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09

三国明月,今日元宵


网际网络未盛行的年代,阿武叔便已经是电脑游戏高手,敢称身手不凡,後来一场几乎暴毙的经历,阿武叔才从电脑游戏世界急流勇退,从此不敢再碰高难度电脑游戏。

没有遗憾的是,受到暴毙惊吓之前,阿武叔经历2个月几乎不眠不休的连年厮杀,已经征服《三国演义》长篇电脑游戏,称霸全中国。

听说《三国演义》电脑游戏後来已经发展成美术画面和情节更加精彩的网络游戏,许多人经过连年征战,还陷於苦战之中,听得阿武叔心痒难搔,却仍痛下决心不踫,以免暴毙。

《三国演义》电脑游戏的精彩处,在於极度精彩的刻划人性,深入的描绘出战场上摸不着,看不清的人性,紧紧扣住人心。这也是让阿武叔每日不吃不喝沉迷在游戏中东讨西伐之後,在某个凌晨天旋地转扑倒在地的原因。

变天,在游戏里只是家常便饭,苦心栽培的身边猛将,会在胜利近在眉睫时,突然窝里反改变颜色,原本以为前来助阵的援军,也会突然改变颜色,倒戈相向。

领兵出征的将领,除了平日必须练兵喂马,还必须懂得如何拉拢猛将,并确保本身阵营的大将,不会在战场上反过来咬自己,所以,奖赏、贿赂、婚娶、升迁、粮草充足、造谣、远交近攻,都是《三国演义》游戏內的必须常用的策略,治水有方,解除民困,也常常是征兵的最有效良策。

某些将领只须犒赏马儿数匹,便足以令其誓死卖命,某些贪官则尽管平日补给丰衣足食,甚或赐婚当驸马,也依然临阵叛变,令人摸不着头脑。

有些人变节是为了女人,为了利益,为了官位,有些人变节是为了家庭情义,有些人变节只是为了一口气,有些人变节,永远不知道是甚麽原因。

有人变节後,可以成为万古豪杰大英雄,有人变节则成了遗臭万年的汉奸走狗,命运虽然不同,却没有甚麽新意。

政治和电脑游戏一样,令人沉迷之处,在於许多尔虞我诈,分分合合,令人惊叹的情节和手法,不容易抽身而退,三国时代如此,今日也是如此。

霹雳州变天的情节,只不过在重演恒古至今仍然轮回的政治把戏。

加巴星与安华的关系,从政敌到成为其辩护律师,再转变成为盟友,然後再度决裂,也只是印证了《赤壁》电影里的经典对白:“今天我们联手退敌,明天我们又成为敌人了!”

今日元宵,天文家说可以看到52年来最圆的月亮,月圆月缺,终究是同一个月亮,曾经照亮三国,至今一样的运转,一样借助太阳的反射,给人间带来许多遐想。

如果月亮绕着地球运转是不变的定律,如果政治的玩法从三国时代到现在也是不变的定律,像阿武叔这类的政棍,面对变天时的哀号狂嘨,真的,并没有甚麽不一样。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2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阿武叔:

说到三国志的游戏,小弟我还未学会电脑,就先学会打这个游戏了。前两年出到三国志11,玩到很吐血一下,说打到暴毙并不夸张。

三国时代跟现代相比,虽然科技不能相提并论,不过其中政治哲学还是一模一样的,正如阿武叔所说一般。

说到我们的青蛙,我就想起了吕布这个三姓家奴,前后杀了丁原、董卓这两个主子,后来被曹操抓住了还敢献议投诚曹操。刘备一句“三姓家奴”就把吕布给喀嚓了。我们2009年的政坛,其实并不缺吕布这种人。

阴谋、阳谋,以及诸子争鸣,百花齐放的政坛,何尝不是一场精彩绝伦的电脑游戏?

UNCLE BOO said...

启聪,我玩的那个初版,是英文版的,到现在还不知道谁打谁,但是,只要用对了策略,管他甚麽背景,一样可以打胜仗。

你比喻得极是,他们其实都只是在玩电脑游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