还是重新放上啦!

CJ Loh阿俊 said...

大家应该把要对老翁说的话写到他部落格:http://www.ongteekeat.net 让他知道你的看法,在阿武叔这骂是沒用的。

逆风说话 said...

建议读一读,黄创夏的文章“改革者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