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6, 2009

达雅族长屋

从小就知道砂拉越州的原住民达雅族,几十户人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长屋,这次匆匆的民都鲁之行,终於有缘一睹长屋风貌,虽然当地居民都说,真正的长屋在更內陆地区,路途更坎坷艰辛,我们所拜访的,属生活环境中上,设备较好的,但也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身为马来西亚人,阿武叔对马来西亚还有太多不了解,居民口中真正的长屋,需要出动海陆空交通工具才能看完。

长屋的结构基本上是一排住屋,同在一屋檐下,各自建立个别的门户,大家聚集住在一起,由一长屋酋长(Tuai Rumah)掌管一切事务,平时每个家庭各自住在个别的住宿单位里,遇到社群活动时则全屋的人都会聚集在门户外长长的公共走廊上,一起举行庆祝会。

这公共长廊,也是接待客人到访的场所,女访客则通常会被邀请在房内与其家 人共渡良宵。

我们远来是客,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在长屋內窜进窜出,来去自如,他们也懒得盯住你,凡见面必给你纯朴灿烂的笑容。

民都鲁目前是砂拉越州第三大城市,据说在民都鲁国会选区周围一带便有约800间长屋,每一间长屋之间,都被崎岖山路或河流丛林的间隔,要拜访完全部长屋,出动海陆空三种交通工具,平均每天访问10间,也要超过2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那一天我们才访问5间距离算近的,都几乎累死了。

长屋居民所面对的最主要问题,都是基本设施的缺乏,我们清晨5点未到便从民都鲁市区出发,途中须经过一条只舖上碎石头的约30多公里,起伏不定,凹凸不平的崎岖山路,迎着吉普车扬起的滾滾尘烟,经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被当地居民形容为很近的第一所长屋,忘了叫甚麽名字。

清晨时分的山林,轻纱般的浓雾美得化不开,但一和扬起的尘烟纠缠时,分不清是尘是雾的感觉,叫人在车內呼吸也不敢太大气。

达雅人热情好客的本性,给你宾至如归的感觉,无论如何,汗流浃背,全身热到火炉般时,却见不到他们招待冻饮品,原来雪柜在这里是稀有物件,冰块难求。

总结疲累之後,虽仍觉得此行不虚,但如果问我要不要再来,我会很勉强。

昨晚家里停电,漏夜叫国能派员来修理,竟然跳了一整夜无法入睡,闷热,流汗,蚊子,搞到清晨六点恢复电流,开了冷气才能入睡。

习惯了都市的舒适生活方式,很难再过长屋般的日子了。

幸福的我们,和长屋居民有甚麽不同?

长屋居民对生活的要求,为甚麽和我们就有不同?





9 comments:

沈兴 said...

哦。。。有去長屋。不錯,阵征信有做到地主之谊。丰收節在01-06-09。昨天寫錯了,対不起。有没有喝到米酒呀!感覺如何?丰收節到時在外工作大都会回去長屋,那时是很熱鬧。見識一下也不錯。征信,有和我说,他会回民都鲁,但是,没说,你会去民都鲁。如知道,也会和你们聚一聚。

TG said...

第一次看到长屋,大开眼界。

不过感觉那里设备方面好像很落后。

只要住得开心,何处不是家。

啊利 said...

啊利还没踏足过东马,更别说去长屋了。
看照片了解一下。

萧繁 said...

瓦老!!!这篇这么长哦!!哈哈!!被灌酒的感觉不错吧!!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他们真的很爱喝酒,而且很喜欢访客喝酒。还好他们酿的酒都还不错。

还好我还厉害闪,只醉了一次。

设备真的很差,但有些长屋虽残旧简漏,风光却无限好。

啊利:昨天收到振国送过来的纪念品,说是你送给公主小悠的。谢谢你哦!

草禾刀 said...

感觉世界各地的土族都很好客,上次到四川,藏羌人也请喝酒。。。还有,还有在印度,沙那Sarnath,鹿野苑当地居民也请喝Zai(茶)、当时还送我们纪念品呢!。。。
可能他们都是较为纯朴,不像大多住在城市里的人酱冷漠。

草禾刀 said...

住惯城市,对于长屋里的生活,草禾刀可能也会大惊小怪,草禾刀也是娇生惯养了。
上次在印度火车站时,见到拥挤人群中竟然有不少的双脚残缺的人,被着体积比他们还大的包裹;阿武叔,您知道吗?他们的爬行行动比我们普通人走路还快!
当时草禾刀和朋友们都很惊讶,不过见到那些印度大叔大婶们习以为常,反而草禾刀有点“山芭猴”了,哈哈!

水草 said...

谢谢,总算看到长屋了。。
阿武叔,你说的“达雅族在古代有猎人头﹐食人的习俗﹐但现代已经淡化”。。淡化,是说他们之中还会有这样的习俗?
丰收节吃的是什么?喝的除了酒,还有什么?
有没有录影?放上来看看啊~
呃。。。最重要的当然是怎样解决排泄需求??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水草,猎人头食人习俗已淡化这一段节录自百度网站和维基百科,其实,看他们那纯朴的模样,很难想像。

除了米酒,他们也喝威士忌和啤酒,有一种取名LABEL 5的威士忌,产自砂拉越。

我在那边喝的,好像很多种味道,都分不清楚有几种。

录影要到振国那边去看,听说他放上YOUTUB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