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5, 2009

鱿鱼蕹菜

那天阿武叔回双溪大年老家探望母亲,顺路到峨仑看一下岳父岳母,阿武婶一时兴起,带阿武叔去品尝峨仑的鱿鱼蕹菜。

人人都说,峨仑的鱿鱼蕹菜是全马最好吃的,阿武叔以前常吃就没觉得甚麽,但此番专程品味而来,果然差点连舌头也呑下去。

问阿武婶:“峨仑的鱿鱼比较新鲜?还是蕹菜比较特別?怎麽別的地方吃不到这麽好吃的鱿鱼蕹菜?”

阿武婶厨艺不赖,当然看得出倪端。

原来,好吃的鱿鱼蕹菜,关键很多样哩!

第一:鱿鱼必须浸到够软够脆够爽口,这可考功夫哪!

第二:蕹菜的浸熟度,必须恰到好处,此外,从沸水里浸熟的蕹菜,必须确保晾乾水份,否则,水份渗到酱料,必然影响原味。哦!这不但考功夫,还考经验啰!

第三:特制的酱料,人家觉得好吃。

阿武婶说,鱿鱼只是鱿鱼,蕹菜只是蕹菜,本身没有甚麽特別,鱿鱼蕹菜之所以好吃,乃是因为各方面的功夫、经验、还有酱料的配合,缺一不行,独行鱿鱼不行,独行蕹菜也不行。

阿武婶还说,仅仅蕹菜,那可只有乌龟才会觉得好吃。

18 comments:

糊涂侠客 said...

老翁说过,鱿鱼蕹菜好不好吃的关键是厨师。那谁是厨师?是重要代表。但是现在厨师很想炒碟超级鱿鱼蕹菜,偏偏蕹菜自己杀自己。也不关厨师们了。

孤獨鳥 said...

哈哈,好一个仅仅蕹菜,只有乌龟才会觉得好吃.够绝佳句...
马华中央代表啊,你们选出的老大及老二也自称蕹菜啊...
难道说你们也都成了...孫子啦,天啊!

GentleMan said...

UNCLE BOO说:蕹菜的浸熟度,必须恰到好处,此外,从沸水里浸熟的蕹菜,必须确保晾乾水份,否则,水份渗到酱料,必然影响原味。哦!这不但考功夫,还考经验啰!
但是目前的蕹菜已经在沸水里浸得太熟,将近腐烂(走火入魔),让酱料(基层领袖)都过火变了样(睹烂极了。
可惜枉有再好的鱿鱼也无能为力,毫无用武之地。
可惜呀,可惜呀!!!

大米 said...

这种酱料的不好吃啦, 最好吃的在怡保, 我们怡保的酱料是独有的花生沙爹酱, 热热地淋在鱿鱼蕹菜上, 那才叫好吃!! 不信你去怡保试看看! 旧街场那档好吃.

啊利 said...

真巧合,昨天才跟加拿大回國的朋友去吃魷魚蕹菜。
我還以爲阿武叔等喜歡吃蕹菜炒belacan。。。不過,阿武嬸的話真精辟!烏龜才吃蕹菜。不知道烏龜吃不吃蕹菜炒belacan?~

大米 said...

uncleboo, 我跟你讲真的,我真的只是喜欢吃蕹菜 ~~~~~ 还是没有belacan 那种, 你不会叫我烏龜吧? > ____ <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我好想念那里。。。。
我家就在那边附近而已。。。
也就是仁岭新村。。。

啊利 said...

原來大米的家鄉在怡保~ 我昨天去舊街場廣興吃,不是怎麽好魷魚蕹菜,但是跟外地或久久才回來的朋友一起,一定會去點這個。還有popiah,雞絲河粉,satay,lobak。。。

大米 said...

啊利, 怡保什么都好吃的啦,我上来KL定居20年,最怀念的是怡保的猪肠粉和魷魚蕹菜,KL的这2样食物,简直就是放屁的难吃!!

Lexus said...

这档口在那里?我路过gurun时,也想去尝尝。

UNCLE BOO said...

糊涂侠客:翁蔡自己打自己,气死龟孙子。

孤独鸟:如果没有酱料,鱿鱼和蓊菜都不算甚麽东西,如果没有党员和代表,姓翁的跟姓蔡的,也不是甚麽东西。

大米:你还真的生吃?还是至少都烫热了吃?

原来啊利是怡保人,好吧!找一天吃怡保鱿鱼蓊菜。

志忠:农历新年我们联络一下,一起吃。

LEXUS:这档口就在峨仑大路边的新光茶室,全峨仑只此一家卖鱿鱼蕹菜。

啊利 said...

怡保真的很多好吃的咯!美食天堂嘛~我跟朋友介紹也是說,food paradise . 來怡保逛,就是要吃!吃!吃!吃和吃!
哈哈,我跟大米剛好相反,我定居在怡保14年,卻比較喜歡KL的豬腸粉。還有芋頭糕。 話説,怡保豬腸粉也很出名。阿武叔別忘了同時嘗嘗! =P

吴启聪 said...

阿武婶不妨教教老翁老蔡怎样才能炒出一碟好吃的鱿鱼蕹菜。

蕹菜就是翁蔡

鱿鱼就是整个马华有党职官职的人

至于酱汁,就是我们这些白身的蛋散了。

缺一不可,虽然身为酱汁是嚼起来最没劲的东西,但一盘鱿鱼蕹菜尽只是鱿鱼和蕹菜却没有酱汁,看你怎样学乌龟吃得美味?

細水長流 said...

鱿鱼蕹菜味甜,胆固醇偏高,
蕹菜belacan还比较健康,
可惜的是belacan偏辣顶不顺。

老大偏偏喜好偏辣,我们奈何???

春天 said...

蕹菜空心,我不怎么喜好。但如果把它拿来炒鱿鱼,再加上特别酱料,那么我也倒可以接受蕹菜炒鱿鱼这菜。
但别送饭了,蕹菜炒鱿鱼够了,饭不可能吃得下了。

Chen said...

想不到一道甕菜就给你们讲这样多,可不知马华的翁蔡已明白你们的心意否?
醒来吧!翁蔡,虽然甕菜清炒也好吃,但也须换换口味吧!

jordan shoes said...

Very good!

alerts said...

gucci purse
cheap gucci
cheap gucci
gucci wallets
pr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