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1, 2009

《号外周报》之“背脊骨落“

《号外周报》自从接到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的律师信後,主编萧宏隆及撰稿人林中和李小飞红起来了,《号外周报》的销路也提高了。

自从我的学长胡锦昌离开《号外》,回槟城老乡担任《光华日报》总编辑以後,阿武叔就因为经济负担的理由,停止订阅《号外》,反正胡锦昌也不硬硬推了,但被翁诗杰起诉之後,好奇心起,忍不住少吃一顿早餐去多买了一本。

无意中看到其中一篇阿武叔有份参与的活动的报导,却让阿武叔羞惭不已,标题说“王赛芝约博客,全场吃到背脊骨落”,阿武叔因为到现在还不知道“背脊骨落”是甚麽意思,於是回想当晚的吃相,到底那个动作可以和“背脊骨落”连贯在一起,天啊!人老不中留呀!没印象。

看到陈治平的部落有提到这件事,阿武叔留言追询“背脊骨落”是甚麽意思,这个沙场老将不知道自己也不会还是甚麽的,竟然不回答我,真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惨处境。

本来阿武叔以为,只有网络中与阿武叔同辈的政棍,才会不允许部落客和他们不喜欢的人物吃饭,没有想到《号外》这样重份量的中立媒体,也有“一场晚宴就想博客乖乖听话”的感觉。

这篇文章没有署名作者,以阿武叔当过韩新传播学院院长林景汉徒弟一年3个月对新闻学的认知,没有署名又登出来的文章,就是刊物的立场。

阿武叔虽然半途出家,未得林景汉真传,却对这种处理新闻的手法有些浅见,总觉不当,因为作为一家刊物,旗下主管、记者或者撰稿人,不管是过去现在和将来,还须出席无数次的各类型饭局,不管饭局是受邀或者混进去的,为的都是建立更广的新闻来源网络,以便拿料,那麽饭局到底是享受或是苦差,对一个记者一个撰稿人来说,照理应该早已习以为常。

阿武叔当记者的年代,如果有人说记者混饭吃贪小便宜,阿武叔会很不高兴,绝对相信现在的记者和撰稿人也一样。

如果角色对換,报章或杂志社设宴款待商家,希望以後多多支持关照登多一点广告,却被说成想靠一顿饭換我三年广告,主人家发现招待不周引起厌烦,又会作何感想?

阿武叔的一个公司同事受命负责搞一个颁奖晚宴,不小心听到一个出席嘉宾吃到泄肚子,还有很多人嫌弃食物不好,虽然餐馆才是始作俑者,他却难过到不得了,还让阿武叔担惊为难起来,将来娶媳嫁女,不知道节目食物,能不能够让每一个赏脸出席宴会的座上宾都赞好?

为王赛芝说句公道话,中文博客之约我有受邀,名单是在受邀者主动确认有意出席之後才呈上,不明白为甚麽有些受邀者在会上好像不是很愉快,气到要跟《号外》报料。

我本身除了跟协助召集博客的吴健南确认会出席,突然接到王赛芝机要秘书吴秋花的电话时,喜见当年并肩在新闻事业前线冲烽陷阵,却已十多年不见的老同行,原来当了王赛芝的秘书,更是急不及待赶往现场与老朋友见面。

会上还碰到另2位同样至少十几年未见面的老同行林伟强和陈圆凤,以及古跡专栏作者兼建筑讲师张集强,久仰的凌国文也得以在会上一睹真身兼合照。

基本上,阿武叔在这个宴会上,社交收获不少,其实也没有理会到食物是甚麽味道。

一点浅见,希望萧宏隆不要介怀。

12 comments:

治 平 said...

阿武叔:
晚安,今天忙到現在打開blog,才看到你的回應,吃到“背脊骨落”,我想應該是吃者是吃到很無奈很不是味道吧!那天吃到怎样,大家心裡有数!

大米 said...

阿BOO没有说错,这种饭局,去之前应该心理有数,去了就不要埋怨,做出一副“被骗了被摆上台”的鬼样。

要嘛,就象我这样,我明明知道那不会是我能吃得愉快的一顿饭,也自知自己没有什么理由被邀(因为我不是政治部落客,我只是师奶部落客),所以我选择不去。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想去的人就别假猩猩去了之后又说三道四,去了的人就认真地在场说出自己的建议和看法,不就完事了?

王小姐听不听得进去那是她自家的事,不需要我们去操心。至少出席的人做了出席该尽的责任(除了吃那几块叉烧几杯红酒之外)。

大米 said...

另外,阿BOO,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伟强有去的。如你所说,如果我早知道的话,就冲着他有去,我应该也会临时改变主意出席的。他曾经是我的好上司也是好朋友,只是离开报馆之后,我几乎都跟很多人断绝联络,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圆凤也是。能在这种场合见到老朋友,就是BONUS了。

jyuno_zen said...

看到这样的报道,就真的脊椎骨落了!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经名师指点,“背脊骨落”正确的意思是指吃饭要付出比这顿饭更高的代价,令人难以消受,食物犹如不经肠胃,通过背脊的骨头滑落。

Oh my God!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大米,其实你的名字是我推荐给健南的。

除了见到老朋友,这种场合也可以认识新朋友。

keykok said...

天下的父亲们:记住少抽烟,少喝酒,多运动,您的健康是全家人的幸福,祝父亲节快乐!

糊涂侠客 said...

不知王副部长什么时候也北上来宴请,侠客一定到。管它是“背脊骨落”还是有人说我被收买。把该对副部长说的都说给她听,之后领袖做不好照鸟。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侠客果然是大侠风范。

雪山锺某 said...

侠客:

呵呵!记得预我一份,时常看到武叔有饭吃,我也只喝过武叔的一杯啤酒,真的羡慕得很。我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有饭吃就来了,管他是谁。

我们在这个社会上要广结善缘,人家供养我们我们一定要到:)

当我们要批评事情的时候是对事不对人,不会因为一餐饭而不好意思。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钟某,我们这个周末约了邓章耀。

雪山锺某 said...

在吉隆坡吧?没有口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