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 2009

恩仇灰飞烟灭之後

翁诗杰一句“一笑泯恩仇”,迅速在各网络搜寻器成为热门搜寻字眼,波力拔克点出此名言出处,源自“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阿武叔在“百度知道”查悉,真正出处,却是大文豪鲁迅於1933年,在上海闸北三义里,为一座遗鸠埋骨之塔所题诗句。

<题三义塔> 原诗如下:

奔霆飞焰瓩人子,败井残垣剩饿鸠,
偶值大心离火宅,终遗高塔念灜洲。
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鲁迅日记》1933年6月21日:“西村(真琴)博士于上海战后得丧家之鸠,持归养之,初亦相安,而终化去,建塔以藏,且征题咏,率成一律,聊答遐情云尔。”

西村是一个日本医生的名字,日本於1932年1月28日,发动了上海战争,生灵涂炭,无数人冤枉送命,鲁迅也是目击者和受难者之一,然而,当时在上海,却有一个名叫西村的日本医生,在路上捡到一只饥饿的斑鸠,把它带回家尝试养活,不久之後,这只斑鸠还是死了,西村痛惜之馀,为斑鸠举行了一场葬礼,还建了一座塔以示悲惜之情,显示了日军发动战争虽然残暴,却仍有无数日本人怜惜生灵追求世界大爱。

西村医生除了把斑鸠安葬,还“征题咏”,向文人征稿为三义塔题诗,当然,鲁迅受西村医生的气节感动,也仗义题诗得到西村医生的采用,此幅写於1933年6月21日,时是上海战後一年半。

诗中最後两句“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最受到後世的流传,“度尽劫波”是一句梵语佛偈,印度神话中创造之神大梵天称一个昼夜为一个劫波,相当于人间的四十三亿三千二百万年。

翁诗杰虽然坚持否认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不和,在马华60周年党庆引用“一切矛盾歧见,都是可以一笑泯恩仇的”,意味他承认了党领导层存在着矛盾,并愿意以一笑,让过往恩怨就此灰飞烟灭。

马华才庆祝建党60周年,与“劫波”之比较,犹如沧海一粟,60年的同志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算得了甚麽?更何况,所谓的翁蔡恩仇,仅仅是不超过一年的“想像恩仇”,大部份马华党员,并不知道恩仇之真正根源。

如果度尽劫波犹能顾及兄弟情,翁蔡相逢一笑泯恩仇,就希望不是冷笑,不是苦笑,不是奸笑,不是无奈的傻笑,更不希望是所谓的,笑里藏刀。

一笑泯恩仇,是形容英雄豪迈的广阔心胸,不计前嫌的让一切恩怨随风灰飞烟灭,英雄片至此阶段,往往接下去的对白,就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後会有期。”然後各奔西东,天涯浪迹,若有後续,就是在其中一方蒙难之际,另一方会在千钧一发之际杀出,携手退敌。

一笑泯恩仇在英雄片大多是结局,但翁诗杰与蔡细历还有2年任期,不能就此分道扬镳,後会有期,还须带领劫後仅剩败井残垣的马华,共同面对往後的风风雨雨,一笑泯恩仇对於逼切寻求改革的马华仅是开局。那麽,在恩仇灰飞烟灭之後,该做些甚麽,该如何证明过往的纠结已在瞬间一笑而过,是世人睁着眼睛期待的。

给予一笑泯恩仇的掌声,不是期许各奔西东,却是热情相拥。

球在翁诗杰脚下,只待传出,蔡细历要是不接,就变成乌龙球了。

6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该不会又是兴之所至,文豪逢场应节呤诗作对吧?还是笑一笑,没烦恼,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切重新再来,依旧故我?

GentleMan said...

UNCLE BOO,

对不起,小弟想更正你说:
《所谓的翁蔡恩仇,仅仅是不超过一年的“想像恩仇”,大部份马华党员,并不知道恩仇之真正根源。》
其实,基层领袖的基本要求是
要整合马华并共同努力改革以
挽回华社的信心。
而不是犹如老蔡所说的
‘没有看到诚意’,

难道你不觉得翁霸主
一路来就在打压老蔡吗?
起因:
翁霸主不尊重中央代表的要求
和罔顾基层领袖意愿,
而引起公愤成为
非 洲 和 尚(乞人憎),
我们同情及支持他。
因此 你不可说是
(翁蔡恩仇),
这 绝对不是 私人恩怨。
要怪就怪 翁 霸 主 !!!!

UNCLE BOO said...

GENTLEMAN,你说得对,我的意思是说,是翁诗杰自己把蔡细历“想像”成敌人,然後打压。大部份党员并不知道,翁诗杰打压蔡细历的理由。

是不是要放下这个自己制造的无形压力,球在翁诗杰脚下。

GentleMan said...

谢谢波兄,
证明你是位很明瞭事理
的盟主。
我每次看了你的博文,
总会令我共鸣及欣赏你,
(你有 正义 感)
我也更时常与同志们说
你不愧当任 盟 主。
皆因,
你的眼光锐利,看得清,
看得远及看的透彻,
好像 一片 ‘照妖镜’
确让伪君子与婆烂爬客
都无从躲避,爆览无疑。

GentleMan said...

UNCLE BOO,
你老兄说的很对,
小弟欣赏你够爽快!
看你也是一位
义气兄弟 吧 !

travii said...

那一笑,是什么笑?

冷笑?

暗笑?

奸笑?

不屑的嗤鼻一笑?

还是要显示自己的华文造诣?

还是勉强地在媒体面前挤出那一点典型政客的皮笑肉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