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09

不懂国家独立历史的教育部长

你知道吗?卸任巫青团长希山姆丁之所以被人认识,是因为他七情上面高举马来剑的凶狠表情,不是因为他是前首相敦胡申翁之子。

你知道吗?希山姆丁这次巫统党选能在副主席职中胜出,不是因为他有过人的才干和智慧,而只是因为他能够把马来剑出神入化的玩弄在股掌间,一下举剑,一下吻剑,一下说是巫青之剑,一下说巫青不再举剑,一下又说会把马来剑带进巫统。

希山姆丁至今给人唯一深刻印象的,除了马来剑,还有甚麽?否则,连国家独立历史也不及格,何德何能中选巫统副主席。

刚刚中选巫统副主席,他就以为自己不可一世,认定自己是神,一挥神仙棒就可以改变国家历史的神。

希山说,马来西亚之所以独立,唯统治者与巫统是功臣,其他政党无关,害我十岁小女儿笑到半死问:“为甚麽身为教育部长自己都不知道,马来西亚独立是三大民族共同的功劳?”

连国家独立历史也一榻糊涂,我也真为他还在担任我们的教育部长感到丢脸,也真担心未来的学生将会被他误导教坏。

回想中小学所读的教育部所编订的历史教科书,统治者管治的年代,似乎一再使这片土地沦入外国势力的影响和支配,葡萄牙占领过马六甲,荷兰占领过马六甲,英国接踵而至,甚至占领全马来西亚,以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日本统治。抗日期间,这片土地也流洒了不少华人与印度人的血。

以下历史记载节录自维基百科,没有当时的马华和国大党,今天巫统或许还是受英国人支配的组织。

1949年,温和的华人组织了马来西亚华人公会,其领导人陈祯禄愿意与巫统合作建立一个所有公民平等的独立的马来亚,同时陈祯禄也愿意在马来人敏感的地方做出足够的让步来平息马来人的恐惧。

1951年,东姑阿都拉曼继翁惹化成为巫统领导人,陈祯禄与东姑阿都拉曼密切合作。由于1949年英国人宣布不管马来人愿不愿意马来亚将在数年内获得独立,两位领导人必须设立一个在两个社群中均可以被接受的协议来作为一个稳定的独立国家的基础。后来马来西亚印度人国大党也加入了这个巫统-华人公会联盟。这个联盟在1952年和1955年的大选中在马来人和华人地区均获胜。

引入地区性的政府选举是战胜共产党的另一个重要步骤。1953年斯大林死后,在马来亚共产党内部发生了是否继续进行武装斗争的争执。许多共产党游击队员丧失了武装斗争的信心重返家园。尽管陈平依然带领着一些顽固的游击队员继续在难以进入的泰国边境山区坚持了多年,但是1954年邓普勒离开马来亚时紧急状态已经结束。紧急状态时期遗留下来的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仇恨却依然遗留了很长时间。

1955年和1956年里巫统、华人公会和英国一起起草了一部独立的马来亚的宪法基础。巫统承认所有民族享受平等的公民权,华人公会则同意马来西亚国家元首由马来亚苏丹轮流担任,马来语为官方语言,促进和资助马来教育和经济发展。实际上这个协议标志着马来亚由马来人统治,管理机构、警察和军队主要由马来人控制,而华人和印度人则在内阁和议会中获得适当的代表,在他们占多数的州中管理,他们的经济地位受到保护。谁来控制教育系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拖延到独立后才解决。1957年8月31日,东姑阿都拉曼宣布马来亚独立,并成为独立的马来亚的第一位首相。

8 comments:

啊利 said...

阿武叔的小女兒將來會是青出於藍。 :)
為這樣不懂歷史的教育部長也感到羞恥~

waihan~huixian said...

他不是不懂历史,他是在利用篡改历史来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我觉得他正在不断地把他老子的脸丢光。

wkloh said...

思绪已被种族主意控制。

Alfanso said...

教育部长党选后立刻篡改历史,暴露其丑陋的一面。我们应等待他的副手博士先生有什么高见,以及他的顶头上司道德先生又有什么辩解。

GentleMan said...

刚刚赢了党选,就被冲昏了头脑,
《一朝得志,语无论次》。

7-4-09 的几场补选 肯定
被这个 ‘败家仔’害惨了。
《输到连裤子都脱掉。》

Chen said...

以为“虎父无犬子”那里知道却真的是只“犬子”来,真的丢尽了他祖先的脸。

春天 said...

严厉遣责这样歪曲事实的言论.

但今天他有澄清.

Jannice said...

历史本来应该是记录过去发生过的事实。经过删改的叫做“故事“。
把“故事”当历史来大谈阔论的是不是有老人痴呆症?
有病就留在家好好休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