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5, 2009

他说记者写错,我说电脑中毒了

升旗山那块废柴末发表华人寄居论时,一见火头不对,也曾借华文报记者写错这个日本时代的桥段来闪。

虽然老掉牙了,“记者写错”这道金钟罩护法神功,还是有野心的政棍必学阴招,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废柴末如此肥得像猪的身躯一运功,也像燕子一般潇洒飞闪而过,不留痕迹。

地位高如老慕鱼也爱说废话,当然是因为有某一群废人喜爱听废话,不听废话会死,不讲废话地位会不保。

所以老慕鱼这次捧废人群大脚,耍了两招,果然真人不露相,別看他平时木木呆呆的,“记者写错”这一招使将开来,当真英明神武过洪七公的亢龙有悔,唯周星驰的“杀猪有悔”得以对抗。

上次废柴末使出“记者写错”,记者陈云清就被內安法令扣留一晚,老慕鱼发功,看来难免鸡飞狗走猪也不安的一晚,写错翻译错编错卖错报纸的,赶快逃。

今晚阿武叔闭关修练从“记者写错”之中悟出的新招,不是阿武叔骂错老慕鱼,是电脑中毒走样了。

17 comment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翁诗杰声称其言论没错.(Malaysiakini)
如果以上的报道是真的那我党总会长可是废材一名。

阿土伯 said...

政府是要保护陈云清的人身安全,才引用内安法令将它扣留一晚。有时我们也要明白政府的苦心。
慕尤丁当场借魏家祥过桥,言论中又说翁总也认同他的谈话没问题。这不是使马华更头痛吗?再好的灭火功夫,我看也很难灭了你我心中的熊熊烈火!如果翁总没那么说过,那我们刚上任的副首相还能用吗?所以,翁总应该公开表明一下事实的真相。

Johnny NGAU said...

人格有问题!瞧不起,就是瞧不起这类敢说不敢认的组别。

水草 said...

你看你看。。
这边厢说要进行改革,那边厢又放火
每次都找华人的麻烦
50年过了,山猪依然是山猪,并没驯化成家猪。。
等下届大选就用手上的票把它送回猪栏好好学讲人话

Lexus said...

马华里不是有很多三语精通的人才,快快出来评评理呀!

蒲种马青仔 said...

uncle,我教你,你三天不要插电去电脑。给它饿死。你的电脑就会没事的。。。

水草 said...

哦??可以这样的吗??真的吗??回去试试。。。
不过,个人电脑要如何让它“饿死”啊?

草禾刀 said...

当尤老二说出这番话时,早就料到了这艘严重漏水船中的“长”级的人马们会使这一“赖”招。还有,还有老翁的反应也是意料中。这些都不稀奇,麻木了啦!只可怜那些“箭靶”们。节哀顺变!

一个要将退出马华的人 said...

那日我刚好有看NTV7新闻转播他的说话。他大致上这样说:
“Tempat yang baru election tu population seperti Pagoh (tempat kerusi parlimen Tan Sri sendiri), 60 peratus Melayu, 30 peratus Cina dan yang lain-lain. Dulu kita bantu orang Cina tapi sekarang mereka tidak membantu kita."

大致上我记得他有说过这样的话。
我想他的言论真的有点煽动吧?怎么可以对以马来人为多数的听众说这样的话?

重点在这句:“Dulu kita membantu Orang Cina tetapi sekarang mereka tidak membantu kita".
华语可以解释为:“以前我们帮助华人,现在他们没有帮回我们”。

记者翻译为:“华人没有感恩”。

华文字就有这样的精粹功能,几个子讲完。

阿武叔,坦白说,有些时候我也很杜兰记者乱乱写,但这次我觉得记者的华语与马来文都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个讲的人。

那些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我挺你到完!

TG said...

巫统继续走种族路线的话,不会多久就会把国家带到穷途末路去。

他这番话似乎告诉了要往上爬的人,走种族路线,包你平步青云。

可以看到的是将来会有更过像废柴末和举剑的希山佬出现。

草禾刀 said...

阿武叔,Utusan的“Bangkitlah Melayu”您有什么看法?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草禾刀,我还没有看过原文,但心里盘算,如果我们促请华裔醒来吧,別再做沉默的羔羊,bangkitlah orang China di Malaysia就不是问题。

如果这马来报的意思,是指要求马来人醒觉,把別的民族打倒,那我只能促请全体人民醒觉,bangkitlah rakyat Malaysia, buang Utusan Malaysia ke dalam tong sampah.

草禾刀 said...

谢谢您,阿武叔,就是这个了!!!

阿土伯 said...

又是讲回我的巴士论。快了,快了,快撞向山崖了。这个意外,惹祸巴士,国阵长途,由1957开往2010,在308公里处意外撞向山崖。惹祸司机,巫统娜急,拥有多项交通违规前科,有8张罚单还没缴交及4张拘捕令。刚刚设立马来学校给中文媒体记者的副司机,没有执照,非法驾驶。落难的乘客来至其他的国阵成员党,他们都是一些知道巴士有问题但又不舍得离开的勇士,他们尝试纠正司机但不成功。庆幸有一部分乘客在看到不对劲的时候急忙跳车,免一死!

你相当勇士还是跳车着?庆幸我没上车!

travii said...

http://groups.yahoo.com/group/beritamalaysia/message/108234

雪山锺某 said...

我们不是巫统的消防员

我们是政治工作者,不是政治过滤器。我们的精力是用来从事政治工作,为国家的未来而献身,而不是为巫统补祸,为巫统善后做解释。

前门努力灭火,后门又再放火,我们不是巫统的消防员,我们没有必要去替他们灭火或是过滤。

告诉人民,我们跟巫统是盟友,我们是朝着全民的目标迈进,我们配合巫统是政治时事所需,不是因为我们害怕巫统。

travii said...

www.ongteekea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