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8, 2009

独不食嗟来之食

自从部落格这回事红起来以後,部落客被人用一餐摆平,成了最新潮流行话语。

都怪某些部落客好练爱现,跟人吃饭的照片也贴上部落污染网络天空,害人眼红。

昨晚才警告刘振国,再请吃饭的话,阿武叔不当部落客了。(哈哈!不当部落客,还可以当博客嘛!)

以前当记者时才够威风,从早餐到夜宵,不只喂到饱饱,还有礼物收哪,都没人唱的。

印象中只有一次,有读者不满报道,打电话到报馆问:“你到底吃了多少钱?”

阿武叔的怪懒样,那时就培养了,从容回答:“找吃难呀!写一篇稿才吃到一百万,不如你给两百万啦!帮你写!”

後来削价到二十块,他都不肯给!坚持要我免费帮他写衰人,寒酸到死,我才不那麽笨呢!

当无冕皇帝时期,曾有嘴大吃四方之福,却不一定每次吃了就要写,有时写了,无奈编辑却不愿意登,不关我的事啦!

印象中陈盛尧没有请过一杯茶,发过他的稿倒是不少,廖金华通常只请喝茶吧了,跟他却很FRIEND一下,有一次在蕉赖马鲁里花园吃KFC踫到陈国伟,帮我付了账,感动到现在。

後来不当记者当政棍,需要到记者帮忙发文告,居然风水轮流转,干不下不请吃这种事,请吃了文告没有发出来,也不敢叫人家把吃了的饭呕出来,这叫着礼貌嘛!

吃饭这事情,得体就好啦!又不是真的穷到要骗饭吃,望一望周遭,谁不是在争取和谁谁谁吃饭,吴孟达要是肯跟我吃饭,半夜都冲着去,周星驰要是请我吃饭,老婆的约会都要放飞机了,而且,保证放上部落威很多下。

有人请你吃饭,只证明你还有点受重视,有人愿意给你请吃,也只证明你还有点人缘的。

突然想起一个故事,谷歌搜寻抄来跟大家分享。

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互相征战,老百姓不得太平,如果再加上天灾,老百姓就没法活了。这一年,齐国大旱,一连3个月没下雨,田地干裂,庄稼全死了,穷人吃完了树叶吃树皮,吃完了草苗吃草根,眼看着一个个都要被饿死了。可是富人家里的粮仓堆得满满的,他们照旧吃香的喝辣的。

有一个富人名叫黔傲,看着穷人一个个饿得东倒西歪,他反而幸灾乐祸。他想拿出点粮食给灾民们吃,但又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架子,他把做好的窝窝头摆在路边,施舍给过往的饥民们。每当过来一个饥民,黔傲便丢过去一个窝窝头,并且傲慢地叫着:“叫化子,给你吃吧!”有时候,过来一群人,黔傲便丢出去好几个窝头让饥民们互相争抢,黔傲在一旁嘲笑地看着他们,十分开心,觉得自己真是大恩大德的活菩萨。

这时,有一个瘦骨嶙峋的饥民走过来,只见他满头乱蓬蓬的头发,衣衫褴褛,将一双破烂不堪的鞋子用草绳绑在脚上,他一边用破旧的衣袖遮住面孔,一边摇摇晃晃地迈着步,由于几天没吃东西了,他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走起路来有些东倒西歪了。

黔傲看见这个饥民的模样,便特意拿了两个窝窝头,还盛了一碗汤,对着这个饥民大声吆喝着:“喂,过来吃!”饥民像没听见似的,没有理他。黔傲又叫道:“嗟(jie),听到没有?给你吃的!”只见那饥民突然精神振作起来,瞪大双眼看着黔傲说:“收起你的东西吧,我宁愿饿死也不愿吃这样的嗟来之食!”

黔傲万万没料到,饿得这样摇摇晃晃的饥民竟还保持着自己的人格尊严,黔傲满面羞惭,一时说不出话来。

本来,救济、帮助别人就应该真心实意而不要以救世主自居。对于善意的帮助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面对“嗟来之食”,倒是那位有骨气的饥民的精神,值得我们赞扬。

7 comments:

keykok said...

最多下次让您请吃.......

shltplnk said...

哈! [吴孟达要是肯跟我吃饭,半夜都冲着去,周星驰要是请我吃饭,老婆的约会都要放飞机了,而且,保证放上部落威很多下]。。。。。 哈哈!阿武叔很风趣 =)

若阿武叔的读者想请阿武叔吃饭,阿武叔会不会也‘飞过来’奉陪呢?! ;)

Mountebank said...

漂亮的话,人人会说;

门面的事,人人会做;

问题是,要身体力行,还真的不简单。

哈哈。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活了几十年还对华人的吃文化不了解。

草禾刀 said...

哈哈!草禾刀只是纯粹想请阿武叔喝小巷咖啡... 吃大餐、和红酒草禾刀请不起。。。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诗评,飞去你那边的机票太贵了,我不敢夸下海口。哈哈!还是等你回来,我请你吃比较好。

MOUNTEBANK,这“人人”包不包括你啊?

林伯芳,我也跟你一样迷惑。

草禾刀,好久没跟你交流了,谢谢你的祝福,真是厉害,去旅行也被你记得了。期待在槟城让你请喝咖啡,酒嘛!免啦!其实在部落写到我好像酒鬼,其实,我存了不少酒,就是很难有心情喝到。

Mountebank said...

MOUNTEBANK,这“人人”包不包括你啊?

----------------------------------------

阿武叔请放心,一来我不是逐“辣”之夫,二来,我从来不动“嗟来之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