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09

肚懒事之七:吃一餐饭要多少人来陪

张栋梁是马来西亚著名红歌手,一曲《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唱到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都可以听到,却在马来西亚的某一角,始终没有兴致唱起这首歌。

那就是平常老百姓吃东西的地方。

马来西亚社会用餐时都很热情,不管是在大牌档、传统咖啡店、或者连锁餐厅,吃一餐总有许多人来陪,就算无亲无故,孤身只影吃闷饭,总会有许多人热情来陪伴。

点了食物饮品,耳边就响起福建话:“先生!你面相长得真好,可是有一点迷乱,算个命吧,让我指点一下迷津,包你无往不利,大富大贵!”

要打发算命佬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靠嘴巴找吃的嘛!

走了算命佬,传来竹竿笃笃声:“Encik, tolong orang buta, cik!”

要打发盲人真的是很心酸的事,又怕人家说你没有同情心,又怕人家说你宠坏盲人。

竹竿笃笃声远去了,传来阿弥陀佛的声音:“先生!观音像保你平安,施舍一点钱吃饭吧!”

你说气不气,有人穿着财神的衣服当乞丐,有人披着圣洁的袈裟讨钱污辱佛门形象,不给他钱他还凶巴巴的瞪着你。

走了假和尚,来了个头发染得金黄黄又梳得四面飞散的靓仔:“先生!睇DVD冇?新上货嘅,包清!啱冇!唔啱?呢个要冇?三级嘅,五级嘅,蔡细历嘅,仲系唔啱?!”

打发这些靓仔就容易多了,以前ASTRO有教,睇咗啰!

走了金头发的,来了个黑皮肤的:“Who wants to be rich? 9 millions jackpot now! Sir, wish you good luck! draw on May 10. Sir, opportunity never come twice, go for it now!”

啊哈!花多3块钱,就买到一个900万的希望,这一餐不用吃也饱。

黑皮肤的走了,来了2个穿校服的:“先生,我们是来自巴生的XX独中,我们学校要建礼堂,支持一下华文教育可以吗?不论多少,都可以帮助到更多人接受华文教育。”

你知道对着纯洁的靓学生妹忍住满嘴的粗口有多难吗?满嘴的XYZ骂这些独中校长董事长的粗话,随着刚送来的食物,一起呑到肚里去,到学生妹跑到隔壁座了,才吐回一两句:“X他娘的,送孩子去独中求学,是去学做乞丐满街讨钱的吗?”

脏话未吐完,又来一个胸口挂着个牌的:“先生,我们是从怡保来的,残障人士需要你的关怀。”

环顾四周,原来还有许多人在排队。

“先生!买双袜子吧!”

“先生!我没手没脚的!”

“先生!耶稣爱你!”

“先生!你寂寞吗?”

是谁营造了我们这样子的社会面貌?

那天那个模仿乾隆皇微服出巡的太上官爷,应该没有看到这一幕。

微服出巡还带着那麽多保镖,还有记者去拍照,那叫甚麽微服出巡呀!

36 comments:

老男人 said...

还有:
先生,买茶叶吗?帮帮忙啦,我们是福建来的。她那双三十有五的老乳几乎对着你的鼻尖在兜你,难怪你忘了在吃肉骨茶这销魂的一幕啦!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老男人,那天跟你吃饭时,我才看到你的滛样,好肉酸哩!嘻!

大督岚 said...

根据野史记载,乾隆微服出巡并非去了解民瘼,而是宫中太监回报,宫外有好料,于是皇上微服出巡,摸黑上妓院寻花问柳。

我们的官老爷更好笑,不知那个奴才出的巧,竟然叫他去茨厂街巡罗。幸亏洪细弟够醒目,一早打发了孟加拉,印度,缅甸和越南外劳,暂时恢复了茨厂街的中国城面貌,让我们的官老爷自己看自己爽!

官老爷被骗了还是小事,最杜兰是那些附炎趋势的传媒还厚着脸皮张着眼睛说瞎话,华文媒体的记者都变成太监了吗?为何不乘这大好机会向官老爷反映:我们不要茨厂街变成孟加拉街?!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大督岚:你的意思是说,那天微服出巡到富都车站可能巡到富都酒店去?不太可能啦!有叫记者去拍照哦!

华文报媒体可能都派新仔去采访茨厂街吧!初到贵境,还不知道已误把外劳街写成唐人街。

老男人 said...

我记得那天她另一个手还抓住一把笔,问你要不要买支笔吊床上,你忘了你那个猴急样了吗?我已用手机拍了下来,要不要传给你老婆大人?哈哈!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老男人你也別得意,我虽然没有拍到你,但你怎知道IWG有没有拍到你?明天起,別让你老婆先检查信箱。以策安全。

老男人 said...

请放心,我是海南人,IWG是海南人的锦衣卫,没事。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对呵!我这个潮州人就惨了。

帮帮忙啦,那手机里的片段就销毁了吧!我够惨了啦!要上街当乞丐了。还给我吧!

wkloh said...

介绍几位朋友看肚懒事系例。大家共鸣。抒发藏在心里的怨气。

云之站 said...

在槟城就有很多中国妹拿着一包包的翻版CD一桌一桌的问。
她们都不是同一间公司的。。有一次我和一位买韩剧。她开价RM4.00一片,我告诉她另一个才要卖我RM3.00一片。然后她说了这句:“Haiz,找吃真的难,卖DVD竞争也这样大。好啦!好啦!三块就三块啦!”

Yi Pian Yun said...

阿武叔,
看了你写的,都饱死了,今天不吃午餐咯!不知等下有力气臭骂那班烂瓜吗!

小鬼零零壹 said...

五点正,请问你有常去马华大厦的吗?

本人近几次驾车去那边的停车场,因为要去隔壁那边吃饭,每次都一个小时内进出,停车费就可以1.50,不然多半小时就加钱(多一分钟也是啦)。

上一次因为一个小时内,却被算超出一个小时的钱,所以今天留意时间,发现到,停车场的进门时间被弄手脚,明明我们12点进,看票哪里的时间竟然11:48。

今天出的时候,我还特地告诉那个收钱的,跟他讲“你们进口的时间不对,调了不对的时间,麻烦去矫正一下。”那个人笑笑而已。(可见不是“屈”他们的! 才笑得出!)

讲完发完!谢谢你的留言处!!哈哈!

草禾刀 said...

阿武叔,您们一伙,真的好笑!来这里发泄之余,还能娱乐娱乐一番。哈哈!笑到爆肚。

有次草禾刀去吃云吞面,一位老姨伸手要钱吃面。草禾刀就请她。谁知,接着她还说可不可以再请她和咖啡.....
更好笑的是还有一次去喝著名的小巷咖啡,那天很多人,草禾刀就和一对男女搭台,这位老姨,向男的伸手。男人就跟老姨说没散钱,老姨当时‘建议’他去换散钱呢!

草禾刀 said...

对不起,错别字...
请她喝咖啡。

王孙文 said...

我国领袖爱骗子,无论大小都要骗,不管上下也是编,所以国内看了笑话,却不知真相如何发生!

微服探视民间,就无须惊动各方。

看来,首相还放不下身份出来走走。。。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人民皆已习惯了如此的生活, 唯一能做的就是患上选择性的失明与失聪病症,该看该听才听, 不然眼不见净.
其实有个疑问, 为何没遇过巫裔的乞丐? 真的苦思不得其解..

萧繁 said...

哈哈!!!这个情况我也遇过不少。。。

愚公移山 said...

你的這一餐吃的好真熱鬧。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WKLOH:感谢你的共鸣。

JOANNE:她们歉的是找吃难,阿叔我歉吃一餐太难,妙!

MADAM YI:对不起,影响到你的食欲,在家煮吧!

小鬼:下一篇要写的,正是你说的这类型的强盗。很多老千强盗,都是政府栽培出来的。

草禾刀:听你说起,我就想到《钱不够用2》乞丐讨论的那一幕,笑到我!

孙文:说到最後,他们所谓的改革,真的还只是幻想而已,我怀疑这些领袖不懂民情的程度,就像一大堆不知道红色交通灯要停的MAT REMPIT。

戆居居看天下的:马来人乞丐不是没有,而是极极极少数,原因有几个,第一是有政府养,没有机会做乞丐,第二是他们习惯了饭来张口,连伸手讨钱都懒,第三才是真正的原因,行乞在回教是HARAM的。

萧繁:没有遇过这种事的人,都当了首相或部长。

涂医生:这餐何止热闹,花的钱又多,受的气又多,又吃不饱。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对不起JOANNE,我也打错字,应该是“嫌”。

sam said...

阿武叔,有没有遇到
“先生!我没有胸的!”
嘿嘿。。。

小男人 said...

谁说没有ML乞丐?在交通繁忙时间,躲在阴暗处,拿着簿子说你驾驶超速,又或说你没在三叉路口停车,种种种种。。。。。然后开口:mau selesai ka?
难道这不是乞丐吗?

sam said...

小男人:哪个是正牌的强盗。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sam你说对了,那个不是讨钱,而是吃钱的!抢钱的!在他们心目中,吃钱比讨钱高尚。

sam said...

阿武叔,其实我是赞成警察吃黑钱的。
最起码,必要的时候,他们是用生命出来拼搏。所以,给他们机会贪污,总有一天他们很大机会给与回报。
我最反对的是政治人物吃钱。他们做了什么?

水草 said...

sam,他们会叫警察出来用生命拼搏。。。
其实,他们之所以会吃黑钱,是不是华人教出来的阿?。。。

隐形的猫 said...

"他们之所以会吃黑钱,是不是华人教出来的啊?。。。"我也常在想这个问题呢。因为很多华人喜欢‘花钱买方便’。马来乞丐是不常见,但在小贩中心和办公楼向人兜售儿童书籍,儿童教育光碟的马来人还不少见噢。

草禾刀 said...

阿武叔、戆居居看天下:
您们要找ML丐帮吗??您们来槟城啦,草禾刀带您们去新街看,他们还风雨不改的守着地盘呢!!看了过后草禾刀轻您们和咖啡!!

草禾刀 said...

对不起,错别字
看了过后草禾刀请您们和咖啡!!

草禾刀 said...

对不起,又是错别字
喝咖啡!!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哈哈哈。。

目前是全世界经济危机,为了生活,各出奇招。

也只能体谅了。

jyuno_zen said...

iwg是海南人的锦衣卫,那么我不是很安全?? 哈哈!
阿武叔这个奇遇真是正点,我在吃早餐时通常只有马票,乞丐,声称帮残障人士孤儿捐款的中六毕业生。
试过有一次做完服务本想吃个饱,怎知有个阿姑拿着一扎拜神香,叫我买了才吃。我不买,他就站在我旁边讲了半个小时直到烦到我买为止。买了,他还不走,还要我买多一把,又在反倒我很不耐烦连饭都没吃完就跑人。现在,想吃一顿安乐饭还真是难

萧繁 said...

瓦老!!看来我不可以遇到这种事,不然可能做不到首相或者部长

breezy said...

Uncle Boo, I like ur article!!!

安娣曾和朋友和茶时为了打发一名行动不便的uncle,就给了点钱。谁知他一转身就拿着拐杖一拐一拐的走向脚踏车,然后飞快地骑走了!邻桌朋友的朋友还笑笑说:“啊?你们不知道他的脚没问题的吗?”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安娣BREEZY,谢谢你喜欢。街上到处是老千,真的要醒目点。

丁武 said...

我这有个讨钱医病的,由我学院讨到我失业。
这SB就是还没死~~还在讨钱医病。
好想打死他,可惜他好大年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