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6, 2009

老天无眼,马青备好关刀吧!

我还记得1987年,时任巫青团长的纳吉,召集了50万人在吉隆坡甘榜峇鲁举行大集会,抗议华人反对派不谙中文者出掌华小高职,当时的布条,口号,对华人非常不客气,今天想起,还有怕到漏尿的感觉。

所幸集会开始之前,天下大雨,好大好大的一场雨,把人群驱散。

隔天的报纸,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泪眼盈匡说:老天有眼。

今天下午,也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雨,情景和1987年有点相似,只惜远去了国父的容颜。

一听说凯里中选巫青团长,阿武叔咳嗽声加剧,泪流不出,却也勉强沙哑喊了一句:老天无眼。

原本备受看好的敦马公子慕克里兹,显然受到父亲影子的影响,落漠出局,要怪,就怪自己的父亲吧!

更加离谱的是,当年由老马一手硬硬抬出来当雪州大臣的基尔多约,得票254还比老马的儿子232票高,阿武叔原本预算此人会在最後关头退选帮老马儿子,以谢老马当年硬硬捧红之恩,没料到反变成拉低老马儿子选票,成全老天无眼的杰作。

阿武叔只是失算,老马却是暗槌,他总是习惯性的选错人。

虽然说,3人当中,任谁当选都是老天无眼,只是有野心成为最年轻首相的凯里当选,却是马青更艰苦挑战的开始,因为在希山把巫青的剑带进巫统的同时,凯里将把另一支剑挥出鞘,强调不举剑就是软弱。

凯里的剑会刺向谁?

马青,备好关刀吧!

14 comments:

keykok said...

他还没有舞剑就中选了,如果舞剑,首相都有得做.

马青哪会拿关刀,他手上有第9大马计划的所有大型工程,拿香拜都来不及了,备关刀?还是算了.....

UNCLE BOO said...

马青要是现在不敢举关刀,敢不敢吻关刀?

若连吻关刀也不敢,切腹自杀算了。

兔宝宝 said...

马青仔这样来“塞”马青?莫非是我看错了?
真是大跌眼镜!

Lexus said...

好戏来了,看看魏博士如何应对牛津生。

thepplway said...

无能为力,哈哈。

要就加入民联,还有好戏的。现在玩smart 不是比武,哈哈

jyuno_zen said...

就看不做强权应声虫的到底是死剩一把口,还是真是讲到做到。
我们来举关刀表示正气吧!哈哈!

愚公移山 said...

據說,國陣成員黨的青年團領導都有3個錦衣囊,世代相傳,里面有:

一)可以蒙上自己眼睛的小布,
二)早已經寫好譴責“再舉劍”的文告,只待填上日期,
三)一打驚風散

春天 said...

说到关刀,我最喜欢。
我家是奉拜关帝的,举关刀没问题。

马青总团长如果不知哪有关刀卖,请联络我。

不要像以前那位高举书,所以大选马华输到脱裤。

想起这件事,我真的耿耿于怀,不举还好,他妈的高举一本书,让人笑话。

华社要看到的不是这样出牌,要看到的是有种的人。宪法谁不懂,但有时要玩点政治把戏。去印几千张关帝照,或关公像,马青仔高举关公像或关公神像。

王八蛋!

高猪 said...

三条烂蕉,怎么选都是烂蕉!

我倒觉得,只要不是鸡儿多哟这条烂到出虫的臭蕉中选,已经谢天谢地了!

蒲种马青仔 said...

没有错和对,只怕还没拿出来。以经被关进笼子里。举了肯定是硬吗,还是想问马青;敢举,没必要,怕,不想。你相信我吧。马青不敢举。。。

糊涂侠客 said...

今年的大会就每个代表带把关刀去会场吧!他一个人举,我们全部代表举。

GentleMan said...

春天老兄,你鸟的对,
真够力,听到都爽!
《不要像以前那位高举书,
所以大选马华输到脱裤。》

相信,马华和马青的领袖,
大多是没 ‘烂葩’。
‘为了官位故,
民族尊严尽可抛。’

法嚴 said...

總之該上位就跌馬﹐不該上位的確成了乘風快婿。。。

sam said...

老马千算万算都不会算到是4楼流氓做团长。。。
阿武叔,开个盘口,赌魏团长今年会举什么?
a.饭碗(拼经济)
b.光碟(拼政治)
c.ketupat 和kacang putih (拼和谐共享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