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2, 2009

愚公与高猪


当网络上出现一个取名“愚公移山”的博客时,阿武叔对民政党人有了一点好印象。当网络上又出现一个取名为“高猪直言”的博客时,阿武叔又对民政党人增添多一分好感。

昨晚终於见到愚公涂医生及高猪真身,才知道高猪不是民政党人,甚至不是政治大染缸中人,只是愚公的同学,以及一个敢鸟无良苛政的好汉,而涂医生真人比部落中的相片年轻很多,还学陈升只穿了件短裤上阵,若不是振国先到见面地点与他们先照了面,阿武叔一定乌龙认不出。

原本,昨晚轮到阿武婶请假泡夜店,阿武叔该当父兼母职,岂料接到难以抗拒的简讯,涂医生说他和高猪正在沙登吃晚餐,问阿武叔可不可以出来见面,阿武叔於是狠下心肠跟他的两个心肝宝贝请了半个晚上的假。

还好两个心肝宝贝明理允准了,宝贝女儿还交代我问候愚公,但阿武叔见了高人,忘了问候。

愚公涂仲仪医生与阿武叔和振国一样,都是热血吉打牛,目前在槟岛浮罗山背拿听筒,308全国大选代表民政党上阵槟州日落洞国会议席,输给了民主行动党的黄泉安。当时阿武叔不认识涂医生,经过网络上的交流,阿武叔认同愚公医者父母心的政治理念,下届大选若涂医生仍上阵,阿武叔愿意拔刀相助,免费助选。

高猪李文豪则是药剂师,没记错的话经营的应该是明信药剂行,在加影蕉赖一带共有6间分行,

本来以为只有3人见面,场面稍为冷清些,於是叫了振国夫妇一起去,结果振国又约了杰雄一起见愚公高猪,愚公高猪又带了另一个药剂师锦明赴会,场面总算热闹。

但和医生及药剂师见面,毕竟比较健康,才11点半,便各自打道回府会周公。

下次若到槟城见面,还望涂医生带来解酒药,以及会让隔天仍精神奕奕的药,咱们煮酒论政到天亮。

13 comments:

大米 said...

愚公曾在我的BLOG留言,所以我才知道他的BLOG。他在BLOG里的照片长的很成熟,乍眼看象邓章钦,不过看阿BOO拍的照片又觉得他长得还很青春哦!

UNCLE BOO said...

大米,涂医生真的很年轻,除了面容年轻,思想也年轻。

愚公移山 said...

uncle boo,
很是謝謝你的招待。
你的支持,真是讓我感到三生有幸。
我這就在檳城等著你來造訪。

keykok said...

这是我见过医生中最年轻,最有智慧,最接近能政治,重要的是为了阿武叔变成最不照顾身体,这样迟还不回家.....哈哈!

孙文 said...

黄泉安也是牛种,他是本同县的牛儿(KOBAH)。

愚公移山。。。还年轻!

有机会,就让部落客联棚吧。

高猪 said...

哈!阿武叔赏脸,称我为“好汉”,我自己可不敢硬充!

当晚各路英雄豪气干云论天下之时,我只敢猛灌冻柠茶洗耳恭听,做个小听众。哈!

吴启聪 said...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酒逢自己千杯少!

Che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hen said...

老乡,这么又忘了我呀!老乡相聚,该联络一下吗!

kmsiah said...

當晚,各路英雄星夜下論政,小弟有幸在場旁聽,正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小弟拜服。

Lexus said...

我每次见到医生就是生病的时候,希望见到愚公时是例外,呵呵!

云之站 said...

白色衣服是涂医生吗?
他比他部落格相片年轻很多。。

UNCLE BOO said...

JOANNE,就是白衣那位了,我见到时也有点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