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8, 2009

莱斯雅丁,橘生淮北而为枳?

《晏子春秋》记载: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人缚一人旨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齐人也,坐盗。”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味实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大意是说,晏子代表齐国访问楚国,获得楚王赐酒相待。

酒喝乾之後,有两名官吏绑了一个人到楚王面前报告。

楚王问:“绑住的是甚麽人?犯了何罪?”

官吏回应说:“捉到一个齐人,犯了抢劫罪!”

楚王转身望向晏子问道:“你们齐国人都爱打抢的吗?”

晏子站起身来回答道:“我听说,橘子如果种在淮南,就会成为味道甜美的橘子,如果把橘子迁到淮北去种,就会变成味道酸苦的枳子。橘子和枳子,叶子果实完全相似,只是味道已变质。这其中到底有甚麽原因呢?其实,那是因为淮南淮北的水质和土质不同。齐国人在齐国从不做强盗,一到了楚国却去打抢,会不会是因为楚国的风气,容易让好人变坏人?”

橘子味道甜美,而枳(又名枸橘,俗称臭橘)果肉少味酸。橘和枳都属于芸香科,但不同种,橘不会变成枳,古人观察不周,因而造成误会。後世因此以“逾淮之橘”成语,比喻一个人在环境改变之後,本性也变质了。

拜读中文报界前辈林放的博文“猪流感岂能乱乱感”之後,对於新闻部长莱斯雅丁,深感橘生淮北而为枳的无奈。

莱斯雅丁早年在巫统党內也是典型巫统领袖,追随东姑拉沙里的阵营与马哈迪对抗,革命不成逼上梁山,成为新门户四六精神党的支柱之一。

离开巫统的日子,莱斯雅丁的言行就像不久前离开巫统加入公正党的赛益依布拉欣,往往叫人泪涕俱流,好不感动。

後来姑里率队回巫统老巢,始终被冷藏,反而莱斯出任部长。一当上部长,莱斯又原形毕露打回原形,逾淮之橘,不无道理。

4 comments:

Yi Pian Yun said...

把H1N1改为猪流感,萊士昨天澄清非针对华人,以你阿武叔的智慧,他是针对谁啊?

Chong Swen 钟璇 said...

这两天,对这位很有文化很艺术的英国绅士型(这是他一直以来给外界的印象)部长的言论感到莫名莫名其妙!他竟忘了乡野村民已不再是七八十年代的阿蒙; 认为H1N1拗口,而为了让他们朗朗上口,坚持用猪流感。

真的是如此?或是要显seniority?在这非常时期,还要让已忙得吃喝睡不定时,差点喘不过来的卫生部长得去应付这无厘头的举动。这就是国阵互相支持互相配合的精神?

Jack said...

不是针对华人?
难道他前世跟猪八戒有仇咩?
我猜。。他应该是蜘蛛精托世!(蜘一点不蜘一点的蛛!)
快叫孙悟空来收妖吧!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老蔡的上方寶劍還不趕快拿出來揮一揮
要不然人們又會說老蔡的欽差大臣是做假的了