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2, 2009

一个总会长一种装修

马华总部新装修後被解读为边缘化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翁诗杰连斥三声“无聊”。

翁诗杰没有亲和力的性格以及尖酸的口吻,早在他决定竞选总会长时便司空见惯,撇开对翁诗杰的个人成见,阿武叔认为,三声无聊所言甚是,没有反驳的空隙。

不过,马华总财政郑福成对此事的回应,就没有翁讨杰的干净俐落,反为九楼装修留下更多话柄。

郑福成做生意真的没得顶,做财政照理不是问题,搞政治嘛,看来有待恶补。

郑大老板对南洋商报记者宋秀英说:“由於总会长与总秘书经常要讨论党务,因此,办公室放在一起恰当。”这句话让人联想,总会长不需要和署理总会长讨论党务,总秘书也不需要与署理总会长讨论党务。

郑大老板也说:“署理总会长没有官职,其办公室对着职员,更方便指示职员办事。”阿武叔被搞糊涂了,马华已经修改党章了吗?此後所有署理总会长都没有官职,只负责指示职员办事了吗?还是这次的办事处装修,只为蔡细历量身度做?或是郑大老板也学了一般官僚习性,故意留一条尾巴,以便蔡细历有官职时,或没有担任署理总会长时,或总会长准备与署理总会长讨论党务时,有机会再重新装修办事处,制造商机?

办事处装修让人联想起边缘化蔡细历,的确是很无聊,但郑福成的回答,才最无聊透顶。

林良实担任跨世纪总会长时,马华总部数次装修,黄家定上任时,也花了不少钱装修总部,每一次的装修,都说是为了更舒适,更适用。

但是,郑福成却批评前总会长的装修如鸽子笼,到处都是拐角,让人兜来转去,十分不方便,怪不得黄家定是总会长时,不委任郑福成做总财政。

更令人心痛的是,装修工程完成後,郑福成说马华职员都很开心的迁入,难道马华职员很不开心了这麽久?

一个办事处装修,居然引来这麽多无聊的话柄,授命负责马华总部装修事务的,应被罚拉耳朵。

而更重要的,別忘了让党员知道,总共花了多少钱装修。

12 comments:

travii said...

喂,有装修的空头也不知会拟的朋党老友我。看来你这朵莲花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别忘了我父亲和大哥可是忠心耿耿,儒家报换的马华党员。

嘻嘻嘻嘻!

朱刚明 said...

或許和风水格局有關?

叶庆华 said...

刚明前辈,门神贴错了可以怎样?

朱刚明 said...

贴錯门神不是问题,祇怕无心人.

任何曾和风水相師"来往"过的人士,你就知道世上无難事,衹怕给"高人"的红包不夠厚.

他们先勘察陽宅一番,再问生辰八字,就先報憂,然后等你问如何避凶化險.

答案当然亦可能包括需要装修或吊些辟邪吉物等囉!

朱刚明 said...

贴錯门神不是问题,祇怕无心人.

任何曾和风水相師"来往"过的人士,你就知道世上无難事,衹怕给"高人"的红包不夠厚.

他们先勘察陽宅一番,再问生辰八字,就先報憂,然后等你问如何避凶化險.

答案当然亦可能包括需要装修或吊些辟邪吉物等囉!

水兴浪 Gavin Tee said...

问问那几个装修佬肯定知道装修的目的是什么了?如果是在古代的帝王时代,这些建筑工人肯定遭到不。。。。。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如果外表与硬体设备的改变是为了改革之路而铺。。我觉得尝试是无妨的。。。
但若这些只是行政上的一些硬体设备改变,
我倒觉得意义不再。。。。

再来就是总财政的言论确实是看得出这是因为马华本身的改变做得很差。。。
要回应一个硬体设备的更动也如此没有学问

UNCLE BOO said...

君伦,装修的空头要等我做了总会长才能打给你,你慢慢等好啦!哈哈!

朱刚明和马弓手,若说装修是为了风水格局,我没有反对,门神贴错了就改,我也没有反对。改风水改贴门神都不是甚麽丢脸的事,不必拐弯抹角吧?郑大老板都说他不喜欢兜来转去了。

还是比较赞同志忠说的,只是回应得没有学问。

糊涂侠客 said...

现在的马华领袖们的脑子好像都有问题。。待会让你们看看槟马青的“宏愿”。。包你“回味无穷”

GentleMan said...

‘劳民伤财’
总之 任你 怎麽样改来改去,
都是一样的( OneCockColor)。

我认为 应该
改 老总 的 性格 及
装修 老总 说话的 态度
才是 最 上上 之策 。
让 基层领袖 心里
爽一点 才对 。

travii said...

算你是朋友啦。。。

hoohoo, 一想到我中有一天也可以登上朋党宝座就要叫我情不自禁,打从心灵最深处,窃喜的微笑了。。。

哈哈哈,画面描绘得入木三分吧?

朋党喔,怎么不叫人狂喜呢?几世修来的福才可以当朋党呢?

Chooi Yee said...

嗬!嗬!嗬!阿武叔,我也要求主席装修一下我们的会所.....你要坐哪里?(注:会所是没有神台的,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