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8, 2009

梁文福:很那个的某某人

感谢小鬼零零一电邮过来的这首歌,真的欣喜若狂,我之前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这是新加坡早期创作才子梁文福的歌,流行时期应该是在1986年,那时只有卡带,CD未盛行。

记忆中,这是《爱的名字》专辑里的一首歌,梁文福还有几首当时把我们迷死的歌曲,包括《排排坐》,《一步一步来》,《太多太多》,《好了歌》,《我望着镜中的你》,《记住你电话的方式》,《老张的三个女儿》,《写一首歌给你》。

一起来欣赏歌词吧,因为我也和小鬼零零一一样,不会把歌上载。

某某人,他住在,很那个的小镇
很那个的镇上,住着很多人
很多人总喜欢,很那个地问
某某人,是不是什么人的什么人

某某人,他也像任何人
有很多的烦恼,很那个的责任
来不及去想,也不习惯去问
做一个,没人特别提起的某某人

其实某某人,他并不介意任何人
可是人和人,总有恩怨来分
有些人的朋友,难免总是,有些人的敌人
所以某某人,总须要得罪某某人

某某人,有他的快乐和愚蠢
当每个人随便,他不会太认真
他有足够的聪明,慢慢学会,什么叫做安份
该不懂的时候,不会很那个地问

某某人,重复着,很多人的故事
白天他演现实,晚上看电视
青春是幻梦,理想是很那个的空
教堂在敲着,婚礼和丧礼的钟

其实某某人,他并不介意任何人
可是人和人,总有恩怨来分
有些人的朋友,难免总是有些人的敌人
所以某某人,总须要得罪某某人

某某人,他住在很那个的小镇
当他死的时候,来了很多人
很多人在哀悼,然后很那个地问
那个某某人,是不是什么人的什么人

10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到现在为止,最能感动到我的歌,还是梁文福的“关怀方式”。

自小住在南马柔佛一带,看着新加坡的电视剧长大,对梁文福的歌自然是不陌生,非常本土化,又很有感情的音乐制作人!

UNCLE BOO said...

噢!启聪原来也是爱歌的人,下次卡拉OK你一定要到.

吴启聪 said...

一定!昨天才带女友去lowyat的redbox唱k,11点到1点,才两个小时,好骗钱~

萧繁 said...

你们去唱K没有找我。。。。呜呜呜呜。。。我也是喜欢关怀方式多一点。。。

郑杰雄 Tee Kiat Siong said...

我喜欢他的“细水长流”

June said...

丫丫至今仍然保留这张专辑。。。
里面的歌陪我度过了我最怀念的时刻!

送给阿武叔!

爱是一片海洋 你的心是小船
爱能载你到最远的地方
爱是等待的岸 可以过尽千帆
只是等你最后的归航

爱是一扇门窗 你的心是小房
爱是轻敲你寂寞的阳光
爱是一种方向 可以万水千山
你的心是随时出发的地方

爱是一面镜妆 映照你的悲伤
多少背影在镜中不能遗忘
爱是一盏安祥 唱着不变的原谅
让你最孤单时依然坚强

爱是一樽盼望 需要你的注满
爱能酝酿你一生的时光
爱是一颗种子 种在你的心上
让它萌长成人间的希望

jyuno_zen said...

是不是那首:我的关怀方式是你无法察觉的悲凉。。。。那首?很动人的一首歌。
我学会还跳过。下次咱们一起合唱好不好?

thepplway said...

哈哈,喜欢听和喜欢唱与是否能够领悟是有很大差别的。

新加坡虽然是经济强国,但是政治封闭,以梁文福这些忧国忧民的心怀能够看破国家政治丑态的的确不多。他们这班年轻人以歌与谣写上自己年轻人的政治主张:反战,反政治垄断。

可惜许多听的人却只停留在歌词之美与个人感觉美好,个人关怀上面,真失望!

把有生命力的理想世界典当给物欲横流的资本主义大染缸,可叹可悲!

愚公移山 said...

我也喜欢听,更是喜欢唱。
但我很钝,又俗气,不能领悟歌词。

lookcow said...

牛叔(Uncle Bull),

马来西亚那个某某人,偷某某人车的某某人,死的时候同样来了很多人。。。

March 20,2009 00:1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