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那不是青蛙


吡叻州波打区州议员纳沙鲁丁才负心琵琶別抱不久,马上悔恨回心转意重投巫统怀抱,神乎其技的跳槽功不像青蛙,青蛙不可能跳那麽高,不可能跳那麽快。

阿武叔想了很久,只想到两个形容词来形容这个蛙坛怪杰,此蛙若不是具飞簷走壁特异功能的神蛙,必是学得一身障眼法神术的老千蛙。

谁还敢再说井底蛙没有见识,己丑年後的青蛙,也能插上翅膀飞了。

人家都以为青蛙只会跳,原来我们才是井底蛙,纳沙鲁丁让我们开了眼界,青蛙还会飞哪!

外面的世界太阔,不插上翅膀,几时才能海阔天空任翱翔?只要飞得起,身价也马上不一样。

神蛙一飞,当然就有比较多东西吃,吃饱饱的日子才舒适,別扮清高了,有得吃你就吃,对不起祖宗被人看不起只是小事一桩。

青蛙飞吧!虽然一插上翅膀,你很快就会掉回地面去,摔破肚皮。

女蛙许月凤如果真的支持国阵,阿武叔求你不要加入马华,也恳求马华不要接受许月凤,因为这只会害了马华,人民会对马华更加反感。

不过,阿武叔愿付50令吉红包,跪求神蛙与另2只色蛙加入巫统。

21 comments:

雪山锺某 said...

武叔,

聽說许月凤已經辭職,我想他不會再競選,也不可能加入馬華吧?也希望他不要加入民政黨,不然的話,人民更加肚爛我們。

糊涂侠客 said...

我看我们那个老总一定会邀她加入马华的。你看他说马华门户大开就知道了。之前就说反对跳槽,现在说开放门户。真—⋯⋯%¥#¥#%⋯⋯—

愚公移山 said...

我們不能阻止中選的議員變青蛙(除非立法規定,但這也和聯邦憲法里的自由結社條款有沖突),但愿相關政黨不要成為青蛙收留所。
誰收留這青蛙,誰便有難。

啊利 said...

同意愚公移山所說的,真得求神拜佛,誰收留青蛙,誰便有難。特別是女蛙,市内已經怨聲四起了。馬華這時候收人,是捉只老鼠進米缸。

Marcus Tan 键汉 said...

阿武叔!那红包给我不是更好!

Chooi Yee said...

100%同意楼上的MARCUS 的那句话,阿武叔,人家50令吉拿来塞牙缝都嫌"左den",不如派给我们这些卒仔岂不更好?哈!(听说你在老家还赢钱呢.....)

凌国文 said...

有趣有趣,火箭贞妇成了烫手山芋,哈哈。。

春天 said...

哇,阿武叔赢钱,那么一定要“wat"他一餐。

那么一跳,我看真的不用愁下半辈子了。

我每天都会想如何去做好我的生意然后可以发达,但我想想其实有钱不一定快乐,没钱的时候我们是那么的珍惜每一分,买了一个面包然后俩公婆与孩子们很珍惜的吃,一人一半,感情不散。有钱时,面包变得太普通了。

毕竟快乐的人身是它的过程,绝对不是终点。富有与贫穷不会是快乐的指标,最重要的是要活得有尊严,对得起自己与别人。

空手而来,难道我们可以富裕而去?说难听点走了也只不过需要那几张板。

穷人家的孩子有许多成才了,而且我发现到穷人家的兄弟姐妹感情都很好,比较富裕人家有感情得多。

Lexus said...

这只女蛙可说是人见人厌了。

UNCLE BOO said...

钟某,侠客,愚公:有远见者,当与许月凤划清界线。

啊利:那是你真人吗?终於看到你的芦山真面目。

MARCUS和翠仪:所以说你们很难做神蛙,50块钱就抢了,人家动不动就5千万了哦!

阿文仔:不论是从那里跳到那里,蛙就是蛙,不会变成正义之神,不会变成国家恩人,有钱就是忠贞,国阵和民联都应当以此为诫。除非,有人不介意人财两空。

春天:我也常常感到奇怪,那些已经很有钱很有钱的人,为甚麽还要争,争銜头,争位子,要帮人看沟渠的市议员也争,要跟村民一起拔草的村长位子也争,拿了不知道有甚麽用处的PJK也争,争不到要跳,争到了也要跳,真的不明白。大概他们以此为乐吧!

管他酱多,元宵节我请你对酒当歌看月宫!

UNCLE BOO said...

LEXUS,还是有人会把她当宝的。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哈哈哈。。

那许大阿姨以后怎么见人啊。

唉。。

布莱恩 said...

叹三声~~~
人民百姓就酱明目张胆地被她欺骗咯。
哀哉的民主。

路見要鳴 said...

uncle boo,
我不知他的脸皮有多厚,
厚颜无耻的我见得多,
但肯定没有一个比得上他.

现在,我在小镇出门都给居民鸟,
真是黑狗偷吃,白狗当灾,
也许应做“灰狗“了。
(第三种中间路线选民)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大家眼光要放远一点,我已经计划好了。。
我会加入霹雳的火箭党,想尽办法在下一届大选上阵,毕竟我是博士,该有机会。

之后,找人搭路offer给巫统。
5千万,袋袋平安。
这计划,好不?

jyuno_zen said...

以有人仿生:等待啊凤进马华了。为了一个区区的州议席,得罪全马的子民,值得吗?
还在混乱中的局势,已经开始有人在谈谁该当议长,行政议员。。拿齐刀叉准备分猪肉了。

啊利 said...

哈哈,阿武叔,但願廬山真面目沒有害您的blog中影響市容saman啦。

jyuno,我知道我知道您說誰當行政議員,誰先拿刀叉分豬肉!!赫赫,我覺得,這個非常時期,還是保持謙虛低調的態度好。

travii said...

林先生,

得人心者,得天下。

不是每个人都像邓先生般有度量。

别怪人家的银弹攻势,如果自己没有受伤的缺口,银弹又怎么能乘虚而入呢?20 年不是一段很短的岁月,我希望您们会问自己,为什么一个人会变心?自己有没有错?

既然泱泱大国的奥巴马都可以公开频频道歉,我们区区小州的首长可以私底下自我反省吗?

得人心者,得天下。

愿共勉。

Anonymous said...

Daripada Bahari

Apa bezanya si perempuan keji tu masuk M$A ke tidak?

M$A tetap same hamba (slave) amnoputera. Cina (DAN MALAYU) malaysia tetap paham M$A party penakut dan keji. OTak tu tetap cakap pusing, si Dr perak tu tetap mimpi nak dapat kerja exco.

Apa beza? Takder beza pun, m$a tetap m$a. $ tetap $.

Bahari

雪山锺某 said...

许某说他是民主行动党内斗的牺牲者,我希望民主行动党的家事不要让马华民政为他们收拾残局,马华民政已经够残了,我们不要去收拾火箭的粪便。火箭的粪便就留给火箭自己。。。我们不要!

青天白月 said...

马华民政真的很难,既要按巫统的旨意办事,又要调和阴阳,又要纠正巫统的厥失,暗地里还要受自己党内的人挤兑,如今还要随时接受四海难容的许月凤。收了她恐会让百姓耻笑,不收她恐跟阿头过不去。其结果往往最无辜的就是马华民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