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春意荡漾在吉打家乡

杀到亚罗士打,左起糊涂侠客、霞记、振国、ENG PAK、美馨、阿武叔、志忠。

夜袭十字港,左起陈志忠、糊涂侠客、王孙文、阿武叔夫妇、振国夫妇。



这或许是阿武叔在家乡度过最长的一次春假,不是阿武叔上岸了不用做,而是因为阿武婶的弟弟太兴奋了,春节第八天就春心荡漾娶老婆,阿武叔只好乖乖的,年初八喝喜酒,年初九拜了天公才回来。

过去十天,喜气洋洋的,没有网络磁场侵脑,没有政治丑态破坏心情,虽然实际年齡已经四十有三,感觉现在才四十,那零散的三岁就不用算了。

阿妈说,过年过节,最好不要生气,於是阿武叔尝试不要理政治,只是开台赌占那美,心情果然大好。

翁诗杰说的令波力拔克脑火的话,阿武叔当做是黄百鸣贺岁片的应节对白,民联那两个引起政坛新焦点的吡叻州行政议员,玩失踪,玩辞职,玩跳槽,玩补选,被形容成春天的青蛙到处跳,阿武叔却当它是春节的舞龙舞狮节目,做戏罢了啦!哗!好精彩。

朋友问吡叻州会不会闪电变天,阿武叔平淡的用英语回答:“Don't worry lah, they will settled one!”

舞青狮头的改舞红狮头,会不会比较好看?管你青狮头红狮头,最重要是能够赢得观众掌声,采青红包才会比较大包嘛,对不对?

男人四十,要是能够保持好心情,真的是一条龙,过去十天就是证明,阿武叔赢了亲朋戚友几百块钱哪!要是再赢多几千块就好啦,派出去的利是全部回本,过了年还可以再去沙巴州潜水,多好!

双溪大年同学会,25年後依然相聚。

过去十天,在我的家乡,吉打州的双溪大年,见了好多老同学,大家说起来,尖叫声四起,原来,从1984年离开新民国中,我们的同学会已经被称为离校银禧纪念,25年了哦!时光飞逝,真的是吓死人。

除了旧雨,新知也在吉打州会合,为这个新年增添喜悅,蒲种区团团长李韶彬特地赶到峨仑会合,一起品尝时下最流行的鱿鱼蕹菜,振国夫妇还有糊涂侠客也专程跑到亚罗士打与陈志忠密谈,內容全部与春天有关。
蒲种区团团长李韶彬杀到!

更厉害的是,接近午夜十一点半,接到振国的线索後,我们夜袭十字港,炸到吉打州新团长王孙文那边去,喝了他的几罐汽水,见了他可爱俊美到不怎麽像他的宝贝儿子,回去後才想到忘了派红包,又省回一点。

只是有一点,一直令阿武叔就是无法强颜欢笑假假开心,1984年中学毕业後开始到处闯荡,25年来,家乡的许多东西,还是一样,一样的蛙鸣蝉声,城市街上的树还是长不高,要找个荫凉的地方停车也难。

本来想高唱罗大佑写给苏芮的《一样的月光》,只可惜初一到初八都不能看到月亮。

一样不是不好,但25年後仍然感觉到家乡一样的落後,一样的没有进步,心里就想鸟,那些在大选时一直说要繁荣,要进步的人,这25年到底是干了甚麽鸟?

这是甚麽鸟?干了甚麽鸟?

幸好今天已经初十,可以暴点粗了!但一句暴粗又让一切还原,又恢复43岁了!

春节的心情也还原了,现在的阿武叔,既期待明年春节快来,又担心明年的春天太快来,很快就会老的哩!

8 comments:

細水長流 said...

时光一逝不回头,往事只能回味。
阿武叔一年才回乡几次,
我每天都要带孩子回到我的小学母校上课,
年龄的倍增,才是不堪回首。
大家都一样老了。。哈哈。

真开心,看到你回来。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看到阿武叔回来,才惊觉新年已经结束...

Chen said...

老乡,很对不起,因在家乡时间太匆忙及有限,不能参与,下次集会请通知。

愚公移山 said...

过去十天,喜气洋洋的,没有"网络磁场侵脑"。这句好,请支持无线上网醒觉运动。
新年我只留在家乡一天,没能和照片里的英雄好汉见面,非常遗憾。
希望有下次。

糊涂侠客 said...

老有老的好。。。年龄跟心境有时是不成正比的。心境年轻就可以了。

春天 said...

白发是智慧的象征,年龄是经验的累计。
一年一年过,其实心里是有矛盾的。到底想孩子快快成人,还是希望不要让他太快长大,好让他可以享受被疼久一点,我也可以抱他多一点。

最可怕的不是自己老了,而是当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老了,有一天他们也会离开你的。伤心的当然是还留下来的人。

冠凯 said...

希望明年能参与你们的行程。。。

UNCLE BOO said...

过年过节有一班旧雨新知相聚,夫复何求?感谢大家的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