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2, 2009

人民都懒的事之三:一流的机场,不入流的官僚主义

去年游日本北海道前,在我们引以为豪的吉隆坡国际机场,阿武叔被关卡人员截住,在手提行李搜出一瓶刚买的喷发剂。

官员一脸严粛说:“对不起,超过100 ml的液体,不能带上机。”

阿武叔说:“啊哟!刚买的,一时忘记没放进行李,几十块哩!”

官员木无表情的问我:“怎样?”

反问回他:“你应该教我,还能怎样?”

他说了一句sorry,就把喷发剂丢在一旁,不睬我了。

心痛的望多一眼,发现还有不少东西被丢在那边,应该有不少人和我一样大意。

回程的时候,在千岁机场转机东京机场时,我的同事叶茂山也被关卡人员截住,手提行李搜出一把刀。

这把日本制造,买给老婆下厨的磁刀,是导游在巴士上推销的,我也买了一把,售价约200令吉。

叶茂山铁青着脸说:“哎呀!一时忘记放进行李。”

那日本官员其实也没有甚麽表情,检查完毕後淡淡的用日本腔英语跟叶茂山说:“你等等!”说完就跑开一边,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纸皮合,填写叶茂山的资料後黏在纸合上,再把那把刀放进纸合用胶纸封了起来,再淡淡的告诉叶茂山:“我会帮你拿去check in,到那边领行李时,別忘了这一合!”

一直在旁看完整个过程,我心里对这个日本官员只感到抱歉,有一天他来马来西亚忘了把刀放进行李,我们无法用同样的态度回报。

日本官员的态度反映了日本社会乐於助人的人性一面,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官员,显露的却是不可转弯的冷漠无情,虽然他们也常常高喊Malaysia Boleh!

坦白说,日本这麽多个机场,没有一个比吉隆坡国际机场漂亮,但说到亲切感,我们输人太多。

不论是吉隆坡国际机场或者廉价航空机场,德士服务是被垄断的,如果没有亲人接送,你就必须买票使用机场德士,而机场德士的规矩是这样的,一对夫妇,一个单身亲人,两个才读小学的儿童,必须叫两架德士,此外,因为有行李,不可以使用最便宜的经济德士,必须使用价钱几乎贵两倍的豪华德士,不知道是那一间学校教出来的鸟道理。

几乎每一个召德士者,都要和吊儿郎当柜台人员争执一番,造成大排长龙,鬼佬游客一直不耐烦的搖头了,这些柜台人员还自顾自的说笑,把生气的阿武叔当透明。

如此没有素质的经营手法,竟然可以获取垄断包赚的机场德士经营权,说他们是靠实力争取到经营权,不是靠政治关系,小孩子都不肯相信。

搭一次飞机就要都懒一次,有一次我们决定驾车去机场,几天的停车场收费虽然贵过搭德士一点,却少了都懒,保住行程的欢乐。

17 comments:

啊利 said...

很開心,有人講機場。每每講到機場、坐MAS我就很多怨氣。。。

針對阿武叔投訴的等德士問題,交通部有一套回應:我們的機場交通四通八達,而且很先進達國際標準。乘搭不到德士,可以選擇乘機場的ERL啊。ERL又快,從KLIA可以通往KL sentral. 。。。 (某公司壟斷的問題繼續,服務員態度依舊,KLIA的符合國際標準則不知道是誰評估的也是保持不變)

Lexus said...

写官僚主义写一百篇也写不完!

阿土伯 said...

对,马来西亚大多数的官员服务都有问题。 不止在机场,还有警局,移民厅,注册局,陆路交通部,市议会,铁道局等等。最肚懒的还是自动电话转接。就算是人接了,也会把你pass来pass去,最后短线。他们的Q,实在是太差了。

keykok said...

一个公务员服务20个国民度做不好,这些官员应该鞭!

waihan~huixian said...

就是这样的官僚主义,使到马来西亚越来越不进步。这也是Malaysia Boleh的一种啊!

雪山锺某 said...

阿武叔你讲起日本我就“TL".我不是”TL"日本而是大马。大马的“护照”是日本的“黑名单”。我到东京公干,在东京机场被官员当“伞兵”看待。幸好我有一张由“日本大企业”发出的邀请信,否则就被鸟回国了。持新加坡护照的同事大摇大摆过关,连”VISA"也不用,官员连问都不想问,真的很“TL"...

TG said...

大马政府欠人民的其中一件事是透明度,从工程的承包、外劳引进政策到政府考试评分到上诉程序等等。

所谓透明度,是可以让公立团体审查(audit)的那一种。

当然政府一定会说一切是国家机密。继续把人民当笨蛋。

不只机场官员而已,大马其他政府官员都是大同小异。

说到出国,有几次出国,都会受气。

一次是去年的日本,申请入境准证时连银行户口也要给日本大使馆看。

最后离开日本时,因为准证那边少了个印花,结果被请到一边问话,让轻松出关的妻子在外面等。 @#$%^&

日本移民厅的人很友善和客气地跟我说你们那里的人有人来跳飞机,还有人来卖淫,所以我们会比较多留意点。

今年去美国,申请入境准证也花了一番功夫,还必须到大使馆去面试。出入境时除了接受“盘问”之外,还受了一大堆的气。

妻子呢,也是轻轻松松出关了。

这些事情如果大马政府可以通过外交和内政办得好的话,人民是可以不必接受不必要的鄙视的。

内政方面是说官员们(拜托)少花时间去贪污多花时间去发展国家;国家进步,人民收入提升了,谁还要去跳飞机跑国外。(结果政府兴致勃勃合法或非法引进外劳)

不懂政府几时真正关心人民多过他们自己?

雪山锺某 said...

想回来我们不能全怪我们的政府,因为伞兵跟高级公关,九十多八仙都是我们的华裔同胞。

西域廢人 said...

機場候機室,一批身穿警察服裝的保安人員在嬉皮笑臉地執勤,有一位外國遊客向他們詢問一些登機詳情,那些警員你看我再來我看你,聽不懂人家說英語。Bolehland的警員很厲害,其中一位似懂非懂人家的問題,“夾硬”(粵語)用“Manglish"(Malay+English)答覆人家,結果人家聽不懂,問了等於沒問,只好禮貌的道謝然後走開。那位勇敢的警察叔叔還沾沾自喜地向同僚們再次解釋他如何“幫”那位外國人。

另一批女警員,看樣子是負責檢查行李的,桌上放著零食、飲料,一點都不專業。這幾位警花還在排著隊等待登機的遊客面前拿出她們從機場免稅店買的一包包“戰利品”(衣服、手提袋等)來炫耀、比較一番。

我不曉得機場保安是否得要懂些英語以便與外國人溝通;我也不曉得紀律部隊在執勤時可不可以吃零嘴;我也不曉得機場內保安人員或工作人員可以在工作期間溜到免稅店買東西。我只是覺得好像有點丟臉。對了,這是我三年前離開大馬時所親眼看見的(就在KLIA)。

Johnny NGAU said...

中国的国际机场如上海、深圳、广州、福州等的年轻漂亮安检人员的态度也好不到那里去,说话粗声粗气又不耐烦。不会是刚好她们值班的生理期不对劲吧?

KLIA/LCCT 安检人员的工作能力很有问题!我亲历过至少三次被出境处的安检搜到背包里有一个500ml空瓶子,结果当然是他们帮我给丢进垃圾桶。到达目的地后,我却无意中发现背包里还存有一瓶从未开过的500ml瓶矿泉水。难道机场用来安检的X光机有问题吗?还是安检人员在值班时选择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

啊利 said...

TG說的是,有朋友申請去日本或美國遊玩/探親,馬來西亞護照持有者都很難申請,得影印銀行簿子,確定有一筆可觀的數目(最少不知多少錢)才能獲批准visa.這似乎也是去年才落實的事情吧?前年都沒聼說有這類問題。也許我國跳飛機的數目實在太over了。

其實我也有看過檢查行李的人員三四個圍在那裏翹腿喝水聊天,難道跟西域廢人是同一班機?我是覺得他們應該有休息的時間,而這時閒應該是在休息室裏吧。有一些地勤則是跟空姐/空少打情駡俏,要知道當時推著行李排著長龍的還有好多人,大家的耐心都已經受到考驗了,加上看到這种情景,更是火上加油。一些坐在人來人往的工作崗位上,而且坐姿、談話舉止並不端莊,有影響到專業形象。不一定要求要嚴肅到黑口黑臉那種,但最起碼不是像小朋友三三倆倆嬉皮笑臉在那裏戲耍。(特別是安檢人員)這邊霜丟掉你的瓶子,那邊霜在跟同伴開玩笑,整個形象就弱掉。

一次在國外機場,照到我手提包裏放了1000ml的水瓶,安檢人員要求我打開手提包,後來他取出瓶子,(水已經被我倒掉),我告訴他瓶子是空的,他都把瓶子還給我。空的瓶子,人家的x光機都照到,怎麽我國的大大瓶有水的照不到呢?每個月系統有沒有run test? 而且,需要告訴大家,把水倒掉后,空瓶子可以留著。拿回空的水瓶是你的權力,別被人當垃圾丟了。想想那些自助旅行者,水就是他們的生命。一定會自帶一個水瓶在手提包的,下了機會在裝水處裝水,這樣又可以省下買飲料錢了。機場沒有道理把人家的空瓶子丟掉。

機場人員不管是入境還是出境都是遊客抵達時第一個/離開時最後一個接觸的對象,留給別人的印象會特別深刻。我衷心希望他們的工作表現/“關鍵指標”,是對他們公平可以讓他們開心工作,也能讓遊客開心和覺得有素質的。

記得有一次送機,遇到KLIA系統癱瘓,大家浩浩蕩蕩排排站,這時朋友的父親說,MAS 嘛- Mana Ada System.

阿武叔 said...

是的,不说我也忘了,去日本的确必须影印银行存摺,记得好像结存必须至少有几千块吧!

其实马来西亚机场还不是最滥,中国机场注重午睡多过注重服务,中国的空姐身财虽美,样子虽甜,也忍不住想给一巴掌,印尼的机场更是烂到不想讲。

只不过,我们千万不可以学我们当官的,他们只要不是最後就感到很光荣了。

不知道TG的妻子是甚麽国的人,不被当着马来西亚人看待。

啊利 said...

我有一個問題,抽稅!飛機降陸,拿行李處,出來不是有好幾個screening point嗎?如果你那麽‘幸運’要check就要把行李放上輸送帶照xray,不然平時沒人管,就這樣大搖大擺往右邊的大門出閘。。。在同一個地方,相隔1天,我兩個朋友,分別從同一個地方飛抵。一個是老外,一個是本地華人,同樣有新買的Wii,那時候Wii在大馬還不普遍,兩個都是手提著Wii的盒子,前者沒有事,後者則被截停說新買的‘電器’要抽稅。我很山芭,也很亂,不明白在什麽情況下機場要抽稅/罰款?

TG said...

那时去日本办入境签证时,日本大使馆要求的条件之一是过去的三个月内银行存款至少要有新币五千块钱。

不懂马来西亚这里的是怎样。

如果去美国也是旅行的话,美国大使馆也是要看你的银行存款,不过我不懂是多少。因为我是去出席研讨会以及在研讨会上呈现,所以要求疾病协会当局出一封邀请函给我。那张皇牌让我省了许多麻烦。

去大使馆面试时,也当场看到很多人被拒绝。原来那里的面试是在众多申请者面前进行的,即是柜台叫了你的号码后,你过去那里站着接受他们的“盘问”。

面试是以英文进行的,不懂那些想带父母去美国旅行而父母不懂英文的要怎么办。

由于那里气氛蛮严肃和静悄悄的,所以你讲的话,其他坐着的面试者都听得到。我就看到几个面试者当场被拒绝了。

成功的话,大使馆就会给你三个月或十年的入境签证。

对,面试还要付新币大约两百五十块。(不懂是美金还是新币,只记得是两百五十块钱,美国大使馆网站可以查得到)

想说的是,拿大马护照要出国还程序还挺多的。

妻子是新加坡人,所以她一直鼓励我“换护照”。呵呵。

糊涂侠客 said...

日本人的礼貌可不是任何国家的人能比的。我曾经去过两次的日本,有一次从机场坐火车到东京,从东京坐JR到仙台,身上背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在JR上也不曾遇到任何的无理对待。有个朋友还在JR上遗漏了他的电脑,马上就联络JR的公司。大约10分钟後,JR公司回电说他们找到他的电脑了。还要我朋友给他住的酒店的名字然后把电脑用快递送到他的酒店。

草禾刀 said...

唉呀!!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很多都是“陈年老垢”的问题啦。不知还要经过几个五十年的“改革”才能清除这些“陈年老垢”清除掉。不晓得我的孙子会看到美好的马来西亚吗。大粒部长们,您们怎么说?!

蒲种马青仔 said...

好才不是香水,改次放瓶尿看他拿不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