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0, 2009

人民都懒的事之二:外国劳工很被珍惜

某个周末晚上,阿武叔家门外传来嚣叫声,探头一望竟见数十外劳在门外群殴,一点都不理会居民纷纷开灯张望以及群狗猛吠,边打边追,吓坏小女儿,刚好在住家外面草场举行睦邻派队的阿武婶,即刻打电话回家交代小女儿千万不要走出门外。

这一闹,阿武叔才发现,藏在我们周遭的外来人士,多得怕人,不只已经融入我们的社会,甚至已经不把我们放在眼內,要打就打,要追就追。

虽然群殴的外劳一下子就追打到很远,担惊之馀,还是检视门锁一番,启动防盗警铃才敢关灯入睡。

那一夜不怎麽好睡,隔天早早醒来去附近的咖啡店吃面,发现在华人咖啡店卖虾面咖啡面猪肉粉炒果条的,全部都是外国人,泡咖啡捧咖啡的也是外国人。

在咖啡店大话西游才发现,原来马来西亚社会,要找回一间传统华人经营的咖啡店,已经是很难的事,咖啡店已经被外国人占领,记忆中的槟城炒果条,现在改称印尼炒果条,吉打叻沙改称越南叻沙,怡保芽菜鸡河粉改称缅甸芽菜鸡,砂拉越面变成了柬埔寨面,北京烤鸭的档口写着“正宗”北京烤鸭。

令人气坏的是,卖Roti Canai的印度人不知道甚麽是Roti Pisang,原来刚到马来西亚不久,还不会听马来话。

脸青青吃过乱过七国的早餐,跑去印象中叫着唐人街的茨厂街买水果,却被一群看似泰国人又好像不是泰国人的不知甚麽国的人包围,问你要不要按摸,貌似印尼人的妇女,熟练的烤着肉乾,卖皮带的是操印度腔英语的印度人还有黑人,市政局官员来取缔时,推着水果车子,汽水车子,香烟箱子,满街逃的,没有一个是“唐人”。

有合法执照不必逃的水果摊档,包着头巾讲着印尼话的小妹,让阿武叔汗颜不好意思到半死,OMG!她的广府话流利过我,发音准过我这个潮州佬。

揉揉眼睛,咬咬手指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也不是发梦,唐人街真的应该改名叫外劳街了。

只是有点奇怪,最近新首相为了表示亲华人,专程拜访茨厂街,这些外劳那麽巧,全部集体放假去,只剩下华人领袖出来和新首相拍照,害到新首相还以为拜访茨厂街,可以讨好华人欢心,殊不知只令大部份外劳觉得好笑。

这个新首相实在好骗。

在外劳街买了水果,到谷中城The Garden的Signature戏院看戏,那个卖票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国人,上厕所小便,里面值勤抹抹擦擦的,也都是外国人。

看完戏,付停车费拿车的时候一望,停车场的所谓保安,也是外国人。

於是把车开上云顶高原,希望能够冷一冷静,那里知道云顶更严重,酒店,餐厅,游乐场,做工的处处都是外国劳工,朋友说,连赌场里派牌的,也有外国人。

走在电动梯旁边,一个年青人靠近身边,递来一张写着手机号码的白纸,说:“有中国的、蒙古的、俄罗斯的、日本的、韩国的、泰国的。。。。”

朋友大骂云顶没良心,靠赌博赚钱的,理应用更高的价钱聘用本地人,报答国家发出赌博执照之恩。

生活占满了外劳的影子,伤心的是,有很多亲朋戚友退休後失业,开始捱苦日子。

听说建筑业和园丘业,还有大把大把外劳目前没有工作,这些领日薪的外劳,没有工开的日子怎麽过?游荡、赌博,没钱了就打家劫舍。

前警察总长韩聂夫的家也给外劳贼潜入洗劫过,一个很出名的马华中委的儿子,头被外劳匪徒的巴冷刀狠狠砍过,为甚麽我们的官爷们一点都不会感到痛?

去年到日本旅游,真的很惊诧,曾听说很多人到日本跳飞机,可在日本街道,没看过一个外劳,只在果园看到中国外劳。

日本餐厅都聘用日本人,所以日本餐卖得很贵,如果我们这里减少依赖便宜的外劳,肯定的,许多物价会贵起来,但去问一下那些被印尼人砍过的人,这些钱省得值得吗?问那些住家门外常常有外劳走来走去,夜晚的公园被外劳占满的人,这些钱省得值得吗?

我们的高官责怪本地商家为了节省成本卖便宜货而大量引用外劳,是外劳汜滥的原因,阿武叔觉得这是鸟人讲鸟话,若不是政府肆意的批准外劳进来,怎会养成本地商家对外劳的依赖?別忘记,以前阻止油站聘外劳,要人民自己打油时,大家都说不习惯,可今天,外劳要帮我打油我也不给他打。

听说外劳准证必须有一个巫统区部主席签名SOKONG才能通过,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谁做政府,外劳的影子一天在生活里挥之不去,阿武叔保证都懒你到底。

14 comments:

雪山锺某 said...

武叔,

我不晓得你是否有看过我的那篇文章 - 多元文化、多元種族、多源外勞的馬來西亞。http://politicchannel.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31.html

我对于外劳事件实在是很不满,外劳带给我国很多很多问题,可是,我国的政府却没有重视这个问题。

外劳的出现使到我国很多人民失去了就业机会,尤其是来自底层的人民。我对于一些商家为了利益而以底薪聘请外劳来取代本地员工,使到我国到处都是外劳。而本地人就失去了就业的机会感到非常的遗憾。

今天,这个号称美食天堂的槟州,总有一天会变成外劳美食天堂,因为小贩们都是外劳。

我认为政府必须采取严厉的行动限制外劳只能在特定的行业领域工作,而不是各行各业都有外劳。

我跟一些朋友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凡是聘请很多外劳,或者是外劳负责的煮食档,我们一律不光顾。

政府宣布双倍调高外劳人头税的措施有利也有弊,利是减少本地商家聘请外劳,增加本地就业机会。弊是会为一直以来习惯聘请外劳的商家带来更高的成本。

所以,我觉得政府必需尽快采取行动,严厉管制外劳的工作准证。只限定外劳在特定的领域服务。

对了,阿武叔是否清楚外劳准证是由那个部门负责的?

阿武叔 said...

外劳必须向移民厅登记,由內政部负责。

阿武叔 said...

钟某,我看了你的文章。

真希望大家合力把弄到人民很都懒的事一一写出来,编成册子,每一次当官的出席甚麽节目,就送他一册。

大米 said...

典武,你说我有种族歧视什么都好,我在KLCC对面工作,每天在KLCC吃午餐的机会非常多,但是我不吃它FOOD COURT的东西,我宁可买面包或吃KFC/MCDONALD,你知道什么原因吼?我实在看着吃不下。。。

路見要鳴 said...

典武兄,
我住的乡下小型花园区一共只有40个单位,
有5个单位住外劳,
但人数只比我们本地人少一些,
本地人平均4,5人一单位,
大致上有140个人左左,
而且礼拜天才有人回来,
外劳却一个单位约20人,
平时工作日,
住家的外劳人数比本地人多。
5个单位有越南,孟加拉,
印尼,缅甸,柬埔寨,
好像联合国似的。

最近街上还涌现印度外劳,
还有来自东马的伊班同胞,
天啊!!!!!!!!!!

sky yong said...

无可否认,外劳在建筑业这些辛苦的领域的确为我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一些如保安,清洁,饮食,油站这些比较不那么辛苦的行业政府不应该允许它们聩请外劳.

你们知道princes court这间属于国油属下的豪华医院吗?这里请了超多的外劳清洁工人,我很不明白,这间医院都向病人收取超高的医药费,难道请不起本地人做清洁工吗?我也觉得很奇怪,政府一直呼吁商家聩请本地人,为什么属于政府的国油公司属下的豪华医院确全部请外劳清洁工人,连购物商场都请本地人做清洁工作,国油就连购物商场都没得比.

在市区,很多的公寓和酒店都请外劳做保安人员,只有一小部分的公寓请东马同胞.如果这些公寓和酒店全都请东马人来做保安,相信多少也能帮助到东马同胞的失业问题.去年当时还是副首相的纳吉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专门处理非法外劳和非法公民的问题,但这委员会现在好象已经全无音讯了.难道是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说到油站,在市区,我看到的,几乎99%的油站都有请外劳,这些这么轻松的工作绝对有很多本地人愿意做啊.我还记得当时的贸消部长沙里尔说建议政府禁止油站业者请外劳,但他的这项建议到现在都还没实行.

嗨...真摇头,政府啊政府...工你就批准一大堆的外劳来做,但又不能管理到这些外劳全部都乖乖听话,叫我们人民如何安居乐业....

阿武叔 said...

SKY,

日本、新加坡、香港,都引进很多人力市场,问题的确如你所说,人家管理到很好。

我们为甚麽管理不好?一是贪污,二是猪脑。

阿武叔 said...

大米,要鸣:或许我们的政治人物从来没有在民间用过餐,他们用餐之处都是五星级酒店高级餐厅,所以感觉不到。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看新传媒转播的台湾饮食节目“美食大三通”,其中一辑主持人曾国诚到茨厂街介绍美食,看了真是让人额头三条汗!

顺便提一下,我一直都对将“茨厂街”称为“唐人街”超级极度非常反感。

雪山锺某 said...

武叔,然我们上书内政部吧!如果内政部不采取行动,不知道是否可以上书首相属部长阿根哥投诉他们办事不力,漠视民意,开除部长。。。哈哈!!!

雪山锺某 said...

大米你做的很好,大家一起来杯葛他们吧!!!

sam said...

http://hswong921.blogspot.com/2008/06/blog-post_11.html

星期日的时候,我从老家搭巴士回到吉隆坡。。。巴士就停在central market。。。
从我下巴士的一霎那直到我走到central market后面,一路上,看到的就只有外劳和鬼佬。。。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在马乃下???
那些外劳成群结队,讲着我听不明白的话,男的打扮到像女的,女的好象做公关酱,一大堆雄性动物在她们身边团团转。。。。
我开始觉得有些害怕。。。感觉上他们才是本地人,我只不过是个外人。。
为何马来西亚需要那么多外劳?
这么多外劳,究竟有多少个是合法的?
餐馆的waiter和厨师,现在很多都是聘请外劳。。。
在shopping center做保安人员和清洁工人的也是外劳。。。
就连在机场的工作人员,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外劳在做工。。。
机场哦。。。一个国家对外的衔接处,一个应该是高度保全,让国民和外国人士感觉安全的地方,一个让外国人士对我国的第一个印象的场所。。。可是,招待和服务这些在机场的游客的,绝大部分都是外劳。。。如果举办一个比赛,看看那里一个国家的机场聘请最多外劳,我想马来西亚一定有机会在这个比赛的颁奖礼上大呼: “MALAYSIA BOLEH!!!!!!!!"....
看来大马只差在没有聘请外劳来当老师和政务高官。。。
外劳在大马带来一定的贡献,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尤其是在建筑业方面。但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引发的种种社会问题呢?举例来说,这些外劳生病的时候,就去政府医院看病,那些怀孕的女外劳也在政府医院生产。这些外劳在看病的时候,大马政府为他们倒贴多少钱?那些在政府医院生小孩的女外劳,十之八九在生完小孩过后,拍拍屁股就走人,结果又是大马政府来为她们结账。。。这些原本应该拿来补贴我国公民的医药费,却花在这些ni-a-sing的外劳。。。。
这些外劳,尤其是非法的,他们除了为我国的经济作出那么一点贡献以外,贡献最多的应该是犯罪率的上升。。。
太多太多问题了。。。
在这些很多很多的问题以外,我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么多的外劳在大马讨生活,那么马来西亚人呢?
我们能够提供那么多就业机会给外劳,为何我们的国民失业率却是高踞不下?
以外劳的人数来说,马来西亚第三大民族不再是印度人,而是这群外劳了。。。。

大米 said...

雪山钟某:

我杯葛不吃的原因没有什民族大义,纯粹是因为外劳煮的食物超级无敌的难吃。。。难受!但是,外劳们是无辜的,令人生气的是,我们的美食天堂美誉都叫这些非外劳的本地老板们破坏了!!

oic said...

more than half a million pinoy & indon came to sabah without any travel document but today they are BUMIPUTRA,some even became VIP in UMNO,thats y the land below the wind couldn't sing wind of change during 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