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 2009

邓章钦不会和邓章耀对骂

某天有缘和民主行动党的雪兰莪州议会议长邓章钦同台吃饭,阿武叔只顾着问:“您老弟现在干啥?”

邓章钦的弟弟邓章耀一定不知道阿武叔是甚麽水,问候他的目的,只是八卦想知道,不同政治背景的兄弟是如何相处的。

邓家老爸邓文业,是马华柔佛州惹美拉东区支会财政,育有三男二女,邓章钦是长子,现任民主行动党雪州双溪槟榔州议员,章耀是次子,前任槟州议会行政议员,曾任民政党青年团团长,若不是308反风高涨,差点就当了槟城州首席部长。

去年308大选,盛传邓章耀是槟州新首席部长的黑马之後,老爸从柔佛赶到槟城给次子助选,竞选雪州双溪槟榔州议席的邓章钦,不获老爸助选,却没有说老爸偏心,完全服从民主自由的胸襟,直叫阿武叔赞叹不已。

邓章钦说,虽然各奔南北,每年的农历除夕和清明节,一家必定聚首团圆享天伦。

阿武叔很想知道,邓家一家团聚时,会不会因为政见不同而互揭疮疤,一个骂“国震的走狗”,一个骂“民敛的流氓”,然後翻桌子掀起衣袖想打架,不欢而散。

但老邓说,他们一家和气到不得了。

他说,做为民主社会的一份子,应该懂得政治和家庭必须分开,家庭是很重要的,民主也是很重要的,一家团聚的时候,我们不会谈政治,我们都尊重彼此。

阿武叔就是欣赏这样的气慨,即使不同阵营,都应互相尊重。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对於邓章钦,阿武叔要用一个英文字来形容,Stubborn!

对於他坚持的理想和理念,很Stubborn的坚持,所以他敢跟老大争执,一度成为民主行动党里的独行侠,敢把州议会常规丢进垃圾桶,一度被驱逐出州议会。

尽管目前当上了雪州议长,民联声势似乎锐不可当,邓章钦说话也不会目中无人,给人感觉他不属於谩骂型政客,尤其他懂得尊重对手,说起政治课题总是就事论事,不会人身攻击,谈起敌对党马华时,除了分析马华的困境,也会称赞一些表现好的马华候选人。

期望邓章钦的风范,能够成为政棍界的典范。



10 comments:

草禾刀 said...

阿武叔,草禾刀要在这给您戴高帽...您是少数让草禾刀重燃对马华、对马来西亚的希望的马华党员。草禾刀并不熟悉您、也没兴趣谈政党;只是想尽公民的责任关心一下社会、时事。愿有如您这般的清流(任何的政党)能够在政坛上法光发亮,改善马来西亚,也逐渐的替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上“除污”....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草禾刀,感谢你的高帽,阿武叔收了。虽然有点惭愧。原来你也是同志。

Marcus Tan 键汉 said...

阿武叔,你漏了他们的叔父,邓文村!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谢谢键汉提醒,这邓家真是人才辈出。

wkloh said...

章钦在座谈会点出一句“养君千日,用在一朝”令人会心一笑。

travii said...

邓大佬出来另设炉灶,我肯定加盟。。。uncle, 这么多政客,就只由他最中庸及成熟。

我以前以为你的总会长也是个值得尊重的领袖,现在,我看到的,就只剩下邓大佬。

邓大佬组党,你就可以考虑跳槽。别执迷不悟你的离婚理论,如果嫁错郎/娶错娘,如果家暴连连,如果勉强没幸福,短短一世人,难道就宁愿埋没一生的理想去执着一个虚幻自欺的道路吗?然后到最后就只有一句壮志未酬?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哇哈哈!我郑家人很性格的啦,上次武吉士南卯补选,我家人说如我代表国阵上阵,他们都不要选我。

所以,就算我大佬创立新党,阿武叔也不跳槽。

两夫妻的事,是要靠解决的,是要靠还有人性,才能维持的,我看到一些人,都不管孩子死活的,就为了了两人之间的不和。

嫁错朗,娶错娘,都是藉口吧了。我觉得大部份是自己的问题。

我都说我不可理喻的啦!

糊涂侠客 said...

昨晚看到他的功力了,真的是高人一个。

Daruma said...

阿武叔,
“一个骂“国震的走狗,一个骂“民敛的流氓”~哈哈哈!

我读了就差点笑翻了,发觉有时阿武叔的文笔也蛮幽默的。

支持!

-老叔-

Uncle Boo said...

哎呀老叔,这N年前的文章,经你再次留言,又再次重读,好笑!后来,也终于有机缘与章耀同台吃饭,在他虽当民政总秘书,却什么都没有的时刻。政治,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