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0, 2009

针对某某人住在很那个的小镇的一点感触

上一篇文章发表时,心情极烦闷,於是把小鬼零零一电邮过来的这首歌发布,自娱之馀,也给大家介绍好歌。

看来歌曲也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求真的留言,阿武叔极欣赏,当然,也引起阿武叔深入去探讨歌词要表达些甚麽。歌的影响力,真的很大,有些人的歌曲,传达了各种不同的讯息,听了让人顿悟又陶醉,有些歌曲,纯粹糜糜之音,听了頹废。

涂仲仪医生的留言,也让阿武叔细细揣摩,每一首歌尽管有其意义的存在,听歌的人自有不同的诠释,只想引吭高歌放松心情,也是一种诠释。

不是每个人都了解,蝎子乐队(Scorpions)红极一时的Wind Of Change,是描述柏林围墙被铲除,东西德统一,冷战结束後的喜悅和期许,但听到这首歌的人,也能感受到变革的意义。

《某某人住在很那个的小镇》,最让我共鸣的是这一句:有些人的朋友,难免总是有些人的敌人,所以某某人总须要得罪某某人。

当政棍的这些日子,交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不少人。有时候,两个朋友争一个党职,身为代表,投票给谁总会得罪其中一人。

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常引人唇舌,跟蔡细历吃餐饭就有人说阿武叔被蔡细历收买了,跟翁协文吃餐饭也有人说阿武叔投靠翁诗杰了。

吃饭,有时候竟然也是一种无奈,不是干脆不吃就算了这麽简单。

写部落文章,写的是自己的看法,自己的心情,却也难免得罪一方。歌颂民联的领袖就得罪国阵的同志,写到某一个国阵领袖,可是两边都得罪,民联的讲你没眼光,国阵的讲你婆烂爬。

挟在中间,尝试面面俱圆,经常焦头烂额,还想不清是怎麽一回事。

陆告(LOOK COW)的留言,也是很有意思,他说马来西亚那个某某人,偷某某人车的某某人,死的时候同样来了很多人。。。

死人真的很“大晒”的,有恩的,有仇的,曾经不爽你的,死的时候都来了,上了一柱香之後,话题总又缠绕在某某人是不是偷了某某人车的某某人。

某些人未死,丧礼婚礼毕业典礼都有人在耳语,某某人,是不是那个过去贪污敛财很出面的狗议员?是不是那个跳槽出卖尊严的走狗?是不是鸟样到欠揍的假华教人士?是不是炸死蒙古女郎的凶手?

6 comments:

啊利 said...

这个世界似乎已经来到,当你说真话时,都没有人愿意相信那是个真话。

圆滑的人,就会被诠译成假清高。黑白分明公正无私的人,因为自己的无私却一点包容心也没有,原来无私的国度也是挺让人心寒的。

越不想得罪人,最终也会落得得罪所有人。(我也好像处处得罪人。)
叹,做人难,做某某人很难,不做某某人也难。

thepplway said...

那我们一起写更深入的。我斗胆挑战大家,写博客的时候忘掉自己的政党背景,好好的思想,以家以国来思想,我(I)的责任与定位。

写了太多,我忘了告诉大家,我父亲是最反对我听流行歌的,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忘记关了,父亲听了很生气说靡靡之音。

但是可能他要证明这流行歌是如何的靡靡之音,就看歌词了。后来看到父亲竟然在客厅写毛笔字呢,写的是什么,就是梁文福的歌词。

从此梁文福算是第一个被解禁的歌手,我父亲的动作也告诉我做对的事要据理力争,所以他那实事求是的精神一直感动及鼓舞我对事情多面的思考,并且站在受压迫剥削的老百姓这边思考。

欢迎大家到我那边踊跃交流。

http://thepplway.createbloggers.com/

水草 said...

呵呵,阿武叔
四十而不惑,可是看来你还在大惑特惑呢。。。
嗯。。还很年轻,还有大把作为 :)

lookcow said...

牛叔,不谈某某人了,牧牛人好想某某查查,家乡的最好吃,你有吗?

March 20, 2009 11:35 PM 鸟取

GentleMan said...

阿武叔,
我非常赞同你的论点。
况且
‘人在江湖(博格)身不由己’。

不过小弟觉得只要
以事论事,说出自己的观点
就已经足够了。
如果有人不爽,就叫他们 KL 吧 !
哈哈哈。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不愧我心。》
小弟与你公勉之。

UNCLE BOO said...

啊利:那天到怡保开会,真想叫你请喝茶,却没能和你联络,有点心不甘。

求真,令尊真是性情中人。一个博客要得到尊重,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他对他的党派的忠贞,而是对真理的忠贞,对社会公义的忠贞,讲良心真话,而不是昧着良心只为他的党派辩护。

水草,你有点深奧,阿武叔愚昧捉不到。

高博士:阿武叔未曾到大山脚摸摸揸揸,不知道那里有得吃,但我真的很喜欢吃摸摸揸揸,认识你酱久,都没有请我喝过,还有,中选州团长酱久,还没有请我喝过甚麽?就等你日本回来,咱们一块摸摸揸揸吧,蒲种有吗?

GENTLEMAN,感谢你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