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华小董事部如果没教养,怎教学子?

苏启文在马华当红的年代,从政及从商的手法虽颇引人非议,私底下却也做了不少好事,譬如捐助穷苦人家,领养穷学生。

蒲种新明华小也是苏启文威风得意之时,曾经特別照顾的好事项目之一,蒲种未蓬勃开发之前,新明华小除了学生来源短缺,校舍更是简陋几成危楼,苏启文毅然负起领养重担,带领新明华小走过一段风雨飘搖的路。

我不记得苏启文是否担任过新明华小的董事长,但很肯定的是,苏启文过去的恩情在新明华小董事部心目中牢不可破,地位崇高。苏启文与林良实决裂之後,出国避风头了一段时日,再回来时的马华景物依旧,人事已非,苏启文後来投靠了与他颇有交情的安华依布拉欣,成了公正党人,与国阵打对台。

新明华小本月22日举行新校舍落成典礼,破天荒大阵仗邀请民联领袖包括安华主持仪式及见证,却把正副教育部长当透明,国阵与教育部官员联同校长教师皆不见踪影,实属罕见。出席的民联领袖包括安华、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等,不可谓不隆重喧耀,报章上虽不见苏启文的影子,但大家心里有数,若非苏启文,谁干得出如此好事。

包括安华即席挥毫,写下「四海之內皆兄弟」7個字,拍卖为新明新礼堂筹得15万令吉,也像极了苏启文威水时期的豪迈作风。

难得有机会灭国阵威风,安华得势不饶人,在开幕礼上妄套罪名,指因为邀请民联领袖出席,新明华小的拨款已被教育部拉回。这一招无中生有的嫁祸手法,表面看来甚是高明,但恐怕弄巧反拙,未必就让民联占了便宜,盖因家长一般上并不同意把莘莘学子吸收新知的温床当着政治擂台。

我个人不反对学校董事部成员具有各自的政治立场,但对於新明华小董事部不知轻重尊卑不分的处事方式不表苟同,用这种没教养的方式来管理学校,恐怕会教坏小孩子。

学校毕竟还是归中央政府管而不是州政府管?需要发放拨款就紧追魏家祥,校舍开幕礼不请人家就算了,还刻意划清界线把人家当透明,又邀请对手无的放矢羞辱一番,这不只不敬,简至就是没有教养。

我个人也不相信魏家祥会为了新明华小董事部倾向民联领袖,而刻意“收回”给予该校的拨款,但如果我是魏家祥,我就敢敢以牙还牙,学习该校董事部没有礼貌,刻意视而不见,不懂得甚麽叫尊重的态度,把该校列为最後一个获取拨款的学校。

15 comments:

水草 said...

什么时候政治战场打倒学校里了?。。。
即使立场不同,也不应该波及教育界吧

keykok said...

水草,

您有所不知,阿武叔是随意的部落客,他没有政治意图,他会对社会种种不满的现象发言,当初他孩子转不了学校也写了一些,所以别太介意.

教育不应被政治人物利用,不应该有派系,同样的也不认为派系不去帮,甚至摆在台面.

其实,有一点公正党做到很好,那就是拨款给华小,若等巫统,我看还是向外筹款好.

不管民联是否真诚,至少它的包装比巫统有利华教,如独中拨款等.

thepplway 求真 said...

是不是民联讲骗话,时间可以证明。

是不是苏启文阻止校长老师出席,也不是几个人说了算。

马华一向是打入华小,利用华小做其政治舞台,这是路人皆知的。

就拿拉曼学院,难道是马华的学校还是华社的捐献?

而当时说的独大能够成功铁树也会开花的至理名言,难道不是马华领袖说的吗?最后呢?人民狠狠的教训这卖族求荣的政党。这历史的教训,马华好像忘得一干二净了。。。。

所以如果说华小很政治化,其实罪魁祸首就是马华!

利用拨款来威胁?高招?很快这些垃圾思想将被扫入历史走廊了!

同样的,如果民联敢用拨款来威胁或捞选票,我照样不留情面的批评!

啊利 said...

不赞成以牙还牙收回给予该校拨款的做法!

没有人会记得如果没有拉曼学院,有多少的孩子念到Form5就无法升学。没有人会记得如果没有拉曼学院,有多少被大学拒之门外的form6生将要失学。没有人会记得如果没有马华的贷学金有多少来自中下阶层家庭的孩子无法顺利拿到学士文凭。

只要马华有一件事情办不到,人民就好像忘得一干二净,所以马华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管民联有没有在这课题上哗众取宠,可怜那位像蜡笔小新的部长,钱还是要拨给新明华小。现在大家只认钱不认人的了。

Lexus said...

邀请谁人开幕也没关系,最主要是有拨款给华小。

sam said...

马来西亚最悲哀的地方
教育政治化
政治教育化
前一句式把教育课题用政治角度来谈
后一句是把政治理念带入教育系统当中 
教育其实应该是不受政治干预的..
看看我们国内大专的校长...
那里一个不是和巫统的头头有小便喷到的关系?

thepplway 求真 said...

啊利送给你这段历史:

http://www.djz.edu.my/dz50/theater/theater.htm


请细读什么叫铁树开花!

UNCLE BOO said...

啊利,其实我承认说以牙还牙是气话,气那个新明华小董事长,是一个活跃的马华党员,却把新明华小当政治舞台。

求真,我同意你说,不论国阵或民联,若把拨款当威胁,大家都不要给他们留任何情面。

而促使我在这篇文章语气激动用到没教养这句话的,是蔡沄平董事长,以一个活跃马华党员的身分,却反邀民联领袖大阵仗出席开幕礼,这仿佛是一种对抗马华的示威,也仿佛利用民联来示威。

还是SAM说对了,教育政治化,政治教育化。

谁在利用谁,我不是很确定,当然,我不认为邀请地方议员甚至州务大臣出席学校节目是错,但蔡董事长身为马华党员不但没有邀请党领袖,反大阵仗邀敌对党领袖来展示颜色,我认为PROTOCOL不对,而且没有礼貌。

这让人怀疑蔡董事长,或新明华小董事,有不为人知的隐议程。

兔宝宝 said...

谈到马华的伟大,让华社有了拉曼学院?
拉曼学院的学生其实不知道要感谢马华还是“多得你不少”!
你说,拉曼给华裔子弟升学机会?又是谁硬硬否决独大?拿个低等级的“学院”来代替?让华裔子弟从大学生降低为学院生?拿的永远是学院生毕业的薪水?却做大学生有资格做的工?
是谁,没有去争取让华裔子弟拥有与友族同样资格或固打进入政府大学的权利?搞到每次都要找我党来帮忙?帮忙之后,还要做廉价宣传品,在大选时帮忙上电视广告,述说我党的伟大贡献?
是谁千方百计“放弃”拉曼学院升格为大学?林总会长!
最重要的,筹建拉曼大学和拉曼学院的功劳,说好听是马华的,可是,钱,从哪里来?也不是华社的钱吗?
我记忆犹新,林总会长在宣布筹建拉大基金时,宣布以个人名义捐5千块,我的天哪!5千大元?
说到贷学金,你以为这很慷慨吗?自立合作社贷款给拉曼生收的利息是9%,跟大耳窿有什么分别?拿着华人的钱去抢穷苦人家的钱,这叫伟大吗?这叫帮忙吗?

travii said...

uncle boo,

真高兴看到这么多人大骂马华,大快人心。

以后最好别在谈华教和马华之间的暧昧关系了,免得引起公愤。

keykok said...

兔宝宝,

只有拉曼生才会体会......

啊利 said...

对不起,我只是个永远没有毕业的拉曼学院生,确实不能体会兔宝宝所体会的。马华应该骂,应该狠狠的批!那班创办拉曼学院的笨蛋!

兔宝宝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HIA, Chin Yau said...

阿武叔,

问题在于为什么华小需要争取拨款?为什么不将拨款制度化?

魏官人是不是如你所言有待观察,但是去年的70亿经济振兴配套下所拨给华小的款项到现在还在批审中,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马华要是有建树,华小就不会这么糟糕!

CHIA, Chin Yau said...

再多两句:

董事长是马华党员就必须要邀请马华党要出席?他是学校的董事长,而活动是学校的,为何一定要邀请马华党要?

全国各地的华小董事长多少都跟马华有关,50年来都只有马华党要受邀,又不见你们吵说为什么没邀行动党国大党等等??

马华就是黑白不分,一蟹不如一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