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7, 2009

达雅族的一点人情世故

在砂拉越州,达雅族是政治人物最争宠的对象,因为达雅族占了砂州人口的最大多数。

适逢6月1日及2日达雅族庆祝传统的HARI GAWAI丰收节,砂拉越州的政治人物有得忙录了,因为大部份达雅族都居住在偏远乡区的长屋,得出尽海陆空法宝,才能显示尊重与关心,一一拜访。

政治人物访问达雅族长屋,当然不能跟华人拜年一样,纯粹带两粒柑讲几句吉利话就行,因为砂拉越州土地之疗阔,甚至超越了整个马来半岛,人口密度却稀疏松散,基本设施向来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以前在槟城韩江中学修读新闻学时,曾经讨论过一个问题,美国总统选举新闻比较容易引起注意,或是门前两只疯狗吵架比较容易引起注意力,当时的结论,疯狗吵架尤胜美国总统选举,原因不外切身问题较容易引起共鸣。

访问达雅族长屋後,不敢说对达雅族就有了深入认识,但凭实地环境的观察,阿武叔只能肤浅定论,两线制这个概念,在这里还只是个遙远的问题。

生活,还是这里主要的切身问题。

回程时,机场的老德士司机提起达雅族显得分外兴致勃勃,追询阿武叔有没有这回事,他说,相传达雅族人非常好客,如果访问长屋,不但会把全家东西拿出来招待,就连女儿也会受命服侍客人睡觉。

阿武叔没有听过这回事,只好以错过春宵的遗憾语气说:“怎麽可能有这种事!”

但达雅族的热情好客,的的确确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某一晚出席其中一个已搬到民都鲁市区排屋的达雅族领袖所设的丰收节OPEN HOUSE,主人三不五时就来找你拼酒,虽然那一夜阿武叔被拼到醉倒,主人所说的一句话却在酒意当中仍然深刻清晰,大意是说:“来到我们的家,就不用客气,能吃的,把它吃完,能喝的,把它喝乾,明天继续努力!”

华人反对一切禁酒的措施,却从来不敢承认喝酒是华人的文化,相比之下,达雅族人更有酒国英雄的豪情气慨,不但承认喝酒是他们的文化,把你灌醉也是丰收节的文化。

如果你说,酒会伤身体,不要喝太多,你肯定不适合在砂拉越州搞政治。如果有谁敢说,执政砂拉越州要禁酒,不用等到明天,他的政党就倒台了。

除了自酿的米酒,达雅族人也喝啤酒、白酒、威士忌,百无禁忌,酒种掺得越杂,他们就越开心。

达雅族,印尼文Dayak﹐是婆罗洲岛上的土生民著﹐现有约800万人左右,砂拉越州占了约80万人,其馀分布在印尼的汤加里曼丹、中加里曼丹、西加里曼丹等都是多数民族﹐只有在南加里曼丹不是多数。

达雅族在古代有猎人头﹐食人的习俗﹐但现代已经淡化。另外一个现代还保留﹐特殊的习俗是达雅族妇女会佩戴约手镯般大小的大耳环﹐把耳垂拉到肩膀上。

依达雅族口耳相传的口述历史及传说中﹐达雅族原来主要是居住在沿海一带及婆罗洲最长河流卡普阿斯河(Sungai Kapuas)沿岸,后来因外来移民纷纷迁入婆罗洲,达雅族才渐渐搬到内陆居住,主要居住在各河流的上游,所以有了Orang Dayak的称呼,即“上游的人”之意。

宗族﹐是达雅族的重要社会结构﹐宗族内的成员都紧密结合﹐同一宗族的达雅人全住在一座长又大的长屋中﹐这些长屋印尼语叫“balai1”或“batang2”。宗族的来源通常是始自一名受到尊敬的祖宗。

传统上达雅族信奉一种崇拜祖先灵魂﹐印尼语叫“Kaharingan”的宗教。这种宗教认为人死后会到一个叫“Alam Datu Tunjung Punu Gamari”的地方。为了到达那地方﹐必须进行特殊的仪式﹐以保众灵魂及在生的人死后会到达那里。

达雅族会在长屋中进行这些仪式﹐通常由“Walian”﹐即术士主持仪式。另外还有“Panghulu”、“Pembakal”、“Matin”等人可主持仪式。

但到了现代﹐多数达雅人已经加入基督教、天主教。少数住在沿海的达雅人是穆斯林。

达雅人的艺术﹐知识都与“Kaharingan”宗教息息相关﹐连农业技术也是由“Kaharingan”宗教代代相传﹐他们的艺术主要是为了宗教仪式需要而产生﹐为了尊重祖先﹐或指引灵魂到目的地。

达雅族一般以务农为主﹐其他有打猎﹐捕鱼收集森林资源等。



3 comments:

TG said...

大叔对于达雅族人的印象多的是留在书本上的,如果不是阿武叔你这篇介绍,还不懂原来他们是那么好客。

以前在大学读书时,系上大叔和一位达雅族的朋友也是挺好的。感觉他很爽朗,够义气,也很够朋友。是那种你需要帮助他就会全力以赴的人。

可惜毕业后大叔把他的联络地址弄丢了。

现在看到你这么写,才知道原来好客这回事是一直在他们血液流着的。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是的,所以当他们来给你拼酒时,一般都很不好意思拒绝。

但如果你真的不能喝酒,只须把手触踫酒杯,他们不会太过份的逼你。

当然,有一些他们很熟络的,达雅妇女甚至把他们压在地上,骑在身上,把米酒灌进嘴里,或沷在身上。

很癫一下的。

jyuno_zen said...

看过这篇文章,对达雅族有更深一层认识,也很想一睹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