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 2009

总会长或政棍?

南洋商报今天报导,针对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盛传受招揽跳槽一事,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受询问时,很惊讶的这样回答:“是吗?哎呀!真是没眼看咯!”

政棍如阿武叔,就惯用这种语气。

17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阿武叔,昨天的星洲好像是写“是吗?哎呀!真是没脸看咯!”

不是没“眼”!

到底是没“脸”?还是没“眼”?

只知道老总就真的没有脸,我们则没有眼看咯!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启聪,看,当然是用眼睛看啦!

难道记者把无脸见人,写成无眼看。

吴启聪 said...

阿武叔,这已到达政棍的最高境界,我们俩都望尘莫及了......

阿土伯 said...

马华象条小舟,慢慢飘向黑暗!

阿土伯 said...

马华象条小舟,慢慢飘向黑暗!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马华象条小舟,慢慢飘向黑暗!
黑箱作业,大马政坛文化也!

chchoo said...

惊讶? I think Ong TK is trying to play stupid. A right-minded person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it is a matter of time Chua SL would be courted by the opposition party. After all, it was Ong TK who rejected Chua SL's olive branch.

Ong TK and Chew MF's statements really made me sick to my stomach.

hongheng said...

不觉得老总是“装傻”。。。不然你们认为他应该怎样回应?觉得要检讨蔡医生在党的地位?还是马上开除他?

我倒觉得这是一个避重就轻的方法。

thepplway said...

蔡细历走吧,不必担心或挂念
文圣汪 | 5月4日 傍晚7点54分
最近,我们怎么也都摆脱不了蔡细历的新闻,就是翁诗杰所谓的自(制)造个人议程的蔡细历。

这个我吐血!这样的人真可恶,要人家走但是却一直踩人,马华有这样的人,多吗?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翁诗杰作为总会长,要除掉任何被认为有威胁的人,真的就是他的权利,只是不明白,为甚麽他总是喜欢引人垢病。

弘幸说避重就轻,的确应该如此,只不过,如果翁诗杰的回应是为了避重就轻的话,他太肤浅了。

避重就轻的意思是避免引起更大的反弹的意思,但去网络上走走看,多少人听了他的反应,不肚懒都肚懒的。

我反而觉得,翁诗杰是沉不住气发烂炸的成份比较高。

而且,翁诗杰显露了,他真的很怕蔡细历对他造成威胁,巴不得他早走早好。

Tze Howe, 9W2THO said...

除了蔡细历,倒是还有叶柄汉面对这样的厄运

原来老叶更倒霉。。。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03519

Tze Howe, 9W2THO said...

by the way ... nice to meet you ya ... . at noble house yesterday ... .


网上见!!!!!!!

msn: tzehowe007@hotmail.com

http://thooi.blogspot.com

雪山锺某 said...

武叔,

我覺得很納悶!

之前,老翁在馬華被打壓,如今,他終于有出頭天,為何他被馬華黨員評為打壓老蔡的黑手。

老翁跟老蔡究竟有什么深愁大恨?是否是因為之前AB 隊累計下來的仇恨?還是老翁真的潔癖那么強無法接受性愛光碟主角老蔡?

究竟誰是光碟幕后黑手我想人民都想知道,老蔡也聲稱知道誰是幕后黑手,就是不肯說出來。是沒有證據,還是不能確定呢?

雪山锺某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草禾刀 said...

阿武叔,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与您分享黄舒骏的《雁渡寒潭》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潮来潮去 洗去多少足迹 一切都是缘
多少人曾经轻轻掠过我的眼帘
多少人曾经闯入我的内心世界
多少人曾经用思念将我撕裂
多少智慧才能忍下我的离别泪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静看人间 是与非
我们的祖先 在这土地繁衍 岁岁年年
多少人默默挥下他们的汗水热血
多少人只是贩卖台面上的谎言
多少人随时准备远走高飞
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 喔.....

多少义气风发的少年 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 最后却变成了魔鬼
多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却响往另一个世界
多少智慧才能逃离这古老的预言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阿武叔,您明白草禾刀要说什么吗?迟些上草禾刀的草舍看看吧,再请阿武叔指教,指教。

草禾刀 said...

阿武叔,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与您分享黄舒骏的《雁渡寒潭》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潮来潮去 洗去多少足迹 一切都是缘
多少人曾经轻轻掠过我的眼帘
多少人曾经闯入我的内心世界
多少人曾经用思念将我撕裂
多少智慧才能忍下我的离别泪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静看人间 是与非
我们的祖先 在这土地繁衍 岁岁年年
多少人默默挥下他们的汗水热血
多少人只是贩卖台面上的谎言
多少人随时准备远走高飞
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 喔.....

多少义气风发的少年 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 最后却变成了魔鬼
多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却响往另一个世界
多少智慧才能逃离这古老的预言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阿武叔,您明白草禾刀要说什么吗?迟些上草禾刀的草舍看看吧,再请阿武叔指教,指教。

Mr CH, Liew said...

马华拼经济第一炮:连锁加盟座谈会
请帮忙在blog宣传。

http://jamesliew.blogspot.com/2009/05/seminar-franchise-opportunitie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